<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七)
    第7章

    这一/夜,对于某些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夜。

    暗一躲在隐蔽之处,眼睛都要滴血,这几日内,他看着他所恋慕的那个人疾病缠身、彻夜难眠,每每夜深人静之时,就被噩梦所惊醒,她一天一天地虚弱下去,连那双柔/软红润的唇,也渐渐变得干裂起来,

    他看见眼里,急在心头,却因为无法出面,只能暗暗在心中焦急,

    每每在这个时候,他就升起一种强烈的执/念,

    ——如果、如果他可以像大王那般,就好了,

    ——如果、如果她是他的夫人,便好了。

    他绝不会像大王这般冷落她、伤害她、不懂得怜惜她,

    他不会拥有除她以外的任何女子,她会是他唯一的夫人,他会爱她、怜惜她、尊重她,把她当成掌中宝一般细细呵护,他也万万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冷落,不管是来自于她还是来自于下人的,像这般她病了几日,都没有请大夫瞧上一瞧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更不会发生……这帐子之中向大王传个消息,传上三天都没有用。

    暗一死死地摁着自己的掌心,他感觉掌心中有什么黏/腻的液体滑下,但是他已经没有精力去在乎,

    他的一双眼睛、一颗心,都只装得下下面发生的一切,

    她病的那般重,那般虚弱的样子,大王竟然还舍得对她动手!

    ——他怎么——怎么这般狠的心肠!

    那一刻,暗一甚至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他实在是太痛了。

    一想到他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百般呵护小心的女子被人这般糟/蹋,

    他的心中,就升起了无穷的恨意,

    ——蛮、王!

    他在心里一字一顿地念道,

    ——他绝不会、绝不会让她继续过这种日子!

    她那样的女子,生来就该被千般娇宠、万般怜爱,所有人都应该把她捧在掌心之上,不能让她受半分委屈,那如花似玉的娇颜,受不得半分怠慢,

    暗一缓缓闭上眼睛,

    他一定……一定会救她!

    柯晔翰遥遥地望着她所在的那个帐子,他看见了蛮王的人,知道蛮王今天去看她了,

    在她病了三天之后,蛮王终于去看她了,

    他心下怅然,却又感觉松了口气,

    如果她过的好一点,会不会就不会那般恨他?

    如果蛮王可以待她好一点,他会不会就不那般心折难过?

    他们这些人,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比预定的时间长了几天,也是时候回去了,

    但是……

    柯晔翰的心底有一个十分细小的声音在疯/狂地叫喊,他们西成王朝的人还在这里,蛮王就敢这么对待他们的公主,如果他们离开了,那么他们的公主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吗?!

    她病了整整三天,连大夫都没有过来一次!

    每每想到这里,柯晔翰就感觉心尖一痛,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她可是他们西成王朝的嫡公主!

    曦月公主千金之躯,放在西成王朝的时候,别说病了三天,就是哪天少吃了两口饭,都能引起不小的动/荡,哪里会像现在这般,病了三日,无人问津。

    一想到这,柯晔翰就感觉十分难过,

    那是他深爱的人啊,他看着她一路被千般宠万般爱,也曾经是这千般万般中的一员,现在他却只能看着他小心呵护娇宠的人被这般对待,却什么都做不了,

    那一刻,柯晔翰甚至恨上了他自己。

    然后,柯晔翰看见帐子外的人多了起来,帐内的人似乎都退了出来,

    ——为什么?

    他楞了一下,脑海中闪过一个荒唐的主意,他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内心的愤怒就如同火山喷发一般汹/涌/澎/湃——

    ——那个禽/兽!

    柯晔翰在心里咬牙切齿地骂,他的手指牢牢地握住身侧的长刀,那一刻,他恨不得冲进那个帐子,拔出自己的长刀,活生生捅死蛮王!

    可是他不能。

    不说这草原之王无时无刻不在巡逻的属于蛮王的侍卫,就说蛮王带来守在账外的一系列侍卫和下人,就不可能让他突破这个防线,

    而他,也未必能杀的了蛮王,

    如果蛮王未死,那么受苦的,就是她和所有西成百姓,

    她就是为了西成百姓才被送往这草原蛮夷之上的啊!

    他怎么能……怎么能让她的牺牲付之东流?

    柯晔翰的眼睛都红了,

    他恨,恨极了,却什么都不能做,

    他恨蛮王,恨这草原,更恨他自己,

    如果不是他无能……如果不是他无能……

    又怎么会让曦月公主受这般委屈苦楚和折/辱?!

    他算什么将军?!

    他算什么——?!!

    扭过头去,柯晔翰一拳打在树干之上,他眼眸血红,心中恨意滔天,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他要让蛮王血/债/血/偿!

    这一/夜过得极/爽。

    叶流卿在心里发出满足的喟叹,却听见系统1314嘤嘤嘤的哭泣声,不由懒洋洋开口道:“……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大清早就开始哭?”

    “呜呜……”系统1314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嘴硬道,“……我……呜……我……呜呜……我才没哭!!”

    “好好好你没哭,”叶流卿漫不经心道,“那请问尊敬的系统1314,你在难过些什么?”

    “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听伟大的系统1314说说它的心里话?”

    “哇……呜……!”叶流卿不开口还好,叶流卿一开口,系统1314哭得更加惨绝人寰起来,“……他他他竟然这么对你!”

    “他禽/兽!”

    “你还是个病人!”

    “你那么虚弱……他竟然这么欺负你!”

    “呜呜呜他禽/兽!”

    “……”叶流卿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才懒洋洋地开口道,“对一个病人做这种事情,确实挺禽/兽的。”

    叶流卿十分中肯地点评道,难得与自家宿主意见一致的系统1314瞬间义愤填膺,正在系统1314想要大骂蛮王的时候,只听叶流卿轻飘飘道,“不过,还是蛮爽的。”

    系统1314:“……”

    就如同一块烧的通红的碳被骤然扔进了冰水里,系统1314的火气瞬间被灭了个干净,

    它更想哭了,

    它家的宿主,怎么这么……这么……这么不走寻常路呢!

    “本来我就不是病人,”叶流卿微微舔了舔自己的唇角,格外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系统1314:“……”

    哦对,它家宿主是装病来着。

    系统1314满脸冷漠。

    “所以,”叶流安含笑下着结论,“蛮王的活还不错,蛮享受的。”

    系统1314冷漠道:“哦。”

    不要再说了,纯洁的系统我不想听。

    “行了,”感受到系统1314委委屈屈的小情绪,叶流卿扬了扬眉毛,“看看好感度,你就精神了。”

    系统1314嗤笑一声,骄傲地想道,它是那么一个两个好感度就能被轻易打发的系统吗?

    它才不是!

    于是系统1314打开了好感度面板,

    然后……

    ——!!!!!

    “天啊!”系统1314在叶流卿的识海内尖叫,“蛮王的好感度涨了十三点!暗一的好感度涨了十八点!大将军的好感度竟然也涨了五点!”

    “宿主宿主宿主,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要跳起来旋转一百八十度给你一个宇宙无敌超级霹雳大么么哒!”

    叶流卿微微勾起唇角,不去理会在自己脑海中狂喜的系统1314,只从帐子中伸出手来,用沙哑的语调道:“……嬷嬷,我想沐浴。”

    她那个声音实在是哑极了,让守在一边的胡嬷嬷当场就红了眼眶,她不知道昨晚公主到底遭遇了什么,但是只从蛮王在公主病期就这般胡作非为,对公主一点怜惜都没有,她就知道,这蛮王绝对不是个良配,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胡嬷嬷向外面去叫水,悄悄地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泪珠,

    不行,她一定要救救公主!

    她不能让公主继续这么被蛮王糟/蹋!

    叶流卿被人伺候着洗了一个极为舒服的澡,然后被人伺候着用了膳,这草原上的饭菜虽然不如西成王朝那边精致,但也别有一番风味,叶流卿吃的还算愉快,

    谁知道这一动作,让胡嬷嬷并几个侍女更加心疼,

    她们公主来到草原这几日用膳都很少,病中这几日就更少了,今日竟然用了这么多,可想而知公主昨天被糟/蹋的有多么惨,连用膳都不再那么讲究了!

    就连躲在隐蔽处的暗一,都觉得十分心疼。

    而在叶流卿用完膳之后正无所事事之时,蛮王身边的贴身总管来了,满脸堆笑,喜气盈盈,言谈之间都十分客气,与往日那皮笑肉不笑的阴/森/劲没有一点相同,叫人心里暗暗惊奇,

    蛮王送了不少东西,有一些就是对于西成王朝来说,也算得上是好东西了,还特意拨出两个大夫来,让他们负责曦月公主的身体,甚至还专门搜罗了两个擅长西成菜的厨子,赐予曦月公主,让他们为曦月公主好好补一补身子,

    这般用心,就是连跟随蛮王许久的贴身总管,都不由暗暗心惊,言谈举止之间更是客气了几分,

    想道蛮王最后的命令,蛮王的贴身总管更是暗了暗眼眸,客气地对胡嬷嬷笑道:“不如现在就让大夫为夫人诊断一二,这样一会儿也可回禀大王,让大王安心。”

    胡嬷嬷脸上的笑容一僵,这草原上的规矩差得很,她不过是说一句夫人正在休息,这贴身总管就把蛮王的东西往这一放,也没有多说些什么,现在夫人休息,却让大夫诊断,当真是……蛮夷!

    还没等胡嬷嬷说什么,只听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淡淡响起,“那就麻烦大夫了。”

    那是蛮王的贴身总管第一次与这西成王朝来的曦月公主对上面,那一瞬间,他仿佛明白了为什么蛮王会屡次为她破例,

    当真是……惊为天人。

    那两位大夫先后为叶流卿诊断,然后商量着定下了一个单子,交给胡嬷嬷,那蛮王的贴身总管仗着身高和目力看了过去,只粗略一眼,便记了个大概,

    待那贴身总管退去,这帐中又恢复了平静,

    叶流卿懒洋洋地坐起来,淡淡道:“胡嬷嬷,梳妆。”

    “是。”胡嬷嬷有心想劝叶流卿好好休息,但对上叶流卿那么一双清亮透彻的眼眸,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得应了一声,带了两个侍女为叶流卿梳妆。

    “为什么现在梳妆啊?”系统1314终于从兴奋中冷静下来,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因为……”叶流卿微微挑起眉,轻笑道,“大王要来啊。”

    系统1314惊奇道:“他刚走啊!”

    叶流安垂眸,但笑不语。

    系统1314:“……”

    宿主又在打哑谜qaq!

    它好想知道啊!

    心里好痒——要痒死了qaq!!!

    蛮王的贴身总管一路进了蛮王的帐子,看到正在看密奏的蛮王,安安静静地行礼,不发一言,

    好半晌,蛮王把手中的密奏一扔,扭头便看到了他,轻笑一声,淡淡道:“她怎么样?”

    蛮王的贴身总管敏/感地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