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12 章
    李昂心心里难受。

    能不能别在享受美食的时候说工作?

    推广新作物?一听就知道有多大工作量。

    李昂郁闷的自酌了一小口酒,这酒他还是从司俊那里抢来的。

    司俊自酿的酒都比普通的酒好喝。

    “陛下,这两样作物可有什么特别?”李昂一边心里叹气,一边问道。

    算了,反正工作迟早都会来。

    刘荨道:“红薯耐旱,适合沙土;玉米能在山地种植。两者不占良田。”

    李昂惊讶的抬起头。

    刘荨微笑:“不占良田,味道不错,能饱腹。就凭这三点,推广难度应该不大才是。”

    李昂深呼吸了一下,问道:“陛下,这……真的不占良田?”

    刘荨点头。

    李昂又问道:“陛下……可是试验过了?”

    刘荨道:“自然是试验过了……对了,子杰,你庄子没种?”

    司俊道:“种了一些,农人已经掌握方法,可随时前往田地指导。”

    李昂忙道:“子杰,既然你已经种植了,为何不早说?”

    司俊平静道:“这不比蔬果和调味品,总要等陛下亲自主持才成。”

    对着友人司俊就没有找什么要试验一段时间的借口了。

    刘荨嘴角一抽,道:“这是子杰的主意,可不是朕的。”

    司俊无奈的看了刘荨一眼:“陛下应该多考虑一些这些。”

    刘荨抿了一口酒,道:“想太多容易老……嗯,这酒怎么一股子馊味?不是从你那拿的吗?你又骗人了?”

    李昂幽怨的看向司俊。

    司俊脸不红心不跳道:“最好的酒自然是自己留下。”

    李昂的表情更幽怨了。

    刘荨吃菜不语。

    这是好不好的问题吗?这酒就是失败品吧?

    司俊正色:“酒废粮食,陛下不可沉迷。”

    刘荨无语的看向司俊。

    朕有沉迷吗?热衷向小伙伴们购买酿酒方子的不是你吗?

    刘荨不止这么想,也这么照实说了:“子杰,人说话要讲良心,好酒的不是你吗?朕可不好酒。”

    “噗。”李昂以袖掩面,“你们继续。”

    哈哈哈哈,陛下这性格很符合他性子啊!能把司俊说得哑口无言,真是太爽了。

    司俊不慌不忙道:“臣已经在改了。”

    得,都自称“臣”了,刘荨果断闭嘴了。

    这家伙一定是在怪自己在外人面前不给他面子。可是你把锅甩给朕也没见你给朕面子啊。你就不能把锅甩给别人,嗯,比如李昂吗?

    李昂若听到刘荨的心声,定想说,什么仇什么怨,他要挂印辞官!

    不过他听不到,所以将陛下引为暂时的知己,对这个突然插|入益州势力圈的大佬表示了接纳。

    也幸亏是皇帝陛下,若换了任何人,在益州这个已经上下已经铁板一块的地方,很容易让人心生抵触。

    毕竟大多数人都是认司俊为主,可不能接受司俊上面还真有一个上司。

    有才华之人,择主都是很挑的。

    不过是皇帝陛下……嗯,那也没办法嘛。

    只是李昂还是很期待同僚们惊吓的表情,因此他按住了自己提醒还被蒙在鼓里的同僚们的善良之心。

    独吓吓不如众吓吓嘛。

    既然知道玉米和红薯不占良田,李昂觉得就不需再考虑了。

    剩下的,等陛下回成都之后,再召集其他官吏一起商议,李昂就不先问了。

    李昂试探的与刘荨讨论了一下学问和俗物,他越问心里越惊奇。

    “陛下定有名师教导!”李昂心中居然有些激动。

    他本不算忠君之人,但发现皇帝陛下有明君之相,仍旧难免被触动。

    便不是忠君之人,心中也认可汉室为正统。天子英明,天下何愁不太平?

    “朕和子杰为同门。”刘荨道,“不过朕武艺比不过子杰。皇宫那地方,朕可没办法练武。”

    李昂看向司俊。教导司俊的老师们李昂当然知道是谁。益州有名有姓的贤人,司俊都曾上门请教过。

    但他直觉,皇帝陛下所说的“同门”,定不是自己所知道的任何一家。

    司俊笑而不语。

    李昂转移话题道:“陛下既有法子离开皇宫,为何不早些离开?陛下这些年受苦了。”

    刘荨摇摇头,道:“离开不难,但朕离开了又能去哪?总得等子杰把根据地打造好了朕才敢走。不然去哪,和被于贼控制,有何差别?何况……朕本是想找机会带太后一同离开的。”

    刘荨神情变得黯然:“朕高估了自己。”

    李昂神情一僵。

    太后之事,于泽虽下令封锁,但益州也已经听到风声。

    李昂听着刘荨话中无奈和痛苦,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应对。

    他是不是不该提起这个话题。

    刘荨见气氛一瞬间有些沉默,主动打圆场:“不说这些了。现在朕已经离开了,接下来是大好的日子等着朕。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朕也过把逐鹿中原的瘾。”

    李昂怀疑自己听错了:“逐鹿中原?”

    刘荨笑道:“难不成德兴以为朕振臂一呼,就天下太平了?朕可没有那么天真,还是一个个打服吧。”

    司俊道:“陛下所言极是。陛下可下旨令天下诸侯亲自来朝,若不服从,便定为叛贼即是。”

    刘荨大笑:“子杰,你真是太坏了。你信不信那些人会给你扣上挟持天子的帽子?反诬陷你为叛贼?”

    司俊道:“陛下只是需要一个发兵的借口。”

    刘荨道:“这倒也是。来,吃菜吃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别辜负这一桌子好菜。”

    钵钵鸡都上来了,边吃边说容易被呛到。

    嗯,还有泼了辣子油的鸡丝凉面,真好吃。

    然后当晚,刘荨就拉肚子了。

    虽然他在系统空间里阅辣无数,舌头也经得住辣味。但无奈肠胃还未曾经受过辣味的洗礼。

    不过显然刘荨并未把拉肚子当一回事。

    美食当头,拉肚子算什么?就当排毒了。

    刘荨蹲在茅坑里,捏着鼻子想。

    ——————————————————

    刘荨回房的时候,李昂给司俊使了个颜色。

    刘荨在蹲茅坑,司俊则去了李昂书房,李昂正一脸严肃的等着他,半点没有在刘荨面前的吊儿郎当。

    “子杰可是瞒得好紧。”李昂板着脸道。

    司俊对着李昂一作揖,道:“俊实属无奈,为瞒住别人,首先得瞒住自己人,请德兴兄莫怪。”

    李昂挥了挥手,道:“罢了,为护住陛下,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我想,其他人也能理解。不过,你究竟是怎么与皇帝陛下联系的?”

    李昂非但是汉中郡,也主管情报一事,所有关于间谍、私下联络等都是他的职责范围。连他都不知道司俊如何联系的刘荨,恐怕益州就没人知道了。

    司俊道:“陛下有奇遇。我在益州所推行新政,皆是出自陛下之手。”

    李昂开玩笑道:“难不成陛下还有通天彻地之能?”

    司俊道:“太|祖斩白蛇起义,世祖有天火相助,陛下有通天彻地只能也不足为怪。不过身为臣子,何必对陛下之事追根问底?我只要知道,陛下是将重振汉室的明君就得了。”

    李昂沉默。

    太|祖斩白蛇起义之事不知是不是史官为美化太|祖的春秋之笔,但世祖有天火相助的确是真事。

    汉中期,王莽意图篡汉,虽遭天谴暴毙,但国家混乱之态并未缓解。世祖本只是一已无爵位的宗室子,随父兄平叛随军上了战场。父兄皆亡,独世祖与不足千骑被数倍于其的乱军对峙。

    本来此场战斗世祖必输无疑,哪知当夜天降陨石,砸入敌军营中,“夜有流星坠营中,昼有云如坏山,当营而陨,不及地尺而散,吏士皆厌伏”。世祖奇迹获胜。

    恰巧此时尚在襁褓中的天子病逝,此战结果传到京城后,众人皆谓世祖有天相,太后当机立断,认世祖为嗣子,继承汉室大统。

    从此,汉盛世再临。

    已有此先例,李昂也不得不信,汉室中再出这么一个神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