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9 章
    前面说了,汉室四百年,即使这几代皇帝昏庸无度,仍旧民心未散。

    且不见两百年前汉室已经颓微了一次,之后明君降世,汉室再延续两百年。

    说不定这次也只是短暂的黑暗,很快又有明君出现呢?

    百姓们都这么期待着。

    士族们虽不像普通百姓那么乐观,心理对汉朝天子也是认可的。

    虽然他们可能各自为主,为了自家主公的利益,可能提出各种挖汉室墙角,甚至直接算计汉天子的事。

    但当面,他们还是会保有一定敬意。

    就算没有敬意,天子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会被吓到的。

    李昂这状态,大概是惊吓比惊喜多。

    原因无他。

    虽外界都称司俊只是个代理人,实际上益州背后另有大佬。司俊也在一些大事上显示出“我要问一下我背后的大佬”的态度,并且对麾下将领谋士也道,在形势合适之后,自己头上大佬就会出现。

    不过外面的人虽然信了,益州内部的人却是不信的。

    不信的原因无他,如果司俊头上还有大佬,他们这群心腹,不可能几年来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而且司俊一直待在益州,所谓和大佬联系,也没见他如何联系。

    再来,益州的事,司俊说一不二,杀戮果断,许多紧急的事都是他当即拍板,全权负责,一点限制都没有。

    就算对方信任司俊,但将大权全部交付,且将自己痕迹全部抹除这种事,哪位大佬这么脑抽?

    这不是摆明着给别人送势力,没有任何约束力吗?

    他们思来想去,将司俊替换成自己,他们思来想去,也想不出那位假如存在的大佬,会捏有司俊什么把柄,逼迫司俊不背叛。

    在这个乱世,就算又抄家灭族的大罪,都抵不过真实的实力。

    司俊当年被司家放弃,成为家族内部倾轧的弃子。

    但现在司俊成为益州霸主,司家的人想拿孝道压他摘果子,看司俊理不理?

    因此司俊麾下的人,都是认司俊为主,甚至心想,如果真有个大佬,也一定站在司俊这一边。

    甚至他们都认为,司俊只是为了震慑其他看益州发展太好,蠢蠢欲动的人,随意搬出个莫须有的人来。

    司俊那暧昧不清的反应,好似也的确如此。

    谋士们自以为窥得了真相,在出谋划策的时候也故意坑遍了几乎所有诸侯军阀,司俊反对的原因也只是这条计谋暂且不合适,而不是不愿意和对方在感情方面结怨。

    谋士们见如此自由,在计划涉及汉朝天子的时候也没顾忌。

    不过现在也没什么计谋需要针对汉天子,而几乎诸侯都会做出一副忠于汉皇室的反应,司俊这益州牧的位置还是少年天子据理力争给他抢来的,司俊喊喊口号,明面上不愿意与汉天子作对,他们也能理解。

    之所以说是明面上,实在是司俊这样子太不像个忠臣。

    私自定税赋就罢了,他还扣留税赋不上交,连年报灾害;招兵买马就算了,他还时不时的出兵抢地盘。

    汉天子被于泽挟持,也没见他召集谋士去想一个让皇帝陛下脱身的法子,甚至这次讨伐于泽联军成立,他摆足了一副不出工不出力就打个酱油的模样。

    当然,这样做的州牧很多,但这足以证明,司俊忠于汉皇室,只是口头喊喊而已。甚至他连喊口号的时间都很少。

    谋士们都认为司俊有逐鹿天下之心,许多想要建功立业的谋士都乐意跟着野心勃勃的主公。

    但相对的,在这个汉皇室还是正统的时代,司俊所作所为可不受许多道德感比较高的高人们喜欢,甚至很多人认为司俊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若不是小皇帝看在他曾经是太子伴读的份上,替他和垂帘的太后商议,为他要来了益州牧的位置——即使那时候他们认为无金钱无人脉的司俊坐不稳这个名义上是最大的州之一,实际上已经地方门阀割据的益州州牧位置,但毋庸置疑,若无当初任命,就没有现在的司俊。

    现在司俊连匡扶汉皇室的面子情都不肯做,怎能让他们不义愤填膺。

    司俊在多次寻贤才吃闭门羹,在系统中和刘荨抱怨时,把刘荨笑到肚子疼。

    虽然他和司俊是好兄弟,但不妨碍他看司俊吃瘪的时候笑得打滚。

    因连自己人都不相信司俊对汉皇室有多么深的感情,所以谋士们出谋划策的时候也不怎么往汉朝忠臣方面靠。

    谋士们意见分两派,一派觉得应该迎来天子,学于泽挟天子以令诸侯。当然,他们的手段肯定比于泽高明;

    另一派,则觉得迎来天子会成为众矢之的,弊大于利。

    李昂就属于后一派。

    司俊在讨伐于泽上摆明了只是去打个酱油,益州众人本以为司俊倾向于后一派,现在看来……

    嗯,难怪李昂会腿软。完全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好吧?

    让李昂更觉腿软的是刘荨和司俊之间态度。

    刘荨丝毫没有刚出狼窝又入虎穴的感觉——如果是被挟持来,知道自己还是会失去自由,刘荨神色不会这么轻松。

    如果说刘荨有可能是个傻子,没察觉出问题,但司俊态度就很不对了。

    不是说司俊现在态度多么卑顺,而是他看着刘荨的眼神,也太温柔了一些。

    司俊在李昂这个好友心中,一直是冷酷无情心机深沉笑面罗刹等形象,这种温柔表情,真是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快恶心吐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司俊吗?!

    司俊视线转到以猛虎落地式跪,或者说直接摔地上的李昂,表情立刻从温柔微笑变成了冷飕飕的笑:“陛下勿怪,李郡守太过激动。”

    李昂松了口气。嗯,这讽刺的笑容和讽刺的语气,的确是司俊没跑了。

    “郡守快请起。”刘荨连忙将李昂扶起来,“辅佐子杰辛苦了。”

    李昂顺着刘荨托举站起来,还未曾说话,司俊就抢先道:“我觉得还是我比较辛苦。德兴性子太过散漫,经常政务不做,跑山里一躲好几日,实在是令人头疼。”

    李昂脸一黑。你这是在陛下面前告我状吗?有你这么当好友的吗?

    刘荨道:“子杰啊,朕觉得是你的问题比较大吧?其他人不知道,朕还不知道吗?定是你又压榨属下,郡守忍无可忍才逃出去。你就不能改改你那不但自己是加班狂人,还非逼得别人和自己一起加班的性子吗?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啊。”

    听刘荨这一席话,李昂并没有感动,反而觉得大骇。

    刘荨与司俊相见,按理说应是六年前。那时候,司俊可没有表现出现在这性格。刘荨是如何得知的?

    司俊道:“为陛下效力,当鞠躬尽瘁,肝脑涂地。”

    刘荨讪讪道:“且不说朕并不想这么压榨臣子……而且,你的属下们还不知道你背后的人是朕吧?说真的,你这样真的好吗?朕若是你属下,定会撂挑子不干,不待你这么坑人的。”

    司俊一副乱臣贼子的样子,他的属下们也自然会忘这方面靠。现在知道顶头上司其实是皇帝陛下,心理素质稍差的肯定会卷包袱潜逃吧?

    李昂眼前一黑。果真如此!虽然他见两人相处隐约猜到,但是、但是司俊如何和陛下联系?陛下又是如何在于泽的监视下还一副洞知一切的态度?

    司俊脸上忍不住浮现促狭的笑意:“要瞒住敌人,首先要瞒住自己人。至于益州众人心理承受能力,陛下自可放心。”

    刘荨苦着脸道:“不,朕一点都不放心。你说,朕若一人发一面免死金牌有用吗?能安他们的心吗?”

    司俊失笑:“陛下不必如此。”

    李昂忍不住道:“不不不,这个可以有!这个真的可以有!”

    求免死金牌啊!!!!!以及,我要和你割席断义啊!!!!!!

    不待这么坑朋友的!绝交!绝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