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16 章
    司俊的脸皮抽了一下,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公宇这句话实在是槽点太多,多到他不知道怎么吐了。

    这让司俊一肚子话都憋在了喉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所幸公宇也没有听司俊回答的打算,他又问道:“他们都知道了?”

    公宇所说的他们,自然指的是益州同僚。

    司俊道:“我只告诉了德兴。”

    许多益州官僚都以为李昂是个偶尔喜欢偷懒的实诚人,但公宇同为司俊心腹,他自然知道,李昂的真实性格。

    于是他立刻问道:“德兴早就知道了?”

    司俊可疑的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是将陛下接回来之后,才告诉德兴。德兴应该之前不知道吧。”

    听着司俊这自己也不确定的语气,公宇眯起了眼睛。

    司俊要和陛下联系,不可能瞒得住所有人。

    至少,负责情报的李昂不可能不知道。

    公宇叹了口气,道:“属下知道了……主公……”

    公宇见司俊皱起了眉头,又叹了口气,改口道:“使君何时将此事告知其他人?”

    司俊道:“陛下既已离开京城,随时可以。益州也有实力护住陛下。”

    公宇苦笑:“益州即使兵强马壮,但根基并不深,恐抵不过围攻。”

    司俊道:“这一点嘉仪不用担心。他们并不齐心。且陛下到来后,益州将比以前更加繁盛。”

    公宇继续苦笑:“宇终于信了,使君的确为陛下近臣。”

    司俊笑道:“并非是我对陛下盲目相信,嘉仪可见过陛下之后,自行判断。”

    公宇倒是真的提起一点好奇心:“使君可否为宇引荐?”

    司俊道:“何须引荐?嘉仪若有空,现在就陪我去吧。这时候,德兴应也陪着陛下。”

    公宇心中更确定,李昂是知情人了。

    虽能理解司俊隐瞒皇帝陛下之事,但李昂猜出来,都不给他透露些风声,还装得一副比他还乱臣贼子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可恶。

    公宇满腹心思跟着司俊前往州牧府,刘荨正一边在演武场比划,一边和李昂聊天。

    李昂坐在树阴处,手捧蜜瓜,十分惬意,做足了一副吃瓜围观群众的样子。

    刘荨也不生气,还问李昂姿势比划的如何,有没有几分大将风度。

    李昂和刘荨熟了之后,不只是天生嘴欠,还是故意试探刘荨的底线,毫不留情道:“陛下,你这招式软绵绵的,就一花架子。陛下和子杰真是一位老师吗?”

    刘荨擦了一把汗,抢了李昂一片瓜,啃了两口解渴后道:“习武又不是老师教了就会,得大量练习。朕在宫里,哪有机会练习?可惜现在年纪大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起色。”

    李昂诚恳道:“强身健体还是可以的。”

    刘荨白了李昂一眼:“你该对朕有点信心。”

    李昂贫嘴道:“作为忠臣,昂理应照实直言。陛下,忠言逆耳利于行啊。”

    刘荨粗鲁的用手指掏了掏耳朵,扬起下巴用眼白鄙视李昂。

    公宇围观这一切之后,有些风中凌乱。

    李昂和陛下都这么熟了?他丫果然早就知道了吧!

    司俊和公宇走近之后,互相斗嘴的刘荨和李昂才发现两人。

    司俊和公宇道:“臣……”

    两人话刚起个头,正准备下拜行礼,刘荨一把拉住司俊往演武场拖:“来来来,你比划一下,朕看看差距有多大。”

    拖一半,刘荨突然想起来还有个人,他松开手转过头,道:“你就是子杰说过的公嘉仪?果然丰神俊朗,不愧‘嘉仪’之字。”

    公宇正懵逼中,突然被夸一脸,更加懵逼了。

    不过懵逼之后,他也终于回过神,重新行礼:“臣公宇拜见陛下。”

    刘荨道:“嘉仪请起,京城之行辛苦了。听闻公宇擅长奇谋,朕有一事相问。”

    公宇心中一凛,心道皇帝陛下果然不简单,一见面就要考校人。

    不过他心里又有些不爽。

    即使司俊已说,皇帝陛下才是益州实际掌控者,但他为司俊折服,认司俊为主,即使心中承认汉室,但仍旧还没有将思想转变过来。

    谁出个差就从乱臣变成忠臣,顶上老大换人做,都会懵逼。

    刘荨这一见面就问策,给他下马威的做法,让他觉得刘荨很是傲慢,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不喜之情。

    不过公宇不是冲动之人,他神色如常道:“陛下请讲。”

    刘荨道:“朕把国库搬来了,但朕不能说是怎么搬来的。要怎么既能把国库拿出来用,又能装作一副朕什么都不知道,和朕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样子呢?最好是没有人知道那是国库的东西。”

    公宇:“……”

    他觉得,他幻听了。

    刘荨烦恼道:“子杰说他不想思考这个问题,德兴说他无能为力,子杰和德兴都说你更擅长奇谋,你肯定能帮朕。”

    公宇:“……”

    他先看向司俊,司俊面带微笑,神色坦然。

    他又看向李昂,李昂面带微笑,神色俨然。

    嗯,一个比一个装得像。

    公宇深呼吸了一下,又看向刘荨。

    年少的皇帝陛下正满脸诚恳的看着自己,他明明根本不认识自己,双眼中却满是信任。

    公宇有点想磨牙。

    等他把牙齿磨尖后,就咬死那两个畜生!

    公宇本以为是皇帝陛下傲慢无礼,谁知道,居然是上司/同僚兼任好友的两人联手坑自己!

    公宇对刘荨的不满迅速消散,转而变成对两位上司/同僚兼任好友的愤怒。

    这么大的事事先不告诉自己就算了,现在还在皇帝陛下面前联合挖坑,这简直不能忍!

    公宇决定,回家后就割两块席子送给司俊和李昂。

    立刻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