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43章 我的小祖宗小鬼子不好杀呀
    萧逸飞对薛贵富女儿气不打一处来,好想扇她的耳刮子啊!她老子可是堂堂一团之长,你也给他留点面子好不好?仗着她老子宠她,也不能让她老子如此难堪呀?老子真要你去杀鬼子吗?老子是要你老子去杀鬼子!

    摩托车油门轰鸣着,作势要冲出去。

    萧逸飞摇头叹气来到摩托车前,伸出右手抓住摩托车车把瞪着薛诗谣的眼睛,大声说:“好了!不要发疯了。你想发疯,回家去发疯。公开场合,你不怕丢脸吗?”

    薛诗谣大声说:“我就要去杀个鬼子给你看看!”

    萧逸飞的大脑飞速转动,心想,有这样一个疯婆子帮着逼薛贵富打小鬼子倒也是好事。不过这个疯婆子心高气傲得很,老子假如不显示点能耐,怎么能把她高傲的头颅摁下呢?想到这里,萧逸飞冷笑说:“行!你有没有能力杀小鬼子,不是你说了算,必须具备杀小鬼子的能力。我只用一只手抓住你的车把,你假如能开动摩托车向前移动一步,我就算你有能力杀鬼子。”

    萧逸飞现在的力量有多大?他自己都不清楚,手上三四千斤力气是最少估计。他伸手抓住摩托车车把,摩托车怎么可能开得动?

    薛诗谣不服气了,对她老子薛贵富说:“爸爸,你松手,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不能挡住我的摩托车。”

    薛贵富看了眼萧逸飞,薛贵富竟然和他宝贝女儿一样,也想看看萧逸飞能不能挡住摩托车,真是有其女必有其父。

    奇迹发生了,摩托车油门越轰越大,排汽管冒出黑烟,轮胎原地打转,发出吱吱声,摩托车竟然纹丝不动。

    薛贵富惊呆,薛贵富的卫兵们惊呆。

    薛诗谣仍然不服气,油门轰到底,轮胎转动加快,发出啸叫声。

    萧逸飞微笑着,用力下按,轮胎煞住,一动不动。

    薛诗谣松手,摩托车突突几声,油门停下。

    萧逸飞松手,笑说:“发疯得有发疯的资本,想要在我面前牛逼,你还得再吃两年奶呢!”

    薛诗谣看着萧逸飞发怔,竟然心旌动摇起来。眼中的这个男人太伟大了,要是他能做我的男朋友多好?

    萧逸飞向薛贵富团长抱拳,笑说:“告辞!”

    薛贵富团长抱拳哎哎两声,尴尬之极,不知道说什么好。

    萧逸飞和杜有德并肩向远处走去。

    薛诗谣噘嘴对薛贵富说:“爸爸,你怎么搞的?人家走了那么远的路来,你竟然都不请他吃饭?”

    薛贵富重重叹气说:“太可怕了,简直是天神啊!”

    薛诗谣说:“爸爸,快派人去叫他回来呀!”

    薛贵富悠悠说:“力拔山兮气盖世,泰山崩于前,而脸色不改,真英雄啊!”

    薛诗谣在会客室坐下,薛贵富用手绢擦额上汗迹,看着薛诗谣说:“发什么神经?你假如杀了萧逸飞,你知道后果吗?”

    薛诗谣笑说:“爸爸,我爱上萧逸飞了。”

    薛贵富的眼球突出,大惊说:“什么?你刚才还想杀他,怎么突然又说这种傻话?”

    薛诗谣噘嘴说:“爸爸,我要嫁给萧逸飞。”

    薛贵重苦笑说:“你给我消停一下好不好?我的头都给你搞大了。”

    薛诗谣大声说:“我就要嫁给他。”

    薛贵富叹气说:“你了解他多少?你说爱上他,他会喜欢你吗?”

    薛诗谣大声说:“我这么漂亮,他凭什么不喜欢我?他必须喜欢我。”

    薛贵富叹气说:“好了。我的头很痛,让我给你好好想一想行吗?你这样闹有什么用?”

    萧逸飞和杜有德并肩走在通往顾家坝村的路上。

    杜有德笑说:“大哥,薛诗谣真是个奇葩!”

    萧逸飞叹气说:“父女俩都是奇葩!”

    杜有德说:“薛诗谣真贱!被你那么骂,后来我发现她看你的眼睛喷起了火,你可得当心,这个女人可能会缠上你的哦!”

    萧逸飞伸出右手,把手掌张开,薛诗谣用来指着萧逸飞额头的精美小手枪赫然呈现。

    杜有德惊呆,因为他看着薛诗谣把小手枪插进腰带上的枪套的呀!他根本没有看到萧逸飞伸手去摸薛诗谣枪套嘛!这枪怎么会到萧逸飞手中的呢?

    萧逸飞看着一脸讶之色的杜有德,笑说:“这枪应该是德国造的,枪身上刻写了洋文,我不认识。很精致,女孩玩很合适。”

    杜有德接过,仔细观看,赞不绝口。

    其实这是把德国卡尔.瓦尔特兵工厂生产的pp手枪变型枪,名为“警用侦探型手枪”,小巧轻便,非作战用,是自卫武器。

    萧逸飞和杜有德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一点呢?这把枪可是薛诗谣的至爱,是师长送给她的礼物。

    杜有德边把小手枪还萧逸飞,边笑说:“你拿了人家的枪,人家还不要哭鼻子的呀!”

    萧逸飞笑说:“谁叫她用这枪指我脑袋的?”

    杜有德笑问:“接下来,你想怎么办?薛贵富小日子过得很安逸,看样子他不可能主动打小鬼子。必须想到办法,逼他打小鬼子。”

    萧逸飞叹气说:“看他的霸王女儿接下来怎么做吧?薛贵富也算个豪杰,竟然被他霸王疯婆子女儿搞得一无抓拿。这个疯婆子被我刺激了一下,极有可能会想方设法去杀一个小鬼子。你想,薛贵富会让她一个人去吗?人一多动静就大。现在的小鬼子被我们杀怕了,象老鼠一样,一有风吹草动,就一定会躲得好好的。强行想杀一个小鬼子,凭他们这帮人的能耐,一定会与小鬼子形成枪战。后果你也应该清楚,接下来,就是我们所希望的事情发生,小鬼子可能会报复,或者会惩戒他。”

    杜有德连连点头说:“是啊!不要看我们杀小鬼子轻松,换成国军还真不行!”

    萧逸飞说:“我让丐帮盯着东大镇鬼子,假如有鬼子队伍开出去和薛贵富团打,我们就在他们的退路上埋设地雷。让小鬼子队伍回东大镇时,好好喝上一壶。这样火就会越烧越旺,薛贵富想不和小鬼子打都不行。薛贵富团不是小鬼子对手,到时他不得不低下身段来求我们帮忙。”

    杜有德笑说:“想得很好,只是前提存在问题,薛诗谣能够逼着薛贵富让她带了人去杀小鬼子吗?”

    萧逸飞笑说:“疯婆子不能逼着薛贵富打小鬼子,我们想办法逼。我们回去后,让民兵到军分区去搞些国军军服来,我们穿上伪装成薛贵富团的人打小鬼子。薛贵富想做缩头乌龟过安逸小日子,我们偏不让他过。狗日的,他竟然如此怠慢我们,后果只能他自负!”

    薛诗意换穿便服时才发现枪丢了,这下可不得了。她发了疯似地寻找起来,薛贵富和副官两人帮着找,找遍了到过的所有地方,哪里有枪的影子?薛诗谣的眉头皱了起来,小声问:“有没有可能被萧逸飞拿去了?”

    薛贵富摇头说:“怎么可能?我一直在,什么时候都没有看到他到你身上来摸枪的呀!”

    薛诗谣笑了,说:“他喜欢,我送他做纪念吧!肯定只会是他,我记得插枪套了,不可能弄得丢。萧逸飞这人太厉害了,我相信他一定有能力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枪摸走。”

    薛贵富笑说:“你不生气就好,丢就丢了吧!爸爸以后,再替你搞一支更漂亮的枪。”

    薛诗谣说:“爸爸,我想去向他要枪。”

    薛贵富大惊说:“开什么玩笑?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拿了你的枪?”

    薛诗谣说:“只有他有能力拿枪。”

    薛贵富叹气说:“即使他拿了,你没有当场发现,也不能向他要。”

    薛诗谣噘嘴说:“那我杀一个鬼子后,再向他要枪。”

    薛贵富大惊说:“我的小祖宗,小鬼子不好杀呀!”

    薛诗谣说:“爸爸,给我一个班的人,让我带着去杀一个小鬼子哨兵总行的吧?我一定要杀一个小鬼子。不然萧逸飞会看不起我,不会喜欢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