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br>开坑大吉,本文无脑傻白甜苏破苍穹,不是金手指是无量金身。请谨慎入坑。<hr size=1 />  刘荨手肘搁在桌案上,手撑着下巴,冷眼看着堂中那挨打的黄门惨叫着惨叫着,就没了声息。

    于泽微笑道:“陛下,这黄门可是你亲近之人,为何不赦免他?”

    刘荨懒洋洋道:“朕赦免他,就有用吗?那侍卫会听朕的?”

    于泽扫了一眼周围瑟瑟发抖的内侍和宫女,道:“好歹说一声,陛下是否太凉薄了?”

    刘荨继续懒洋洋道:“朕若是为他求情,于卿大概又要说这黄门蛊惑朕太深,不但要将其杖毙,还要再杖毙几个吧?这事都发生多少次了?于卿怎么还来诓朕。”

    于泽收起笑容:“陛下这是在怪罪臣?”

    刘荨笑道:“哪敢。”

    于泽看了刘荨半晌,重新微笑道:“看来陛下身边还是有太多乱臣贼子。”

    刘荨道:“你说谁是乱臣贼子,谁就是吧。人也打杀了,于卿还有何事?还是说没杀够,还想再杀几个?朕身边剩下的人可都是你新换上没多久的,你还是省着点吧。”

    于泽看着那个已经不再对自己唯唯诺诺的少年,心中一股窝火,恨不得提剑将那少年皇帝一剑砍死。

    可现在汉室气数未尽,他能在京中安稳发展,全靠挟持天子。宗室都早跑掉了,他没办法再找一个宗室立为皇帝,只得忍着这个日益不服管教的皇帝。

    不过这件事也忍不了多久了,他已经和一个宗室达成了合作,那宗室会送庶子进京,待那庶子进京,他便毒杀这个不服管的皇帝,将那宗室扶上皇位。

    想到没几日,那宗室就该到了,自己也忍不了几日了,于泽深呼吸了一下,将自己心中暴虐的情绪压下,冷哼一声:“陛下倒是越来越不客气了。”

    刘荨笑道:“朕知堂弟在入京路上。既然这日子已经看到头了,朕也懒得再装了。俗话怎么说来着?破罐子破摔?”

    “破罐子破摔……”于泽品了一下这句话,也笑道,“这话倒是形象。这是谁说给陛下听的?宫里还有说这话之人?是王太师,还是陈司马?”

    刘荨道:“宫里有何人进出,于卿还不了解?要不……你猜?”

    于泽又冷冷的瞪了刘荨一会儿,甩袖道:“陛下好自为之,臣,先告退了。”

    刘荨慢悠悠道:“慢走,不送。”

    待于泽走后,侍卫也全部退下。空荡荡的寝宫里只剩下垂首不语的宫女内侍,和那已经断了气的老黄门。

    刘荨收起撑着下巴的手,起身站立不语。

    自从于泽入京掌握京中大权之后,隔三岔五就要来这么一回,地点一定是在刘荨寝宫里。

    对刘荨不敬的内侍宫女会被杖毙,对刘荨亲近的内侍宫女会被杖毙,刘荨刚开始还想着怎么装一装,好多保护几个身边人,后来他明白了,于泽杀鸡儆猴,那杀的鸡是随机的,和他对下人什么态度没关系。

    后来刘荨就疏远内侍,连更衣沐浴都自己一人,守夜时殿中也不留人,内侍宫女就每日做送饭送水更换衣物被褥等事,没人敢跟刘荨说话。

    这样之后,于泽杀人才稍稍少了一些。

    可最近反于泽的联军开始集结,于泽心里焦躁,又开始没事找事。

    刘荨冷着脸,缓和了一下情绪,缓步走到那被杖毙的黄门面前屈膝蹲下。

    “陛下!”一拿着笔的官员小声惊呼。

    刘荨没有理会那官员的声音,他伸手替那黄门合上不甘恐惧的眼眸,然后将外袍脱下,裹住黄门道:“将他和朕这袍子一起葬了吧。朕没本事,护不住身边人,只希望朕身上这点微弱的龙气,能护住他不因枉死而入不了地府。”

    一头发花白的黄门忍不住快步走了过来,对着刘荨跪下道:“陛下保重龙体!”

    刘荨摇摇头,道:“你不该跟朕说话的。”

    黄门继续磕头道:“奴婢也活够了,不惧死。”

    刘荨眼中流露出悲伤情绪。

    这被杖毙的黄门也是如此说的。他将外界的消息传给自己,告诉自己讨伐于泽的联军已经集结了,让自己撑住。

    “帮朕把他安葬了。”刘荨没说安葬在哪里。他也决定不了安葬在哪里。

    黄门又磕了一下头,将那裹着刘荨外袍的已死同僚艰难抱起。

    这时候,又一头发花白黄门走过来,和那黄门一起抬着尸体,离开了宫殿。

    之后,剩下的内侍宫女开始打扫宫殿。

    这种事,他们也习惯了,麻木了。

    因知道无论讨好还是欺辱小皇帝都会被杖毙,这些仆从们已经学会了安静做自己的事。

    至少,刘荨在宫里生活还是没被苛待。

    当然,他的生活在外人看来,是绝对达不到皇帝标准,甚至不如普通官宦子弟。但刘荨觉得有吃有喝有衣服穿,还算不错。

    只是每次有人被杀,他都会陪葬一件旧衣服。当于泽杀性大发,他衣服就有些不够用。

    刘荨不是身边没有其他物事。只是他知道,用其他东西陪葬,陪葬品肯定会被挖走。也就是这占了死人血的旧衣服,其他人看不上。

    “陛下……”

    刘荨回过神来,对那官员道:“褚卿,今日这黄门又会被记做是朕滥杀吧?“

    褚亮脸上出现悲怆之色。

    刘荨叹了口气,道:“记就记吧,委屈你了。”

    褚亮哽咽道:“如何是臣委屈……”

    刘荨勉强笑道:“你是史官世家,让你做伪史,你心中难过煎熬,朕明白。只是为了家人安危,褚卿尚且再忍耐一下吧。”

    褚亮身子微微颤抖,道:“陛下知道?”

    刘荨看向窗外:“朕知道,朕什么都知道。只是时机到了,朕才敢说朕都知道。”

    褚亮心中一颤,忍不住扑通跪下。

    他虽心中向着汉室,向着陛下,可他胆小,他自私,他害怕于泽会伤害他的家人,成了于泽手中污蔑皇帝的笔。

    可皇帝却告诉他,明白他的苦衷。

    “臣有罪……”褚亮泣不成声。

    刘荨眼神飘忽:“朕恕你无罪,退下吧……”

    褚亮震惊的抬头看着刘荨。

    刘荨背着手,朝着殿外走去:“起驾,朕去看望太后。”

    周围内侍无声准备銮车。

    刘荨跨出殿门的那一刻,停了下来,低声道:“有机会离开京城,就快逃吧。时局要乱了,朕……期待和你活着重逢。”

    褚亮再次磕头,一磕不起,痛哭流涕:“陛下……保重……”

    ——————————————————

    刘荨到了寿安宫之后,宋太后正在喝药。

    刘荨立刻上前,给宋太后递水。

    宋太后喝了蜜水,冲淡口中苦涩之后,让伺候的人退下,道:“那于贼又在你寝宫开杀戒了?”

    刘荨道:“太后不用担心,朕已经习惯了。”

    宋太后眼神复杂的看着神情淡然的皇帝。

    刘荨九岁登基,十岁于泽以勤王的名义进京,十一岁于泽大权在握开始在宫中时常大开杀戒,折磨刘荨和宋太后。

    宋太后见得多了,死人吓不到他。刘荨则被吓得夜不能寐,精神恍惚。

    今年刘荨十五岁。

    宋太后幽幽道:“是啊,也习惯了。”

    母子两相对无语。

    宋太后并非刘荨亲生母亲。刘荨乃是先帝元后嫡子,出生即被封为太子,宋太后为继后。

    宋太后有子,因此先帝在位时,两人关系并不怎么样。

    毕竟宋太后还是希望自己的亲生儿子继位。

    只是先帝荒淫无度,为逗宠妃乐,连已经被封为太子的刘荨尚且在冷宫受苦,更不用说她这现任被冷落的皇后的孩子。

    她重病的孩子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中离世,连个追封都没有。宋太后从此之后吃斋念佛,心如死灰。

    若不是宠妃无子,先帝怕绝后,恐怕刘荨也难逃一死。

    只是同受于泽折磨,宋太后和刘荨也有了些相依为命之感。刘荨许多贴身衣物都是宋太后用自己私库所存好布料所做。

    内库被于泽抢夺多次,但于泽还是要了点脸,没有抢夺宋太后的私库。

    他也知道,若刘荨不听话了,需要立新帝,走正式程序的话,还需要太后点头。

    他自己并非大义,却还是想着打着大义的旗号为非作歹。

    “讨伐于泽的联军已经快了吧。”宋太后突然道。

    刘荨点头:“太后且忍忍,很快就结束了。”

    宋太后苦笑:“即便是于泽战败,他也绝不会放过我两。”

    刘荨道:“总能逃出去的。”

    宋太后看了刘荨一会儿,道:“你似乎很有信心?”

    刘荨皱了一下眉头,道:“太后无需多虑。”

    宋太后沉默了一会儿,用只有刘荨能听得见的音量道:“于泽未曾给你请先生,但哀家知道,你言谈举止绝对有高人教导。”

    刘荨垂眸不语。

    他并没有故意在宋太后面前掩饰,甚至故意透露了一点消息。

    宫中于泽耳目众多,他不能明说,但他希望能给宋太后希望。

    宋太后轻声道:“陛下,你……是不是早就能离开了?“

    刘荨眼神闪烁,没说话。

    宋太后叹气:“是因为哀家拖累你了吧?”

    刘荨摇头,道:“太后不要多想。待京中局势一乱,朕定能带你离开。”

    宋太后难得露出微笑。

    刘荨松了口气。看来太后已经燃起生的希望。御医说,太后心存死志,因此久病不好。若是心中有希望,太后应该能快些好起来吧?

    虽不是亲生母亲,虽说童年时太后对他并不好,但……毕竟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刘荨便不是把宋太后当母亲,也是当亲近的长辈看待。

    不然,现在时机到了,天下局势大乱,他的确可以马上离开,不需要等着于泽狗急跳墙,徒生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