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18 章
    在司俊的授意下,刘荨之事,很快就被益州官吏们知道了。

    李昂和公宇忙晕了头,和自己相熟的同僚一一解释刘荨的事,告诉他们刘荨并不是傀儡皇帝,而是益州真正的老大。

    益州的官吏们集体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一州的乱臣贼子秒变忠臣,这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嗯,要不要考虑挂印离开?

    但大家本来就是大汉的官吏,因为这件事挂印离开,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益州的官吏们集体陷入了自我纠结中。

    一个又一个的官吏向司俊打报告,希望亲眼见一下这个神奇的皇帝,司俊觉得时机已成熟,准备让刘荨召见益州群臣。

    当刘荨召见群臣之后,他在益州的消息也该会传到其他地方。

    司俊虽然将益州治理的很好,但益州这么大,不可能没有别人掺进来的沙子。

    刘荨来到益州,本也是需要公开的事,这些探子很快就会知道。

    不过就算他们把刘荨才是益州主人的消息传出去,信得人估计也寥寥无几。

    就连益州的人,也是见到刘荨和司俊相处,以及刘荨对益州政务了如指掌后,才勉强相信。

    就算他们已经相信了,仍旧无法相信伟大而神奇的皇帝陛下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益州中也有本就忠心汉室之人。这些人不管皇帝陛下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只需要趴在地上痛哭流涕,来表示自己内心的激动和兴奋就是。

    其他之前完全跟着司俊步调走,经过长年累月的自我心理建设,已经做好了把汉室墙角挖垮,自己另起一座墙的打算的人,心情就没那么舒畅了。

    结果,现在他们得知,别说墙,连地都是皇帝陛下的。

    总觉得以前那么多努力和纠结都被马吃掉了,心情特别悲愤,恨不得半夜爬上房顶对着月亮嚎几嗓子。

    更悲愤的是,他们觉得这样的改变似乎没有任何问题。

    当忠臣总比当乱臣贼子好吧?特别是皇帝并没有过错的前提下。

    刘荨穿上新作的龙袍,统一接见了众官吏。

    在上首,刘荨对着众官吏作了一个揖,官吏们纷纷侧身避开,连身道陛下不可。

    刘荨叹气道:“朕身处虎狼之穴,隐瞒大家实属万不得已。这一切都是朕的主意,请诸位不要责怪司州牧。”

    众人忍不住瞅了司俊一眼。皇帝陛下主动为你背锅,突然有点更生气,想以下犯上怎么办?

    司俊正气凌然道:“此事臣也同意了,臣也该有责任。”

    说罢,司俊也转身向众人作揖:“请诸位原谅。”

    其他人再次说不敢不敢,为了皇帝陛下的安全和大汉的基业,这么做并没有错。

    李昂打圆场道:“陛下,你可要昭告天下?”

    刘荨这才进入正题道:“这自然是需要的。不过朕越昭告,那些人就越不信吧。”

    说完,刘荨狡黠的眨眨眼睛,道:“趁着他们不信,如果他们要来攻打益州,朕就亲自披甲上阵。朕倒是想要看看,这些打着匡扶汉室旗号的人,会不会临阵给朕跪下,表示归顺朕?”

    众官吏:……

    陛下这计谋似乎有点毒啊。

    李昂忙道:“陛下英明!”

    司俊道:“本来臣还想如何抵御心怀不轨的人进攻益州的同时,又不拖累益州民生。还是陛下英明。”

    其余官吏也纷纷附和,并暗底下出了一身冷汗。

    若这计谋是皇帝陛下自己想出来的,皇帝陛下心计可不简单。

    若不挂印离开,他们得快点转变思想,接受自家老大不仅是皇帝陛下,皇帝陛下还貌似很厉害的样子的事实。

    刘荨扫了一眼众位官吏,对着其中一人道:“刘初?”

    一人愣了一下,不过并未回答。

    刘荨笑眯眯道:“你父亲进京述职时,朕曾见过你一面。虽朕那时年纪小,记忆力还是不错的。朕记得益州官吏中并无你名字,改名了?”

    那人立刻背后生出冷汗。

    不过他都被刘荨点名了,也只能战战兢兢跪下。

    刘初聪明的脑子此刻就像是灌满了浆糊似的,完全反应不过来。

    汉朝姓刘的人很多,有些是宗室子弟,有些和皇家没有任何关系。刘初虽和汉室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家也是世代官宦之家,父亲曾经做到太守一职。

    刘初少有才名,但并没有做官的打算。直到他父亲去世,宗族欺他年幼,逼他出走。

    刘初既想找一个安身之地,又不肯出力,便改名换姓,在益州当了一小官吏。

    但或许是金子总会发光,他消极怠工,还能被益州牧司俊看重,一路提拔。

    刘初一边感激司俊的伯乐之情,一边对司俊“忘恩负义”行为很是纠结。

    刘初生性高洁,家中又世代为汉朝忠臣,他耳濡目染,虽对汉室失望,也没觉得自己能力挽狂澜,甚至对这天下报以“能者居之”的想法,只希望天下早日一统,结束华夏苦难。

    但他认为,所有人都可以反,司俊是不能的。

    司俊如今一切,都是皇帝陛下为他争取来的。就算司俊不忠于汉室,皇帝陛下对他有恩,他好歹面子情要做一下。

    司俊对在京城受苦的陛下反应十分淡漠,让刘初认为其是刻薄寡恩之人。即使他心中承认司俊才干,仍旧有些膈应。

    因此,刘初虽为司俊贡献不少计谋,对益州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仍旧没有告知司俊真实姓名。

    刘初也不认为司俊知道他是谁。毕竟他虽少有才名,但并未在外走动,所用身份也是真实的。

    这世道大乱,户籍制度也被无处不在的流民冲垮。他实在益州重建户籍制度之前就在益州已待了一两年,身份上挑不出毛病。

    现在真相大白,司俊不是什么刻薄寡恩之人,而是知恩图报的大忠臣,刘初真想着什么时候坦白真实姓名,但他万万没想到,会当众被戳破。

    还是被皇帝陛下戳破。

    刘初不由心里有些委屈。

    我一心向汉室,司州牧对我这么好我都没有完全归服他。陛下你这样拆我的台,真的好吗?

    刘荨表示,朕是个直肠子,没想那么多啊。朕就是在准备给你布置任务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你现在改名了而已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