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十一 量身打造
    由慕骄阳领着,俩人在接待处停下。慕骄阳签了一系列文件,并交出随身携带的武器。其实就是一把防身用匕首。

    肖甜心眼尖,看见文件一角,他的签名是shaw。

    shaw,狼?

    不是tom吗?!

    她抿了抿唇,没有作声。默默地将自己的背包和袋子交到桌面上,像他刚才那样接受检查。

    慕骄阳一垂眸,已经看到了她的反应。他想向她解释,想告诉她自己就是慕骄阳,但又知道不是时候。

    好吧,忍耐一下,等中午吃饭时再向她坦白。

    “有什么事就大喊。”接待人员将另一道铁门打开,说:“黄千在最里面。”

    黄千,就是慕骄阳要探访的犯人。

    肖甜心一边走,一边观察两边,心道,这一路,他们走过了无数道铁门。这座夏海监狱,在海中小岛上,与世隔绝,关押的都是等待执行死刑,或是无期徒刑,穷凶极恶的罪犯。

    他人高腿长,步子大,她要很努力才跟得上他。忽地,她停住脚步,说:“五年前,在谢菲尔德飞往伦敦的小型私人飞机上,慕教授就是你,对吗?”

    慕骄阳脚步一顿,那个人只是慕教授,并非是他。但她已经认出有着大胡须的慕教授来,他现在无论说是还是不是,她都要生气了。

    “当年为什么不打个招呼就走了呢?”肖甜心不走,娇娇小小的一个身影就停留在了昏暗的监狱过道里,“你在怕什么呢?”咬了咬唇,她扬起小脸看定他,红红的小嘴一张一合说:“你不会是请我来给你做西服那么简单。尤其是今天还到监狱里来。”

    “当年的事,我中午时候都会跟你解释清楚的。”慕骄阳眼睫颤了颤,深邃的眼睛漆黑不见底,那对漂亮的黑色瞳仁既漆黑清润又清澈透明,像从水底捞起的墨玉,即使是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依旧湛湛有光,那么动人。

    他牵着她衫袖,犹豫了一会,指尖触及她的尾指,轻轻一抓又放开了。

    那种感觉既陌生,又熟悉,还十分的挠人。她努力扬着小脸,一对大眼睛无辜地瞪着,注视着他,咬了咬唇,脸就红了。

    慕骄阳低笑了一声,举起手轻按在她脑袋上,揉了揉。

    “待会,你帮我引起黄千的注意。他的警觉性太高。我一个人去探访,问不出任何有价值东西。但你在,从旁协助,就可以套到料。你也曾经是个警察,你知道该怎么做。”说完,慕骄阳牵着她的小手往最里的会客室走去。

    那里并非黄千的牢房。

    是一间占地面积颇大,拥有一扇窗户,唯一可以照到太阳的会客室。

    黄千已经从牢房里被押解到这个会客室了。

    当黄千看到穿着一套蜜色女士西服的肖甜心时,眼前一亮,但又感到十分意外。

    黄千的任何表情都没有逃过慕骄阳眼睛。

    看到异性,黄千没有说出任何的胡言秽语,只是一直打量她,反而忽略了站于一边高大的慕骄阳。

    察觉到他灼灼目光,肖甜心丝毫不避,大大方方地微笑道:“黄先生,你好。”

    黄千先是一愣,然后嘴角一勾,清秀的脸庞瞬间变得更为柔和,也微微地笑了,“这位甜美的小姐,你好。”

    他的身体动了动,往桌面前肖甜心站的方向靠了靠,眼睛一直盯着她,忽然又说:“你很勇敢,美丽的小姐。”

    肖甜心只是礼节性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慕骄阳对守在门边的狱警说:“警官,麻烦你把黄千的脚镣解开。我希望,我们这次的谈话,可以更放松,在更舒服的状态下进行。今天,我只是他的一位客人。”

    肖甜心不动声色地整理自己袋子里的东西,然后也替慕骄阳把手提包里的相应文件、资料与录音笔一一整理好,放到桌面上来。与他十分有默契。

    他只是垂眸,眼睛一弯,对着她笑了。

    十分温柔。

    狱警用见了鬼的眼神看着俩人,最后打开铁门走了进来,替黄千解开脚镣,并警告说:“他一只手就可以碾死抓捕他的刑/警,你好自为之。”说着还不忘看了眼那个娇滴滴的女孩子。

    应慕骄阳的要求,狱警站在离会客室更远一点的那扇门,隔着七八米,但铁门通透,彼此之间是看得见的。

    黄千笑了一声,坐下。

    他的手铐依旧戴着,举起,在慕骄阳面前甩了甩说:“我用手铐,只需要三十秒就可以把你勒死,别看你比我高那么多。”

    慕骄阳微微一笑,斯斯文文地坐了下来,说:“我对此毫不怀疑。”顿了顿又说:“抱歉,我感冒了,所以戴着口罩,你别介意。”女士在场,黄千变得比前几次见面时要急切了,他急切地想要表现。

    明明慕教授的声音淡淡的,但却并不冷漠。没有了之前跑凶案现场时的尖锐,整个人变得平和。肖甜心再度看了他一眼,然后说:“慕教授你们继续吧,我先根据你的气质把衣服设计稿修改一遍,再为你量身。”旋即回头对黄千一笑说:“抱歉,打扰你们谈话了。”

    无论是慕骄阳,还是肖甜心都给足了黄千应有的尊重。

    黄千眼眸一沉,忽然就不说话了,脸上阴沉沉的,显然并不开心。

    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将风衣里的衬衣纽扣解开一颗,慕骄阳也不急着问话,翻开了相应文件夹,几张照片露了出来。淡淡睨了一眼黄千,他又把文件夹合上,说:“不介意我录音吧?放心,不会泄露给任何人,更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不利。待会我没有提到的问题,你也别主动说出来,以免被人抓到把柄。”

    肖甜心拿着画笔的手一顿,嘴角扬起一个很微的弧度。这个慕教授是个善于攻心的高手。再看了眼慕教授,他不但高挑挺拔,骨肉匀停,身体肌理充满力量美感,绝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这一点上,黄千看走眼了。

    莫名地,她伸出小手,按在了慕教授的手臂上,拇指食指与无名指并拢,捏了捏他的手臂与手腕,与想象中的一样,充满了力量感与线条感,每一条经络都是硬邦邦极富张力的。她是服装设计师,见惯了一切男性试衣模特,可以想象得到,慕教授这具皮囊下的身体是强壮而有力的。

    慕骄阳一垂眸,眼神扫过她白白净净的手腕,十指纤细修长如葱白,只在指尖上透出健康的粉红,没有涂甲油却更加的干净美丽;视线沿着她的手臂往上,凝在她俊俏的小脸蛋上,眼睛那么大那么亮,一直盯着他的手臂瞧。轻笑了一声,他说:“你的脸红了。”

    “嗖”的一下,她收回了手:“我只是摸摸看你的手腕有多大,做袖口时,尺寸要咬得很合适,在细节处见真章,才能显出高订的精神。”

    慕教授将手腕上处的袖口扣子解开,轻放于她面前桌面上,一副任她摸的样子,闲闲道:“破案也是,关键在于细节。”

    “嗯。”了一声,肖甜心点了点头。

    黄千双手抱着后脑,身体往后仰,姿态懒散,一副很舒适自在的模样,静静地看着俩人。过了许久才肯继续说话:“随便吧。我判了死刑,再多几条罪,又有什么关系。”

    心头微微一颤,然后跳得愈发厉害,肖甜心想:慕教授的心理暗示与分析术成功了。犯人肯再度开口说话。

    刚才文件夹的照片就是黄千犯下的五桩凶手案,只那么一眼,就让黄千血液汇涌,犹如重回犯罪现场,兴奋得不得了。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出现了反应。

    换而言之,他很爽!

    慕骄阳微微一笑,指尖又触了触那叠文件。果然,黄千的眼神又掠了过来,擦过他的指尖,像在描摹文件夹里的照片。

    “说说你的童年吧!”慕骄阳放缓了语气,循循善诱。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醇厚动人。现在这样慢慢说来,也就更加低醇,像月光下流淌而出的大提琴音。

    黄千很享受似的,闭上了眼睛:“我的童年?我的童年衣食无忧,家境还相当富裕,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有的。”慕骄阳认真地看着他,嘴角噙着一点笑:“不如说说你的妈妈?你真是恨她啊,巴不得在她嘴里塞上什么东西,封死。让她永远都发不出声音来。噢,你也这样做了。你给她的嘴巴塞了一刀,直接搅烂她的舌头、喉咙,声带。”

    他一点一点让黄千去幻想,黄千笑了。

    明明是说着那么诡异的事,但人近四十的黄千笑得像个孩子。

    那么纯粹,却更加的令人毛骨悚然。

    这就是黄千的幻想,而他作为最优秀的猎手,自然懂得猎物所想。

    肖甜心不自觉地蹙了蹙眉。

    慕骄阳自然是感觉到的,在桌底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那么温暖。

    肖甜心不得不叹:可他的思维……却是那么的……变态!

    因为他将自己完全的置于凶手的角度去思考,这一刻,他就是黄千,黄千就是他。

    “我的妈妈。嗬,”黄千发出一声讥笑:“真像在看题作文。”

    “就当是一篇作文。”慕骄阳说:“你就接着写吧,”微微一顿,笑道:“就写我的妈妈……”

    但黄千不说话了。

    彼此沉默了长达二十分钟。而肖甜心一直安静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在画册里给第三版的西装设计图做细节修改。然后又停了笔,拿起卷尺比对到了慕骄阳的腰身上。

    她稍有犹豫,两只手还是轻轻地卡了上去,两拇指指腹稍用力按在慕骄阳的腰眼上。慕骄阳身体震了震,又恢复了镇定从容,腰板挺得更直,但她还是感觉到了。也不只是谁的心,在悸动。

    “你喜欢裙子。那种很梦幻的蓬蓬的洋娃娃裙。聊聊。”慕骄阳性感好看的唇瓣开合。但在肖甜心眼里,他戴着口罩,她看不到他好看的牙齿。却依旧记得,五年前,那个有着一口大胡子的他,胡子下是一张性感动人的唇,一笑时,露出白白的牙齿,一颗一颗的,像洁白的贝壳。

    注意力回到案件上来,肖甜心嗤自己居然走神了,也在心底冷笑:原来是个恋物癖。这一类人不一定就会走上杀人的道路。但连环杀手,很多都有恋物癖、纵火、少年期尿床的不良习惯,他们缺乏稳定感,无法融入社会,最终走上杀人犯罪的道路。

    “我第一次得到的一条裙子,是从晾衣台里捡到的。”顿了顿,黄千笑了:“是一条很漂亮的花裙子。我将它带回家,收藏在自己的地盘里。但被妈妈找到了。嗬,她说我是怪物。怪物难道不是她生的吗?真棒,她生出一头怪物!她的爱好不就是骂我吗?她那么爱说个不停,我就让她永远闭嘴好了。哦,说远了,后来,我妈妈不准我住在屋里,把我赶到了天顶,随意搭了个棚屋给我住,和狗窝没什么区别。”

    慕骄阳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忽然又说:“她还经常暴打你,公然的羞辱你。不让你和你姐姐,或者妹妹接触。我猜应该是妹妹,而且是你妈妈和继父所生的孩子。”

    “是。”黄千顿了顿,抬头看向他。

    黄千从小住在国外,后来因为经常被妈妈虐打,福利署来干预。他被带走,后来被别的家庭领养。单是领养家庭就换了好几家,又进过精神病院。他的背景复杂,就连国外警察都不是十分清楚,更何况是国内的。因为他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不和原生家庭联系了。

    却被这个看似年轻的男人一眼看透。

    这不是个普通男人。于是,黄千又不说话了。

    慕骄阳见肖甜心一张小脸憋得通红,手卡在他腰上,一副欲言又止的害羞模样,害得他怔了怔,耳根都红透了,才站了起来,说:“我站起来,你好量一点。有什么要求,你可以直接提的。”

    “哦,那你把衣服脱了吧。”肖甜心声音细细的,说话时没什么起伏。可他站得高,一垂下眸,就看见她鹅黄色的真丝衬衣领口处一抹可疑的红,从锁骨一直往下漫延……埋入深深的沟壑……

    慕骄阳低笑了一声,连忙转开了视线。

    他将驼色风衣的带子一解,利索地将风衣扔到了地上。

    这男人……是在勾/引她吗?

    肖甜心抿了抿唇,才知道,无论是对黄千,还是对她,他都是在为属于自己的猎物量身打造。

    她眼看着他白皙的手,一颗一颗地解开黛色西服上的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