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23 章
    刘荨情绪稳定之后,小伙伴们才就刘荨的表现和群臣的反应,一点一点掰碎了跟刘荨讲解,刘荨听得十分认真,但就是不变回人。

    据他说,眼睛哭肿了,变成人多丢脸,还是猫好,脸上有毛。

    慕晏、乐正元、肖晟都能给刘荨讲课,两只猫趴在那里听得认真,也不知道听懂没有。宿谊一直对这些心计智谋一点都不敏感,便拉着司俊去另一边,说要给司俊推销新东西。

    反正以司俊能耐,也不需要听这么浅显的讲解了。

    待到了另一处角落之后,宿谊压低声音道:“小草的精神状态很不对。”

    司俊苦笑。

    他何尝不知道?

    宿谊道:“要不你带他四处走走,多接触些人?”

    这次情绪崩溃,宿谊可不信只是因为猫的泪腺短,这也只有那两只猫会信。

    司俊点头:“正有此意。”

    宿谊笑了笑,道:“不过有我们在,小草会没事的,你也不用太忧心。听说你前世也是个跳脱的性子,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司俊摇摇头,道:“也不是故意改变,这辈子接受了这么多教导,不变是不可能的。上辈子……就当是童年吧。”

    宿谊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可他穿越后接受了那么多教育,不还是以前那样,一点都没变吗?本性难移啊。

    司俊只当宿谊是在自谦了。

    也或许宿谊自己不觉得自己有改变,但其他人都看得真切。宿谊说他前世是个米虫技术宅,现在这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绝对不是前世那样子。

    司俊见其他人在给刘荨开小灶,就下线了。

    他感觉到有人来了。

    司俊是在书房“小憩”,他眼睛刚一睁开,就听见脚步声。

    来者并未叫人通报,直接推开门。

    司俊道:“德兴,怎么这么急躁?”

    李昂未说话,直接将一叠纸递给司俊。

    改进纸张制造的技术,还是楚铭查到资料之后,用大毅力一个字一个字背下来,然后“卖”给宿谊和他的。

    本来历史中这个时期,纸张虽然已经被一宦官改进,但质量并不算太好,也并未完全替代竹简羊皮。不过有司俊这个bug在,益州的纸张已经提高到手工时代纸张最高的技术程度,造出的纸张远销神州遍地,特别是彩色、冷金、错金、罗纹、泥金银加绘等纸,已经被当做奢侈品,被贵族们所推崇。

    司俊翻看了一下,道:“京城已经知道了陛下在我们这了?这也太快了。”

    今日刘荨和益州官吏见面之后,刘荨在益州的事肯定会很快传到其他人耳中。不过不该是这么快。

    古代交通不方便,就算有训练信鸽,也得飞个好几日,京城哪会这么快反应过来?

    李昂道:“应当是陛下在汉中,或者是刚到成都的时候,就被人认出来,并将消息传递出去。”

    虽这消息泄露并不重要,但被谁泄露,这个就很重要了。不然李昂也不会琢磨计划书怎么写,急急忙忙跑过来。

    司俊道:“见过陛下的人不多,应当是陛下坦白身份之后,这些人才发现。不过自陛下入汉中之后,虽没有特意公开,但你和我府中一些奴仆听到我两称呼,应当该是知道陛下身份的。”

    他们两府中奴仆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虽不说打造的如铁桶一般,但也自信不是漏洞百出。此次消息提前泄露,虽然是两人没有特意保密的关系,让两人心里都很不舒服。

    本来连益州官吏都不知道刘荨身份,还猜来猜去,京城倒是先得知了。

    李昂道:“知道的奴仆不算多,对外传递消息也不可能全无痕迹。正好趁此机会清理一波。”

    司俊点头,他对李昂还是很相信:“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现在没心情折腾这些事。我府中你想拿谁,直接动手就成。”

    李昂点头,也不推脱。若不是司俊这样信任他,连自己府邸内也放心交给李昂,李昂也不会归心这么快。

    司俊付出了这么多才得到益州上下认可,刘荨只要摆出自己的身份和能力就可以了,这还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司俊继续低头翻动着纸张,道:“这群人即使知道陛下是真的失踪,可能已经到了益州,被我‘控制’,仍旧吵吵闹闹个不停,半点没有想要立刻找回陛下的意思。”

    李昂讽笑道:“朝中那些大臣自诩汉室忠臣,也不过如此。不过若真是忠臣,也由不得于贼乱来。”

    李昂这话当然有失偏颇。在于泽活着时,许多大臣也是想方设法营救皇帝,甚至刺杀于泽;讨伐于泽联军的建立,也离不开这些人的奔走。即使最终如果不是刘荨和司俊早早已经谋划好了,这些事也无力回天,但他们的忠心还是毋庸置疑的。

    现在这些大臣,也有许多对还在吵闹的同僚们记得跳脚,希望先得知刘荨的确切消息再说其他的。

    “有许多人说干脆宣布皇帝陛下已经暴毙,扶植新君。”李昂脸上讽笑更浓,“但是他们发现,找不到玉玺,甚至连太庙都被搬空了。”

    也是因为如此,他们才终于无奈确定,皇帝陛下是真的离开了,而不是死在哪个他们不知道的角落。

    司俊嘴角抽了抽。

    何止玉玺和牌位?连龙椅龙床刘荨都搬到益州了。

    李昂显然也是想到这一茬,笑道:“对了,不止玉玺和太庙,陛下搬来的东西真是太多了。连国库和私库都般来了。我真好奇,陛下是如何带这么多东西?我本以为是这几年慢慢搬空的,但于泽才刚死,哪那么容易从京城往外搬东西。何况搬这么多东西,肯定需要许多人手,我不可能一无所知。”

    司俊微笑。

    李昂忙摆手:“好吧好吧,关于陛下的神秘之处,不可说,不可说。我不会再问了。”

    李昂虽然嘴里说着不再问,但心里真的很好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