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十二 完美搭档
    作者有话要说:</br>最喜欢慕骄阳和甜心思想上的激烈撞击了,多么地默契!

    嘿嘿。

    然后慕同学心想:黄千的问题,……嘿,还真想

    甜心:滚粗

    慕同学: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帮你……

    甜心嘭的一声,自燃了……

    黄千的哪个问题,大家自己去回放<hr size=1 />  他黛色的西服异常修身,包裹着他完美的躯体,就如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

    她低垂着眼睫,只是眼角的余光看到他明明看似单薄的肩膀却是那么宽,白衬衣下摆微微卷起,露出他纤细修长的腰线,下去一点是深深凹陷进去的腰窝与人鱼线……

    她急忙避开了那些令人脸红耳赤的身/体/弧/线,却又不小心将目光定在了他被西裤包裹着的劲瘦有力的长腿上……额……那里更引人遐想啊……

    他又睨了她一眼,才一颗一颗地将衣扣解开,随手一扔将西服也扔到了地板上。

    肖甜心红着脸,默不作声地将他的风衣与西服捡起,搭在他的椅背上,然后取过尺子,在他裤头处绕了一圈,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到他腰部的肌肤,在心中默默记下了他的腰围。啧,在男人里,以他一米九几的高海拔,这腰围真纤细!

    他的手按在了衬衣的第二颗纽扣上,利索的解掉,接着是第三第四颗,露出他白皙精致的锁骨与xiong膛,“需要我把衬衣也脱了,嗯?”慕骄阳看着她,眼底有戏谑。

    “不要。”肖甜心憋得一张小脸特别红。

    黄千忽然开口:“她是你的女人?”

    肖甜心的手蓦地一顿。

    慕骄阳一直看着她低垂的脸庞,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有没有试过口/kou?”黄千的视线一直定格在慕骄阳脸上:“让她来给你做。”

    肖甜心正半蹲着身,手又在卡他的yao部尺寸,脸庞更是离他的身体很近,被这样一说,只觉得“轰”一声,血液都倒流上了脑部。

    虽然她知道,慕教授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还是羞臊得不行。

    一只手按压在她头顶,然后听见慕教授清隽淡雅的声音说:“起来吧。”不带一丝yu望与杂质,干净纯净。

    她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一点。

    慕骄阳重新坐会椅子上,说:“我很好奇,是什么触到了你的兴/奋/点?”顿了顿了然地说:“我明白了,你在那五起凶手案里,没有侵犯那五位妻子的迹象,但其实是在她们死后,动了她们的嘴,完事后才将刀狠狠地插ru她们的嘴里,就如在幻想中一遍又一遍地羞辱了你的妈妈。”

    肖甜心全身一震,完全明白过来。只不过短短一个小时的功夫,慕教授已经得到了他对于犯人所需要知道的一切详细资料。“这件案子,是你负责抓捕?”她忍不住问道。

    “不是。当时我不在夏海,只是根据警方照片,和各项报告,给出了一个具体的画像侧写。警方请教了一位心理学家景蓝教授,最后抓到了他。”慕骄阳回答。

    黄千笑了笑,并没有秘密被戳破的恼羞成怒,相反更为气定神闲。只见他双手依旧抱在脑后,翘起一边腿,身体往后仰,脚在半空中轻摇:“说吧!你们来,究竟是为了在我身上寻找,或者说得到什么?”顿了顿又说:“呵,这位年轻的小姐,你绝对不是什么服装设计师,你也是警察。你身上有那种味道,十分令人讨厌,就像那种一旦咬住人就不会再放开的鬣狗,对,就是这种味道。不过嘛,也令我十分愉悦。”

    慕骄阳以眼神示意,更点了点头,于是肖甜心坐到了慕骄阳身旁。她翻开资料,一目十行。文件资料非常厚,慕骄阳问:“时间够吗?”

    “没问题。我在fbi时练过记忆法以再快速度将资料背下来。”

    慕骄阳没再说什么,只是又点了点头。

    反而是黄千吹了一记口哨,说:“呦,女神探。”

    肖甜心将一沓照片放到了一边,发现黄千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照片。

    嗬,就先让他看看照片爽一下吧!反正都是慕教授教的!

    慕骄阳只是笑:“你学坏了。”

    只要结果对,过程?不重要!肖甜心嗤了一声。

    “夏海市,又发生了连续凶杀案。凶手的作案手法与你很像,简直就是你的崇拜者与追随者。”慕骄阳从手提包里拿出另一份文件,扔到桌面上。

    见他伸过手来,慕骄阳又一把按住了那份文件。

    “你想看,我们会满足你的。但你总得给我们点什么吧!”慕骄阳耸了耸肩,双手置于桌面在那玩叠罗汉,“例如,你为什么改变了作案手法?”

    “你憎恨你的家庭,尤其是母亲,这点我可以理解,所以你费了大量的时间,在折磨女主人上,但对付男主人你的手段非常迅速、没有过度折磨,我想你的亲生父亲应该是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病逝?不,我猜,是他抛弃了你们。所以,你也憎恨他,憎恨以父亲、丈夫为代表的男主人,在他身上刺了好几刀,又深又快又恨,最后致命一刀在心脏。你所选择的家庭,都有两到三个孩子,有男孩有女孩,你在模仿和幻想成你的原生家庭。男孩子通常死于刀刺,但女孩子却全是服用安眠药,像沉睡了过去一样。你幻想的重点部分,究竟是在哪里?”慕骄阳问了两个问题,一个是黄千为何在女孩子身上改变了作案手法,一个是黄千的重点幻想部分。

    肖甜心觉得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隐隐觉得不安,觉得慕教授是在对她映射什么。以慕教授的聪敏和强大,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他为什么选了她陪他来监狱?仅仅是为了令黄千开口吗?

    无解!

    不去想那么多,肖甜心从慕骄阳手中拿过新的案件文件夹,迅速翻看起来,越看越心惊,总觉得有什么是曾相识,有什么呼之欲出……

    “你幻想过成为女性。你捡裙子的初衷是真的喜欢,想往身上穿,而不是单纯的恋物癖。但后来,妈妈的不理解,与对你的敌视、取笑侮辱、暴打,才一步步地令你变态,认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就是你妈妈眼里的变态。你还做了什么故意惹恼她的事,是吧?”肖甜心一口气说了很多。

    黄千不再摇晃身体,坐直来,看着她。

    接下来的话,肖甜心没有马上说出口,看了一旁的慕教授一眼,再次红了脸。

    换了从前,无论是哪个男士站在她身旁,她都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把话说完整,换了是他,她却……

    “你当着她的面,拿捡到的裙子手yin。”慕骄阳淡淡地说了出来。

    黄千哼了一句,“那是因为在她的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成全她。”顿了顿又转向肖甜心说:“你说对了,我是幻想过成为女孩子。”因为,他真的是女孩子的话,或许妈妈就不会那么讨厌他,当他为怪物……

    他没有出口的话,肖甜心和慕骄阳都看懂了。

    惹怒妈妈后,他被暴打。只有十二岁的男孩终于变态,然后举起了屠刀……

    “你没有亲手杀害她。”慕骄阳点明。

    “是。我太小,力气弱。被关进了精神病院。”黄千答,丝毫没有隐瞒。

    慕骄阳思考了一会,才说:“所以你才会一步一步沦为变态连环杀人犯,把你没有做成的事,一遍一遍幻想,一遍一遍付诸现实,无法停止。”

    没有回答,过了许久黄千点了点头。

    究竟是人本善,还是人本恶?肖甜心依旧心存最后一点善念。她看着他,手攥紧了他的衫袖,声音低低的:“shaw,你说如果当初他对妈妈……他后来还会不会一次次地幻想和杀人?”

    慕骄阳怜惜她,觉得她还是心肠太软,再次摸了摸她的头说:“甜心,你要明白。从他妈妈粗暴地对待他开始,他心理已经变态,无论有没有杀母,最后都是会控制不了心里的变态与杀戮因子的。任何一个母亲,都不应该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蓦地,黄千整个人如被钉在地,一脸苍白地看着慕骄阳,最后只说了声,“谢谢。”

    话是由衷的,但说完后,他如死灰,没了半点生机,也不再愿意回答任何问题。

    慕骄阳再度以眼神示意她。

    她动了动身体,往黄千那一边的桌面靠去,说:“有兴趣看看吗?”然后将新案件的照片递给了他,里面没有尸体照(那是对受害者的尊重),但有现场照,鲜血到处都是,可见当时多么惨烈。

    “我想看看孩子的尸体。”黄千说。

    肖甜心摇了摇头,放缓声线:“那是不可能的。”离他又靠近了一些。

    黄千看了她一眼,笑了声,“你们还想知道什么?”

    之前黄千犯下的灭门惨案的文件夹还放在那,照片也没有刻意收起。黄千的视线定格在那几个小女孩的陈尸地(即女孩子们的卧室,只画了一个受害人的大圆圈,没有死者照片)。料到黄千所想,慕骄阳进一步补充:“她们死得最为安详。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像睡着了。衣饰整齐,没有遭受任何虐待与侵犯。”

    一个又一个的洋娃娃。

    肖甜心不比慕骄阳早看过了资料。这些照片,她也是第一次看。只见那些小女孩四到八岁不等。脸容安详,没有丝毫害怕。头发一丝不乱,显然是后来特意梳理过的。身上衣服完整。她从记忆里搜索,档案显示,没有遭受侵犯痕迹。“你从一开始就把小女孩与其他家人隔开。她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感受不到恐惧。从一开始,你应该是找各种借口接近那些家庭与他们成为朋友。你的画像应该是能言善辩,有亲和力,在社区里热心助人,但又不会过多话语,刻意不引人注意。你干净整洁,工作薪水不错,所以给人第一印象非常好,职业应该是老师、医生一类。”

    “儿科医生。”慕骄阳肯定道。

    所以能够登堂入室。

    肖甜心一直研究着那些照片,为了好走进对方的幻想世界,把手机里输入了的五个小女孩的照片换了好几次位置,最后全部打横摆放在一起,真像一具一具的洋娃娃。

    蓦地,她就找到了幻想里的关键点:“五个小女孩的裙子在哪里?”

    美丽的洋娃娃们,怎么可以没有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