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4 章
    刘荨从小黑屋……不,从小屋里出来,精神是好了,但是还是伸手要买炸|药包。

    宿谊看着司俊的眼神里充满了谴责。

    慕晏笑着拍了拍司俊的肩以示安慰,然后对刘荨道:“好样子,有血性,是我的弟子。”

    刘荨当即露出招牌式嘚瑟虎式笑容。

    当然,这虎式笑容大概是跟两只猫学到的。

    见慕晏也站到了刘荨一边,宿谊不由叹了口气,道:“成吧,小心安全。是用成就值换,还是以物易物?”

    刘荨道:“神棍你缺什么?”

    “都成,一个炸|药包而已,换什么都成。”宿谊说完后抱怨,“为何你叫河清师父,叫我就是神棍?”

    刘荨道:“对古人要尊礼,咱们现代人都是哥们,谁跟谁啊,叫你师父不会生分了?”

    宿谊不由扶额,谁跟你个小屁孩哥们啊。

    他不由又用谴责的眼神看着司俊,司俊微微扭头,眼神有些飘。

    刘荨抱怨:“神棍你好小气,我叫你师父,宿师父成了吧?别欺负我家子杰。”

    慕晏努力忍笑:“都成你家的了?”

    刘荨一本正经道:“子杰是我从小屁孩看着长大,父子之情你们明白不?”

    慕晏和宿谊的脸色都十分精彩。

    司俊当即道:“好了,别逗弄陛下了。陛下,你不是说得了一卷墨子古书吗?康乐或许用不上,但收买人心也不错。”

    宿谊手下有一帮古代疯狂科学家,墨子一派也在其内。因战乱和打压,墨子存书十不存一,宿谊若是帮其找到了一卷,虽只是杯水车薪,但的确可以起收买人心的作用。

    刘荨所得古书并非孤本,分一本给宿谊,自己将来遇到墨家人,也可将其拿出来收买人心。

    墨家主张的政治思想或许不切合这个时代的实际,但其钻研科学的一面,会给刘荨的收复大业带来许多便利。

    司俊被放益州牧之后,曾遍寻能人异士。但那能人异士都一副他是乱臣贼子的模样,不愿出山。

    这些人只能等着刘荨出了京城,亲自去请了。

    汉室四百年,天下人已将汉室视为华夏正统。便是汉王朝灭了,后世华夏子民仍自称为汉民,可见其影响。

    这六年打拼,司俊对自己当初一念之善,没有收回被制作者扔错了的系统感到庆幸。

    他当年没有收回,并让众人一同隐瞒,是担心刘荨缺了穿越者这根心理支柱会崩溃。

    现在发现,刘荨当这个穿越者,比自己更利于江山社稷。

    能救这个孩子,又能达成他自己的梦想,不过是从今以后当个古人,将过往一切送给刘荨而已,这代价不算什么。

    不过……司俊又听着刘荨继续说,我养的孩子多么多么棒,不由扶额。

    就是这种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叹气啊。

    忍耐,忍耐,习惯了就好了。

    刘荨成功得到炸|药包一个。

    刘荨收起炸|药包后抱怨:“康乐你怎么不多抽几个武器出来啊,不是你抽出来的武器,我拿不到啊。”

    宿谊忍不住敲了一下刘荨的脑袋:“你当是我想抽什么就能抽出来的?何况系统不禁止我们交流,你不会自己做吗?”

    系统虽然规定只能交易他们从系统里得到的东西——刘荨除外,但没有禁止他们交流。因此宿谊已经记住的各类种植、化工、铸造等等,可以直接讲给其他小伙伴们听。只是他们只能口述,不能画图写字。

    这也已经可以让这群人钻许多空子。

    司俊凭借记忆力,记下了不少可用的东西。在益州搞基建大生产搞的如火如荼。

    楚大橘也想蹭这个空子,从星际时代的萧小贱那里记一些星际时代的科学理论。结果他听完之后两眼一抹黑,差点晕了。

    作为一个理科废,就算听到星际时代的伟大理论,也只是抓瞎二字。

    楚大橘很敬佩靠上大学萧小贱。

    萧悦用猫爪子抹着不存在的眼泪:“大橘啊,我全靠死记硬背啊,上华大是靠的自主招生保送来着。虽然现在我把初高中的知识讲给你听,其实我也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楚大橘顿时心理平衡。这才对嘛。同为猫妖,怎么能有智商差距呢?

    不过楚铭不行,还有他的伴侣肖晟在。之后偷渡知识这件事就交给了肖晟和乐正元。至于两只猫……

    你能指望可爱的小猫咪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可爱的小猫咪不是只需要卖萌就好了吗?你们这是虐猫!——by楚铭和萧悦。

    刘荨现在被困深宫,没办法把知识拿出来用。不过他也跟着宿谊和楚铭回顾了一下初高中的课本,权当为以后做准备。

    刘荨得意道:“等老子出了这京城,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这世间,将留下我的不朽传说!”

    司俊沉默了一会儿,心想,还是让刘荨少跟两只猫混了。

    刘荨得意了一会儿,继续跟司俊谈论正事:“对了,这次我离开,终于可以把积攒的金银珠宝粮草什么的给你运过来了。不过我一次性拿出这么多东西会吓到别人吧?”

    司俊道:“一切由我安排,陛下放心。况且陛下拿出些神异手段,也利大于弊。”

    宿谊这个神棍对此最有发言权:“普通人有什么神异那是妖孽,你作为皇帝有神异,那是国之大幸。你看,哪个明君不吹嘘自己生而带异象?”

    刘荨拍拍脑袋:“说的很有道理。那我就不悠着来了,这三天多搜刮点。最后一天把国库搬空。”

    反正留着国库也是给那群带着讨伐于贼,但是心思各异的诸侯军阀们,还是留给自己用更好。

    司俊问道:“于贼没把国库搬空?”

    刘荨道:“他已将内库国库当成自己的私库,既然可以任他取用,他何必把东西搬出来多此一举?何况内库国库现成的建筑,可比他自己在家里挖地窖更省事。所以内库国库不但没空,反而东西更多了。”

    刘荨系统包裹收取东西也是有限制。因为古代是私有制,因此天下无主之物,和官家之物,他才能随意收取。

    即,他跑去于泽宅子里,就只能靠着两只猫爪子抱东西离开,收不进系统包裹里。

    但国库内库,以及宫里所有的东西,他都能带走。

    现在名义上属于他的禁军守军里所有的粮草军备,他也能带走。

    不过将来他和别人打仗,别人已经旗帜宣明的不认他这个皇帝,处于他的对立面的时候,他就不能带走别人军营里的任何东西了。

    他倒是可以变猫去烧粮草,但司俊这个小心谨慎的家伙绝对不会同意。

    古人可不是现代人那么心软,看见一只小猫咪从自己面前跑过还会会心一笑,甚至拿出点食物喂。古人看见路上跑过一只不认识的小动物,第一反应就是打死吃肉。特别是军营,且不说古人经常驯养各种动物用作军事用途,让他们反射性的看见任何不该出现在军营的动物都会弄死。就说那群士兵就算粮草充足,也很少荤腥。见到一只膘肥体壮的小动物,还不流着口水扒皮下锅或者上烤架?

    可不要小看古代。刘荨可以变猫趁着夜色在京城里拔腿狂奔当猫大盗,可不敢轻易去军营这种地方。他跑得再快也躲不过一个普通士兵扔过来的刀。

    之所以他能搬走禁军防军的军械粮草,是因为这些东西都不在军营里。

    于泽多疑,连他手下军队都信不过。所以物资和军营是分开的。

    等反于泽的联军打过来之后,那些东西可能才会运一些去军营,以便作战。但现在,于泽把钱袋子卡得死死的,可不愿意轻易拿出来。

    这方便了某只猫咪大盗行事。

    刘荨对“猫咪大盗”这个称谓表示强烈反对。拿自己的东西,能叫偷,能叫盗吗?

    于是刘荨下线之后,瞬间变成圆滚滚黑眼圈小猫咪,熟练的爬上屋梁,顶开瓦片钻了出去,开始自己例行搜刮。

    国库内库什么的都不会每日清点,他拿的又是数量很大的金银巾帛,一天一点没人发现。至于宫中摆设什么的,少那么一点,别人都以为是宫人拿走了。

    事实上,宫人每时每刻都在偷宫里的东西出去,只是数量没有刘荨偷的大,也没胆子伸手进于泽让人把手的国库内库。

    刘荨这次的目标是太后宫中。太后已薨,她的私库也被于泽接手。屋里摆设现在封存着,将来于泽肯定也会慢慢挑选他喜欢的拿走。

    刘荨离开那日,他会带走现在不敢带走,怕牵连无辜宫人的所有东西——库里被搬空,即使不清点,看守之人也能看出来,到时候宫里肯定一个都跑不掉。

    但他离开那日,于泽已死,京城大乱,不会有人再去和宫人们过不去,他们肯定会席卷宫里剩余的东西,逃离宫殿甚至京城。

    他不会拿走所有的东西,剩余的金银细软,权当是给这些人的路费了。

    只是,他们在争抢中会不会丧命,这就不是刘荨能控制的了。他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

    他连太后的救不了,何况普通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