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2 章
    宋太后薨。

    刘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脑袋一下子放空了。

    前几日他刚跟宋太后坦白,怎么突然情况急转直下?

    宫里人虽然不敢和刘荨说话,但事情缘由还是传到了刘荨耳朵里。

    于泽带领一些文武官员照例前往太后寝宫做面子工程,妄图为废帝立新君铺路的时候,太后突然发难,怒斥于泽是乱臣贼子。

    宋太后言,大汉只有刘荨才是正统的皇帝,只要刘荨不死,所有另立的皇帝都是乱臣贼子,谁也别想利用她。

    按照礼法,皇帝并非不能废,但必须要太后举起“废帝”的大旗,下懿旨,和满朝文武以及宗亲一同要求废帝,才勉强算得上是符合大义。

    就像是霍光对待海昏侯那样。若没有上官皇后肯许,臣是不能废君。

    宋太后之言,彻底堵死了所有想拥其他汉宗室作为傀儡,又妄图得一个好名声的诸侯的路。

    于泽倒是沉得住气,没有当场对宋太后发怒。但当晚,宋太后自缢于寝宫,并留下遗书,再次重申了此事。

    据说宋太后留下了两份遗书,一份被于泽烧掉,一份被人送往讨伐于泽联军手中。

    不管这是否属实,但宋太后一死,便无人可通过礼法废除刘荨。

    其他要做皇帝的,要么撕破最后的脸面弑君自立,要么“请”刘荨自行退位“让贤”。

    太后自缢后,于泽派重兵把守刘荨寝宫,刘荨彻底失去了自由。

    如今再立新君的棋路已废,于泽若要保留最后一块大义的遮羞布,就要好好控制住刘荨这步棋,让其他汉室忠臣投鼠忌器。

    当然,如果刘荨太不听话,等待他的还是死路一条。

    宋太后也说了,只要刘荨不死,他就是正统。那他暴毙就好了。

    宋太后匆匆下葬,刘荨被囚禁在寝宫中,于泽甚至不许刘荨去送太后一程。

    ————————————————————

    夜深人静之时,名义上是伺候,实际上是监视刘荨的人看着刘荨洗漱完毕,躺到了榻上。

    所有人悄悄退下,寝宫中空无一人。大门紧闭,门口还上了锁。

    刘荨坐起来,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之后,又躺了回去。

    刘荨:系统开启。

    他心中默念之后,面前浮现一个面板,上面有“进入小屋”、“成就值”、“物品栏”、“交易栏”四个选项。

    刘荨意念操控点击“进入小屋”,眼前一晃,人已经到了一个像是玻璃花房,里面除了家具之外,塞满了各类猫爬架猫玩具的屋子内。

    你问刘荨为什么知道玻璃花房?当然是因为他是穿越者。

    刘荨自有记忆起,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从小到大的记忆碎片。

    随着年岁增长,刘荨记忆越来越清晰。他某一天恍然大悟,或许自己不是妄想症,是穿越了。

    记忆中那个男子,就是自己嘛。唉,都怪自己胎穿,小孩子脑容量不够,迷迷糊糊这么久才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疯了呢。

    刘荨想,怪不得自己对周围人,包括那便宜父皇,都没什么感情。因为咱根本和他们不是一路的,刘荨摸摸脑袋,长吁短叹。

    我可是牛逼的现代人,尔等古人怎么能明白我的想法?这是几千年的隔阂!

    想清楚之后,刘荨觉得自己真倒霉。

    记忆清晰之后,他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他穿越的这个人挺有名的,汉废帝刘荨,历史中有名的疯子。

    汉朝传世几百年,中途磕磕绊绊,一直到了刘荨生活的时代。

    刘荨之前的几个皇帝,包括刘荨的父皇在内,昏庸荒淫无度,朝纲大乱,宦官和外戚接连干政。

    刘荨继位的时候,外戚为压制宦官,请军阀于泽入京“勤王”,结果请来一匹狼。

    最终太后被逼死,刘荨被废,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汉末进入群雄割据的时代。

    若是这样,刘荨也就是历史中一小可怜而已。

    十年之后,刘荨重新出现在历史中。

    他跑到了西域,认鲜卑做父,改鲜卑姓,率鲜卑军队入侵中原,血洗中原豪族,一时间中原豪族人人自危。

    有中原能人志士前往劝说,他乃是正统皇帝,大可举起大义之旗,振臂高呼,必有忠于汉室之人跟随,为何要认贼作父?血洗中原大地?

    刘荨直言,他不为帝位,只为报仇。当年欺辱他的人的家族,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最后刘荨死于征战中,被砍成了肉泥,死相凄惨,声名更是狼藉。

    后世称,他不仅引狼入室,领鲜卑入中原,更是在泄私愤中滥杀无辜,屠戮中原大量人才——那个时候,人才被豪族独占,刘荨血洗中原豪族,就等于屠戮了大量中原人才。

    这一切导致中原之后对外疲软,挣扎了好几百年,才重新走向统一。

    很多人将这几百年的中原大乱都归结于刘荨的疯狂。虽然刘荨当皇帝的时候身不由己,没有做过任何坏事。但后世史学家仍旧将其归于暴君之列,和桀、纣并列。

    穿越成这么个前途坎坷的疯子,穿越者刘荨感觉两行清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就当刘荨觉得自己未来将暗无天日的时候,或许是他穿越者身上的主角光环闪耀,他认识了司俊这个京中有名的少年天才。司俊被他穿越者的霸气所折服,认他为主,为他鞍前马后,悉心谋划未来。

    那时候他才八岁。啧啧啧,咱穿越者就是不一样。

    历史中,少年天才司俊十岁便病逝了。沾染了他主角光环的这个世界的司俊,自然命运也被改变了,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之后刘荨身上主角光环再次闪耀,在九岁登基的时候,他身体里多了个“交易系统”,可以进入系统小屋,和三组小伙伴交易东西。

    他这才知道,自己是因为外星人实验失败不小心被炸到这个时代,外星人为表歉意奉上交易系统金手指一枚,只要他做出对历史有正面影响的事,就会得到“成就值”,成就值可以和小伙伴们购买东西。

    所购买的东西,是小伙伴自带金手指系统里的东西。

    伙伴之一是一只叫楚铭的猫妖,昵称楚大橘。他售卖变猫卡、各类没卵用的法术卡(比如打火机火苗大笑的火球卡,能喷人一脸水的水箭卡等)。据说穿越原因是被外星人的徒弟的雷劫连累,劈穿越。

    伙伴之二是一只叫萧悦的猫妖,昵称萧小贱。他售卖变猫卡、各类文博相关记录和节目的视频资料卡。据说穿越原因是被外星人制作的傻逼系统认错了妖,被强迫绑定为宿主导致穿越。

    伙伴之三是一个叫宿谊的神棍,昵称神棍。他和刘荨一样,是因外星人实验失败被炸穿越。这人最牛逼,除了售卖各类植物种子和种植方法,他抽奖抽到的各类奇怪东西也能拿出来卖。

    至于刘荨,他的系统没有自带商城,但他有一个没有上限,能堆放无生命物体的“物品栏”,他还能拿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卖。

    刘荨想,大概是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个时空中原大地上所有东西理论上都归他所有的缘故吧。

    其他人表示很不服。

    楚铭表示,自己拥有物权的东西就能拿出来交易的话,他就向萧小贱购买星际时空的飞船飞车和光脑了,华国分分钟提前进入星际时代,那多牛逼。

    可惜他们只能贩卖本身系统商城里出产的东西,当一个二道贩子。

    系统小屋并非宿主才能进来,宿主的契约者也能进来,并且拥有交易的权力。

    这契约者,都是宿主的爱人。而这几人的爱人都是男人。这真是一个gaygay的系统。

    刘荨想到这,脸有点红。真没想到,他的小伙伴居然和自己共享系统。

    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什么的……嗯,刘荨得意的不行。

    刘荨这次上线的时候,司俊正好在屋子里和神棍的爱人慕晏下棋。

    “陛下。”司俊看到刘荨出现时,站起来笑着朝刘荨迎来。

    看着司俊如春风沐雨般的微笑,刘荨心中烦闷稍稍被驱散了一些,只是脸似乎升起了一点热度。

    我兄弟笑得真好看,刘荨美滋滋的想。

    “陛下?”司俊见刘荨发呆,关心道,“是否有什么烦心事?”

    刘荨摆摆手,道:“没什么……嗯,对了,不需要再等讨伐于泽的联军逼近,给京城造成混乱的时候了。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你什么时候能来接我?”

    刘荨顿了顿,道:“太后自缢了。”

    司俊一愣:“太后……”

    其他人也将视线投了过来。

    刘荨将宋太后自缢之事简单讲述了一遍,然后皱眉道:“虽然她并非我亲生母亲,我登基前,她和我关系也不怎么好,非说难过悲伤什么的说不上,但这几年她对我还算不错,这个仇我肯定要帮她报。”

    司俊叹了口气,道:“待我们攻入京城,定要取于贼项上狗头。”

    刘荨道:“哪需要等以后?神棍,你不是说你抽奖抽出个炸|药包吗?卖给我。我走之前就把他炸了。”

    众人:“……”

    宿谊干笑道:“小草,你是在开玩笑吧??”一言不合就扛炸|药包炸人,吓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