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六)
    第6章

    “大王……?!”

    那般凶/狠而不留余地的声音,当即让如夫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低叫出声,

    她向来是这草原上最受蛮王宠爱的夫人,这草原上谁不知道有个被蛮王放在心尖尖上的如夫人?谁见到她不给她三分面子?

    蛮王虽然性子狠厉,但在她面前,可从未说过她半句,甚至偶尔还会做出一些颇为体贴的事情来,谁不知道她是这后宫第一人?

    今天这是怎么了?

    蛮王竟然…竟然…这般对她?!

    蛮王本就心绪烦乱,只想要自己一个人静静,谁知道这如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忍耐极限,在他明确地提出警告之后,竟然还不闭嘴!

    蛮王猛地起身,目光冰冷,声音更是带着几分压抑的阴郁,“既然你那么想说,那就继续说个够。”

    那声音极冷,冷的让周围下人瞬间跪了一地,瑟瑟发抖。

    如夫人更是不敢置信地望着蛮王,但是在她开口说话之前,蛮王冷哼一声,直接甩袖离开,一点余光都没有留给如夫人。

    如夫人看着蛮王离开的背影,只感觉膝盖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怎么、怎么会这样呢?

    蛮王什么时候会对她这般疾声厉色?

    到底发生了什么?

    蛮王竟然会从她的帐子中走出去?!

    ——这怎么可能!

    家室一般、父兄皆没什么能力的如夫人坐到夫人的位置上,靠的就是蛮王的宠爱,她自己也向来十分得意这一点,即使蛮王后宫之中再添多少营帐,她如夫人依然是其中最为屹立不倒的那一个!

    ……但是今天的事情,无异于大庭广众之下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查!给我仔仔细细地查!”好半晌,如夫人才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来,“给我查大王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给我去看看大王现在去了谁的营帐!”

    要是让她知道谁再背后捅她刀子,她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

    如夫人深深吸气,目光之中闪过几分冷意,她绝对会让她明白,谁才是这草原上最尊贵的女人!

    笑道最后的,只有可能是她!

    “砰——!”

    一个精致的瓷杯被狠狠地砸在地上,折射出绚丽的光芒。

    从如夫人的营帐中走出来,蛮王便感觉更加烦躁起来,他的脑海之中总是不自觉地出现那个女人的身影,一颦一笑都带着无限的风/情,偏偏那种风/情她自己还意识不到,更显出几分天然的魅/惑,

    西成第一美人,果然不是白叫的,

    当下,蛮王的眼眸,就更加暗沉了几分。

    徐徐冷风吹过,非但没有浇灭蛮王心中那团烦躁的烈火,反而把那团火焰越吹越旺,烧的他心底烦躁不堪,一心只想要发/泄。

    就在这个时候,蛮王身边的贴身总管有些犹豫地走过来,向蛮王行礼以后,小声道:“大王,西帐那边,病了三天了。”

    西帐,指的就是西成公主的帐子。

    蛮王呼吸一窒,紧接着,心里竟然涌上一阵狂喜,她病了,他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看她!

    毕竟,西成王朝的人,还没走呢。

    但是,蛮王心底很快就又涌现出几分恼怒,她病了三天才禀告给他?这群下人就这么磋/磨她?谁给他们的胆子?!

    她可是他的夫人!

    谁给他们的胆子竟然把她的病情隐瞒三天再报过来?!

    蛮王的脸色变得十分迅速,先是狂喜又是勃然大怒,脸色阴沉的可怕,跪在地上的贴身总管心里暗暗叫苦,这可都是什么事啊,大王就是再讨厌这西成公主,也应该去看一眼,毕竟西成的人还没走呢,他知道大王不想见这西成公主,可是特意把这消息压了三天才报上来,怎么大王还是这般愤怒的样子呢?

    但是看蛮王这冷硬又大怒的样子,贴身总管哪里敢说些什么?他心里后悔不迭,早知道他就不把这消息报上来了,大王暴/怒,最后受罪的可不是他这个报信的?

    真是……悔死了。

    就在贴身总管心里苦不堪言之际,蛮王缓缓开口,一双鹰目之中满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戾气,“——她病了三天,才有人报上来,嗯?”

    那声音算不上凛冽,却满是危/险的意味,贴身总管刹那间只感觉背后一冷,大脑瞬间敲响警/钟,出于强大的求生意识,他瞬间把自己的责任推出去大半,只应道:“……是奴御下不严。”

    蛮王轻轻笑了一下,那笑声虽然轻,听不出什么意味来,但还是让贴身总管背后冷汗淋漓,

    隐隐约约之中,贴身总管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大对。

    贴身总管心里发慌,正想要告罪,只听蛮王冷笑一声,便大步离开,看方向就是去西成公主的帐子,贴身总管望着他的背影,急忙追上去,他额角有冷汗滑下来,但是他却没有胆子去擦,

    隐隐约约之中,他好像意识到,自己似乎想差了,也做错了,

    大王他似乎并不讨厌那西成公主,恰恰相反,大王甚至还……很在意那西成公主。

    夜晚一阵冷风吹过,直吹得贴身总管脊背发凉,

    ……这怕是要,变天了吧。

    叶流卿躺在营帐之中,脸颊潮红,半闭着眼睛,眉心紧紧地皱着,唇角干裂苍白,不时动上一下,吐出几个语气助词,仿佛深陷噩梦之中,好一副楚楚可怜的病美人的模样,

    叶流卿这装病技巧实在是太过熟练,连系统1314都险些被她蒙过去,如果不是叶流卿依然在识海内生龙活虎地教育它,它真的以为自家宿主病倒了!

    “……宿主,你已经装病装了三天了,”系统1314无力地开口,“你已经三天没有见过蛮王了,也已经三天没有见到大将军了,据说他那边借故拖延没有离开,你还不抓点紧,在这里装病可没有一点效果啊!”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叶流卿懒懒散散地回答道,“我都不急呢,你急些什么?”

    系统1314:“……”

    我我我我我……我能不急吗!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系统1314感觉自己要气哭了!

    “我都三天独枕空床没人暖床了,我都还没有急呢,”叶流卿叹了一口气,幽幽地给了系统1314一个眼神,道,“空虚寂寞冷啊~”

    那五个字带着一种别样的荡/漾气息,即使是未经人事的系统1314也能察觉到那五个字中的暧昧感,当即就红了脸,

    ——宿主、宿主她……她……她太过分了呜!

    ——不带这么欺负系统的!

    例行调/戏完系统心满意足的叶流卿舔了舔自己的唇/瓣,让那干裂的唇/瓣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在那一瞬间,她就进入到战/备状态,因为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味,已经迎面而来了呢。

    她的大王,要来了呢,

    真好呢,

    叶流卿在心里感叹般笑了一下,

    她这几天独守空房,着实是空虚寂寞冷呢,

    可真是怀念大王那硬朗的身躯啊……

    营帐被撩开,略带纷乱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叶流卿在识海中露出温柔的笑颜,她的大王,来了呢……

    而蛮王一进入帐子,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女子黑亮的秀发洒在枕头上,衬得那张小脸更加苍白,她的唇/瓣再不复当初的柔嫩,干裂的血/痕看起来格外触目,

    她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佛已经没有了呼吸。

    蛮王的手指下意识地贴上她的笔尖,感受到那微弱并絮乱的呼吸,心脏忽地一窒,

    她病的,很厉害。

    蛮王是习武之人,而在这草原之上,鲜少有人对医术完全不通,他当初能踩下去那么多兄弟登上大王的位置,察言观色的本事更是不弱,

    他自然可以看得出来,她不是在装病,她是真的病了,

    病的还不轻。

    他的眼眸里陡然升起几分怒气,周身的冷气更是冷冽,贴身总管心里一凝,大王要是秋后算账,他绝对跑不了,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

    而就在这个时候,蛮王周边那煞人的气场,却突然一凝,消退了大半,

    贴身总管心里更是掀起滔天巨浪,是谁,是谁能让说一不二的大王在顷刻间就变化那么大?

    ……这简直不可思议!

    那一刹那,贴身总管只觉得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他的头微微抬起了一些,余光恰好看到这一幕——

    ——女子粉/色的舌尖与她鼻下那粗大的手指相贴,形成一种绝佳的视觉震撼,女子的头微动,发丝更加凌乱,她的舌尖似乎想要收回去,却被另一只手指挡住,

    蛮王目光深沉地看着身下的女子,女子似乎有些不舒服,她的头一直在扭动,仿佛想要摆脱他的掌控,不时还发出不满的嘤咛声,

    那声音既柔又媚,撩的人心尖发痒,

    蛮王的眼眸更沉了一些,他坐在床边,弯下腰来,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柔声道:“……夫人可是病了?”

    “那让为夫,给夫人治治病,可好?”

    那声音喑哑极了,仿佛在极力忍耐些什么,叶流卿只发出一些嘤咛的声音,蛮王的手指顺势挤进叶流卿的口舌之中,感受着那一份柔/软和甜美,

    “夫人不语,那为夫可就默认夫人答应了。”

    这一次,那语气之中的不怀好意则更加明显,就像饿狼看见他的猎物一般,

    贴身总管十分懂事,立刻带着其他人下去了,

    走的时候,还能听见蛮王沙哑的声音,

    “……夫人答应了呢……”

    “……唔嘤……”

    账内春/光无限,火/热至极,蛮王心中陡然升起巨大的满足感,他看着身下的女子,低低地笑出声来,

    “夫人……”

    那低沉的声音之中,还带着几分贪/婪的意味,

    夜,还很长。

    而躲在暗处的暗一和在账外遥遥地看到蛮王贴身总管的柯晔翰,则十分愤怒,一个死死地盯着下方交缠的男女,一个死死地盯着账外的下人,

    在这一刻,他们的思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统一,

    ——她病了三天,蛮王一直不露面,一露面便是折腾她,

    ——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