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6 章
    刘荨左眼写着“蠢”,右眼还写着“蠢”,看的青礞满脸无奈。

    “陛下安心,奴婢有保全之法。”青礞道,“陛下以后可别轻信他人。”

    她顿了顿,道:“奴婢知益州牧和陛下有年幼情谊,陛下也对益州牧有恩。但人心叵测,此去益州,未必不凶险。请陛下做好准备,奴婢会尽快来投。”

    刘荨心中很是无奈。

    其实益州真的是他的地盘,可是现在说出来,谁都不会信吧。

    刘荨道:“朕知你不信,待来了益州你就知道了。朕需要给个什么信物给你吗?”

    青礞摇头:“陛下不需给奴婢信物。若信物落入他人之手,平添危险。奴婢只一人来投,陛下只需让人记住奴婢。”

    刘荨道:“那好吧……那个,你今日快躲出去吧。”

    青礞见刘荨关心不作假,不由露出微笑。虽然青礞其貌不扬,甚至有些木讷,但面带笑意时,犹有几分动人。

    “陛下请放心,奴婢会无事。”青礞道,“可需奴婢做什么?”

    刘荨道:“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成。”

    青礞见有其他内侍进来,结束和刘荨短短的对话,伺候完刘荨入寝后便退下。

    名义上为刘荨护卫的侍卫们在内侍和宫门都退下后,就用铜锁锁住寝宫大门。

    青礞离开之前,回头看了一眼被锁住的寝宫,看着那座名为寝宫的牢笼。

    先皇后为保护孩子,在宫中留下不少人手。但世事难测,有些背叛了,有些死去了。于泽那一番时不时杀鸡儆猴的动作,虽粗暴残忍,但的确很有效果。

    青礞本想待讨伐于泽的军队和于泽大战,京中混乱时救出皇帝。但皇帝似乎已经有了脱身之法。

    这门窗皆被牢牢锁住,陛下真有办法脱困?

    青礞忧心忡忡,却不敢表露半分,以免坏了刘荨大事。

    待夜色降临,门外侍卫也没了声息,看来是偷懒睡觉去了的时候,刘荨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用包裹打包东西。

    无论衣服配饰,还是宫中摆设,刘荨统统不放过。

    当刘荨把宫殿里搜刮一空之后,站在自己躺习惯了的床边犹豫了一下,就将床也收了进去。

    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认床的习惯,假如去了益州失眠怎么办?还是把床一起带走吧。

    刘荨离开之前,环视了自己居住了六年的寝宫。

    寝宫已经只剩下一间空屋子,连灯架都被刘荨收走了。

    刘荨摸了摸脑袋,自言自语:“我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都是我家的东西,算不得过分吧?”

    刘荨做好心理建设之后,变成黑眼圈小猫,从老路爬上房梁,顶开瓦片钻了出去。

    刘荨轻车熟路的溜到私库和太后私库中,将库藏一件不落,连装东西的箱子一起全部收走。

    若不是时间不够,刘荨定会一个宫殿一个宫殿的搜刮过去,将宫里摆设全部拿走。

    不过他还是去了一趟前朝,把龙椅搬走了。

    龙椅虽说坐着不舒服,好歹造价不菲。而且,龙椅也算是有象征意义嘛。

    刘荨数了数自己包袱里的东西,皇宫内库,太后私库,玉玺私印,藏书摆设,对了,把刘家列祖列宗的牌位也一起带走吧。

    刘荨努力迈动着小短腿,气喘吁吁的东奔西跑,终于搜刮满足,出了宫城。

    宫城外没有多少巡夜的侍卫和内侍,刘荨终于可以变成腿长的大橘猫,不用为了减小存在感,可怜兮兮的用小短腿赶路了。

    成人手臂长短的大猫,和两个巴掌大小的小猫,奔跑起来速度不是一个层次的。但刘荨搜刮完了国库搜刮军备,搜刮了军备之后还要跑去于泽府上,若不是意志力撑着,他早累趴下了。

    不过夜还很长,现在正是后半夜,人最困顿的时候,刘荨一点都不急。

    于泽府守备森严,刘荨在府外趴着休息了一会儿,又变成了小猫,偷偷遛进了府。

    小小的一只猫,古代又没有路灯,巡逻和守夜的人也只是打着灯笼。刘荨从阴影中飞快溜到了后院。

    虽然刘荨不知道于泽去的哪房美人屋里过的夜,但于泽这人多疑又怕死。刘荨只需要站在后院墙头上一瞧,哪里灯火最亮,守夜的人最多,于泽定是在那间屋里拥着美人睡大觉。

    果不其然,院中有一处灯火通明,刘荨走进了一瞧,那小小院子里,至少守着两位数的护卫。

    可再多护卫,也拦不住一只小猫咪。

    刘荨猫着身子跳到房顶,像个小人一样,小心翼翼用猫爪子搬开屋顶的琉璃瓦,全程没有发出一丁点声息。

    刘荨搬开琉璃瓦之后撇了一下猫耳朵。

    古时建筑都有制式,于泽后院屋顶这琉璃瓦本应该只有皇宫才能用。他居然给小妾的房子上也盖着这样的瓦片。

    刘荨钻进屋顶,顺着房梁悄悄滑下。

    这屋里分里外两间,于泽在里面和美人亲人,外间还有丫鬟睡在榻上守夜。

    刘荨的肉垫子踩在地上无声无息,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钻到于泽床底,将炸|药包从包袱里拿出来,扯掉引线后,飞速撒开爪子攀上房梁。

    炸|药包的引线长度保证了士兵埋好炸|药包之后能跑到安全的地方。刘荨钻出了屋顶,跳到了相邻厢房屋顶的时候,炸|药包还没爆炸。

    刘荨歪着脑袋蹲坐在屋顶房檐瑞兽雕像旁,心道这炸|药包该不会受潮了的时候,“轰”的一声,房子居然被炸垮了半边。

    刘荨目瞪口呆。

    还好自己跑得快跑得远,这威力,果然如神棍说的,非常给力啊。

    屋顶都被炸垮了半边,于泽肯定没救了吧?

    刘荨又把脑袋歪到另一边,还用后脚蹬了蹬被炸|药爆|炸声轰得嗡嗡直叫的耳朵。

    大仇得报,他应该喜极而泣吗?可他现在心里毫无波动,不想哭,只想笑。

    他没有什么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就是感觉很开心,很愉悦,很舒畅,忍不住把猫爪子抬起来捂着嘴,用一张猫脸做出眉开眼笑的表情。

    他越笑越开心,还忍不住在屋顶上打了几个滚,最后甚至没控制住,笑出了古怪的猫叫声。

    于泽府中闹成一团,把小猫古怪的笑声完全掩盖。没有人注意到,在高高的屋顶,有一只古怪的小动物正开心的打滚,差点从屋顶上滚下来。

    痛快啊,太痛快了。第一次杀人,并未让刘荨感觉到任何不适,他爪舞足蹈,跟喝了假酒似的。

    待他笑了好久,把肚子都笑疼了,刘荨才想起来,城门外驿站处,还有小伙伴等着自己。

    突然清醒的刘荨抖了抖毛,迈着欢快的猫步,朝着城门外跑去。

    现在府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刘荨直接变成了大猫,将喧闹和混乱甩在了身后。

    微凉的夜风吹动刘荨脸上的乱毛和胡须,刘荨感觉连步履都轻快许多,跑了几个时辰到处搜刮财物的疲惫也好似烟消云散了。

    刘荨跟嗑了猫薄荷似的,一路亢奋,风驰电骋似的冲到了城门外,沿着大道,朝着京城外驿站奔跑而去。

    今晚阴云密布,月黑风高,城郊一片漆黑,比伸手不见五指好不到哪去。

    但在猫的眼睛中,黑夜与白昼并无区别。

    刘荨抬起猫脑袋,驿站的旗帜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在驿站门口,有一青年男子正立在旗杆下。

    刘荨立刻加快脚步,中途起跳,冲进男人怀里。

    男人似乎已经在黑暗中待了许久,眼睛也已经适应了黑暗。

    当刘荨出现在他的视野中的时候,他的脸上出现了微笑。

    当刘荨起跳的时候,他伸出双手,就像是演练过无数次似的,准确无误的将猫接住,抱进了怀里。

    “陛下,辛苦了。”司俊温润的声音在刘荨耳边响起。

    刘荨的猫耳朵动了动,好似被声音刺得有点发痒。

    “喵嗷。”在系统小屋外,猫没法说话,刘荨喵了几声之后,才发现无法和司俊交流。

    他用意念点开了系统交流的功能,让系统帮他翻译猫叫。

    刘荨:“喵嗷嗷。”不辛苦。你怎么在这里等?站着多辛苦啊。

    司俊道:“我没出来多久。我们走吧。委屈陛下在我怀里睡觉了。”

    刘荨笑得猫眼睛都眯了起来:“喵喵喵!”不委屈不委屈,我们快走吧。

    司俊回房拿好行李,去马厩牵出马,翻身上马,连夜离开了驿站。

    驿站的官吏听着马匹嘶鸣声,翻了个身继续睡。

    他知这人有问题,但那又如何?这国之将乱,有问题的人多了去了。还是得到手的碎银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