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十 因为是你
    肖甜心无故消失了一个多星期。

    慕骄阳气得牙痒痒,又没有办法。

    他的身体,大多时候被慕教授占据。他要出来,非常困难。

    他这样的情况,对肖甜心既抗拒,又强烈地被吸引,想要靠近。

    他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都转到了自动留言箱里。

    很显然,是她想要避开他。

    为什么呢?是察觉到了彼此间的,属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化学反应吗?

    慕骄阳苦笑了一声,他和她之间一向都是如此,从年少到今天,只要是她,总会乱了他的分寸,乱了他的心。

    他给她发了一条微信:肖甜心,你为我做的衣服呢?还加了一个[二哈]的表情。

    这一次,她很快回复:还没有进行第二次量身。你要高订,最少要量身三次。[心]

    一个红彤彤的跳动的心,在他脑海里不停地跳动,扑通扑通!唔,她好热情,好可爱!

    她的心思,不难猜。

    她好奇心很旺盛,但与此同时又在抗拒,不希望再踏进这个满是犯罪、鲜血、肢体、肮脏与丑陋的世界。

    他给她发了一串地址,附加了一句:明天上午十点十五分准时,在这个地方见。

    她秒回:为什么选这么……独特的地点?[笑cry]

    “因为我的时间很宝贵,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反正都是要量身,在哪里量不一样?”这一次,他直接用语音。

    她发了个[可怜]的表情过来。

    慕骄阳给她回了个摸头的表情,然后语音说道:“甜心,你不觉得发微信,是很私密的一件事情吗?”

    你来,我往,一句一句,一字一字,只有很要好的朋友、亲人和情人,才会有这样的闲心。顿了顿,他又说:“我只和你一人微信。因为是你。”

    对方很久没有回复。

    他主动,她就逃避了。

    就如上个星期,他站在夜色里,看着她家里灯,一直没有亮起。他在她楼下,站了一夜,给她发的微信,她也没回。就如今天这般。

    想了许久,对话框里,一直显示他在输入,一怔,笑了。是啊,就是她了!他一直想的,这么多年想的,只有一个她。

    “我很想你”他刚写完,又删掉了,最后只发了一段话:你对这个充满犯罪和丑恶的世界厌倦、抗拒,但内心还是向往黑暗背后的那一点光。因为你就是凭着那一点光,在坚持,坚持和邪恶做斗争。你是,我也是。甜心,你很勇敢。明天,我在那里等你。我,需要你。

    第七十六次评估,依旧是有待观察。对象肖甜心,二十六岁。她没有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活泼乐观。她的精神,有一部分隐没于黑暗之中。当年。那一次意外的过失,对她打击非常大。比我之前所要料想的都大。

    对犯罪心理学没有彻底遗忘(但这一科的知识她已见生疏),处理案件,干净利落,条理清晰,观察入微。内心有抗拒,但对连环杀手有着不一样的热情,对于她来说,那就是挑战。她和我一样,生来就是猎人,就是捕手。她察觉到了,我在追猎她,她是我的猎物,我也是她的猎物?谁知道呢?!

    一声轻笑。慕骄阳摇了摇头,将最后一段删掉了。补充上:她的抗受力到底去到哪一步?看来,必须带她回美国,亲自见一见当年那个杀死孕妇的连环女杀手。

    “咿呀”一声,铁门被推开了。

    肖甜心来得早,上午十点就到了。

    “来得真早。我们不是约十点十五分吗?!”慕骄阳走进铁门后的这个封闭的世界。

    这里四周全是铁索围栏,看不到蓝天,闻到的都是潮湿腐朽的味道。

    肖甜心提着一个大袋子,背后还背了一个双肩包,安安静静地坐在长椅上看着他。

    长椅经过岁月磨蚀,是乌黑的色泽,木纹几乎被磨没有了,辨不出是什么木材。长椅很长,他就站在长椅的另一边。

    他站姿挺拔,逆着光,她看不清他的样子,那个高挑挺拔的身影,就是她昨晚脑海里曾出现过的样子。

    他动了动,问:“用过早餐了吗?”

    肖甜心站了起来,走向他,乖乖巧巧地答:“用过了。醒来得早,也就提前一点过来了。是你早到。现在才十点零五分。”其实是她失眠了,一整个晚上,几乎没睡。当睡眼朦胧时,徘徊在她身旁的总是他的身影。

    他依旧戴着白色的口罩。她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瞧见他一双清澈见底的乌黑眼睛。他的目光清浅,又温柔,黑湛湛的,会教人沉沦。

    “等待女孩子,应该提前一点的。”慕骄阳举起手揉了把她的发,说:“待会我请你吃午餐。”

    俩人肩并肩往里面走。

    这里是监狱。

    被囚禁的犯人见到有生人来,十分激动,全部涌到了铁门边。

    见到是个俏生生的女孩子,就更加激动了,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下流。

    “啊!我闻到你下/面的味道!”一个罪犯猛地撞击铁门边,伸出手来抓她。

    慕骄阳动作奇快,一把扯过她,挡在她身前,一个反手擒住犯人的手,“啪”的一声,将犯人的手腕拧脱臼。

    监狱里传来极为痛苦的鬼哭狼嚎声。

    肖甜心冷笑了一声,说:“一个xing无能奸/杀犯,能闻得出什么味道?!”

    慕骄阳回眸看她,她头顶上悬着一盏泛出白光的灯,白亮的光打在她脸上,那对大眼睛异常的明亮,明明唇边是甜美可人的笑容,可眼底的笑意却冷,衬着她精致小巧的五官,此时却有一种冷艳的美。

    她站在这灰蒙蒙的牢房里,却是所有光亮的中心。

    她,就是光明。

    慕骄阳低笑了一声。是他小看她了。

    “他的心理画像,确实就是个xing无能。”慕骄阳说,斜了一眼还在鬼哭的犯人,犯人的牢房里,墙上挂有一张不知名女人的海报,刚才慕骄阳与她经过时,就看见他一直在拿铅笔戳墙上的女人,位置分别是xiong部和下ti,就像他拿着的不是一支铅笔,而是一把刀。

    著名的犯罪心理学家曾经说过,所有的犯罪行为在本质上都和性有关,即便作案过程中没有对受害人进行性/侵/犯也是如此。

    “弗洛伊德曾说过,xing冲动是人类一切行为,最原始的驱动力。”慕骄阳说:“尤其是在犯罪世界里,性/犯罪占百分之九十以上。他在幻想,拿刀不断刺受害人。以刀刺,本身就是一种xing行为。铅笔,就是刀。”

    “是。”肖甜心乖乖巧巧地答。又说:“他只幻想用刀刺,而不是直接做,多多少少有身体缺憾或是xing无能。”

    俩人在一群犯人的嘶吼和鬼哭狼嚎中,淡淡地进行着学术讨论。当他们说出这番话,所有的犯人都被镇住了,像见了鬼一样,全缩到了牢房的最里处。

    那群魔鬼躲在阴暗里,偷偷摸摸地拿鬼祟的眼睛看他俩。

    他们知道,这两个不是一般人。

    突然,外面的那道铁门再度被打开,外头的阳光刺了进来,一个狱警举起铁棍狠狠地砸了一下铁门,说:“你们再吵,看我今天废不废了你们。”然后又瞪了慕骄阳一眼,道:“还有你俩,别做不合时宜的事。还有,进入里面那道门,需要交出一切武器。我不管你们是警方那边什么人。刀和枪绝对不准带进去。”

    慕骄阳淡淡嗯了一声,说:“我们不需要枪,只需要这里,”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也不管狱警什么表情,他先一步往里面走去。

    肖甜心紧紧跟随他,即使没有枪和任何武器,只要他在身边,她莫名地感到安心……

    里面的狱警将那道窄小的门打开,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做了个请的姿势,里面的光景根本看不到,那里一点阳光也没有,只有天顶上每隔五米悬着的一盏盏惨白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