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8 章
    刘荨这么一炸,的确给司俊争取了许多时间。京城的朝臣和讨伐于泽联军中的军阀诸侯们都以为是对方藏起了刘荨,扯皮扯得厉害,暂时没有多少人关心这个突发疾病离开军营回益州的司俊。

    司俊将自己带来的军队留在了联军,并将麾下谋士公宇留下,让其便宜行事。

    在离开之前,他有透露自己是去迎回陛下。相信以公宇之才,应当能帮他拖延时间。

    事实证明公宇的确演出的十分卖力,做足了一副,虽然我家主公生病回去了,我们这有这么多兵这么多将这么多谋士,该争取的利益一定要争取的样子。

    事实上公宇也是如此想的。就算这次讨伐于泽最大的“利益”已经被自家主公拿到了,但其他的粥水不拿白不拿。

    当然,当他回到益州之后,才知道,这“利益”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同,但又比他想象中的要厉害许多。

    因为公宇卖力的争取,四处煽风点火,倒是让有疑心司俊的人稍稍打消了怀疑。

    司俊虽已经归为一州之牧,但他毕竟才不及弱冠,有传言,司俊在益州只是傀儡,实际上他背后另有人在。司俊平日言行也证明了此事。

    只是不知道司俊背后是哪位门阀或者宗室。

    有人疑心隔壁荆州牧,但司俊前些日子和荆州做过一场,占了荆州许多地盘,又不像了。

    不过仍有人怀疑司俊身后之人,派人盯着益州和长安必经之路的关卡上,如遇到可疑人物,随时拦下。

    谁知道当朝天子会变成猫,被司俊揣在怀里带回益州?他们紧盯着路人,但变装的司俊从他们眼皮子地下路过,都没有引起别人注意。

    他们要查的是天子踪迹,司俊单人单马,不属于他们关注的对象。

    长安离益州并不远,益州重镇汉中离长安不过三四百公里,若不心疼跑死马,一日一夜就能跑到。

    司俊不想怀中小猫在马上太过颠簸,速度稍稍慢了些,途中又要绕过对来往百姓审查比较严格的城池,拖拖拉拉,直到第四天,才到了汉中郡。

    司俊的人,早就在汉中郡等候着。

    这四日,比司俊来接刘荨时好过许多。

    司俊没有刘荨的系统包裹里能储存大量东西,司俊只能带着一小包袱,途中一切从简。

    看着刘荨给他喵喵喵喵炫耀系统随身空间是居家旅行必备好物时,司俊露出迷之微笑。

    为了安全着想,入了益州境内,司俊仍旧没有让刘荨变成人,并让刘荨缩进自己怀里,紧紧贴着自己,装作一副不存在的样子。

    黑眼圈小猫就两个巴掌大,按理说应该藏得住。无奈肚子太鼓,就算刘荨努力吸气,司俊怀里仍旧鼓起一坨,藏都藏不住。

    司俊无奈只能临时打了个包裹,让小猫钻进包裹里,再把包裹捆身上。

    只要仆人来接他的行囊时,他不递过去,也没人会来抢,勉强蒙混过关。

    司俊入了汉中郡,被郡守请入郡守府中,一应衣物配饰早已经准备妥当。

    司俊拒绝了侍女伺候,独自入浴,但是让烧了两桶水。

    想多洗一会儿可以让仆人换水,这放两桶水是何由?

    下人虽然心里嘀咕,但没有人谁敢在嘴上说出来。

    司俊让下人都退下之后,道:“陛下,陛下。”

    刘荨蜷缩在包裹里,居然睡着了。

    司俊戳了戳他的脑袋,小猫耳朵动了动,似乎想赖会儿床,并不愿意理睬司俊。

    “先沐浴后再睡可好?已经几日没沐浴了。”司俊道。

    刘荨睁开眼睛。

    没看到他在装睡吗?就算是一人一个桶,但一起洗澡什么的还是很尴尬啊,特别是对方对自己有意思的前提下。

    刘荨心里哀叹,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果然心思不纯洁了。

    司俊不知道刘荨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他好说歹说,终于劝得刘荨变成人,磨磨蹭蹭钻进了浴桶里。

    司俊将自己浸入热水中,拿出皂角道:“可需要我帮你洗?”

    刘荨使劲摇头,自己缩在大浴桶里搓搓搓。

    司俊看着好笑,知道刘荨害羞,不再逗他。

    中途司俊叫人来换了次水,仆人进来时,见屋里多了一少年郎,差点没吓得把眼珠子瞪出来。

    他们就在门口守着,这人什么时候进来的?

    刘荨也觉得奇怪。

    司俊大可装模作样找个没人的地方让他出来,就说是其他人接来的。这样被人守着的屋子里大变活人,是不是太刺激了一些?会把人吓到吧?

    待吓得够呛的下人离开之后,司俊才道:“让他们觉得陛下神秘,对陛下更好。”

    刘荨一边搓头发,一边道:“会不会把我当妖孽烧了?”

    司俊失笑:“别人若有神秘之举,或被愚昧之人当妖孽排斥,或被有心之人利用。但陛下不一样,陛下乃天之子,神之子,历代有名帝王,谁没有神奇之处?陛下越神秘,底下的人就越信服。”

    刘荨道:“搞阴谋搞不过你们这些古人,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对了,今晚上的菜能加一道红薯粥和烤玉米吗?我包裹里存了一大堆,但在京城不敢吃,馋得很。”

    司俊道:“益州还未种植,陛下若要吃也成,我正好说是陛下带来的新良种。”

    刘荨目瞪口呆:“我跟神棍换了那么多,为何不种?”

    司俊道:“这等利国利民之事,总要等陛下亲自下诏令。陛下请放心,我已做好准备,待陛下下令,立刻就可推广。”

    刘荨声音有点抖:“你这是为我积累民心?别告诉我,辣椒西红柿棉花这些你也没种……”

    司俊道:“益州并非苦寒之地,且大部分地方日照不足,棉花的确未种。不过西红柿、辣椒,以及一些现在没有的瓜果已经开始在庄子种植,这些不涉及民生,只做享受用,只道是从西域带来。”

    刘荨哭笑不得:“西红柿也就罢了,辣椒对于成都平原地区而言,已经关系民生了吧?”

    司俊一本正经道:“既然陛下如此说,那该是要推广的。”

    刘荨嘴角直抽:“装,你继续装!”

    司俊转移话题:“洗好澡了,我伺候陛下更衣。汉中郡守大概已经在堂前等着了。”

    刘荨见司俊生硬的转移话题,不知说什么好。

    他知道司俊就等着今年把自己救出来,用这些事替自己收拢人心,最好再给自己打造一个受命于天的神棍形象。但他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而且他总觉得,有利于民生之事,越早推广越好吧?神棍系统出品的农作物不说亩产八万八,经过多代改良的农作物无论是产量还是口感都比现在的粮食好许多。

    刘荨从系统包裹里把常用衣服拿了一堆出来,让司俊帮他选了一套换上。

    他看着半跪着替自己系腰间环佩的司俊,不知说什么好。

    司俊皱着眉看着刘荨的衣着,道:“这衣服旧了些,待回到成都,该为陛下多做些新衣。”

    刘荨看着自己一身玄袍,黑色又经脏又不显旧,没觉得有哪里不好。

    他道:“别那么浪费嘛。半旧的衣服穿着才舒服。”

    司俊不再谈此事,他替刘荨将头发上水珠擦干,道:“郡守并非外人,陛下不需束发。”

    古人讲究礼仪,又没有电吹风,出门或见客,即使是湿头发也得束起来。

    司俊认定刘荨在京城受苦,身体肯定不好。头发未干就扎起来易头疼,司俊才特意叮嘱。

    刘荨捋了捋头发,道:“好啊,你也别扎起来。咱们这样披着,也挺潇洒的。”

    刘荨摸摸脸,道:“关键是脸好看,什么样的发型都好看。”

    司俊被逗乐了。

    刘荨见气氛不再尴尬,道:“走吧,陪我去见见那汉中郡守。”

    ——————————————————

    汉中郡守名为李昂,乃是益州大族,曾因为亲戚犯罪连累,差点下狱。

    司俊熟读历史,知道李昂乃是内政人才,出任益州牧之后特意寻找。

    李昂感动于司俊诚意,成为司俊心腹。

    李昂不仅是司俊心腹,也是司俊友人。

    虽两人是上下属关系,李昂在司俊面前仍很随意。虽说他在堂前等着,却一手书卷,一手瓜子,看上去十分惬意。

    刘荨见状不仅眼角抽搐。

    司俊倒是先把葵花籽给弄出来了,这看这人嗑瓜子嗑的痴迷的样子,看来味道不错。

    司俊进屋时,李昂也没站起来。他只是放下手中书卷,吐出瓜子壳道:“说好的重病呢?精神不是足得很吗?这位是……”

    李昂将视线落到刘荨身上,顿时瞳孔一缩,惊得从座椅上弹了起来。

    刘荨身上衣袍虽旧了些,且是常服。但即使是常服上花纹色彩,也显示出其地位身份。

    “陛、陛、陛下?!”李昂跪的太急,差点滚到地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