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5 章
    很快就到了第三天。

    司俊特意入系统小屋告诉刘荨,他已经到了京城外驿站,并将具体地图画给刘荨看,让刘荨入夜就逃出来。

    本来司俊是想冒险进城,在宫城附近接刘荨,被刘荨拒绝了。

    “你一个大活人不惊动任何人入城容易,还是我一只娇小的猫咪趁着夜色出城容易?”

    刘荨说这话的时候,变成了一只大橘猫,让司俊撸毛。

    司俊看着这一只成人手臂长的大猫。娇小?你是不是对娇小有什么误解?

    这时候另一只正在和黑眼圈小猫玩咬对方尾巴的大橘猫耳朵动了动,转头撇着耳朵,露出嘴中的尖牙,眯着眼睛看着司俊。

    司俊顿时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猫妖就是和普通的猫不一样,他只是心里想一想,还没说出来,都能察觉道。

    最后司俊被劝服。他如今一举一动都被人注意着,以突发重病回益州的借口乔装来京城,躲过所有人视线已经很是不易。入城需要探查身份,出示凭证,虽可以伪装,但在如今紧张时刻,京城中守备肯定十分森严。若他身份暴露,反而会给刘荨带来麻烦,的确不如一只猫趁着夜色悄悄跑出城安全。

    不过司俊还是唠唠叨叨叮嘱了刘荨一番。

    变成大橘猫的刘荨抓了抓耳朵:“子杰你好烦啊喵,饲主都这么烦吗喵?”

    另一只大橘猫接嘴:“饲主都是这么烦喵。”

    咬着大橘猫尾巴的黑眼圈小猫把嘴里毛绒绒的金黄□□尾巴吐出来,道:“饲主的确都是这么烦喵。”

    正在聊商业(养猫)经验的大猫饲主肖晟和小猫饲主乐正元:“……”

    他们两的友情,就是在两只猫妄图气死他们的过程中飞速增长。

    司俊嘴角抽了抽,道:“陛下,我不是你的饲主。”

    刘荨跳到地上,变成人道:“我就当你是我的饲主不成吗?”

    楚铭和萧悦从猫咪变成人的时候能将一身猫毛幻化成相应颜色的衣服,样式还能自己选。刘荨虽没这个本事,但他变成猫之后衣服就进入了系统包裹里,变成人的时候衣服自动穿上,所以比起两只猫,说不定还更方便一些。

    刘荨整了整自己的衣冠,道:“我出发了,子杰安心等着我。”

    司俊还是忍不住再次唠叨了一遍:“小心别迷路。”

    刘荨无奈道:“这六年来,京城什么地方我没逛过?京城大街小巷地图都牢牢记在我脑海里了,你说的那驿站,从南城门出去,就一条大道,顺着大道跑就到了,哪会迷路?“

    楚铭和萧悦停止了打闹,扒着刘荨的袍角道:“小草,出京城后也要常来系统小屋玩。”

    刘荨道:“古代没有电,到了晚上就黑灯瞎火的,不进系统小屋还能干什么?赏月?”

    黑眼圈萧喵贱兮兮道:“你可以和小俊俊滚床单啊。”

    众人:“……”

    刘荨:“……萧悦,你个禽兽!子杰现在还是未成年!我是把他当晚辈看待!子杰,别听他乱说!”

    司俊:“……”

    众人:“……”

    萧喵笑得滚做一团。

    乐正元忍无可忍,走过来把小猫团成一团塞兜里:“你们继续聊。”

    心塞,丢脸,回家关门揍猫——by已经想过无数次但从未实践过的乐正元。

    楚铭干咳一声:“小俊啊,别听那只禽兽乱说。你们不是今晚上要搞个大新闻吗?快下线吧喵。”

    司俊用无语的眼神看着楚铭。

    说的好像你不是禽兽似的,你不也是猫吗?而且什么叫做搞个大新闻?

    虽然好似的确皇帝失踪,是个大新闻。

    司俊心很塞的下线了。刘荨也下线,赚最后一笔。

    等着两人下线之后,乐正元把猫从口袋里掏出来,道:“你能不能别这么嘴贱,故意去欺负司俊?”

    萧喵眼神左飘右飘,就是不看乐正元。

    乐正元继续道:“司俊是为了刘荨才不戳破,你要是说漏嘴了怎么办?而且这并不是一件可以开玩笑的事。”

    楚铭舔了舔爪子,道:“我也觉得,小贱啊,平时你调皮也就算了,这次的确是你做得不对。司俊这么好的一个人,你何必去欺负他?”

    其他人也用不赞同的眼神看着萧悦。

    萧悦尾巴一甩一甩,越甩越低,然后夹到了两腿间。

    他撇着耳朵道:“我知道错了喵,等司俊上线我就道歉喵。”

    顿了顿,他强调道:“我真的知道错了喵,我知道司俊是个好人,就是一时间没管住嘴。”

    宿谊打圆场:“好了,就这样吧,虽然司俊没有生气,等他上线还是要道歉。不提这件事了。希望这次小草能顺利。”

    楚铭道:“他问了我买了一大堆火球卡,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就算要点炸|药包,也不需要那么多火球卡吧?”

    宿谊黑线:“炸|药包拉掉引线就能点燃,不需要火球卡。他该不会准备去放火吧?”

    慕晏倒是显得很轻松:“小草不错,一次性杀人放火都做齐了。”

    宿谊忍不住一脚踹慕晏腿上。

    这人说什么话呢?是人话吗?简直比两只猫还禽兽。

    宿谊见萧悦还夹着尾巴,忍不住心软道:“我知道你是担心小草和子杰太紧张,故意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司俊也没有生气。只是你玩笑开得不太对。如果小草真是穿越者也就罢了,明显司俊对小草还没那意思。”

    萧悦撇着耳朵道:“但是我看得出来小草有意思啊,那岂不是小草很可怜。”

    乐正元弹了一下猫脑袋:“原来你是在给小草抱不平?”

    萧悦继续撇着耳朵夹着尾巴,跟一只小狗狗一样:“我知道错了喵,感情的事别人不能强求。”

    乐正元道:“暂且看着吧,等刘荨长大。”

    司俊一颗心都扑到刘荨身上,等刘荨长大了,感情不变质才怪。

    其实这件事楚铭他师兄最有发言权。只是他师兄没系统金手指,自然也就没被拉进这个小组来。

    不过就算楚铭他师兄在,肯定也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老牛吃嫩草什么的,这件事还是有些尴尬的。

    ————————————————————

    刘荨下线之后,

    清点了一下自己的包裹,然后静等着夜晚来临。

    自从宋太后薨后,刘荨这里更冷清,除非刘荨叫人来伺候,不然不会有人特意凑到刘荨跟前。

    连宋太后贵为一国太后都会被于泽逼死,一个不过舞象之年的小皇帝,结局还用说吗?

    刘荨乐得这些人不打扰他,反正他想聊天就去系统小屋里。

    他的小伙伴们为了他专门商量好了时间,每次他上线的时候,总有小伙伴在小屋里等着。司俊也只要没事就会在线,陪着他入睡,不会让他孤独一人。

    若非如此,哪怕他内在是个成年人,恐怕也受不了了吧。

    当然,如果自己真的支撑不住了,就算知道今后需要躲躲藏藏度日,他也会逃离这里。

    所以我还是挺坚强的,不愧是受天命眷顾的穿越者。刘荨忍不住嘚瑟了好几下。

    就在刘荨数着时间等日落的时候,一位其貌不扬的宫女垂着头进来,伺候刘荨洗漱更衣。

    刘荨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只有那宫女一人,才开口道:“青礞。”

    被唤作青礞的宫女停下手头事,道:“陛下有何吩咐?”

    刘荨道:“你今日可能出宫?”

    青礞面无表情道:“陛下可别说这话,若让于丞相听到,陛下可讨不了好。”

    刘荨摆摆手道:“没事,朕看过,周围无人……别装了,我知道你是母亲的人。”

    青礞的表情稍稍一动,没有说话。

    刘荨道:“你伪装的很好,若不是有人告知朕此事,朕也没能觉察出来。这几年辛苦你了。”

    刘荨顿了顿,道:“朕让你出宫,并非让你传递消息,而是让你出宫躲躲。我知你能耐,定有法子保全自己。过了今日,若你要寻朕,就到益州去。”

    这个有人,是史书记载的。

    和刘荨这个暴君同时出名的,还有他的一侍女。那侍女是史书中寥寥无几的女将,跟着刘荨从西域南下中原。

    如此强悍女将,本该史书流芳,可惜她一路跟着刘荨走到黑,和刘荨这个暴君一起,遗臭千年。

    史书中只记载此人乃是刘荨贴身侍女,野史中很有些两人的香艳记载。

    不过刘荨自记得自己是穿越者后就特意留心,确定此女是亲娘留给他的人,而且此女似乎对男性亲密接触有些厌恶。

    史书记载不可信啊,这妹子十有八九是个百合。

    刘荨甚至暗搓搓的怀疑,妹子对历史中的自己死心塌地,大概是自己亲娘的缘故。

    咳咳,不能乱想了,要尊重九泉之下的亲娘。

    历史中的刘荨从京城逃脱之后,身边就这一位宫中老人。所以他猜测,很可能这逃脱和青礞妹子有关系。

    现在没有自己拖累,青礞妹子应该更容易离开吧?

    刘荨本来想暗搓搓的自己跑掉,但是今天碰巧是青礞当值,这家伙又忍不住心软了。

    青礞看着一脸傻气的刘荨,表情终于变了:“陛下,就算如此,时至今日,又怎知奴婢未曾背叛?你怎能将行踪随意告知?”

    刘荨看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青礞妹子,摸了摸鼻子,讪讪想,他这不是有史书和平日观察做双重鉴定,才确定的吗?才不是鲁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