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一 禁欲系教授
    慕骄阳坐在书案上,面前的档案翻开,他盯着看出神。那是属于慕教授的回忆,但他也知道。

    慕骄阳的回忆又回到了当年。

    五年前。

    候机室响起了登机广播。

    是从谢菲尔德飞往伦敦郊外化工制药区的小型飞机,飞机是一所生物化工企业的私人飞机。只够坐15个人。

    肖甜心还在玩着背包上的流苏,心想,托人家大老板的福,她还得以感受一下vip厅了。

    原来,肖甜心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读服装设计。碰上休假,可她没有回国而是留下来兼职赚外快。而工作就是给该生物公司的会计高层当翻译。八十欧一天,为期四天半,给够五天的报酬,想想还是很不错的。肖甜心乐得笑呵呵的。

    那是一个英法合资的企业,大老板是不会讲英语的法国人,所以她给会计部的高管琳达做法语翻译。

    “怎么还不到时间上飞机?”肖甜心与琳达嘀咕。可琳达的状态似乎很不好。一个上午了,琳达都处于神游太空的状态。肖甜心看了看她,发现她的手在轻微地颤抖。心里疑惑,琳达是身体不适颤抖,还是精神高度紧张压抑性颤抖,还是……咳了药?!算了,自己又不是什么神探,不管她了。

    一边的小助理丽莎说,“别理她,她最近压力大,都是这样子。”

    好奇心旺盛的肖甜心随口就说了,“琳达压力很大么?”

    丽莎还要八卦,被一个高管用眼神示意,马上闭了嘴。听闻,这家公司,好像最近出了些问题的。肖甜心虽然无法知道内情,但还是通过看相关的法文文件,知道了一些事情。比如,这一趟伦敦行,就是大老板去受相关机构质询的。

    “听说,伦敦上面还派了一个教授随行,一下飞机,就会直接到我们公司的工场里采样,然后过去证管会。”丽莎一边说,一边捅了捅这个亚洲小美女的胳膊。

    “所以,我们是在等专家咯!”肖甜心撇了撇嘴,这专家的架子还真大啊!

    丽莎又开始了她的八卦小马达,兴高采烈地说道:“据说这位教授是个亚裔的美男子哦!身高有

    一米九以上!你们亚洲男人里很少有这个高度的啊!”

    其他的一些管理人员开始蠢蠢欲动,“有图有真相。”

    那八卦收集机丽莎小姐,还真是有图,马上从手机里翻出来:“还是我昨天抓拍的呢!看看,多帅!”

    一众欧洲美女们都围着丽莎看,可手机偏偏伸到了肖甜心面前来,“蜜糖,你看,是不是很帅!”

    肖甜心翻白眼,这个“蜜糖”的英文名,还是丽莎硬要给她塞上去的。用丽莎的话说,你的中文名叫甜心,你又那么甜,不就是蜜糖么!

    手机屏幕里,一个高挑的男人正穿过古典的街道,他低着头,身穿巴宝莉的双排扣黑色长风衣,白色的衬衣领子挺括,扣子系到白衬衣最上一颗,有一种深深禁欲气质。而长长的黑色风衣带子,只是被他随意打了个结,垂在身侧,禁欲气质里又显出了一种落拓不羁。

    男人的身后是一座红色的电话亭,而红色的虚化的双层巴士在背景中的一侧,整个画面极富强烈的镜头感,与色彩张力。

    那个亚裔的男人就像最有味道的男模。可当肖甜心沿着他的一双大长腿,和腰再往上看时,却无语了,那男人无可否认,有一张轮廓立体刚毅的脸庞,鼻子也很高,因为是侧面看不见眼睛,但他却长着欧美男人很时兴,显得很man的那一种浓密乌黑的大胡子。

    肖甜心瞬间出戏。

    “我对满脸胡腮的美男没兴趣。”肖甜心翻了个白眼。不过不可否认,欧美系的女性都爱这一款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才性感,才有味道。

    已经走近了谈话中心的男人忽然止住了脚步。

    “怎么了,教授?”他的助理陈莎低声询问。

    慕教授眉毛一挑,正要摘下口罩的念头止住了。他直直向着肖甜心走了过来,在她面前站定,不动了。

    肖甜心一抬头,就看见了戴着白口罩的男人。男人的眼睛长得很好,就是眼神太犀利。可她又总觉得男人很熟悉。再看了一眼,男人有一头飘逸的发,微微卷起,如波浪起伏,轻坠耳侧。别说,还真是文艺范十足。

    再目测了一番他的海拔,嗯,很高,有双大长腿,估计快一米九了。哦,不对,超过一米九了……肖甜心恍然大悟,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教授。难怪她对他有熟悉感,原来是刚才还看着人家的玉照来着!

    “教授?”陈莎再次确认,大老板是不是心情不好。这可关乎到她的工资啊!

    然后肖甜心就听见,他用磁性十足的嗓音说道:“时间到了,上机。”

    好吧,说人家坏话,被人家听见了。估计此号人已经开始在心里诅咒她了。肖甜心在心中默默垂泪。

    他和她擦身而过,驼色的风衣衣摆擦过了她垂在腿侧的指尖。

    她手挽着一件酒红色的大衣,而身上只简单穿了一件真丝白衬衣,搭配时尚的九分牛仔裤,与酒红色的高跟鞋,露出光洁白皙的脚踝,那也是她的小小心机了。她知道,自己皮肤好,又是学时尚和时装设计的,自然懂得打扮。

    可现在,肖甜心却小小的囧了一下。他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不就是为了打击她矮么!他居然还敢看她脚踝……不就是在说她腿短么……好囧!

    直到上了飞机,肖甜心还一直在怨念。

    显然是小型机,但位置上还是有区别的。总会有那么几个位置是特别舒服的,这就是区分等级的最好的方法。肖甜心一进入机舱,就看到教授坐在最好的位置上。对此,她暗暗撇嘴。

    可等她坐下没多久后,却发现画风不对了。

    教授居然丢下了好位置,坐到了她的对面!

    面对面啊,很糟糕的视线啊!

    她们那个区域,气氛已经小小的沸腾了起来,丽莎一直在对着亚裔教授眨着心心眼。

    他的助手陈莎有些为难地走了过来,“教授,你怎么坐这来了?”

    “这里有花,能使人心情愉悦。”慕教授闲闲地开口了。

    肖甜心在心里鄙视之,可也只是垂眸看着自己的红色高跟鞋发呆。

    因是私人机,机壁上还插有紫色的鸢尾。

    那花甚美,就柔柔地垂于肖甜心的一侧。而她肤白,白如凝脂,小嘴却红润润的,即使不笑,静静的,那小嘴也似微微嘟着。那花映衬着她的脸,淡紫的花,白的脸庞,还有她投下的浓密的眼睫,与花影相杂,竟美丽得不可思议。如一幅恬静美好的油画。

    就连陈莎也觉得,这小姑娘侧颜挺美的。

    肖甜心的脚无意识地一点一点,鞋跟松脱了一些,露出了美好的脚踝,小小的,白润润的,看得慕教授喉结一滑,忽然冷冷说道:“你脚上的这个动作叫做shoe fondle,是一个诱惑/性/动作。普通社交场合是不会出现这个动作的,这是一个se/诱的行为。肖小姐,你是想se诱谁么?”

    肖甜心马上停止了动作,睁大了眼珠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就不过是随意动动脚跟,也够得上se诱了?!她在家时也是这样晃动拖鞋的,好不好!然后,她将酒红色的鞋跟狠狠地压进了脚踝里去。

    她们这一区只有他一件唐僧肉,他还能说得更自恋些么?!

    陈莎在心里偷着乐,估计自家大boss要心疼小美女那双细细的白润的小脚踝了。原来,禁欲系的

    慕教授也有“小野猫遇上春天”的那一天啊!

    慕教授说的是中文,众美女听不明白,纷纷围着肖甜心问,教授说了什么。

    肖甜心没好气,“他问我,是不是喜欢女人?你们猜,我喜欢你们中的哪一个呢?”跟着向一众美女伸出了魔爪。

    一众美女大笑着躲开,大声嚷嚷:“我们不是蕾丝边!”

    陈莎笑得肚子疼,看来慕教授被小美女彻底无视了。

    可慕教授金边眼镜下的那一双好看的眼睛,忽然眨了眨,虽然他戴着口罩,可肖甜心怎么觉得他笑了呢?

    禁欲系教授说好的高冷呢?

    肖甜心:“……”

    慕教授取出小巧的电子记事本,手指在屏幕上飞快键入,列下了相应的内容。

    跟踪研究对象:肖甜心 21岁。

    记录次数:第15次(但在她失忆后,是第一次面对面接触)

    选择性失忆。在新的学业环境里,过得很好,对服装设计充满热诚。对过往的一切,只字不提。好像也没有兴趣(暂时观察),但对过去的刑侦,和犯罪心理学系专业真的那么冷漠?对过去破案的日子真的不再怀念?有待观察。

    性情方面。与在fbi跟在她外公身边实习时不同,少了那种克制,和刻意装出来的知性、冷淡;变回从前样子,活泼,开朗,爱玩。但她的内心,真的如表现出来的那么活泼?对此,我持保留意见。

    就目前情况,综合第十五次分析:她的失忆症,减缓了她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就是常说的ptsd,显得开朗,但代表逻辑推理的好奇心不减。

    就目前情况,她活在假想世界里,是真的快活的。我们真的要强逼她记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吗?哪怕那一切是真实的。

    当年的受害人,那名孕妇的死亡,使得她深陷内疚,终日忧郁沉沦,直至她某天醒来起床,完全忘记了那一件事,更提出了辞呈(是她外公钟教授的说法)。

    写着写着,慕教授忽然又笑了。当年,他不是明确拒绝了他老师钟教授的请求么,怎么放不下,一直在观察追踪记录的,反而是他自己呢?

    慕骄阳坐在椅子里,眼睛投出窗外,有一瞬,大脑是放空的。

    他于半年前,已经抢回了属于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是时候了,人生苦短,去日良多。她,他不想再错过。

    他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