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三)
    第3章

    尽管早就知道这西成公主极美,但是蛮族的女子们却并没有把那位西成公主放在眼里,她们早就听说了,西成那边的女子,柔柔弱弱不堪一击,偏偏还哭哭啼啼,哪个爷们喜欢看自己的女人愁眉苦脸?只这一点,那个西成公主就在她们大王手里边讨不着好!

    更何况这西成女子身子孱弱,今天一小病明天一大病,根本就比不上她们草原上的女子,那西城女子还不知道能活多久呢!

    她们至于把西城女子放在心上?笑话!

    再者,这西城女子,自诩为高贵,满口四书五经诗词规矩,根本瞧不上她们草原上的人,哪个爷们喜欢听女子教训个不停?又有哪个爷们忍受得了自己夫人瞧不上自己?

    更何况这还是个西成公主,她们大王怎么可能对这种女子上心?一个西成公主,到了她们草原上,也只有任她们宰割的份,哪里需要在意?

    尽管关于这位在这位西成公主的传言在草原上如火如荼地传播,但是蛮王后院这些夫人和侧夫人们,也依然没把这位公主放在心上。

    草原这边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多妾制,地位最尊的自然就是夫人,这些夫人们地位平等,平起平坐,西成公主嫁过来,也不过是这些夫人之中的一员罢了,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在夫人之下的,就是侧夫人;在侧夫人之下的,就是一些没什么地位的妾,根本不值得一提,

    而今天在这个帐子里的,都是蛮王的夫人以及一些备受蛮王宠爱、颇有地位的侧夫人,加起来也不超过十个人,因平时在后院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又都不把那西成公主放在心上,此时都格外心平气和,淡定地你来我往、谈笑风生,

    她们这些人,要不就是草原上一些大族的女儿、有身份有地位,要不然就是有蛮王的宠爱、在蛮王的后院中还有几分地位和权利,根本没把那位即将到来的西成公主放在眼里,

    远赴草原的西成公主,虽然还挂了个公主的名号,但又有什么用呢?

    连一些小家族的女儿,都比这西成公主有优势,

    美貌又能怎么样呢?

    还美的过天上的神仙不成?

    但是当帐子被撩开,那位传言中容貌极盛的西成公主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时候,她们却都愣住了,一时间,沉默在帐子中蔓延,

    这女子,哪里是一个“美”字可以形容的?

    ——容貌极盛根本形容不出她的半分美貌!

    她一袭艳丽红装款款而来,遥遥望去显得矜贵又娇媚,精致的蝴蝶步摇在头顶微微展翅,垂下来的流苏在脸颊轻轻摇晃,露出一张精致柔媚的瓷白小脸,朱唇带着浅淡的笑意,眸光流转间便美得勾心夺魄,

    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只一眼,那光辉就让天地失色。

    满帐寂静之中,叶流卿骤然一笑,那笑容如皎皎月光,刹那间照亮了整个帐子,她红/唇微张,那声音如黄鹂出谷,清澈婉转,悦耳动听,“哟,都在啊。”

    轻描淡写又漫不经心,却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沦其中,

    几位夫人刹那间,心脏跳动都快了起来,与此同时,便是深深的忌惮,

    ——这么一个美人,她们为人女子,都不免动心,更何况是男子?

    “她当真这么说?”

    一个低沉冷肃的声音在帐子里响起,跪在下边的人恭敬道:“回大王,是的,卑职亲耳所听。”

    “有意思。”蛮王唇角勾出一抹笑意,眼眸里却流动着意味深长,他把笔一抛,懒懒道,“行了,你回去吧,继续盯着她。”

    “是,大王。”暗一深深的埋头,行之一礼,骤然消失在这大帐之中,

    暗一整个人仿佛都缩在暗处,深黑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波动,但只有他自己清楚,在蛮王下了命令之时,他的心中竟然缓缓升起一点喜悦,

    那种喜悦很淡,轻易间就会被忽略,但是又确确实实的存在,

    暗一楞了一下,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情波动了,

    为什么现在反而会……

    他躲在暗处,缓缓闭上了眼睛,眼前仿佛又出现那个女子的眼睛,

    清澈明亮,却有含着勾魂般的雾气,那双眼睛朝着自己的方向,仿佛看到自己一般,骤然一笑,妩媚横生,满帐光芒流转,说不出的妖/娆/魅/惑,

    ——“咚、咚、咚”

    那一瞬间,满帐寂静之中,暗一的心跳声,却那么响。

    响的让他忍不住发热,

    那个女子,如妖一般,在他的心口,种上了一粒种子。

    现在,那粒种子开始……生根发芽。

    帐子内,蛮王慢条斯理地烧了手中的密函,脑海中又浮现出刚刚暗一的汇报,一双鹰目里闪过一丝盎然趣味,“有趣,真有趣。”

    “西成竟然派了这么一个公主,”蛮王轻轻嗤笑,“太有趣了。”

    “为公,我是西成公主,代表西成皇室嫁与蛮王,为的是西成与草原之上的和平友好,使命重大,是父皇母后对我的信任,何来受苦之说?”

    “为私,我嫁与蛮王,是他的妻,与他共荣辱同相随,又怎么会受苦?”

    “还有,叫我夫人,”

    “我是他的妻,已经不再是什么公主了。”

    暗一汇报的句子在蛮王脑海中徘徊,蛮王甚至可以回忆起那女子说话的语气,必然是红/唇微起,美眸微敛,带着说不出的韵味,

    蛮王不怀疑这话的真假,他对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暗卫有着最浓厚的信任,收集情报跟/踪/暗/杀这是安慰最为擅长的东西,他能从一个不受宠被人遗忘的王子走到今天,暗卫的功劳不可磨灭,

    他也不在乎曦月公主这些话是心甘情愿还是自我安慰,反正,总会变成心甘情愿的,

    就如同昨天晚上一般,

    蛮王嗤笑一声,心情瞬时大好,

    想起昨天晚上,蛮王不由响起那销/魂的滋味,顿时呼吸一窒,

    他深深呼吸,运功把那股子热气压了下去,眼眸却一点点暗了下来,最后,他猛地站起来,扬手唤道:“来人!”

    他是这草原之主,更是她的夫,用她们西成的话来说,他就是她的天,他想要做什么,想什么时候做,她都没有拒绝的权利!

    ……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

    至于她所思所想,又跟他何干?

    叶流卿刚回到帐中,就被蛮王摁倒在帐中,一时间满帐春/光,不同于其他陪嫁丫头嬷嬷的欣喜,胡嬷嬷等几个忠心的侍女都垂下头,眼眶微红,

    她们西成如珠如宝的公主殿下啊,在这草原蛮族手里,到底受了多少折/辱与委屈?

    ——真是太让人难过了。

    一连五日,蛮王都宿于叶流卿的帐中,与她抵/死/缠/绵,被叶流卿勾的魂都去了太半,那一身细腻柔/软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而当那些印子出现在叶流卿身上时,更是让满足感在他的心底里油然而生,从而留下更多的印子,让她从他身下软语哀求,

    蛮王的营帐之中,他再一次地摔了笔,有些懊恼地敲了敲桌,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想起她了,

    这样不行,

    蛮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重重吐出,暗一曾经汇报的话语又在他的脑海里流连,他闭上了眼睛,一连串的猜疑在脑海中诞生,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眼眸里暗沉沉的,仿佛有什么云/雨在酝酿,

    ——他必须,要冷一冷她了。

    蛮王一连在叶流卿帐子里宿了五日,其他几位夫人心生嫉妒,也着人来请叶流卿出去赏花吃茶等等,都被叶流卿找人婉拒了,系统1314看得莫名其妙,“为什么不答应她们啊?”

    “为什么要答应她们?”叶流卿慵懒地反问。

    “……”系统1314被叶流卿噎了一下,半晌才道,“当初你就去了!”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叶流卿轻轻叹了口气,“可怜的孩子啊,要不我出资,你买点核桃?”

    系统1314:“……!!!!”

    “别以为我不知道核桃补脑!”系统1314恨恨道。

    “原来你知道啊,”叶流卿故作诧异地回答,系统1314差点被气哭了,

    ……嘤嘤嘤宿主最坏了!

    “当初只是因为我想调查一下事,”叶流卿慵懒地躺在床上,素指纤纤,晶莹的葡萄被她送入红/唇之中,一举一动都带着难言的魅惑,“这草原上的葡萄就是甜。”

    等待了很久的系统1314:“……”

    ——它真的要哭了!!

    “我只是想看看,我们那位大将军,到底有没有在躲我,”叶流卿漫不经心地笑道,“这几天,无论我去哪里,都见不到那位大将军呢。”

    “可是按照规矩,他应该候在我帐前才对。”

    系统1314懵懂地点头,对啊,确实没有见到那位原主青梅竹马的大将军。

    “他不肯见我,只能我来召见他了,”叶流卿将最后一颗葡萄送至嘴边,缓缓笑了起来,“据说这位大将军英俊无比,西成王朝半数女子都倾慕他呢。”

    “这样的人物,我怎么能不见见?”

    系统1314:“……”

    宿主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等等——!”系统1314猛地反应过来,“你怎么能召见大将军?蛮王一会儿不来吗?”

    “他今天不会来,”叶流卿轻描淡写道。

    “不可能!”系统1314下意识地反驳,这几天蛮王多么迷恋叶流卿它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蛮王怎么可能不来呢?

    “就算他本来不想来,知道你召见了大将军,他也会来的!”

    系统1314说得斩钉截铁,让叶流卿都不忍心反驳它,

    “傻孩子,”叶流卿露出了关爱的笑容,“你这么肯定,何不看看好感度有没有增长?”

    系统1314下意识地去看了蛮王的好感度,然后僵硬在原地,

    ——竟然真的一点都没有增长!

    “所以,今天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哪怕我命损于此,他都不会来的,”叶流卿慢条斯理地开口,然后不给系统1314说话的机会,扬头唤道:“……胡嬷嬷!”

    “去传大将军,他后日便要回西成,请他替我向父皇母后带几句话。”

    “如果他不肯……”叶流卿轻笑道,眉宇间满满的都是低落和讥嘲,

    她沉默了好半晌,才低低道:“我刚刚出嫁,将军就不将我这西成公主放在眼里了吗?”

    “我既为西成公主,又为蛮王夫人,何容将军拒绝?”

    她扬起头,目光中满是自嘲和悲哀,

    胡嬷嬷险些直接落下泪来!

    ……她的公主,她的公主,怎么会,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

    ……现在公主只不过召见个将军,就要担忧这么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