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五)
    第5章

    听着胡嬷嬷的汇报,叶流卿懒洋洋地挑起眉,行/刑结束没跑还在外面等着,这是想要见她啊?

    真可惜,他想见她,她却不想见他了,

    从哪里来的给她滚到哪里去。

    叶流卿在心里嗤笑一声,面上却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帐子里一片寂静,仿佛被黑/暗/吞/噬了一般,那么寂寥,有那么幽冷,

    胡嬷嬷的心,都揪痛起来,

    在这一刻,她突然有些恨上了前来汇报消息的自己,打完了就打完了,让他走不就完了?为什么还非得向公主汇报一次呢?

    还嫌公主心里不够苦吗?

    而在暗中窥伺这一次的暗一,却因为角度问题,将叶流卿此时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她坐在帐子正中央,明明应该是阳光明媚的地方,却因为她此时的心情低落而显得黯淡无光,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愤怒伤心什么都没有,而那一双眼睛,却没有什么神采,这反而无端地透出几分疲惫出来,仿佛身上背负着千斤重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明明没有一个字,没有一个动作,却让人心里生疼生疼的,让他甚至有一种不顾一切的欲/望,

    他想要冲出去,走到她的面前,细细舔吻她的唇/瓣,让那苍白的、没有血色的唇/瓣因为他而染上瑰丽的色泽,让那双毫无神采的眼眸因为他而染上艳/丽的神采,

    他想要……

    ……她。

    暗一闭上了眼睛,他的手指不止何时放在了心脏的位置,感受到那“砰砰砰”的跳动,那种强烈而震撼的跳动反而在向他宣告它的存在一般,

    让他……再也无法忽视。

    他再也没办法忽视……她对他的影响了。

    暗一深深吸气,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他以为,他的心脏早就不在了,

    没想到,在今天,他的心脏以这样的方式,那么鲜明而强烈地宣告着它的存在,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叶流卿。

    暗一唇齿微动,缓慢又无声地念出这个名字,竟然带出几分缱/绻/缠/绵的味道,

    ……还带着几分,近乎甘甜的味道,

    他第一次,那么渴望一个人,

    渴望的连心尖都在颤,

    太想要了,

    想要的……连心脏都开始运作了呢……

    “嗤——”叶流安发出了一声嗤笑,打破了这一室静谧,她慢条斯理地开口,淡淡道,“让他走吧。”

    “是。”胡嬷嬷急忙应道,扭头就想要出去赶走柯晔翰,但是在这个时候,叶流卿又道,“——等等!”

    帐中的视线都集中在叶流卿身上,但是叶流卿却仿佛什么都没有感受到一般,她沉吟良久,慢慢地昂起下巴,那般平常的动作,由她来做,却满满的都是皇家贵女的高贵与优雅,

    那是一种,与草原上截然不同的风/情,

    却格外让人迷恋。

    那个女子扬起头,娇贵又矜持,带着几分天然的高傲,眼睛却清澈极了,如同明珠,

    她的眼睛与他相对,但是她却完全不知道,而他,却早已沉醉在那一双骤然明亮起来的眼眸之中,

    “告诉他,本宫岂是他想见就能见的?”她唇角的弧度一点一点地升起,有些厉,却极美,“让他离本宫营帐远一点,免得污了本宫的眼!”

    “是。”胡嬷嬷弯腰行礼,精神烁烁地走出去,既然公主不想要见他,那么她绝对不会让他靠近公主营帐一步!

    她的眼中出现了复杂的情绪,像缤纷的色彩,又如同一个一个的小小漩涡,让人轻易地迷失在她的眼眸之中,

    暗一听到自己更加剧烈的心跳声,

    他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唇角,

    怎么办?

    他更想得到她了呢。

    她锐利又高傲的样子,带着无尽的风情,掠/了他全部的心神,

    ……他早已经迷失在她的眼眸之中,再也无法走回曾经的路,

    暗一用力地摁住了自己的胸口,

    既然如此,那便……不再回头。

    叶流卿……

    叶、流、卿。

    感受到那位偷/窥/者越加痴/迷的眼神和视线,叶流卿心情颇好的勾起唇角,看来她很快就会拥有一位非常得力的帮手了呢,真是十分幸运啊。

    叶流卿好心情地弯了弯唇角,而在叶流卿的识海中旁观了一切的系统1314却感觉自己下巴都要吓掉了,这是什么操作??????!!!!

    “宿主——!!”系统1314几乎是尖声叫道,“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想要见大将军的吗?为什么又不见了??你这是在折腾什么?!!!”

    “大将军马上就要走了,他一走你几乎没有可能再见到他了,你怎么刷他的好感度啊?!!!”

    “宿主——!!!”

    “放心好了,他不会走的,”叶流卿闭上了眼睛,懒懒地开口,“当这里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吗?”

    系统1314都要被叶流卿气死了,这里当然是柯将军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了,蛮王又能拿柯将军怎么样?剧情里柯将军也是回去了啊!

    就是最后,蛮王也没在柯将军手里占到什么便宜啊!

    现在不趁机会攻略柯将军,日后柯将军年长心硬,就攻略不动了啊!

    他可是连曾经最爱的女子在他面前被敌国士兵轮/流/蹂/躏至死都面不改色的男人啊!

    系统1314都要被自家宿主气疯了!

    明天柯晔翰就要走了,见不到了啊见不到了!!

    “傻孩子,你真是一点都不懂男人,”叶流卿感受到自己识海里近乎暴躁的系统1314,不由摇头叹息,“放心,没见到我,他是不会走的。”

    “当初他连公主一面都没有见到不还是走了吗?”系统1314咬牙道,“宿主,你不要冒险,玩脱了可不好啊qaq!”

    “我会玩脱?”叶流卿近乎不可思议地开口,“小系统,你这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系统1314:“……”

    半晌,系统1314可怜巴巴道:“……好吧我错了qaq!”

    叶流卿满意地收回视线,给系统1314解释道:“当初他走,是因为他本来就逃避公主,也一直自欺欺人,所以一到时间他就赶紧跑了,”

    “可是现在,”叶流卿漫不经心地勾起唇角,目光之中满是冷意,“在看见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所遭受的待遇之后,足以他脑补出一个地球,”

    “男人总是带有英雄主义幻想,想要做那个从天而降的英雄,解女子于危/难之中,”

    “尤其是对喜欢的女子,就更是想要做一位英雄了。”

    “这位大将军更是一位英雄人物,自认为自己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国家,现在见到自己唯一一个对不起的人,还是自己一直以来深爱的女子,我过的那么凄惨,还那般恨他,只想要侮/辱/他践/踏/他,连多余的一面都不肯见他,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他最深爱的女子啊,过的那般凄惨,又那么恨他。”叶流卿几乎是以咏叹般的语调说道,“曾经,他们那么相爱,他最深爱的女子啊,那般温柔地爱着他。”

    “只爱他。”

    不是公主,只是流卿,

    属于他的流卿,

    她那般爱着他,如同这世间每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一般,

    现在,她成了高高在上的公主,他又怎么受得了呢?

    系统1314:“……好像有些明白了。”

    “所以,他怎么会走呢?”叶流卿漫不经心地下了结论,“意难平,又怎么离得开?”

    “不信,你看看好感度,是不是涨了?”

    系统1314将信将疑地打开好感度面板,吃惊道:“……真的涨了!”

    叶流卿耸了耸肩,懒洋洋地往床上一躺,对着身边十分信任的丫鬟说道:“传出去,就说我病了,去请一下大夫。”

    “是,夫人。”

    “这又是干什么啊?”系统1314茫然道。

    “再给大将军的良心上添个大石,”叶流卿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顺便给我们大王一个台阶下,我还等着他给我暖床呢。”

    系统1314:“……”

    “深宫之中,寂寞难耐啊,”叶流卿露出了惆怅的表情,“只有滚滚床单,才能缓解一下身心寂寞啊。”

    系统1314:“……”

    我还是个宝宝!

    我不想听!

    当天,柯晔翰就得知叶流卿病倒了,本来就七上八下的心更是难安,又打听到蛮王根本没去看一眼,只觉得心里的愤怒都要爆/炸了!

    他们西成王朝最璀璨的明珠屈尊降贵到这草原之上,他们竟敢如此苛待!

    ——“砰!”

    柯晔翰一拳重重地砸在地上,这个时候,一个念头无比鲜明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不能走,

    起码不能现在走,

    一旦他走了,他的卿卿,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两说,

    他不能走!

    柯晔翰剧烈的喘息,眼眸渐渐坚定起来,他必须制定一个计划,让他可以留在这里,

    他们西成王朝的人还在这呢,蛮王就不把他们西成公主放在心上,要是他们走了……

    柯晔翰简直不敢相信他的卿卿会遭遇什么!

    不——

    他绝对不能走!

    要走,也是和卿卿一起走!!

    对!

    要和卿卿一起走!

    柯晔翰的眼眸慢慢坚定起来,他的脑海之中,陡然生出了一个从来不敢想的念头,

    他要和他的卿卿一起走。

    而另一边,两天夜生活都过得十分不愉快的蛮王,第三天终于来到了曾经他最宠爱的夫人帐中,现在他躺在这里,依然十分烦躁。

    这位如夫人,曾是他最宠爱的夫人,他喜欢她的丰/乳/肥/臀,喜欢她的爽朗直白,喜欢她的……

    曾经,一个月至少有一半的时间他是在这里度过的,

    但是现在,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得厌烦。

    这小麦色的肌肤为什么不是白皙如水的?

    这肌肤摸上去粗糙极了,完全比不上那人柔滑的触感,

    那张嘴为什么张的那般大?为什么就不能像那人一样温温柔柔的笑起来吗?

    这双眼睛太小了,还浑浊,根本比不上那人清澈明亮的眼睛,那双眼睛如同温水一般,只落在你身上,就有一种浅浅的关怀与温柔,

    这……

    ……

    等等……他在想什么?!

    为什么在别人的营帐之中,他脑海里依然全是那人的影子?

    刹那间,蛮王的脸色都难看起来。

    而那如夫人还在滔滔不绝,那声音十分刺耳,搅得蛮王心烦意乱,

    ……为什么不是那温柔如水细细弱弱的声音呢?

    蛮王猛地僵硬住,他几乎是以一种十分压抑的语气,一字一顿道:“——闭嘴。”

    那两个字,仿佛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