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二)
    第2章

    那一瞬间,自认为阅美无数的蛮王,也不由心念一动,

    这西成美人,似乎并不如他所想的那般呆板无趣。

    “大王……”

    她的声音中仿佛带了几分泣音,透出沙哑的性/感,她肌肤如玉一般柔滑,又白皙得如同牛乳,只轻轻一下,就能留下大红的印子,

    她的眼睛雾蒙蒙的,却有着天然的信任和依赖,又软又柔,含情带怯,像初与情郎翻云覆雨的含羞少女,青涩之中,又有着天然的风/情,

    “大王……”

    ——!!!

    轰——!

    云/雨过后,蛮王看着熟睡的美人,那眼睑之上还有几滴泪,脖颈间密布的大红印子,那柔滑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手,依旧将这位美人抱在自己怀里,

    ……这西成王朝,竟然还有如此丽人,真是不可思议。

    蛮王漫不经心地想道,他还以为,西成王朝的女子都被那些条条框框固化了,开口就是诗词五经,无聊透顶,

    万不得已之前,他是绝对不愿意和那些西成女子有什么交流的,比对着奏涵都要无聊,

    这一次,如若不是为了降低西成的防备心,给他更多的时间,他才不会想出和亲这种招数,后院里放了一个西成女子,多么倒胃口!

    所幸……

    蛮王懒洋洋地勾起唇角,这美人倒是个有趣的,多宠两天也不是什么坏事。

    蛮王动了动身子,突然感觉背后有一点刺疼,多半是刚刚激/情之中被这美人挠破的,蛮王吃饱喝足,心情正好,倒没有跟美人算账的意思,

    要是以往,敢有人在激/情中挠伤他,最轻也要把人冷落下去,他是草原之王,怎么可以被女子划伤?

    不过……

    蛮王的手指微微动了几下,熟睡的美人发出些许细细弱弱的声音,她有些不舒服地动了动,然后更撞进蛮王的怀抱,还轻轻蹭了蹭蛮王的胸膛,发出了仿佛是满足般的喟叹,

    那柔顺的发丝与他的皮肤相互摩/擦,仿佛带着什么奇妙的电流,

    蛮王眼神一暗,动作更加毫不留情,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作为美人,还是以/身/肉/偿的好。

    “公主,”蛮王喑哑着嗓子,带着几分不怀好意,“该醒了。”

    第二天叶流卿醒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啧,”叶流卿知道那蛮压根就没照顾她一点,不由发出轻笑声,“这蛮王也很有意思啊。”

    系统1314:……瑟瑟发抖jpg

    上一个被宿主评为很有意思的人,被宿主虐身又虐心、虐心又虐身、虐身又虐心,本来好好的一个人,心狠手辣又铁血手腕,端的是风云人物,天不怕地不怕、手上不知道多少鲜血,最后宿主走了,竟然跟个疯子差不多,疯疯癫癫的,连自己姓甚名谁都记不清了。

    而现在,这位蛮王也被宿主评价为很有意思……

    系统1314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能提前看到蛮王的下场了。

    叶流卿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外面听到动静的丫鬟们急忙进来,伺候叶流卿洗漱,叶流卿慵懒地闭上眼睛,在心里感叹道:“这就是我这么喜欢古代的原因,做什么都有人伺候着,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布菜都有人专门来做,多好。”

    系统1314:“……”

    “公主……”这时,一个上了年纪的嬷嬷挤掉了本来为叶流卿梳洗的丫鬟,小心地拢起叶流卿那乌黑秀丽的发丝,看着发丝下面那红红紫紫的印子,眼眸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这帐子里只有她们三四个,具是从小跟着曦月公主,曦月公主身边最为信任之人,此时那嬷嬷说话,也没了几分顾忌。

    “您受苦了……”那嬷嬷哽咽开口,心里酸涩无比,看这脖颈间的红红紫紫,就知道身上其他位置是多么激烈,公主何时受过这等罪?

    “胡嬷嬷说笑了,”叶流卿轻轻笑了一下,“为公,我是西成公主,代表西成皇室嫁与蛮王,为的是西成与草原之上的和平友好,使命重大,是父皇母后对我的信任,何来受苦之说?”

    “为私,我嫁与蛮王,是他的妻,与他共荣辱同相随,又怎么会受苦?”

    叶流卿虽然嘴上这般说道,目光深处却有几分自嘲,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眸中流露出无尽的落寞,

    那一眼,让身边的几个丫鬟,都心酸极了,

    而作为陪伴曦月公主最久的胡嬷嬷,更是心疼极了,那一刻,她只感觉自己整颗心都浸泡在醋坛之中,又酸又疼,几乎要忍不住自己眼眸中的泪,

    ——公主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这种话,我可不想听到第二遍,”叶流卿清清淡淡地说道,“胡嬷嬷说错了话,扣她三个月月钱,这罚,胡嬷嬷可认?”

    “谢公主大恩。”胡嬷嬷跪下行礼,心里更是酸涩无比,公主是她看着长大的,向来活泼娇憨,有话直言,哪里想到有一天,会这般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行错一步路?

    ……真真是,让人伤怀。

    老嬷嬷心酸,其他几个久跟曦月公主的大丫鬟更是心酸,她们跟着曦月公主久了,最是知道曦月公主的性子,再加上公主天姿国色,性子纯良,满西成之间,再也找不到曦月公主这般品貌的女子,

    身份显赫,国色天香,本来应该在西成找一个如意郎君,然后被夫君疼宠在掌心之中,受尽一世疼宠,

    她这般的女子,生来就应该受尽万千宠爱,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远赴这蛮荒之地,嫁与一个蛮/族/低/贱之人,受尽野蛮之事,

    那一刻,几个丫鬟甚至有些怨上了西成帝后,明明还有那么多公主不是?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将西成唯一一个嫡公主嫁入这蛮荒之地呢?

    “还有,叫我夫人,”叶流卿伸手扶了扶步摇,贝/齿轻咬下唇,脸颊之中竟然升起几分红,“我是他的妻,已经不再是什么公主了。”

    语气淡淡,听不出什么意味,但是几个丫鬟并老嬷嬷心里瞬间涌出几分酸涩,她们的公主啊,可真是……受尽委屈。

    要是在西成,哪里会这般?就算嫁了人,公主也是公主,天家的血脉,皇室的公主,人人都要敬上三分,哪里像是在这里,连公主的身份,都要遮掩起来,唯恐惹人不快。

    感受到几个丫鬟的情绪变化,叶流安在心里懒懒地勾起唇角,轻笑道:“所以我说,我喜欢古代。”

    本就是曦月公主的心腹,现在不过她几句言语,就能轻而易举地挑的这些丫鬟倒向她这一边,实在是简单的很。

    系统1314:“……”

    它家宿主,总有一万种方法,让它说不出话来。

    西成唯一的嫡出公主远嫁,自然不会只有这么几个陪嫁,她们名义上是曦月公主的陪嫁,效忠曦月公主,可是她们背后的主子是谁,也就她们自己清楚,

    叶流卿懒洋洋地勾起唇角,忠于皇帝忠于皇后忠于西成,反正不是忠于她,

    但是这几个丫鬟嬷嬷,却是曦月公主从小用到大的,胡嬷嬷更是曦月公主的乳嬷嬷,对曦月公主感情极深,也极容易挑拨倒戈,

    远嫁草原,没几个一心向着自己的丫鬟,可怎么行?

    不过,丫鬟嬷嬷的分量,还是太小了,

    那位青梅竹马的大将军,原主心心念念的情郎,还是不要走了,

    叶流卿站了起来,一手轻轻扶了扶自己头上的大红步摇,镜子中的她肌肤如雪眸如星,五官精致无双,只轻轻一笑,眸子婉转流动,含着氤氲的雾气,便引人折腰相向,

    这张脸,是她天生的利器。

    “走吧,”叶流卿微微勾唇,“众位夫人还等着我呢,万不可失礼。”

    “是。”胡嬷嬷应下,心里却更加酸涩,如果在西成,哪有公主还需要见其他人的份?自然是其他人争先恐后地来拜见公主!

    但是这蛮族,竟然实行一夫多妻多妾制,真真是让人恶心。

    叶流卿扶着胡嬷嬷的手,走出帐子,她行动间如弱柳扶风,娉娉婷婷,每一个动作都有着说不出的赏心悦目,突然,她停了下来,扭头看向那帐子,然后仰头一笑,

    那一笑顾盼生辉,天然生出的风情,无需半分雕饰,明亮的仿佛点亮了天空,

    暗一刹那间,只觉得心脏都漏了一拍,

    ……太美了。

    像九天之上的玄女,又像那勾魂摄魄的妖,

    暗一的手指,微微紧了紧。

    “这蛮王还喜欢听壁角,”叶流卿在心里叹气,“真是不雅的爱好呢。”

    “就是不知道,这几句话,他听得高兴吗?”

    系统1314:“……”

    这话让我怎么接?

    “他如果听得满意,我以后可以让他更满意,”薄唇微张,满目光华流转,分外妖娆,

    饶是系统1314,也有一瞬间的呆愣。

    半晌,系统1314强行为自己挽尊,“那是因为他多疑啊。”

    “多疑好啊,”叶流卿微微笑了起来,眉宇间满是愉悦,“我不怕他多疑,就怕他不疑。”

    系统1314:“……喵喵喵??为什么?”

    叶流卿但笑不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系统1314:“……你倒是说话啊!”

    “我可怜的系统,”叶流卿用怜爱的目光看着它,“人类的世界,对你来说,还是太艰难了点,傻孩子。”

    系统1314:“……!!!”

    就在系统1314就要炸毛的时候,叶流卿巧妙地用两个字堵住了它的嘴,

    “到了。”

    系统1314听到她说,再抬头看去,恰好是到了那位玄夫人的帐子,顿时觉得自己喉头噎了一口热血,险些血洒当场,

    “唉……”叶流卿摇头叹息,“傻孩子。”

    在叶流卿与系统1314说话的那一瞬间,帐子被掀开,几个美人瞬间进入她们几人的视线,

    系统1314:“——!!!!”

    呜宿主欺负人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