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六 教授?叫兽!
    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巨大的镜子折射出淡淡的亮光。

    “嗨。”镜前站着的男人举了举手,镜子里的男人也跟着举了举手。

    “慕骄阳,你想追求她?”过了那么多年了,你依旧在乎她。

    “啧,她确实是块美味的甜心,我也很喜欢她。”男人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额间那点红痣淡淡的。他笑了:“我会去赴和她的约会。我,tom,慕教授和甜心。”

    黑暗中,慕骄阳一直在挣扎,最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睡吧,睡吧。”

    肖甜心觉得自己真是够倒霉的,居然一大早的,就被人给打劫了,还搞得一身疼痛。

    回到公司,一翻开工作记录,就觉得头疼。她最近接了个小项目,就是为一位新客户做高订系列的服装设计。

    关于这位新客户神秘得很,是归国华侨,除了他所留的一个tom的英文名,一张大数额的支票,与一个工作室的地址,就什么也没有了。

    如果不是看在支票面额值上,肖甜心真的是懒得接手。毕竟,她已经拿到了近三年来都没有休息过的假期啊,整整四个月啊,小半年啊!她都计划好了,要来一趟欧洲深度游了……

    肖甜心默默地在心里吼上了三百遍!

    “咚咚咚,”门被轻轻敲响,是她的高中同学兼公司合伙人厉安安进来了。英俊挺拔的厉安安见她一脸抓狂的样子,笑了笑,就倚在她门边说话,声调也是懒懒散散的,“肖甜心,别一张苦瓜脸。快去把客户给侍候好!”

    肖甜心看他那一脸春风的样子,哼了句“风骚”,心想肯定是她闺蜜安静昨晚喂得厉大总裁很饱了,于是说:“呦,何事要劳驾大老板亲自来找我啊!不就是个第一次光顾我们公司的客户么。”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啊?”肖甜心嘴角抽了抽,又叹:“我怎么觉得这个tom挺诡异的?不会是贩卖人口组织的吧?你看看,他留的地址,那么偏远,是人住的地方吗?”

    厉安安睨了眼好友,似笑非笑:“或许,你有艳遇也说不定。”

    说归说,肖甜心还是乖乖地收拾好一大堆相应的东西,出了门。驾着车子出了城,上了高速,然后在郊外的一个偏僻地址,找到了方向。

    别说,这怪人住的地方还挺山清水秀的。

    照怪人给的地址看来,眼前这栋白墙壁,红拱尖屋顶的欧式风格的三层独栋小屋,就是目的地了。

    下车后,肖甜心注意到,不大的花园里居然还停了好几辆豪车,花园都停不下车子了,车子一直停到了外面车道上。

    看来这怪人还挺受欢迎嘛!

    肖甜心走到门前,刚想伸手按门铃,门就开了。

    肖甜心才刚走到玄关处,忽然一阵风过,一个美女跑了过来。美女看得出有些年纪了,起码三十了,可一对眼睛黑得非常迷人,闪烁着动人的光泽,十分有神采,使得美女整个人年轻了许多,顾盼生辉,光彩照人。看起来居然像个恋爱中的少女一般。

    见有人看她,美女有些激动,忽然就抓住了肖甜心的手,喃喃,“我已经四十岁了,看不出来是不是?是不是?”

    那一句“是不是?”像唐僧的魔咒,一直在肖甜心耳朵里反复念叨。

    “是是是。”肖甜心只能不停点头。

    终于,美女放开了她,一阵风似的出了门,走了。

    肖甜心抚着自己一颗砰砰狂跳的心,觉得这里一屋子的都是怪人。

    其实,她到了预约的时间的,可主人没有出来迎接,居然扔她一人四处瞎撞。她拐上了二楼,发现楼道间种有许多古怪的植物。

    这些植物,根本叫不上名字来。

    而最吸引肖甜心注意的,则是一株泛出迷离紫光的植物。

    这株植物,叶子奇异,灰绿色,呈莲座状叶丛。有长长的枝条溢出,以及穗状花序,而花色妖艳,是植物界里极少见的紫绿色,那种盈盈光泽十分魔幻,勾引着人的视线,花色妖艳得十分邪恶。而它的果实,更像是引诱夏娃和亚当的那一种魔果,明明是邪恶的黑色,可艳丽得从黑亮中透出紫色来,闪耀着诱人光泽的浆果,真要形容就像——黑水晶雕刻而成的黑草莓,莹莹润润的,似在水里浸着一般细润。

    噢,这屋子的主人居然还叫它,美女!

    这株植物是挂有名牌的。名牌上写:可以称呼它“贝拉女士”或者“美女”,它更为古老的名字叫“阿特洛波斯”——与希腊神话里,命运三女神中持剪剪断生命之线的女神同名。

    “这是什么鬼?”肖甜心嘀咕了一句,“难道就没有显浅易懂的注解?就不能好好说人话了?!”

    当她正要伸手去碰那闪耀着邪恶而迷人色泽的黑色浆果时,一把声音不知从屋子里那个角落传来:“中世纪,时髦的威尼斯贵妇们,使用某种植物溶液滴入眼睛,从而使眼睛看起来更黑更有神采,这种植物因此被美其名曰‘贝拉女士’,或是‘美女’……它可以放大瞳孔使眼睛看起来更黑更深邃,还可以帮助女性散发出强烈、迷人的xing yu信号。”

    顿了顿,那把声音又说,“如果你想体验‘欲仙欲死’的感觉,请放心触碰黑浆果。”

    肖甜心被吓得立马收回了手,脸色发白的柱在了那,不敢动了。

    “嗯,用人话来说,这位具有催情作用的美女,它的拉丁学名叫,颠茄。”

    肖甜心怎么觉得,说话的人笑了?他那声“嗯”,分明说得十分调侃。

    顺了声音方向,肖甜心噔噔噔地跑上了楼,一边大声说道:“把这么危险的东西,随便摆,你是色情狂吗!”

    “哦,难道我在说外星语?我说人话,你都听不懂吗?!贝拉女士可是被广泛用在化妆史上,这样也算色情?”那把声音依旧在滔滔不绝,可声音的主人迟迟不见露面。

    肖甜心登上三楼,看见一间房的房门是虚掩的,她走了过去,手尚未碰到门,门就自动全开了。

    里面的景象并不阴森森,窗明几净,处处被打扫得一尘不染,没有她想象中的变态情景出现。

    肖甜心正要往里面走,身后忽然感到一股猛烈的风,吓得她一跳,连忙避开了身影,一个红影闪过,一把奔进了里间,还大叫:“教授,救我!”

    是个身材苗条,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

    难道出了人命?咦,女人叫那怪人,教授?!

    叫兽?……

    好奇心旺盛的肖甜心也不管那怪人是不是色情狂了,也赶走了几步跟了上去。只见那位红衣美女猛地扯住一个一身白袍的男人不放。可那男人眉头紧蹙,显然是很厌恶的神情。果然,下一秒,男人就旋开了转椅,与那美女保持一米的距离。

    “教授,你要救救我。再给我一小瓶吧!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你!有了它,我老公才离不开我啊!我不想输给小三,我不要离婚!”红衣美女苦苦哀求。

    可男人无动于衷。

    这是什么节凑?肖甜心两只大大的,黑溜溜的眼睛骨碌碌地转,不知在想什么鬼点子。

    美女忽然转身,指着肖甜心说:“就要她的效果,眼睛那么黑,那么水亮,那么大。水汪汪的,脉脉含情的,男人们都喜欢这一号。”

    努力忽视掉快要戳到自己眼睛的那根手指,肖甜心黑着一张脸默默移动了一下脚步,离这个疯狂的女人远一点。

    男人睨了一眼过来,淡淡地:“想要她那样的眼睛,建议你去整容。”

    肖甜心在心中呐喊,我是原装的好不好!

    面对美女的死缠烂打,苦苦哀求,尸横遍野式轰炸,男人不耐烦地说,“这种药有副作用,用量需要高度精准,用多了会出人命。”坚决地拒绝了她,言简意赅。

    等美女伤心欲绝地走了,肖甜心才从这场震撼中回过神来。“咳咳,”她清了清嗓子,“请问,您就是tom?”

    “不喜欢这样称呼,你也可以叫我慕教授。”慕骄阳从计算机前抬起了头,有些无礼且傲慢地扫了她一眼,“我的美女们都是用来做研究和搜集数据的,我与我的美女们不是色情狂。”他侧了侧身子,一抬眸,就看见了不远处的镜子里映出自己的身影。他勾了勾嘴角笑了,他,慕教授就是慕骄阳。

    很好,他称这些乱七八糟的植物为美女。不是色情狂,也是个八九不离十的变态了。肖甜心心下腹诽。

    忽然想起,这可是她们公司的大客,于是,肖甜心祭出了招牌式的甜甜的微笑,“嘿嘿,误会嘛!那慕教授,我们可以谈谈生意了么?”侍候好大客,关系到她的年终奖啊,关系到她的小半年假期啊!

    可转念一想,肖甜心又觉得:这男人岂止是古怪,简直就是超级变态了,好吗!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要求订制一批类似于爵士年代的那种西服。穿出去,他都不嫌古板么?他是有病吧!

    “我对服装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但考虑到演讲时要庄重,剪裁方面要简洁、贴身、舒适、大方就可以了。”慕教授隔了口罩说道。

    这又要修身的剪裁又要舒适,已经很考功力了好不好!还能有比他更毒舌的人吗?有吗?有吗?!肖甜心不自觉地翻了翻白眼。

    就在那一瞬,慕教授的眼睛弯了起来。

    肖甜心觉得,他一定是笑了!是对她赤果果的耻笑!忽然,就对他口罩下的那一张面孔感兴趣起来。因为,他的眼睛足够迷人!

    这个男人就那样坐在计算机后,可气场很大。他的头发稍稍偏长而凌乱,随意地别在耳侧,带点天然卷,配上那对深邃浓黑的眼睛,居然有些文艺味。

    似是猜到了肖甜心想什么,慕教授直直地注视着她,而下一秒,他修长白皙的手优雅举起,以食指勾开了口罩。

    然后,……然后居然露出一张满是胡须的腮帮子来。他的胡须浓密乌黑,几乎遮住了他下半张脸,连两边发鬓都连着了胡须。

    她居然还觉得他有文艺范……

    她惊讶得张了张嘴,然后笑:“你毛发真浓密……”

    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是带点“颜色”的冷笑话……

    慕教授依旧面无表情,可眼底极快地闪过了一丝戏谑。

    见对方不做声,肖甜心内心里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人……是多久没修剪他的毛发了啊……哦,不对,是修剪他的头发与胡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