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7 章
    变成大猫就钻行囊,脑袋刚好露出来。

    变成小猫就钻司俊怀里。

    司俊表示千里走单骑身上肯定有汗味,而且怀里硬邦邦的,马上颠簸,刘荨睡着也不舒服。

    刘荨坚持要钻司俊怀里。

    司俊也就任由刘荨去了。

    为了骑马方便,司俊穿了一身短褐。

    不过外衣虽是粗布,里衣当然是上好的绫罗绸缎。刘荨变身成的小猫身上还自带有软毛,粗布也磨不到他。

    虽然刘荨显得很亢奋,一钻进司俊怀里,就打起了呼噜。

    猫身子虽小,呼噜声却不小,听得司俊满脸无奈。

    这呼噜声比军中那些壮汉还大,也不知道小猫玲珑的身躯怎么发出这么大声响。

    司俊快马加鞭,行了一夜,至天大亮停下来喝水用干粮时,小猫还在睡。

    司俊小心翼翼将怀中小猫拎出来单手抱着,另一只手取出水壶灌满水,然后拾取柴火,用火折子点燃之后,将水壶搁火堆旁。

    古代的水虽然没什么重金属和化学污染,但寄生虫等什么的不少见。许多有名的古人就是死在寄生虫病上。

    对水源最好的净化方式就是烧开,预防食物寄生虫感染最好的方法做熟。只要条件允许,司俊基本拒绝生水生食。

    即使有系统在身,古代得病也是没药医。系统交易中,其他人的系统商城不涉及医药这块。即使楚铭和萧悦手头捏一大把现代特效药,也不能拿出来卖。

    司俊可不想和萧悦所谈过的,他那个平行世界中,一位叫诸葛亮的贤人那样,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等等,这句话好似不是说诸葛亮,是说谁来着?司俊一边就着水囊中的凉开水吃干粮,一边走神。

    刘荨得了被外星人扔错的系统,顺带得了司俊前辈子的记忆碎片,并将司俊的前辈子当成了自己的过往,因此性格一定程度受到了司俊的影响。

    司俊前辈子可没有现在这样温润如玉,沉稳可靠,(划掉)心机深沉(划掉)。刘荨也学得了他的几分跳脱,还将其发扬光大了。

    不过到现在,司俊偶尔还是容易走神,思维不知道发散到哪座麦子坡。

    不知是太阳渐渐刺眼,还是刘荨睡够了。

    小猫砸吧了两下嘴,闭着眼睛用猫爪子洗了几下脸,又伸了个懒腰,终于睁开了眼睛:“喵……”

    司俊回过神,把水囊凑过去,温柔道:“陛下,要吃点东西吗?”

    小猫喝了几口水,又用爪子搓了几下脸,道:“喵呜……”要吃。

    刘荨没有变成人,但食量和人并无区别。

    干粮味道很差,刘荨却吃的津津有味,和骑马赶了一夜路的司俊吃下的分量差不多。

    司俊替小猫梳理着身上的乱毛,并用帕子沾湿水擦了擦:“路途遥远,陛下辛苦了。”

    刘荨摇了摇头:“喵。”赶路的是你,我不辛苦。

    说完,他继续低头啃干粮。

    啃着啃着,他觉得不过瘾,就像个小人一样坐到司俊怀里,用两只猫爪子抱着干粮啃,啃得一肚子都是干粮碎屑。

    司俊看着努力对着干粮奋斗的小猫,嘴角不自觉露出的笑容更加温柔。

    刘荨吃饱肚子之后,像小狗一样抖了抖毛,然后让司俊擦毛梳毛。

    刘荨:于贼已经完蛋了。轰得一声,房子都垮了。

    听着系统传来的声音中带着兴奋和喜悦,却无半点初次杀了人的心慌,司俊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刘荨:不说于贼了。我走之前跟青礞搭上话,那妹子反应,好似我是个傻的。

    刘荨十分不满的将和青礞对话之事喵喵喵的告诉了司俊,然后语含担忧道:青礞妹子不会有事吧?历史中她都能跟着汉废帝走南闯北,现在局势比当初好一些,她应该能逃出来吧?

    “陛下,不可再说汉废帝这三字。”司俊点了一下小猫的脑袋,道,“我会派人接应,陛下请放心。”

    他也记得那员终于历史中刘荨的彪悍女将,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司俊听刘荨继续絮絮叨叨喵喵咪咪的关心青礞的安危,提起的心渐渐放了下去。

    刘荨的心理状态的确有问题,但他能关心身边人,这点问题就不算什么。

    司俊想,有自己陪着护着,还有系统中那么多“家人”关心他,刘荨这辈子定会无事。

    没有收回系统,司俊虽能和系统中伙伴们交易,但权限小了许多,和系统宿主的“契约者”权限相同。

    首先,他不能使用系统包裹,也不能主导交易,购买来的东西立刻就会出现在现实中;其次,他不能使用系统商城直接出品的功能性的东西,比如两只猫贩卖的各类卡片。

    这让他的生活多了许多麻烦,人身安全的保障也降低了许多。

    不过,他并不悔。

    司俊挠着刘荨的下巴,刘荨唠叨着就开始打滚,这姿态跟系统里两只猫学了个十成十。

    宿谊和慕晏虽是刘荨的师父,刘荨仿佛受两只猫影响更大一些。

    大概小孩子对小动物更亲近一些?司俊不确定的想。

    刘荨填饱了肚子打够了滚,又开始犯困。

    司俊将烧开的水冷却后重新灌入水囊,又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继续赶路。

    于泽已死,无论是京城,还是讨伐于泽联军,肯定都会乱一阵子。暂时不会有人注意他,他得尽快赶回益州。

    为了掩人耳目,司俊冒险独身一人来到京城接刘荨,一个护卫都没带。

    他单人单马,轻装赶路,不仅路过其他人地盘时不会引起注意,路途上强盗看到了也不会去截他。

    强盗求财求色,一般打劫车队,对单人一般不予理睬。

    只是回程时,难免有人将突然从讨伐于泽联军中离开的他和“离奇”死亡的于泽,以及失踪的皇帝联系在一起。他急着赶路,留下蛛丝马迹不少,若被中途截住,虽说刘荨变成了猫,身份不可能曝光,但多生波折,总是不美。

    司俊上马之前,拍了拍自己老伙计的背:“辛苦你了。”

    黑色骏马嘶鸣了一声,看上去精神还不错。

    连续几天奔驰,司俊很担心将马跑死了。他中途换马可就麻烦了。还好他的老伙计还撑得住,不愧是他从小用最科学的方法养出来的马。

    “等回了益州就让你多休息几日。”司俊翻身上马,轻声道。

    骏马又嘶鸣了一声,好似能听懂司俊的话似的,用前蹄刨了几下土,才开始奔跑。

    ——————————————————————

    于泽被霹雳劈死的事很快就传遍了京城,又从京城继续传播开来,连胡地都得到了消息。

    春秋时候炼丹家们就已经发现了火|药,但火|药配方并未稳定,也未用于军事,更没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民间听到“雷声”,看到火光,自然往自己能理解的方面想。这爆炸,也就被传成了雷劈。

    于泽作恶多端,逼死太后,可不招惹了老天震怒,导致天谴了?

    大汉传承四百年,民间早已经认可汉室为正统。汉武董仲舒时提出天人感应,君权神授,民间也认为皇帝乃是天之子,神之子。

    汉中期王莽妄图作乱,就遭受天谴一命呜呼,汉室推举一宗室子为帝,再兴盛世,汉再延续两百年,更让百姓认定了汉室有老天保佑。

    这次于泽被“雷劈”,百姓口口相传,言语中对天子更加尊崇。

    这件事的后果,导致其他蠢蠢欲动,妄图取代汉室的人心里也开始踌躇。

    轰轰烈烈的群雄自立,逐鹿中原之势,暂缓下来。而一些想在乱世中寻得明主的贤才们的心也不由自主更加偏向了正统一些,为刘荨之后搜罗人才,重整大汉雄风,奠定了基础。

    而天子“失踪”之事倒是没传开。

    于泽遭受天谴之后,就有朝臣匆匆进宫禀报。

    暂且不提他们是真心想给皇帝报喜,还是想成为第二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于泽,反正他们都没找到人。

    朝臣们一拍腿,心想肯定是讨伐于泽联军中有人偷偷潜入皇城带走了天子,说不定于泽的死亡也是他们做的。说不定天谴什么只是障眼法。

    他们立刻封闭了消息,免得天子失踪之事,影响了他们分割于泽的势力。

    但各路诸侯在京中,甚至宫里都有眼线。天子失踪,虽瞒得了民间,但瞒不住他们。

    不过他们认为,定是京中有朝臣藏起了天子,以免他们入京之后,控制天子为自己谋好处。

    这两拨人都互相怀疑对方,都等着联军入京后,与对方当面谈谈。

    这一切和已经接到了刘荨的司俊暂时没关系。他此刻只想着,那炸|药包威力还真是大。

    宿谊身携的虽是农业系统,能兑换的只有农作物,但他抽奖抽出来的东西千奇百怪,又多是现代才会出产的东西。

    这次抽中的炸|药包上面还有型号,经楚铭上网搜索,是军中常用的型号,据说威力大的可以炸断大桥。

    只是网上没说,多少个这样的炸|药包才能炸断大桥。

    不过听刘荨说,只一个炸|药包,连厢房房顶都被炸垮了小半,这炸|药包威力果然可观。

    他之前叮嘱刘荨,待拉掉引线之后,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没有叮嘱错。

    如果司俊知道刘荨只跑到了另一边厢房房顶看热闹,他定要拎着猫耳朵再唠叨几个时辰。

    为了自己的耳朵着想,刘荨十分聪明的隐去了这茬没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