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46章 团灭伪军和鬼子军官
    伪军牛团长把东大镇一商户十五岁小美女强抢了去,妄图纳为小妾。商户迫于牛团长淫威,只能同意。牛团长想得很美,在外带兵打仗,身边假如拥有一个小美女,小日子绝对滋润。到东大镇来后,他还没有碰过女人,把他憋坏了。这位小美女如花似玉水嫩得都能捏出水来,牛团长馋得口水直流。

    级别这么高的军官在打仗时期娶小妾,必须报告古久少佐,古久少佐自然不同意,警告他,这样做极其危险。

    牛团长强调,他一定秘密操办,绝对不让外人知道。古久少佐现在需要依靠牛团长守东大镇,虽然极为生气,在牛团长的坚持下,被迫同意。

    牛团长请古久少佐参加宴请,被古久少佐拒绝。

    牛团长听从古久少佐指示,低调办喜宴。只请了伪军团排以上军官和驻东大镇少尉以上小鬼子军官,民间只请了所谓的丈人家人,牛团长准备在合适的时候再请镇上的有钱人。

    什么洞房不洞房这一套,被全免,反正小美女被牛团长抢回的第一夜就糟蹋了,仪式能简单就尽量简单。

    牛团长的打算是,酒宴开始后,他和小美女一起向每桌客人敬一轮酒,就算把事情办了。

    小美女穿得花枝招展的,身上佩戴满了珠宝首饰,坐在桌旁,一动不动。要她高兴是不可能的,牛团长已经四十多岁,不仅长得极丑,还凶残无比。小美女怕牛团长得很,第一夜被强暴情景,小美女一辈子都不可能忘了。但是作为小美女来说,她只能听天由命,逆来顺受,她连用剪刀自杀都不能,因为牛团长说了,她假如敢自杀,就会把她父母连同所有亲人全都杀了。

    眼泪早就流尽,小美女象根木头一样杵在那里。

    坐小美女同桌的小美女父亲一口接一口喝着闷酒,母亲掩面一直在流泪。

    牛团长笑容满面,撑着腰向所有军官们打着招呼。

    小美女确实漂亮,牛团长很是得意。

    军官们祝福牛团长,多子多福,早生贵子。

    牛团长哈哈大笑。

    日寇中队长一行来到,牛团长亲自安排他们坐下,并给他们倒酒。

    中队长用力拍牛团长,竖大拇指说:“哟嘻!花姑娘真漂亮,等会让她和我一起喝杯交杯酒。”

    牛团长点头哈腰说:“一定,一定。”

    人都到齐后,牛团长举杯敬大家,表示感谢,他一口把满杯酒喝了后,叫大家吃菜喝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回之后,气氛越来越热闹,有几个小龟子军官竟然唱起了小日本民谣。

    牛团长假模假样给小鬼子打着节拍。

    小鬼子中队长端着酒杯摇摇晃晃来到小美女面前,非要小美女和他一起喝交杯酒。小美女哭泣,中队长哈哈狂笑,伸手捏小美女的脸。

    就在这时,戴着眼罩的萧逸飞和杜有德、巢连良、薛诗谣四人端着冲锋枪犹如神兵天降一般突然出现,没有任何预兆,人到枪响。

    四把冲锋枪同时扫射,刹时血肉横飞,惨叫声不绝于耳。有人中弹后,妄图躲桌下,但桌子很快被踢翻,夺命弹往他身上倾泻。

    牛团长身中两弹,还坚持着想掏枪,被萧逸飞连打三颗子弹,在胸脯上打出三个大血洞。牛团长睁大着眼睛,很不甘心地倒了下去。

    日寇中队长中了弹后,还妄图往门外爬,被萧逸飞一阵扫射,把他的后背打成筛子眼。

    饭馆门外小鬼子和伪军赶紧向饭馆聚拢,巢连良先是向外扔两颗手榴弹,接着靠门站好,不断向外射出弹雨。

    三分钟不到,所有出席喜宴的日寇和伪军军官都被射杀。

    经检查没有活口后,萧逸飞大喊一声:“撤!”

    四个人象来时一样,快速进入后厨,退出饭馆,消失在黑夜之中。

    十几分钟后,全镇戒严。

    萧逸飞一行已走在了返回顾家坝村的路上。

    薛诗谣最为开心,她绘声绘色向蝶儿描述大家进去后,杀小鬼子和伪军军官情景。

    蝶儿听得热血沸腾。

    蝶儿好羡慕薛诗谣一来就有机会杀小鬼子啊!

    蝶儿清楚,萧逸飞不会让蝶儿冒这种大风险,所以在萧逸飞安排工作时,蝶儿没有把想法说出来。

    萧逸飞是蝶儿的未来老公,她必须体谅萧逸飞如此安排的深意。

    对薛诗谣来说,对杀鬼子充满向往之情,不仅刺激,而且还具有浪漫情怀。薛诗谣一向崇拜萧逸飞,她做梦都想和萧逸飞一起并肩作战,今天终于心想事成。她怎么能不开心哦!

    原来杀小鬼子并不难嘛!还是挺有趣的呀!薛诗谣竟然会产生这种想法。

    萧逸飞边向顾家坝村走着,边又在思考下一步行动方案。

    东大镇伪军和鬼子头目都已消灭,现在正是痛宰鬼子和伪军的时候,怎么办?

    萧逸飞想起了薛贵富团长,桃子已经成熟,不如送给薛贵富团长来摘。

    萧逸飞打定主意后,站住,等薛诗谣走近后,笑说:“你不用前往顾家坝村了,立即跑步前往你爸爸处,告诉他东大镇的桃子已成成熟,希望他赶紧带人进镇摘桃子吃。”

    薛诗谣立正大声说:“是!我马上去报告。”

    薛诗谣走出两步后,又退回,小声问:“报告后,我能不能连夜赶往顾家坝村?”

    萧逸飞点头说:“当然可以,你是游击队员了嘛!只是走这么远的路,很辛苦啊!”

    薛诗谣笑说:“再辛苦我也高兴。我要回去报告爸爸,我们把东大镇伪军和鬼子军官都杀了,让他羡慕妒忌。”

    薛诗谣离开后,萧逸飞看着薛诗谣的背影点头说:“不错,表现很好。”

    蝶儿笑问:“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萧逸飞笑说:“一万个她都不可能及得上你一根汗毛。”

    蝶儿笑说:“东大镇鬼子和伪军两天内必然撤走。我们应该在那边山路上,赶紧埋地雷。”

    萧逸飞点说:“大家一天一夜都没有好好睡觉,吃的都是冷馒头,回去赶紧吃些热饭,好好睡觉,至于对付东大镇残敌,我们不着急,薛诗谣回去报告情况后,薛贵富团一定会趁机向东大镇发动进攻。东大镇残敌一定会撤回西大镇,现在东大镇残敌连军官都没有了,西大镇一定会派大部队过来带着他们撤离。战机很好,我也想再接再厉打鬼子的呀!可是大家太疲劳了嘛!反正丐帮一直在替我们监视着两个镇的鬼子,两个镇任何一方鬼子有动向,帮主都会赶来报告。再说了,我们把前期工作都做好了,也该让国军做些事情了嘛!不着急,赶紧回去吃饭睡觉,好好休息。”

    蝶儿点头说:“好!我们就赶紧回去吃东西,好好睡觉大觉。所有事情都明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