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一)
    第1章

    “轰隆——!”

    天空中一道惊雷划过,耀眼的光束横穿整个大地,仿佛点亮了周围的一切,

    席梓钧哈哈大笑,面上一片湿润,根本分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他一把抹掉脸上的水珠,猛地灌了一大口酒,在阴沉的雨夜里放肆大笑,

    谁能想到,昔日优雅高贵的席家大少,会有如此疯狂而可怖的一面呢?

    周围匆匆而过的行人近乎惊恐地看着他,不知道的还以为长安城来了一个疯子,但是席梓钧一点也不在乎,没有了她,他跟疯子又有和不同?

    没有了她,他宁愿当个疯子!

    起码……不会那么痛。

    席梓钧跌跌撞撞地前行两步,然后猛地跌在地上,泥水肆意地在他身上横行,溅湿了他的衣袍,酒罐子在他身边炸裂,碎片直接划过他的脸颊,留下一道不浅的痕迹,

    鲜血滴了下来,流在这雨水之中,

    席梓钧愣愣得看着一滴一滴混在雨水之中向外流淌的血珠,然后仰天一笑,崩溃般的泪水横流,“——流卿!流卿!”

    “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

    “没有你,我什么都不是!”

    “我很痛苦……我真的很痛苦!”

    “我在流血啊……流卿……我在流血啊……”席梓钧的嘶吼声渐渐充斥着满满的痛苦,他匍匐在地面之上,近乎哀求地喊道,“你看看我啊……你看看我啊……流卿……我在流血啊……”

    “你真的不管我了吗?”

    “流卿……流卿……你真的不管我了吗?!”

    “你不是最爱我了吗?”

    “你不是最看不得我在痛了吗?”

    “流卿……流卿……!”

    “我现在在痛……!你看见了吗!我在痛!”

    “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

    “流卿……流卿……!”

    声嘶力竭的声音混杂着绝望与痛苦,只听着就让人心醉,

    恍惚之间,席梓钧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她依然穿着那一身红色长裙,衬得她肌肤如雪面如玉,她缓缓地、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来,清澈的双眸之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温柔与怜惜,

    她轻轻唤道:“……夫君。”

    就那短短的两个字,带着缱绻与缠/绵,温柔与心疼,还有那浓浓的……化不开的深情。

    一把伞遮在他的头上,为他遮风避雨,冰冷的雨水再也打不到他的身上,那绝色的女子用手指轻轻地触碰着他的脸颊,柳眉微皱,似怒含怨道:“……夫君,怎么把自己弄成这般狼狈的模样?”

    “你是故意,让我心疼的吗?”

    说着,她敛下眉眼,声音之中竟然带了几分泣音。

    席梓钧瞬间手足无措,她一皱眉,竟让他的心,比千刀万剐都要痛。

    “不不不……不是的……不是的……流卿……流卿……你听我说……”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听我说……流卿……”

    只一句话,就让他丢盔弃甲,慌了手脚。

    谁能想象,那个高傲的席家大少,嘴里竟然会出现“求”这个字眼呢?

    可是对着她,他愿意说上千遍万遍“求求你”,

    只要她能回来,

    只要她还能原谅他,

    只要她还能爱她,

    让他做什么、说什么,都可以,都可以!

    “流卿……流卿……流卿……”

    他不知怎么解释,只得仿佛念着那女子的名字,语气越来越缱绻缠/绵,带着浓浓的情意,

    “流卿……流卿……我爱你……我爱你……”

    说着,他忍不住去轻触那女子的眉尖,

    只要能抚平她的眉,让他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少爷——少爷!”

    见席梓钧的动作越来越过火,正在搀扶席梓钧的几个席家下人都不由涨红了脸,席家的老管家忍不住大声唤道:“少爷——少爷!”

    原先被整个平安城赞誉的无双公子,现今竟然是这般模样,看着席梓钧这副模样,老管家忍不住老泪纵横,

    曾经少爷最为好洁,衣服至少一天一洗,沾上几分灰尘就不愿意再穿,又怎么会出现在这泥水里大哭大笑之景?

    少爷现在这般模样,都是因为,夫人去了啊,

    夫人去了,便将少爷的魂,都带走了。

    “少爷——少爷——你睁开眼看看老奴吧!”老管家近乎绝望地喊道,“夫人——夫人她去了——她去了!”

    而回应他的,只是在这瓢泼大雨之中,一声又一声缠/绵的“流卿”,

    叶流卿走了,席梓钧再也无法面对这人世。

    “宿主……”看着漂浮在半空中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切的叶流卿,系统1314忍不住小声唤道,“你现在要是后悔还来得及,我们还可以回去,如果你……”

    “后悔?”叶流卿扬了扬眉毛,有些迷惑地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后悔?”

    “……”系统1314被狠狠地噎了一下,弱弱道,“这个男人看起来真的很爱你,也很想你,如果你想要和他共度一生,我是可以理解的,反正就只有几十年而已……”

    系统1314忍痛说着这几句话,只觉得它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它这个系统做的,不要太深明大义好不好!

    叶流卿诧异地看了一眼系统1314,那一瞬间,系统1314觉得自己在对方眼中就是个傻子。

    “可是……”美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一双狭长的凤眸半闭,“他也是真渣。”

    系统1314:“……”

    这个倒是事实。

    系统1314想想曾经这位席家大少对原主所做的一切,就感觉不寒而栗,

    现在的渣男,能渣成席家大少这个样子的,也不多了。

    “更何况,”美人扬了扬发丝,举手投足间最显风/流韵味,她唇角缓缓地勾起,一双狭长的凤眼里满是光辉,让人不经意间就沉迷其中,

    “我在世的时候,也是真爱他。”

    系统1314:——什么???!!!!!

    仿佛是看出它的疑惑,叶流卿轻笑一声,眉梢间满是魅惑,似乎是享受般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道:“器/大/活/好,怎么不爱?”

    系统1314:“……”

    不要这么欺骗系统的感情啊啊啊啊——!

    “行了,走吧,”叶流卿站起了身子,再也不肯往下面分半个眼神,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尖,轻笑道,“我就喜欢这种渣起来心狠手辣偏偏还又器/大/活/好的,虐起来是精神上的愉悦,身体上还能享受一二,足矣。”

    系统1314:“……”

    这是令无数系统前辈和它们绑定的宿主折腰的s级任务啊,在总局压了好几百年呢,宿主你不要说得像拔颗白菜那么简单好不好!

    叶流卿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头上有什么东西盖着,入目的是一片黑色,但是可以听到一片欢欣喜悦之声,她微微调转了方向,便看到了自己手上的红色,眼眸里多了一分了然,看来这一次,她穿成了一位新嫁娘啊。

    “也就是说,今天就是洞房花烛夜?”叶流卿舔了舔唇角,眉宇间尽是一片风/流媚色,那眼眸流转之间,尽是一片春/情。

    即使早已经看习惯自家宿主的系统1314,也忍不住晃了晃神。

    “对……对……”系统1314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

    “呵……”叶流卿轻轻地笑了起来,粉/嫩的舌尖轻舔唇角,明明是一个极为简单的动作,但是由她做出来,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多情,

    “做的不错,”叶流卿毫不在意地夸奖道,“1314你越来越会把握时间了,给你点个赞。”

    系统1314:“……”

    原来宿主在期待洞房花烛夜啊,

    系统1314有些恍然大悟地想道,

    也是,宿主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洞房花烛夜,想要洞房花烛自然是人之常情,身为女子,谁不期待洞房花烛呢?

    要不以后,也多选点带有洞房花烛夜的任务好了。

    系统1314暗暗下定决心,就在这个时候,叶流卿笑了。

    “在虐渣这种精神盛宴之前先来一顿身体盛宴,也是让人身心愉悦的啊,”叶流卿微笑道,“吃饱了,才好干活嘛。”

    系统1314:“……”

    ……辣鸡宿主欺骗它感情!

    系统1314呜呜呜地跑开,

    叶流卿遗憾地摇了摇头,果然还是小孩子,心里承受能力就是弱啊。

    这般想着,叶流卿开始梳理自己脑海中的记忆。

    她这个身体的身份,是个公主,和亲公主。

    曦月公主是西成王朝最具美貌的公主,一朝西成王朝落魄,自然被当做联姻的对象,送往这草原,与蛮王修好,两国暂时和平,

    就在西成王朝以为万事大吉之时,殊不知蛮王正养兵蓄锐,他圣宠曦月公主,借助曦月公主的手除掉这后院一个一个不安分的女子,然后除掉她们的家族,借此将整个草原牢牢地控制在手中,

    他知道西成王朝重视伦理,在大军挥师北上之时,更是将曦月公主绑起来带上,在西成大军前对曦月公主百般凌/辱,以此扼住西成大军的动作,

    他冷漠、无情、手段残忍又狠辣,为了达到目的,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出,什么人都可以利用,其名声之凶,远在西成的帝后也有所耳闻,

    但是他们依然把曦月公主送了过去,希望借曦月公主的美貌笼络这蛮王,

    明明西成有那么多公主,但是他们选择了从小备受宠爱、甚至已经与青梅竹马的爱人大将军订婚的曦月公主,那个时候,曦月公主就已经被他们放弃,现在又怎么会为了曦月公主而多做什么?

    曦月公主当着西成大军的面,当着自己青梅竹马的心上人骠骑大将军的面,当着圣宠她三年之久的蛮王的面,被蛮族的士兵蹂/躏至死,

    死时,她的恨意直冲云天,连绵不散。

    就在这个时候,叶流卿听到一阵阵喧嚣,她头上的盖子被揭开,光线洒在她的眼睑之上,让她的眼皮微微颤了颤,然后,缓缓地睁开,

    像轻颤的蝶,又像盛放的花,

    一点一点,在万众瞩目之下,悄然睁开,

    蛮王漫不经心地望了过去,兴致缺缺,西成的美人,柔弱易碎,入不得他们草原人的眼,

    就在这时,那双柔媚诱/人又明亮无比的黑色眼眸却不期然地闯入了他的视线,那双眼睛的主人似乎注意到了他,微微一愣,轻轻弯了起来,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度,

    华丽精致的凤凰步摇在眼前轻轻摇坠,少女那张勾魂夺魄的绝色容颜若隐若现,一袭华袍红装衬托的她脸色极为妖艳,红唇不点而朱,微微笑起来的时候仿若妖精般勾人心魄。

    在与他陡然升起兴味的目光对上的那一刻,少女貌似有些娇羞又惊惶地垂下了头,脖颈处不小心露出的肌肤如美瓷般细致白皙。

    一举一动似乎与普通的西成女子并没什么不同,然而他并没有错过就在少女低头前的那一瞬间,眸底突然浮现出的那妖娆的朦胧雾气,眼波流转间透露出无限风情,

    ——好一个欲拒还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