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四)
    第4章

    接到召见的时候,柯晔翰心头一震,他徐徐行礼,万般复杂情绪涌上心头,

    他本不想见她,

    但是他没有这个权利。

    柯晔翰跟着传旨的嬷嬷一步一步地向叶流卿的帐中走去,大脑一片空白,他竟然想不出,要以什么模样来面对她!

    西成皇后只有一子一女,自然对这一双儿女格外看中,大皇子占嫡占长,自小被当做储君培养,他作为大皇子的陪读,早已经和大皇子在一条船上,皇后重视大皇子,重视他身后的柯家,自然也重视他,

    因着大皇子的关系,他时时可以见到这位被帝后宠上天的曦月公主,她确实如同天边皎皎明月,让人打心眼里爱怜,

    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甚好,甚至在私下里,帝后已经多次透露出把曦月公主嫁给他的意思,他甚至开始期待曦月嫁给他以后的日子,

    必定是举案齐眉、相亲相爱。

    哪知……

    柯晔翰眼眸里突然闪现一股剧烈的痛苦,上天居然这么玩弄他们!

    西成王朝最后选定的和亲公主,是曦月!

    而他,则是那个护着曦月公主进入草原的将军,

    他要亲手将自己最爱的女子送进另一个人的怀抱,

    他……

    “将军,”一个冷淡的女声响起,柯晔翰下意识地抬头望过去,只见胡嬷嬷那一双眼睛冷淡的过分,“夫人正等着呢。”

    夫人这两个字,又一次狠狠地扎进柯晔翰的心口,

    ……那明明……明明应该是他的夫人!

    柯晔翰进了帐子,那帐子里或许算不上简陋,但依然狠狠地刺伤了他的眼睛,不要说与公主寝宫相比,就是和他为公主一手整理出来的院子,都是比不上的!

    床头摆设,屏风桌椅,都不过是一些普通的货色,在宫中时,陛下曾赐给曦月公主一西海镂空雕珠携玉血罗灵屏风,羡煞后宫,而在这帐子中,公主不过是用的普通红木屏风!

    柯晔翰眼睛都红了起来,心里更是一扎一扎的疼,他们从小娇生惯养、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之中怕摔了的小姑娘,在这里,就受这种待遇?

    ——怎么能不让他心痛?

    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什么也做不了。

    他甚至连看她一眼,都不敢。

    柯晔翰深深地垂眸,行一大礼,嘶哑道:“臣,叩见夫人。”

    连称呼,都只能是恭敬又疏远的“夫人”。

    ……多让人,难过啊。

    风声呼呼,却没有听到叫他起来的声音,柯晔翰眼眸里略带几分苦涩,不叫他起来是对的,冰冷的地面还能冷冻一下他发热的大脑,而不是让他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事来。

    ……她不想理会他,想要惩罚他,也是应该的,

    ……是他向她许诺一生一世,也是他将她送到别的男人的身边,让她受尽委屈。

    ……都是他不好。

    叶流卿无声无息地靠近柯晔翰,居高临下审视着跪在地上深深垂头的男子,在心里满意地赞了一句,“虽然没看见脸,但看这身子绝对是个美男子,跑不了。”

    看这身子是什么鬼?这满满一副青/楼/老/鸨的语气又是什么鬼?

    这句话槽点太多,系统1314简直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这样的人放在身边,哪怕什么都做不了,也十分养眼啊,”叶流卿在心里满意地点头,用赞誉的口味说道。

    系统1314:“……你……还……想……做……什……么?!”

    “你就不怕蛮王把你宰了?”系统1314惊叫出声,觉得自己内心都十分悲伤,自从跟了这个宿主以后,它玩的就是心跳!

    今天三百六明天三十六,迟早它要心脏病!

    “他不会舍得的。”叶流卿完全没把系统1314的话放在心上,“舍得宰了我的男人,还没出生呢。”

    系统1314:“……”

    这句话让它怎么接?

    “等等——!”系统1314猛地反应过来,“你刚刚还说,今天就是你命损于此,蛮王都不会管你的!”

    “是啊,”叶流卿叹了口气,怜悯地看向系统1314,“但是过了今天,就没有问题了,我要是病了难受了,他绝对会第一个来看我。”

    系统1314:喵喵喵??????

    “可怜啊,”叶流卿在识海内怜悯得摸了摸系统1314的头,叹息道,“我出钱,你去买点核桃吧。”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尝过清粥小菜,才知道山珍海味的美味啊。

    傻系统。

    系统1314懵了好一会儿,愤怒道:“——我说了我知道核桃是补脑的!”

    “我才不需要补脑!”

    而这一次,叶流卿没有理会它,

    她已经把人晾得够久了,足以让这位大将军想起他曾经与曦月公主那青涩中带着暧/昧的过往,都说初恋是最难以遗忘的,初恋对象又是曦月公主这般天姿国色的美人,哪里忘得了呢?

    就算他忘了,她也会让他,一点一点地想起来。

    一只纤纤玉指挑起了他的下巴,

    那指尖微微泛着些凉,触感却极其柔软细腻,像一块通透的玉,

    柯晔翰心头一震,

    “怎么,柯将军现在连我的脸都不愿意看了?”

    那声音泛着几分凉,又有几分尖锐,但隐藏在这之下的委屈心酸与悲哀,却像针一般深深地扎进柯晔翰的心头,扎出鲜红的液体,生疼。

    柯晔翰的脸色更白了几分,他缓慢地抬头,声音艰涩道:“……臣,臣不敢。”

    他对上了她的脸,

    她瘦了许多,显出几分单薄,

    她的眼睛黯淡无光,眼尾却有几分红,无端地显出几分妖/娆的魅/惑出来,

    那种妖/娆让他一愣,紧接着便是心头一凉,

    她已经是人/妻了,再不复当年青涩的模样,

    ——但她却不是他的妻。

    心尖如同被千万蛇虫撕咬,一下又一下,生疼无比,

    他本以为,他能克制,他能放下,他能……

    但都只是他以为——!

    ——不!他根本不能!

    ——他什么都不能!

    ——这明明应该是他的妻!!

    ——他的!

    他眼眸中的痛苦那么明显,让人无法遗漏,

    叶流卿突然感觉到有几分欣慰。

    “年轻就是好啊,”叶流卿在心里感叹道,“多有良心。”

    系统1314:“……”

    “这样虐起来才简单纯粹嘛。”

    系统1314:“……”

    曦月公主死时怨气冲天,叶流卿本以为她最恨的人应该是蛮王,毕竟是蛮王下令才害她被蹂/躏至死,但是当柯晔翰出现在她面前,心头涌动的巨大情绪波动告诉她,曦月公主最恨的人,其实是柯晔翰。

    西成王朝确定和亲公主的人选的时候,其实是柯晔翰出的主意,是他建议选择曦月公主,因为她足够美貌,可以笼络蛮王,

    也是他,在曦月公主逃跑出宫寻他之际,将人送回皇宫,押进花轿,一路送去草原,

    他曾向她许诺一生,

    他曾是她的英雄,

    但是在最后,他也没试图救她。

    国家大事,儿女情长之中,他选择了国家大事,她不怪他;

    他到离开之时,从未到帐中看她一眼,她不怪她;

    两军开战,他想要让她去盗取情报,将她置于最危险的情境之中,她不怪他;

    她被蹂/躏,他不能救她,她理解,她不怪他,

    可是她恨他,

    真的恨,

    他从未试图救她,

    哪怕在最后,一切尘埃落定,他都没有想过要为她收尸,

    他说过会保护她一辈子,他许诺过一生,他承诺自己是她的英雄,

    但是最后,他连为她收尸,都做不到。

    账内一片寂静,

    只有呼呼的风声,

    一下又一下地痛击心头,

    “公主……”柯晔翰艰涩开口,却被叶流卿冷漠地打断。

    “我既为蛮王夫人,早就不是什么公主了,柯将军怕是不会说话了,”叶流卿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可以让柯晔翰清楚地看到她眼眸之中一点一点升腾出来的恨意,“来人,柯将军以下犯上,对本宫不尊,拉出去掌嘴十下,以儆效尤!”

    柯晔翰诧异地仰头看了过去,那一双曾经让他无比动心的眼睛里此时一点一点地升腾出剧烈的恨意,他的心脏像是被什么重击一般,顿时丧失了所有的动力,

    他几乎是颓然地垂下头,任人将他拖了出去,那一双满是恨意的眼睛,依然在他脑海里无限徘徊,

    流、流卿……

    系统1314目瞪口呆地看着剧情急转极下,只感觉自己的大脑都不够用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系统1314崩溃道,“见一次将军不容易啊!”

    “我见他是不容易,但是他想见我,容易啊,”叶流卿懒洋洋地低笑道,“要将主动权交给我们的大将军才对啊,”

    “这是我对将军的尊重。”

    系统1314在风中凌乱,崩溃出口,“玩玩玩,你就不怕玩脱了!”

    “上面还有一个看着的呢,你就不怕蛮王知道了!?”

    “傻孩子,”叶流卿叹息般摇头,“你真当蛮王什么都不知道?”

    “蛮王要是不知道,就不会使出那么狠的一招了,”叶流卿漫不经心道,“这世上,哪有几个这么大度的男人,喜欢看自己的女人被蹂/躏?”

    “他早就知道了,所以才对曦月公主半分情意也无,在他眼里,曦月公主不是他的女人,而是他的棋子,”

    “而我,只是提醒他一下而已。”

    系统1314:“……”

    感觉好深奥啊,听不懂。

    “放心吧,”叶流卿轻描淡写道,“这个任务简单的很,给我一年,绝对可以完成了。”

    系统1314:“……”

    这是总部压了一百八十七年的三s级任务,让无数前辈折戟沉沙的高难度任务,至今根本没有人成功过,你不要说的跟去菜市场选颗大白菜一样好吗!

    你知不知道这个任务让多少系统多少前辈头疼欲裂啊!

    系统1314在心里不停地咆哮。

    “毕竟,”叶流卿抚/摸上自己的脸颊,露出一个满是勾/引的魅/惑笑容,“这么一张倾国倾城之容,谁能不爱呢?”

    系统1314:“……”

    “你醒醒!”系统1314要被自家宿主气哭了,“不管是本尊曦月公主,还是在这个任务上折戟沉沙的前辈们,都有着和你现在这张脸一模一样的脸!”

    “那又如何?”叶流卿扬起眉,眼波流转之间,满是动人的水波,“她们又不是我,能有我美?”

    美人在骨不在皮啊,我的小系统。

    系统1314:“……”

    沃日啊!

    就在这个时候,胡嬷嬷进了帐子,恭敬上前,道:“启禀夫人,行/刑/结束,”

    “柯将军在外候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