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14 章
    第二日,成都的车马护卫就已经来了汉中来接司俊。

    让他们惊讶的事,司俊身边多了一位少年,与他同车回成都。

    当然,如果只是有人蹭车,这也罢了,众人不过是想这是哪家被司俊看重的小辈。但司俊对其十分恭敬,仿佛对方地位高上自己一头,这就让人看不明白了。

    这少年自然是已经换下旧衣的刘荨。

    刘荨本想继续穿自己那一身舒适的旧衣服出门的,但李昂提议道,为给益州争取更多时间,应让京城再乱一些。皇帝陛下或许可以再隐藏一段时间身份。

    刘荨欣然答应,穿上了司俊找来的一身蜀锦新衣服。

    刘荨摸着新衣服,嘴里啧啧道:“近两年于贼越发抠门,朕身量成长后,无论龙袍常服,皆是由先帝衣服改来,朕已经很久没穿过新衣服了,居然还有些不习惯。”

    刘荨口中虽这么说,但脸上并没有其他表情,仿佛只淡淡陈述一件事实。

    刘荨本也只是感慨而已。他穿越之前,家中虽然富裕,但男人嘛,就那样,一件喜欢的衣服穿个四五年很正常。

    穿越之后,里衣等是每年太后都让人有做。只外袍为向宇泽示弱,故意没做而已。

    也不能算是示弱,帝王外袍刺绣工艺极其复杂,不是太后带着几个宫女就能做出来的。

    不过刘荨又不在乎这点衣服,也不觉得这衣服能代表他的尊严。

    谁拳头大谁就有尊严,衣服能算什么?

    何况,这可是正宗丝绸刺绣全手工衣服,拿到后世换一套一线城市位置稍好一点的房子应该没问题吧?这么贵的衣服,别说穿个两三年,穿一辈子都够格啊。

    再来,就算换新衣服,也就是把原有样式重做一遍,连花纹颜色都不能改。新旧衣服在刘荨眼中,也就差不多。

    所以,刘荨并未对自己一身旧衣服感觉哪里不满了,甚至觉得衣袍上那鲜艳的颜色放旧了之后还更好看。

    男人家家,穿那么鲜艳干什么。

    刘荨一脸淡定,被李昂理解为荣辱不惊,不为外物所动的高尚品德,顿时心中又添一分敬佩。

    大概被司俊这么一忽悠,李昂看刘荨什么行为,都不由自主带着滤镜。

    这位李昂成为坚定不移,让司俊都要仰望的陛下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时候李昂的心中还只是淡淡的心疼和敬佩交织,五味繁杂而已。

    ————————————

    到了成都之后,刘荨住进司俊府中,霸占了司俊主卧。

    司俊不放心别人,把主卧隔壁改造成了卧室,陪着刘荨住下,并亲自打理刘荨起居。

    这一州之牧,倒像是成了刘荨的管家似的。

    司俊这一行为自然引得益州众官吏人心惶惶,不知那少年到底是何来历。

    难道是汉宗室?但也不值得州牧如此殷勤。

    很快留在讨伐于泽联军中的公宇因“主公重病不在”,被排挤出分隔利益的圈子,“气冲冲”拔营回益州。

    李昂得知此事之后,知道人快到齐了,司俊也该宣布正事了,于是也放下手头公务,跑到成都来住着。

    趁着司俊心情好,李昂这没脸没皮的家伙,还想跟着皇帝陛下多蹭几顿饭。

    他已经看明白了,皇帝陛下真没什么架子,性情随和到有些大大咧咧的地步。

    李昂一边想,以后定要劝说陛下,该端架子的时候还是得端,不然一些人会蹬鼻子上脸,一边将这件事订到公宇等人回益州后。

    能多蹭几顿饭蹭几顿饭,何况他也想趁着别人不知道刘荨身份,多和刘荨聊聊。

    他在蹭饭的时候和刘荨天南海北的聊,从政事聊到诗赋,从战场聊到玩乐,觉得刘荨即使没了陛下这身份,他也一定会倾力相交。

    刘荨实在是太对他胃口了,特别是噎得司俊说不出话的时候。

    不不,应该是,在噎得司俊说不出来话之后,就和他勾肩搭背对着司俊挤眉弄眼的时候。

    这实在是太没有帝王威仪了!

    不过他喜欢。

    “在那群老夫子们知道陛下真实身份之前,让陛下先轻松一下吧。”见司俊觉得不妥的样子,李昂劝说道,“反正那时候陛下有的是唠叨劝谏听,你何必让陛下现在就难过。”

    司俊想了想,叹了口气,由刘荨去了。

    刘荨这性子,既然能合李昂的胃口,大概也合其他散漫谋士的眼缘?或许武将也认为其真性情?

    太|祖在打天下时君臣和睦,就是太|祖能和臣下打成一片。或许刘荨能复制太|祖的成功?

    司俊满心忧虑。

    司俊忧虑,益州其他人比他忧虑多了。

    因司俊在益州的积威,司俊不说实话,其他人也不敢追问。

    当李昂到了成都之后,众同僚终于找到机会围住李昂,询问其少年的身份。

    司俊弄得神神秘秘,搞得他们心里很没有底。

    哪知道平时好说话的李昂,这时候也玩起了神秘。

    “身份?我当然知道。”李昂道,“他为子杰故友,对子杰有恩。这不过是子杰私事,你们询问,他自然不答。”

    “真是如此?”

    “当然,我何曾骗过人?”

    “可州牧对其也太尊敬……”

    “那是自然啊,他对子杰有恩。”

    “某还以为,那是皇帝陛下呢哈哈哈哈。”

    “将军这就说笑了,陛下远在京城,主公即使是有心,也……唉……”

    ……

    李昂心道,你们都误打误撞猜出来了,自己还把其否定了,这可就不怪我了。

    明明主管情报间谍监察等私底下工作,却在众同僚心中是个实诚厚道人的李昂挥挥衣袖,乐滋滋等着谜底解开那天,众人呆如木鸡的样子。

    算一算日子,公宇也快回来了。

    司俊知道李昂在耍着益州众人玩,但并不打算管他。

    反正最后引火烧身,被套麻袋的也不是他。

    司俊已经想好一系列甩锅转移仇恨的办法。

    现在司俊烦恼的是刘荨的住处。

    刘荨不肯在成都建新的宫殿,说是劳民伤财,反正迟早会回都城,听闻长安宫殿遭受劫掠严重,到时候说不得得全部重建。

    何况宫殿空荡荡的,他一人住着也觉孤单,不如蹭司俊的住处。

    不另起住处,司俊倒是没意见。但他的府邸为了让刘荨住的更舒服,肯定得改造一下。

    刘荨道,改造好啊,然后呼啦啦拿出一大堆摆设家具。

    司俊:“……”

    他要怎么解释宫里的摆设家具全被搬来了这里?

    刘荨还一副羞涩模样,拍着自家大木床道:“听说换一个陌生的地方睡觉会失眠,我怕我会择床,特意把床都带来了。虽然我并没有失眠,但带都带来了……你看,我的床放哪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