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九 他撩她?
    作者有话要说:</br>慕同学最想的惩罚,当然是……肉/偿

    哈哈哈哈

    快要刮胡子了哦,大家期待嘛?

    期待就赶快来给我留言,嗯哼!

    今天在wei博放了个rou渣渣小段子,想看的去wei博找哈。我的wei博是啥,嗯,自己看文案。或者去公主号看都可以。<hr size=1 />  “祭奠?!”何穆同低叫起来:“我还真没想过祭奠这个方向。”

    慕骄阳不动声色地看了肖甜心一眼,视线只是一划而过,又落到了那朵花上。

    “我美丽的女士,你又出现了。”慕骄阳在尸体旁蹲了下来,戴着白手套的手,轻轻地,温柔地拣起那朵粉白色的花,接近花蕊的地方,飘着淡淡的紫,十分美丽。他抚摸花朵的样子专注而温柔,那花仿佛是最他美丽的情人。

    正在做记录的一名小警员陈星虚心问道:“教授,这是什么花?”

    慕骄阳的唇扉轻启,露出一粒粒洁白的好看的牙齿:“它生长在中美洲,是旋花科里的攀缘植物,这位美人的名字叫做‘木蔷薇’,也是圆叶牵牛的一种近亲,含有奇特的物质,它会结出木质的果实,经常在种子目录里作为珍品出售;它含有类似lsd的化合物,即使是巫师也要远离的东西,因为无论古今的巫师都认为使用它会令自己‘疯狂’。”

    “哦,它真是可爱!”慕骄阳忽而有感而发:“它的性格,就像某些美人,美丽,却很霸道!”

    陈星直摇头,完全听不懂。

    肖甜心扶额,如果法医大人还在现场的话,一定听得懂。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后,说道:“用人话来说,是致幻剂的一种。lsd,生物碱。它的lsd成分在动物体内呈现出不同的效果:青蛙与老鼠会进晕迷状态;兔子则会血液温度升高,坐立不安,毛发直立;有些猫食用会呕吐;可鸟科类使用,却能更服从人类指令,例如去开锁偷盗保险库珠宝;而人类嘛……应该不是昏睡就是产生幻觉吧……”

    慕骄阳抿了抿嘴,笑道:“刚才的钩吻花,也有致幻的作用,用法得当,不会出人命。”

    “你给我闭嘴。”肖甜心觉得这个慕教授十分讨厌。

    陈星立马对肖甜心改观,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娇娇小小的女孩子,居然这么厉害。嗯,她与慕教授站在一起,还真是最萌身高差啊!而且,她居然还敢吼慕教授啊!一定是高人背后的“高人”。

    “女神,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啊?还懂这个!现在的助理都达到博士级别了?”陈星只差没喊她高人了。

    “她大学时选修的生物化学,只达到研究生毕业水平。”慕骄阳淡淡地说,也不看她,眼睛里只装得下那一株会令人“心醉神迷”的美人。

    一旁站着的陈星只好傻笑,研究生水平,已经很高大上了啊。果然,慕教授的要求就是高啊!

    肖甜心翻了个白眼,又是他当黑客看到的资料,罗列得还挺详细嘛!

    “补充一下,木蔷薇作用于人的的效果也是各有不同,一些人会产生幻觉,所见幻像千奇百怪;而有些人只是受到较小的影响,例如只是头晕,或者感到云里雾里,轻微的神志不清;而有些人则进入完全的巫师‘旅行’的状态,甚至还认为自己能沟通天神,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慕骄阳说道:“要看使用的人,与用量的多少做准则。个人觉得并没有合成的lsd或天然龙舌兰带来的效果愉悦。我用了,会头疼。”

    “哦,你刚才就一直在头疼,你一直在吸du?!”肖甜心故意挪了挪脚步,离他远点。

    一众警员默默看地,看尸体,这个小助理是要来倒台的吗?

    见他不说话了,肖甜心向慕骄阳方向靠了靠,说,“高人,你不推理、推理?”

    慕骄阳冷睨了她一眼,“我只是来分析研究植物的,推理的事有警察。我不是警察。”在所有人都没察觉的情况下,慕教授重新占据了慕骄阳的身体。

    陈星会意,马上说道:“埋内脏的,应该是住在这附近的人。他很熟悉这里的环境。知道这条路偏僻,几乎没什么人经过。不是遇上下雨,根本很难被发现。若非是附近的人,一定不会把内脏埋到这里,因为山路越偏僻,就越难走,花的时间也就越多,在外来者心里也会觉得自己在这里花的时间越久越容易被人发现。也只有是附近的居民,才知道这条山路少有人出没,且因为陡峭,行山的人也不会选择这条路走。”

    “分析得不错。”慕教授脸上没什么表情,众人能看到的,也只是他的满脸胡腮。可肖甜心察觉到了他长眉一挑,果然,他接着说道:“但是……”

    好了,但是来了。肖甜心忍住了嘴角的抽动。

    “但是,你说错了一点。”慕教授看着陈星,很认真地说道:“推理基本正确,应该是住在这一带的熟人所为,他很熟悉地理环境。但是他是故意让人发现那些内脏的。第一起案子时,我还不能百分百肯定,是同一人。可现在看,他一定知道了当天夜里会下雨,所以故意在下雨的时候埋;而且袋子的链子也是他故意只拉一半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更好的发现这些罪证。毕竟,一个一心要掩埋尸块的人,即使再匆忙,都不会在袋子拉链那么重要的一个环节上出现纰漏;即使第一次,他真的是太急了没有完全拉好拉链,那第二次呢?难道第二次还忘记拉好拉链了?!所以说,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确保这些内脏会被人发现!而第一起案子里,鉴识科检测到内脏里含有防腐剂。凶手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用防腐剂?因为他要保存受害者内脏,直到下雨天,才将它抛出来,‘展示’给大家看。”

    慕教授在“展示”两个字上咬了重音。“如果鉴识科检验出这些内脏同样含有防腐剂,那可以并案处理了。”

    何穆同深思许久,才凝重地说道:“凶手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既要掩藏尸体一部分,又要展示?!”

    “这就是你们的任务了。关于木蔷薇的后续报告我会打好给你。”慕教授对肖甜心示意,可以走了。

    可肖甜心正听得兴起,哎哎了两声,见他已经迈出了大长腿,她一把牵住了他的手,“高人,我正听到高/潮部分,忽然打住,会憋出内伤的啊!”

    慕教授垂下眼眸,视线停在了她牵住他的手上,怔了怔,才说,“我不是警察。”见她嘟嘴表示不满,回头对一众刑/警说道:“无论他是为何种目的大费周章,可以肯定的是,这人是变态,还会再犯案的,你们要抓紧时间了。”

    这将会是一个极为残忍的,亢奋的变态连环杀手。他似乎是在,挑战警方。

    等上了他的车,开出很远、很远了,眼看城市入口在即,华灯已上,一片灯火辉煌,肖甜心忽然嚷嚷着:“难道你就不好奇吗?居然就这样走了?”也没注意到,他开过了头,又拐上了郊外的小路。

    “那个是变态的连环杀手,且具有不稳定的精神因素,他会产生幻觉,所以此人十分危险。而我……”他忽然不说了。

    肖甜心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催促他快说。

    “而我,突然间改变主意了,不希望你为此涉险。”慕教授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肖甜心不得不叹,他这一记眼神对女性十分具有杀伤力,若非是一大腮帮子胡须碍眼的话……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主意的?”肖甜心的侧重点,也往往异于常人。

    “从我拣起第二朵木蔷薇那一刻,因为我已经断定了,那是个精神异常的变态连环杀手。这个人很危险。”慕教授直视前方路况,又开始下雨了。

    慕教授心事重重,居然把人给载回了别墅。

    等停车熄火了,他才恍然大悟,“对不起,居然忘记你了。”

    好吧,我这个人就是这么没有存在感的。肖甜心撇嘴:“那需要我时刻刷存在感吗?”

    “哦,”他单手托腮看着她,拇指指腹在性感的下唇瓣摩挲,“那就是你同意当我助理了,冒失的,但又干劲十足的助理小姐?”

    隔着橘黄的车内灯光,肖甜心才发现,他的下唇瓣中间有一道竖着的凹痕,衬得他厚薄适中的唇十分性感。脸一红,她掩饰什么似的叫了起来,“谁说我答应了。”脑海里出现的却是另一个人,那个人的唇瓣上也有一道竖痕。但他在她的记忆里永远年少,一直停留在了十六七岁的样子……

    看到某人恼羞成怒了,慕教授止不住笑,连肩膀也颤了起来。

    “谁让你笑我!”肖甜心红着脸就伸出手去,本想推他一记,没料到尾指尖尖的指甲居然在他脸上划开了一道血痕。

    他的胡须那么茂密,居然脸皮还渗出血珠来了。

    他的脸皮,有没有那么嫩啊!肖甜心十分哀怨,于是认命般地双手一摊,说道:“我不是故意的,你想怎么罚我,就怎么罚吧!”

    这话怎么听怎么暧昧。慕教授的脸蓦地红了,这一次,他得感谢胡须,够密实了。

    不过,他还是被发现了。“咦,你脸红了?”肖甜心高兴得如同发现了新大陆。

    “没有。”慕教授不看她。

    “你连耳根子都红了,骗谁呢?!”肖甜心笑得很甜很甜。

    慕教授气得牙痒痒,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我想到,该怎样罚你了。”

    这句话,同样说得很暧昧,尤其是在这样的月黑风高夜里。这次轮到肖甜心红了脸。

    “你帮我把胡子剃——干——净!”最后三个字,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的。

    最后,肖甜心只好在雨夜里,跟随他上了楼。不然,站在这人影都不多个的乡村里,她心里慌得长毛!

    大老板没说送你回家,你叫的士,的士也不能马上到达呀!

    在心里,肖甜心将他诅咒了一万遍。

    慕教授在浴室里不知待了多久,再出来时,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大睡袍,居然已经洗过澡了。

    肖甜心何曾试过这样孤男寡女的待在一个房间里,只好暗搓搓的在做心理建设。可那只苍白的手已经递到了她面前,一个剃须刀,一瓶须后水。

    想了想,肖甜心从自己的坤袋里取出了一瓶乳液,说道:“我先给你涂点香香吧,不然刮时会有点疼。”

    慕教授怔了怔,没想到大大咧咧的她居然还挺细心。他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坐了下来,可因靠得近了,他依旧高大,十分有压迫力。肖甜心的影子几乎都被他的影子给完全包裹住了。念及此,她的脸又红了,说话时声音轻轻地:“你再坐近一些。”

    他眸色渐深,并没有说话,只是离她再靠近了些。

    肖甜心本已坐下,后来还是觉得站着好。他实在太高。

    两只手揉好了乳液,贴到了他的脸上。

    慕教授觉得,她的手很温暖。

    她替他打圈涂均匀,然后开始给他剃胡子。

    不是什么高科技的电动剃须刀,要慢慢地一下、一下地刮,难怪他自己都懒得刮胡子,于是她没话找话说,“下次来,我给你买个飞利浦的吧。一下子就搞掂了,特快特省心。”

    他没说话。可是她觉得,他笑了笑。

    人与人的相处,说来就是如此奇妙。肖甜心只是初次与慕教授见面,可却觉得他们已经认识了许久。

    原本,她的手还有些抖,后来越刮越顺。

    他忽然说了一句,“我还是喜欢由你来刮。”

    额……他撩她?!肖甜心不敢看他的眼睛了,这对眼睛太迷人,也太危险。

    “难道你不期待吗?”慕教授说,笑意从眼里一闪而过。

    回不回答,都是一个坑啊!肖甜心在心里纠结。

    果然,他又说了,“刮完胡子,你就能看到我的样子。难道你不期待吗?”

    肖甜心的耳根都红了,只觉得他再撩下去,她都要自燃了。然后,手一抖,在他已经看得出的白皙的左脸上划开了一道口子,与方才指甲划的地方形成了一个“二”字!

    肖甜心只觉得,“二”的人,分明是她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肖甜心有些手脚无措。

    “没关系。”慕教授看向墙壁上的挂钟,居然快十点了。于是道:“太晚了,我先送你回家。”

    “可是你的脸……”只刮了一小半啊!这么“拉风”地出去,真的好么?

    “没关系,我回来再自行处理。”慕教授拿起了车钥匙,“走吧!”也不管身上穿着的,还是大——睡——袍!

    当教授的,生活自理能力都这么差的么……肖甜心的内心在呐喊。

    当回到家里,肖甜心没有亮灯。

    这里是她在公司附近租住的一室一厅的小户型公寓。

    四十个平方,非常小。但她一个星期也只有一至四在这边住,尤其是工作忙时为了赶通宵加班,也会留在这边。她没有让慕教授送她回家里。

    她踏着夜色,走进浴室,热水滚烫而下,几乎灼伤了她。还是没有亮灯,她一点一点冲洗自己。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是慕教授的背影,那么高,那么挺拔,如立在夜色下的一棵杉树。

    他在单薄的夜雾里,缓缓转过身来……

    是记忆中那个清隽而冷漠的少年的脸……

    肖甜心猛地睁开了眼睛。

    四处是无边的黑暗。

    苦笑了一声,她还是没有办法忘记那个不辞而别的少年。

    “嘟”一声,是微信响。她从衣物架里一捞,翻开手机看,是慕教授发来的:注意安全,好梦。

    笑了一声,她没有回复,直接把手机扔回衣物架上。

    今天,对她的冲击是很大的。

    那么多年过去了,她几乎要忘记了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但这个叫tom的慕教授却领着她,一步一步、重新走上来时的路。

    那些鲜血、断肢、那些冤屈,与那些不愿闭上的眼睛,从此以后,又将是她梦中挥之不去的常客……

    无论是这几年来爱笑的,活泼的爱做衣服的她;还是从前站于fbi简报厅里,认真沉默而严肃的做简报,缉拿罪犯的她;可能都不是真正的她吧……

    肖甜心想,她觉得自己在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