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四 过电
    慕教授高举口红,在灯光下,那只修长又灵活的手,慢慢地旋开了口红,那动作那么优雅,使看的人赏心悦目。

    可慕教授只注视着口红,眼神专注得几乎深情,灯光打在他眼里,烨烨生辉,他整个人都是亮的!他已经注意到了,膏体上附着一层淡淡的荧光物质。口红是酒红色的,是琳达嘴上涂着的那支。

    肖甜心努力地垫脚,往他手上看。

    教授口罩下的嘴角掀了掀,然后将手放低,她那小脑袋就顺势靠了过来,也在看那支口红。

    陈莎递过刀片,慕教授用刀片刮下一些口红,紧接过陈莎递过来的试管,然后吩咐:“三号试剂。”于是陈莎取出三号试剂递给他。

    他将试剂滴进试管,然后淡淡开口,“只是初步化验,并不百分百准确,回到实验室后,我会把相关报告一并移交给当地警察。”陈莎将他的话一并记录。他又说,“试剂有反应,有百分之四十的可能性,这种荧光是具有高防晒指数和防脱的物质。用这种口红的,多为户外者,例如户外工作者,要出户外的明星,或者是……”他看了眼琳达的尸体,她是偏深的蜜糖色的皮肤,是经常阳光浴造成的,“或者是琳达刚去了旅游回来……又或者是爱好户外游泳的人。”

    “我想,该公司最近的情况来看,琳达也没什么心情去旅游了。”慕教授又说。

    陈莎把他的话抽重点记录,待会要一并移交给警察的。

    丽莎口快,“呀,老板家里有一个大泳池。”

    让保罗额间青筋突了突。丽莎知道自己嘴快了,连忙解释,“老板,我只是听了游泳,一时想到了泳池。嘿嘿,上年,在你家别墅聚会,我看到了那个泳池。”

    “没事。”让保罗笑着说道。

    慕教授也笑了,眼睛弯起,肖甜心觉得,他笑得分外愉悦。

    既要美,又要防晒防脱,甚至是防水!如此讲究,一定是在情人面前了。穿着性感的泳衣,涂着性感的唇色,那只会是在私人游泳池,而不是海边。因为公司的事,没有人会有心情去海边度假了。

    肖甜心觉得,她离真相又近了些,抽丝剥茧的感觉很爽。下了飞机,估计大老板就要到警察局去做取证了。这里是在飞机上高空飞行,容不下一丝危险。所以,慕教授迟迟不对他发难。

    “证管会已经发传票影本传唤老板让保罗和他的财务主管,我想财务主管里只有琳达才知道公司内情;毕竟,她才是让保罗最‘看重’或者说最亲近的人。公司要倒闭,大老板靠企业反并购策略,领巨额资遣费退休,等于公司倒闭但大老板不受影响。员工却丢饭碗,退休金泡汤。而这一切,这里的一众员工都还不知情,但显然琳达是知道的。”慕教授对着肖甜心说,“其实让保罗的杀人动机有了。毕竟,琳达的口供是会对他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她是会计师,又是最靠近让保罗的人,她的手上一定有某些对他不利的证据。我们现在只是缺了他杀人的实质证据。”

    见肖甜心蹙眉,眉心处显出一个可爱的小窝窝。知道她有些疑惑,于是慕教授解释道:“刚才,让保罗走向琳达这一区的座位时,让保罗有一个很具代表性的表情。他眉毛下压,上眼睑抬高,嘴巴抿成一条线。尽管他压抑得还算成功,那些微表情做的极为隐秘且只是瞬间就换作了平常神色,但还是被我发现了。他那种表情,代表他很愤怒和仇恨。”

    肖甜心点了点头,“当时,琳达已经开始喝酒和趋近失控了。一个喝醉和情绪失控的人,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的。又或者是,琳达根本就是想借酒来壮胆,来爆出让保罗的秘密。”

    所以,让保罗有这个动机,为了让这个女人永远的住口,他选择了让她死。

    蜜雪儿与琳达算是有些交情的,她还在那感叹,“琳达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嗑药嗑得那么厉害,最终害死了自己。”

    陈莎接到慕教授示意,已经将眼药水取给了他。

    教授旋开眼药水,闻了闻,然后也滴进了试管里。将数据一并输入电脑,然后开始倒数,“一,二,三……”在肖甜心莫名其妙之时,他已数到十,然后是电脑里传来的“嘀”一声响。

    见小美女眉头蹙得紧,更显得婴儿肥的脸圆嘟嘟的了,连陈莎都想上去亲一口,于是笑着说,“我们教授的电脑与里面的软件可是最新进的,比一般的实验室都要有速度哦!”

    “还没有结果,”慕教授打断了陈莎的吹嘘,“只是眼药水里有一样成分与酒红色口红里的一种物质相同,所以电脑发出了讯号。”

    将那只药水举起,透过灯光,呈淡淡的紫色,异常魔幻与美丽。慕教授向陈莎看了眼,然后陈莎看似无意地问起,“咦,这眼药水的颜色好特别。”

    “哦,那呀,听说是琳达的一个朋友配比的,说用了会使眼睛更迷人。她很宝贵这支眼药水,我想试试,她都不给。”蜜雪儿接过了话头。这些问话看似随意,当肖甜心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想要击破一样东西,往往要从最细微的裂缝中开始。

    “里面含有一种化学物质,能扩大人的瞳孔,使眼睛更迷人和深邃。偶尔用用无伤大雅,但用过量了,会产生幻觉,会头痛,最后不知不觉中死亡。看来凶手是个用毒高手!”慕教授用中文说道。

    让保罗本来就是研发药物的,药理于他而言,不过是清楚得如同吃饭睡觉一般的事。看来,他的嫌疑更大了。这支药水应该就是他送给琳达的,如同他在口红里下药,然后暗示,那是他最喜欢的一个颜色,因此琳达也最爱用这一支。

    这真是……让保罗太聪明,做得也太隐晦。他们只是站在这里推测,并没有什么用,因为破案讲究的是证据。肖甜心把话对慕教授说了,可慕教授笑了笑,道:“那也未必。”

    “下药的用法必须十分精准。这些不过是障眼法而已,能在飞机上突然爆亡,还需要一剂类似于du品一样的既不引人注意,又大剂量的du药。所以,得出的结论是,并非临时起意杀人,而是蓄意杀人,且凶手准备良久。但在飞机上作案,并不是最理想的场所,凶手也是逼于无奈,怕琳达会透露了不能够说的,所以才改变了杀人计划,提前在飞机上动手。也因此,他的准备并非完全充分,起码,他还来不及处理du药。加上琳达出事到现在,大家都在这个区域的位置上,基本没动过,du药冲不进洗手间,所以还会在这里。”慕教授分析道。

    八卦的丽莎听得太难过,于是说道:“男神,你说什么,我们听不懂。”

    信息广播响起,是已抵达伦敦了。让大家回到座位上,扣紧安全带。

    这个时候,更不能乱。于是慕教授淡淡地回答:“我的比对不能马上出结果,最快也要到明天,所以,下了飞机后,我们还是先到企业工场里取样本。只是……”顿了顿,想到以让保罗的精明,如果自己不抛出些无关紧要的“证据”,只怕他不相信自己,觉得仍处危险,而对大家,对飞机作出不利的举动,于是说道:“有一项化验结果出来了,死者生前使用了大量的致幻剂,是造成她死亡的其中一个原因。”

    让保罗蓦地松了一口气!

    可这也让他跌进了慕教授的圈套。他之所以会松口气,是因为他知道,那根本就是不是琳达的致死原因,这项证据对他不足以造成威胁。换而言之,他下的致命药还是在飞机上。

    到底是什么呢?这一项证据,才是足以起诉他的!慕教授陷入了深思。

    大家坐在座位上,各怀目的。尸体就躺中彼此的中间,大家因此沉默。

    “哎,”肖甜心拿膝盖轻轻摩擦了一下他的膝盖。

    “你这也是挑逗性的动作,拿膝盖来碰我的膝盖,与shoe fondle的行为相同,这一次,肖小姐不能否认了吧,其实你想se诱我。”慕教授淡淡地斜了她一眼。

    陈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虽然他依旧说的是中文,可大家还是听得懂shoe fondle这个英文单词的意思的,也跟着笑了起来。机舱里的气氛瞬时破冰。

    可肖甜心眨了眨眼睛,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故意中英文一起说,不过是为了稳住让保罗。

    毕竟,让保罗是一个体格很魁梧的男人。

    “那也要你懂得接收我的信息才行。其实,是你在向我献殷勤吧!”肖甜心甜甜地笑。那可是她的杀手锏武器。

    俩人之间瞬时泛起了无数的粉红泡泡,即使是听不懂中文的一众女郎,也明白过来,其实俩人是在调情。

    然后,肖甜心还在放着电,却说出了别的话,“我刚才努力将上了飞机后的一切事情做了记忆重组,我记得,让保罗的西服上口袋里原本放有白色的手帕,恰恰露出一角。可事发后,不见了。”

    “还记得什么?”他的脸已经附近了过来,若非戴着口罩,他的唇已经触碰到她的了。

    她脸一红,身体烫得厉害,连耳根子都红了。可他偏偏还要来撩,替她将鬓间一缕碎发别到了耳后。

    “呀,蜜糖你很热吗?”丽莎打趣她。

    这一下,她都羞得眼神不知往哪放了。虽然,她明白他都是故意做给人看的。可为什么,她的心会止不住地砰砰跳呢?

    她还真纯情,这样就脸红害羞得不行了?慕教授心情大好,那一对漆黑的眼睛露出玩味。但心中却蓦地想到了另一件事:和他分别的那么多年时光里,她的生命中,没有出现过别的男人吗?

    ……

    无解。慕教授深邃的眼眸一沉,人又恢复了低气压。他对自己的状态不满意。要分析她,是不是单身,很容易。可是,他不想这样做……

    他离她太近了,害她太紧张。于是,肖甜心连忙移开了一点身体,声音低低地,“我还看到了那个手帕上有一个很美丽的花纹,因为手帕是白色的,所以花纹挺清晰的,而且刚好就在露出衣袋的那一角上。”又仔细地回想了一遍,可还是觉得不对,“我曾经在哪见到过那个标志的。在哪呢?”

    “别急,慢慢想。”他伸出手来,在空中顿了顿,最后还是握住了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轻按了按,“什么性质的标志?例如族徽,家徽,个人身份的标志,或是某个衣饰品牌的logo?”

    经他一提醒,肖甜心马上记起来了,“是公司logo!”

    慕教授同样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他回想起上级发给他的有关该企业的资料,是有那个logo图标的。想了许久,他终于笑了,“我想,我明白了。”

    “是抽象的马钱子符号。”慕教授说。

    “马钱子的用途非常广泛,也是常用药物化学提取物质。可以用来治疗儿童疝气以及各种呼吸困难的疾病,还有可以用来减轻分娩的镇痛,甚至能激起xing冷感女性的激情与治疗各色‘妇女问题’。而在这,起关键作用的是马钱子果仁里提取的汁液——马/钱/子/碱。如果是深谙药性的人,每次施以小量的马/钱/子/碱,对患者造成的威胁,外人根本看不出来,直到它累积形成致命的效果。而且,这种药物还会使人产生幻觉,也能用于镇痛。琳达精神压力大,在三个月前就开始服用镇痛剂来对抗抑郁。那使用不当,造成过量,也只是她自己的问题了。凶手真的很聪明。”怕她不明白,慕教授补充。

    “所以说,即使我们搜集到了物证,也是无用的?让保罗也可以自辩,说是给她用以减缓痛苦的,而不是要毒死她?!”肖甜心急了,眼睛一下子就变得红红的了。

    慕教授勾起食指在她翘翘的鼻尖上弹了一下,十分亲昵,“急什么,小兔子!这些都是警方和控方的工作。我们做好自己就够了。”

    “你觉得他的手帕有问题?”肖甜心问了个白痴问题。

    “没问题他将手帕藏起来干嘛?!”慕教授无奈,她怎么就一会儿聪明,一会儿糊涂呢!当初在bau跟着钟教授学到的东西,都扔到大西洋里去了?

    “你没注意到,蜜雪儿无意间提到的证词吗?”慕教授停止对她的分析,开始循循善诱,“她说,看见让保罗上前扶了琳达一把,当时琳达嘴边开始出现嗑药后的唾液,还是让保罗顾不上脏替她擦去的。用什么擦?总不能用手吧?!蜜雪儿没有注意到很细节的问题,但逻辑上是说得通的。而且,让保罗也可以很顺理成章地将脏的手帕扔掉,而不是紧握在手中。唯一的做法就是,浓缩的马钱子药粉就在手帕中,他借替她擦嘴这一动作,其实是将药粉灌进了她的口中。琳达本已服食了大量的、混乱的各式药物,即使事后查出她是中了马钱子的毒,也是她自己为了镇痛抗抑郁,滥嗑药的问题了。”

    “所以……”肖甜心觉得自己的小心脏不好了。

    “我们只要把推理的内容告诉警察,作出自己的口供,我提供相应的化学测试数据报告。其他的,就让警察来忙。我可爱的小蜜糖。”

    最后那一句话,使得肖甜心打了个冷战。

    可她的表现在外人眼里,都不过是小女生害羞的正常反应。

    其实,飞机上的一切都在慕教授的掌控之中。也用了一些方法暗中通知了机长,所以,当让保罗一走下飞机,警察就已等着他了。

    鉴识科的人员马上对飞机进行了搜查与取证。那块白手帕被让保罗趁乱藏在了飞机地毯下。

    当肖甜心喃喃,这一次假期工已经泡汤了,外快没有了的时候,慕教授已经坐上了专门来接他的车走了。

    肖甜心一想到他,匆忙回转身,可他已经不见了。她喃喃:“怎么跑得那么快,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飞机上的这一场相遇并非偶遇。

    慕教授拨通了钟教授的电话:“老师,你好。”

    “骄阳,你见到了小甜心了是吗?”钟教授说的是陈述语气。

    慕教授沉默了一下,“老师,这次的事,是你故意安排的,为了让我重遇她。”

    “我是知道甜心在那里当翻译,才让你接的这件涉及了化工的商业调查案。会出人命是意外,但对甜心来说却是一种契机,你也帮助她克服了面对突然死亡的障碍。以你的聪慧,肯定知道甜心会出现。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接收我的邀请呢?”

    见他不作声,钟教授又说:“骄阳,我们都是学心理的。别和我来虚的那一套了。她是你的初恋。你在中学阶段,就喜欢她。只不过大家都没有把话说出口。那现在呢?你还喜欢她吗?她是那么好的一个孩子。”

    这真是一个……很难说得清的问题。慕骄阳还喜欢她吗?而自己呢?慕教授坐在车里,一手托腮,一手拿着手机,却没有回答。

    “骄阳,你帮帮她。”

    “老师,我的答案依旧和当年一样,我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