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五 柯基小甜心
    五年后。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慕骄阳正要下车,手却被一把拉住,他回头看了一眼,目光沉敛,深不见底。

    男人一怔,收回了手,笑了笑,按揉起眉心来:“你总该回家看看。毕竟那件事,也过去那么久了……你也不知道,那段时间,你多消沉,父母都很担心你。”有些话,点到即止,他也就不多说了。那件事,对弟弟的打击非常大。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父母的相处方式,实在是……”一声苦笑,慕骄阳也有些无可奈何。他确实不懂得怎么和家人相处。

    见他下了车,慕林也走下了车去,两个高大的男人站在路边聊了起来。与站得笔直挺拔的弟弟不同,慕林斜倚着车子,姿态优雅闲适。

    过往路人频频侧目。

    正是三四月倒春寒时节,满树梨花白,洁白花瓣扑簌簌落了一地。慕骄阳只穿一件白衬衣,眉眼清隽,高挑得扎眼。只是,他消瘦得厉害,宽阔的肩膀也就显得更加的单薄。他带着口罩与帽子,过往的人看不见他的样子,但他那对深邃的眼睛异常明亮闪烁,令人想多看他几眼。

    “你的第二重人格又回来了是吗?tom对所有人都很冷漠。”慕林笑了声又不说话了。当tom出来时,弟弟就是另一个人,父母一直觉得慕骄阳怪,甚至还动过替他找心理医生的念头。但父母根本没有想到多重人格的事。这件事,还是慕林察觉到的。

    他看向弟弟,明明是十分出挑的英俊容貌,俊朗如骄阳,没有半分妥协与柔和,可性子却是沉稳到了极点,连一对眼睛也是如井水般,看似清澈,实则沉敛看不到底,一点波澜也不兴。

    他这个做哥哥的,其实从来没有了解过弟弟,也走不进他的世界里。

    他不懂弟弟。

    “多重人格的事,不要告诉父母。我不想他们担心。”

    “嗯。”慕林点了点头。

    见弟弟的目光定格在前方十五米开外的一处,慕林也看了过去。居然是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子在爬树?!

    慕林带了点笑,再往树干高处看去。原来是一叠文件被风卷到了树干上。“呦,现在体力活都兴找女的来干了?”慕林打趣。

    “或许,只是她的上司整蛊她,特意要她来干体力活呢?”慕骄阳淡淡地。他看了眼大树旁边的院落,是一处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很明显是一处写字楼。这里是cbd中心商业区,那女子应该是外企的员工。

    “呦,不错嘛,居然会开玩笑了!”慕林呵了一声。

    “我也是普通人好不好,只不过平常面对的都是鲜血、尸体、断肢、实验室和数据。”慕骄阳一直注视着女孩。

    慕林:“……”这样还不够吓人啊,还能算是普通人范畴吗?!

    女孩很瘦,风一刮就能倒。就连慕林都看得心惊胆战的。幸而,她终于够到了洒落在各树杈上的文件。

    这女孩子挺有趣,她不是用扯的,而是仔细而小心地将文件一点点拉动,收到了自己手中。

    只见她一跃,从两米高的树干上跳了下来。她居然还拍了拍手,一脸轻松的样子。“嗯,身手不错,身轻如燕。看着身材也还行,纤瘦但婀娜,啧啧,胸很美啊,屁股也翘,就是不知道样貌好不好。”慕林手肘搁着车顶,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下巴。

    “收起你的轻佻。”慕骄阳又开始一本正经的教育了,“想认识就主动上去。”

    “我发现……你还真是……”慕林看了弟弟一眼,有些无可奈何。

    “又像念念叨叨的唐僧了?”慕骄阳忽然一笑,笑容比阳光还要璀璨,“放心,我喜欢女人,做不来唐僧。”

    慕林:“……”我能说,你还真是不要脸吗?!

    “如果你想英雄救美,眼下有个很好的机会。”慕骄阳下巴一点,慕林随了他视线看去,女孩身后几步有个男人,形迹可疑,而目标是女孩挂在肩上的包。

    忽然,女孩往路边站定,想看看文件有没有破损,那尾随的男人也突然停住,怕被女孩发现,转过了身去假装在等的士。然后那男人拿起手机,摁了一通。

    “是个大大咧咧的笨丫头。”慕骄阳总结,“他还有同伙,上一个路口停着一辆摩托车。”

    “你的刑侦技术可谓一流,难道就真的打算一直蹉跎下去,就因为当年那件事……”慕林忽然打住了。今天,他是第二次提及弟弟不愿触碰的伤心往事了。

    “我还懂五国语言。”慕骄阳说道,“难道就要进外交部了?!”

    慕林:“……”心下腹诽,要不要再自恋些……

    “慕林,你为什么辞去了翻译官的工作?还常年跑去芬兰、挪威、瑞士这种冷死人的地方?”

    慕林想了想,笑了一声:“秘密,偏不告诉你。”

    女孩不知道危险,屁颠屁颠地将一堆文件整理到一起,放进文件夹里。然后正想离去,忽然,她脖子被猛地一扯,身子被人一推,整个人飞了出去,一个黑影扯过了她的手袋,长刀挥舞着,机车轰隆隆地碾过。

    慕林立刻跑上前去救她,而劫匪的另一个同伙忽然就跑了过来做包抄,而机车上那个狂徒正对着慕林冲过来,长刀在阳光下泛出森森寒光。

    “还真有不怕死的。”慕林一跃,避开机车,一个擒拿手将跑上来的劫匪惯倒。他回头,料来以弟弟的好身手,早将机车男制服了,就是特意为了让他露一手,自己才避开机车男的。

    谁料,那厮居然坐到车上了?!

    眼看着机车男就要跑了,慕林瞪了弟弟一眼。

    慕骄阳坐在贴了黑膜,一片漆黑的车里,闲闲地看着越驶越近的机车男。忽然,吹了声口哨,“呦,宝马的机车。少说也得三两万,偷的好货!”正说着,他猛地一推,车门轰地打开,紧接着就是一声轰天巨响,车门被撞飞了,机车摔出好几米,机车男不幸被撞飞在地,而他的长刀都被飞出去的车门卷弯了。

    慕林看得目瞪口呆,就见什么力也没出的慕骄阳闲闲地下了车,对着他招招手,真是够一脸风骚的。

    “奶奶的!”慕林平生第一次爆粗口。然后,很不爽的一拳砸在早已被打趴在地上的劫匪脸上。

    满脸鼻血的劫匪哭了:“我投降,为什么还打?”

    “因为你的同伙,我价值百万的世爵车门被打飞了,你说我该不该把你也打飞呢?”慕林似笑非笑的。

    劫匪直接晕过去。

    慕骄阳走到机车劫匪身边,用脚尖踢了踢他,没回应,看来是不死也差不多了。一边打电话给120,顺便报警,一边提起地上的女坤包,他向慕林走了过去,“喏,献殷勤去。”

    女孩站在十米开外处看得是目瞪口呆!

    慕骄阳的手依旧握着那只包,眼风瞄到包底绣有三个字。他眸光一闪,动了动嘴角,还有直接将自己名字,绣到包上的人!果然是个笨丫头!隔了五年未见,俩人距离又那么远,他确实认不出她来了。

    绅士地一笑,慕林接过了那只包,“希望她的颜值不要令我太失望。”

    慕骄阳嘴唇动了动,正想说还是他去,可脑海里一道颀长的身影从漆黑幽暗深处走了过来。再说话时,他的声音低了两个度,醇厚又沙哑:“真刻薄。”

    是慕教授出来了。笑笑地,他已经转身,小跑着离开。

    而女孩看着那身长腿长的男人,已经转过了身去,小跑着,猛地一个大跨步,加速,如一把刚烈的剑嗖地插入天际;在烈日下,矫捷如一头猎豹。他的气场,哪怕她没看见他样子,只是一个背影,也足够强大了。

    闲步走上去,慕林在女孩面前站定,伸出手在女孩面前挥了挥,“小姐,你没事吧?”然后,将坤包递给了她。

    女孩一脸怔愣地接过包,然后要很努力地仰起头,才能看清来人。

    他先是背光的,看不清他的样子,但他的轮廓很熟悉,以至于令她心跳加速。

    他又走近了一步,似笑非笑的望定她。她已经看清了面前的男人,他狭长的丹凤眼斜飞入鬓,说不出的姿态风流,是那种不笑也似在笑的男人。

    肖甜心在心里道:是个看多了一眼,都会被他勾走魂的男人。

    他,很像某个故人。尤其是他那对好看秀气的凤目。

    原来是个小不点。慕林看了她一眼,不过她眼睛大大的亮晶晶的,脸小又白,红润的嘴如红菱角微微嘟起,还有两个酒窝,是挺甜美的。

    “救命恩人在这,也不说句多谢的话?吓傻了?!还是我样子很惊吓?”慕林说话一向风趣。

    原来还是个善调情的男人。肖甜心心下腹诽,不自觉道:“是很惊吓的男人。”男人太英俊也是种罪过啊!会祸害女性同胞啊!阿弥陀佛!

    真当自己耳聋,听不见的?慕林嘴角抽搐,这小不点个子那么矮,气性倒挺大。

    “你知道柯基吗?”他忽然问。

    肖甜心:“……”有这样搭讪的吗?不过还挺新鲜!不明所以的她问了,“与你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在威尔士土方言里,柯基就是侏儒的意思。”慕林看向她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笑了笑。

    肖甜心整个人不好了。原来,他在暗示,她是侏儒。她再努力抬头看了他一眼,还真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这人,有一米九了吧?

    “怎么,不说话了?小不点。”虽同为世家子弟,但慕林天性不羁,与弟弟性格截然不同。他的车报废,人生太灰暗,总得找些人逗逗乐不是?!

    “我有名字的。不叫小不点!”肖甜心抗议。

    “哦,叫什么?”慕林循循善诱。

    “我叫……”他听着,马上就能达到目的了,却见她大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一圈,莞尔:“我——不告诉你!”

    然后,她小踏步跑开了。

    还真是……第一次有女人拒绝他!

    不过……还挺有趣的。

    当慕林把被撞飞老远的车门扛起,塞进车后座里,坐上缺了车门的主驾,把车慢慢开走时,引来不少路人则目。

    他嘴角微挑,依旧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但当他的车在不知名小不点身边开过时,那小不点偷着乐的样子,让他想把地上趴着的人再揍一遍。

    等他开远了,捂嘴偷偷笑的肖甜心才放声大笑起来,他那一脸很欠的样子……实在是太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