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11 章
    刘荨和司俊配合默契,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厨房里合作。

    系统空间个人套间内除了卧室也有厨房,可以自带食材或者从别人那里购买食材烹饪,味道也是一样的,在空间内食用也有饱腹感。

    只是似乎进入系统空间的不知道是灵魂还是意识还是其他东西,人进入系统空间内可以带进带出东西,但身体还留在外面,还能保持深度睡眠——系统的警戒做得很好,若有外人接近,立刻就会拉响警报。慕晏和司俊在外打仗的时候,稍稍有空就会进入系统空间,既能让身体得到休息,又能让在休息的同时让系统帮忙警戒,一举两得。

    当人在系统空间里吃了东西,东西没了,出来却只是精神好,身体并不会有饱腹感。

    按理说,在系统空间内吃东西很亏,但至少刘荨和两只猫都非常乐意在空间里吃东西,连带着其他人也这样做了。

    反正这点消耗他们还花费得起。

    刘荨在系统空间里吃东西的原因有些心酸。

    他也只能在系统空间里吃些好吃的东西了。

    至于两只猫,嗯,好吃不胖了解一下?

    司俊为了给刘荨打牙祭,一手好厨艺就是在系统空间里学会。两只猫在他那里蹭了不少吃的。

    作为一个现代人,刘荨当然不可能心安理得等伺候。他又不是真的万恶的封建社会皇帝老爷。

    司俊先是拒绝,在刘荨强烈要求下,似乎也认可了刘荨这穿越者的坚持,同意了。

    刘荨现在厨艺不比司俊,打下手还是很熟练的。

    打下手的同时,他还不忘吹一下自己上辈子:“想当年,我在厨房里也是一把好手,没想到穿越之后,居然被一个古人比下去了。啧啧,真是古人不可小视,小视的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厨艺和古人现代人有什么关系?厨艺又和死无葬身之地有什么关系?对于刘荨完全逻辑不通的话,司俊只是笑着摇摇头,左耳进右耳出了。

    这次去厨房帮忙,倒不是刘荨那一颗穿越者人人平等的心又发作了,是司俊给他介意的。

    刘荨此次出现在益州,肯定还是有许多人不信刘荨就是司俊背后的大佬。与其被百般试探,不如刘荨一开始就在生活中表现得和司俊很熟悉很默契,让这些人以为刘荨其实经常出现在益州,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刘荨和司俊有联系,并且在别人眼皮子底下进入益州这件事,是别人所不能理解的。以后刘荨还会做更多的让众人无法理解的事。

    与其到时候被人追根问底,不如现在就把神秘值刷满。

    如果只有一点点神秘,还会让人忍不住探寻原因。若一个人从头到尾都很神秘,便只会被人仰望了。

    虽然刘荨不知道刷神秘度和帮忙下厨有什么关系,但司俊说有关系就有关系吧。

    就算没关系,他也不想司俊在厨房里忙活,他在外面等吃的。

    李昂一边(划掉)期待(划掉)皇帝陛下亲自下厨做的饭菜,一边仔细观察这两人的相处。

    两人之间的默契和亲昵不是装出。

    那么问题来了,被困于皇宫的陛下,是如何与司俊培养出这种默契的?

    这种默契,只有在多次相处后才能培养出吧?

    李昂吸吸鼻子,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香辣和香甜混合着的古怪气味,吞咽了一口唾沫,努力用自己还没罢工的脑子思考。

    他又吸了吸鼻子。

    嗯,思考……思考……

    这几道新菜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思考……思考……

    刘荨瞥了一眼依靠在门口,鼻翼扇动,努力呼吸厨房饭菜香气的李昂。

    这家伙虽然不会下厨,倒是个吃货。

    这叫什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吃货的朋友也是吃货?

    “好了,陛下,先去休息一下吧。剩下的,等厨子收尾。”司俊洗了手之后,对刘荨道。

    刘荨跟着司俊离开,也不在乎自己一身烟火味,并未打算先去换套衣服再吃饭,直接去了庭院中,说要一边吃饭一边赏月。

    在皇宫的时候,刘荨可没机会一边吃饭一边赏月。

    李昂让人将桌椅搬到庭院,在刘荨让他一同入座的时候,李昂丝毫没有推脱就坐下了。

    这时候士族的地位很高,在上朝的时候,所有大臣都是坐着的,他们对皇帝称呼,稍稍熟悉一点,自称“我”就成了。李昂作为益州大族,自然不会表现得诚惶诚恐。

    他之前那惊慌,是被吓到了而已。

    而且李昂很会看人,他看出来,刘荨是真的不计较这些礼节。

    不过……司俊瞥了李昂一眼。连装都不装一下,这人也是在试图揣摩刘荨的底线吧。

    这时候本是更流行席地而坐,胡凳胡床之类的坐具虽然早就出现,但在士族中并不算很流行。

    不过司俊到了益州之后,就将桌椅凳子之类推广开来,现在益州上下已经习惯用桌椅。

    益州较为潮湿,席地而坐自不比坐在椅子上舒服,司俊又是益州的老大,引领流行的人,上行下效,桌椅推广这么快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仆从搬来几张椅子,李昂看着理应在皇宫中未曾见过类似坐具的刘荨,面对新颖的坐具没有丝毫好奇,反而十分熟练的问李昂有没有靠垫。

    在要来靠垫之后,刘荨跟没骨头似的躺在椅子上,道:“德兴莫怪朕失礼,朕实在是有些累了。德兴也是随性之人,应该没关系吧?”

    李昂笑道:“陛下劳累,这些小事不必在意。只是益州很有几个虽然有才,但性子太过迂腐之人。陛下若想耳根清净,在他们面前可要端着些。”

    刘荨懒洋洋道:“朕知道,子杰抱怨过多次。连子杰都受不了唠叨,朕可不想领教。”

    李昂笑道:“既然子杰已经提醒过,臣就不多嘴了。”

    很快,三道素材就上桌。

    本还准备再试探一下的李昂一件那造型独特的金沙玉米和拔丝红薯,脑袋里琢磨的话就抛到了脑后,眼巴巴等刘荨先动筷子。

    刘荨笑道:“不必太过拘谨。”

    刘荨拒绝了仆从帮忙,自己夹了一块拔丝红薯。他轻轻一咬,糖皮在牙齿间发出清脆的响声。

    糖皮酥脆,红薯绵软,刘荨享受的眯起眼睛。

    虽然吃过许多次,刘荨照旧对这道菜情有独钟。

    刘荨又用勺子舀了一勺子金沙玉米,直接倒入嘴里。

    咸蛋黄咸香,玉米香甜,两者味道相融合,再加上舌头上咸蛋黄流沙般的触感,给人以一种欲罢不能之感。

    吃过许多次的刘荨都一脸享受,更别提从未吃过的李昂。

    李昂不知是心大还是故意,真的无视刘荨皇帝的身份,似乎真将其当做友人一般,放得十分开。

    他一边吃,无视食不语的礼仪,夸赞道:“这两道菜真不错。子杰啊,之前怎么没见你做过?”

    司俊淡淡道:“益州没有玉米和红薯,我怎么做?这两样作物是陛下带来的,明年要推广开来。觉得好吃,推广时就卖力些。”

    李昂筷子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