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17 章
    公宇最终表示自己要回去好好思索一下。

    刘荨本就没希望公宇现在就将法子想出来——连司俊都想不出来,小伙伴们都表示爱莫能助(其实他们只是希望刘荨不要太依赖小伙伴们出主意,多多任用现实中的人),其他人就算能想出来,肯定也需要时间。

    刘荨把任务安排下去,还好心提醒公宇可以多找几个基友,哦不,多找几个好友商议,然后继续拉着司俊教他武艺。

    至于公宇,刘荨让他和李昂一块儿待着,吃瓜围观。

    公宇:“……”

    见刘荨和司俊离得老远,自己压低声音他两应该听不到,周围也没有伺候的人,公宇忍不住道:“陛下还真是随性。”

    李昂拿出手绢擦了一下手,道:“陛下就是这么随性,可怜益州有几个特别注重礼仪的人,陛下肯定会饱受摧残。”

    公宇转过头看着李昂,道:“你在陛下面前也很随性。”

    李昂挑眉:“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公宇问道:“你什么时候得知陛下的存在?”

    李昂道:“我也是刚得知……唔,看你样子,似乎是不信?”

    公宇嗤笑:“若益州内你都不知道,恐怕没人知道了。”

    李昂叹气:“所以说实话你怎么不信呢?的确益州估计没人知道这件事。司俊把这件事瞒得够紧。”

    听李昂直呼司俊姓名了,公宇发觉,或许李昂真的不知情?不然怎么会这么生气?

    公宇看向正在演武场比划,拳脚软绵绵,只有个花架子的皇帝陛下,道:“你事先是否知道,这已经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益州变成了陛下的地盘,我们该何去何从。”

    这下轮到李昂嗤笑了:“益州本就是陛下的地盘,这个天下本就是陛下的地盘。”

    公宇皱眉,看向李昂。

    李昂道:“若子杰要逐鹿中原,我自会随他去。现在子杰要匡扶汉室,怎么,你就不想待下去了?”

    公宇略一沉思,不由苦笑:“说的是。只是,这陛下值得我们匡扶吗?”

    李昂反问:“你以为子杰是怎么样的人?盲目愚忠?”

    公宇摇头。

    李昂道:“子杰可比我们都骄傲。虽说他来益州是陛下派遣,但益州如今局面是他一手打造,他仍旧愿意奉陛下为主……“

    公宇眉头再次皱起,道:“你真是刚接触陛下?怎么似乎你挺看好陛下?”

    李昂道:“陛下可能是第二个世祖皇帝。”

    公宇终于大惊失色:“德兴只见陛下一面,就如此盛赞陛下才华气度?”

    李昂叹气:“才华气度什么的,这几日虽见了一些,但毕竟时日太短,只看得见皮毛。”

    公宇疑惑:“那德兴为何如此说?”

    李昂正色道:“我的意思是,陛下可能和世祖皇帝一样,能召唤天火,呼风唤雨!”

    公宇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李昂。这人怕不是傻了吧?

    李昂冷哼:“你以为我匡你?我匡你作甚?”

    公宇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没跟你开玩笑。”

    李昂道:“我也没有跟你开玩笑。”

    公宇:“……”

    公宇:“陛下所说国库之事是怎么回事?”生硬转换话题。

    李昂道:“这就是陛下神奇之处了。谁知道他怎么运来的?我们益州可没出一兵一卒去京城帮忙。或许子杰知道,但子杰说陛下自有他的办法,让我不要问。所以我才说,说不定陛下真能召唤天火。”

    公宇:“……”这话题是不是绕不过去了?

    李昂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冠,道:“走吧,你不是要了解陛下?咱们多去和他说说话。虽然对陛下我也了解不多,但这几日接触,陛下是个随和随性到有些没有帝王威严的人,你不需担心他会急吼吼的接管益州。相反,他似乎仍旧准备将益州交给子杰掌管。”

    公宇苦笑:“这我如何会信?”

    李昂摇摇头,道:“别人我是不信,但他可是皇帝陛下。不过是益州而已,他为何不能让子杰管?子杰可是益州州牧。”

    公宇恍然。

    没错,若其他人,益州这么大一片地方,哪肯拱手让人?但那是想割据自立的人。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土划分九州,治理九州的本就是皇帝的臣子。

    不说现在,就算陛下将来真的平定江山混乱,司俊照旧可以做他的益州州牧。

    不过那时候,司俊肯定已经入朝为相,怎么可能还当什么地方官。

    州牧,那是天下大乱,拥兵自重,才有如此声势。和平之时,地方官哪比得过中央王朝之人?大家都是挤破头想留在京城。

    公宇深呼吸了一下,他突然发现,自己担忧的似乎都不存在。

    他有野心,希望得一个从龙之功。若他的主公就是天子,他现在已经是身具从龙之功。

    至于皇帝陛下树大招风,前途艰难……艰难不正好显示出他能力?若没些挑战,他如何展现自己?

    作为庶族,他可不若李昂这种望族子弟。

    汉奉行举孝廉,他这个不愿意投靠世族的庶族子弟,连被推举的资格都没有。

    可现在,司俊亲自邀他为谋士,并将自己介绍给皇帝陛下。作为第二个知道皇帝陛下存在的人,可见司俊是希望自己也成为皇帝陛下心腹。

    公宇突觉心神激动,有些不能自已。

    能为天子效率,成为天子近臣,这是他曾经梦中的景象。如今成为现实,他倒是挑三拣四了。

    “如果是陛下……”想通之后,公宇脸上郁气一扫而空,“益州上下肯定也是会接受的。”

    李昂笑着捋了一下衣袖,道:“若是其他人,我定先揍子杰一顿,然后挂印而去。可那是陛下啊,我作为汉中郡守,为陛下效力,不是理所当然吗?唉。”

    公宇忍笑:“这倒是。”

    正在休息的刘荨,见李昂和公宇走来,对着两人露出灿烂的虎式微笑。

    李昂和公宇见刘荨对他们微笑,觉得心头一暖的同时,又有些头疼。

    陛下看上去的确是忠厚善良之人,但这脾气是不是不太适合尔虞我诈的帝王之位?

    他们两却不知道,待他们离开之后,刘荨把着司俊肩膀道:“说吧,为什么要先把我的事告诉他两?你准备怎么坑他们?我配合你。”

    司俊微笑:“我怎么会坑人?”

    刘荨再次露出虎式微笑:“对对对,上司坑下属怎么能叫坑呢?这叫重用!”

    司俊想,刘荨一露出这种笑容,就是在打坏主意,那两人还觉刘荨笑容单纯善良,还私下跟他说担忧陛下太过纯善?

    不过他的确是有事情交给这两人,这点刘荨没猜错。

    司俊道:“益州官吏分两派,世族中德兴很有声望,庶族则以嘉仪为首。陛下之事,由这两人慢慢传出去之后,再行公开,对益州官场影响最小。”

    刘荨了然:“哦哦,先让他们当说客,给人打预防针对吧?”

    司俊道:“正是如此。”

    刘荨摸摸下巴,道:“这主意不错。不过我也得显示一下我的存在感,不然不能服众啊。玉米红薯土豆可以推广了,我再用宫中藏书建一座图书馆,广邀天下贤才如何?有印刷术帮忙,图书馆分分钟的事。”

    司俊道:“他们去当说客,就已经够忙碌,还安排工作,他们是不是太累了?”

    刘荨道:“你不是说怕我出现吓到益州官吏吗?那就多安排点事,等他们忙碌起来,就没空东想西想了。”

    刘荨顿了顿,道:“这是河清教我的。”

    司俊按住眉角太阳穴揉了两下。

    他就说刘荨怎么想得出这么“毒”的计谋,原来是慕晏又给刘荨开小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