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42章 霸王级美女居然也想杀鬼子
    薛贵富的上司确实给他的命令是监视日寇,只要日寇不打他,他就不用招惹日寇。

    不仅是薛贵富团的任务是监视日寇,就是他团所在师的任务也都是监视日寇。

    能在日寇眼皮底下驻军,对薛贵富来说,就是最大的胜利。

    在薛贵富看来,假如招惹了日寇,日寇一旦向他团发动进攻,他的团连日寇一个中队都打不过,假如不逃跑,就只能灭亡。

    薛贵富与日寇井水不犯河水,达成互不攻打默契。

    作为日寇来说,求之不得。国军不攻打,日寇正好可以腾出手来与游击队周旋。古久少佐被萧逸飞游击队打得焦头烂额,国军再加入,简直会要了他的狗命。

    古久少佐经常会感叹,中国真的好大,好大!日本与中国相比,真的好小,好小!

    几百万大军只能占据重点城市和地区,假如想全面控制,简直是痴人说梦。

    古久少佐大队管辖地区都是山区,虽然靠南京很近,但面积太大了,有几百平方公里。

    师团部给他联队和大队的任务是坚守西大镇,盯住新四军,不让新四军进一步南扩,防止新四军进入苏锡常鱼米之乡地带。假如有必要,对新四军搞几次扫荡。在日寇看来,新四军力量很弱,成不了大气候,并没有调重兵过来。说实在的,想调重兵,也调不到,因为日寇的目标是向武汉长沙南昌等长江中段一线发展,苏南不是日寇发动战争的重点地区,在日寇大本营心中,苏南是日寇控制极为稳固的地区。想防堵新四军向南发展对日寇来说也是痴人说梦,高大树游击队离开东大镇地区前往长江南岸的丹阳扬中发展,那里就没有几个日寇,大都是和平建国军伪军。高大树去的目标就是收缴那些伪军的武器,从而壮大队伍。

    古久少佐的队伍远离联队,基本没有队伍能够策应他的队伍作战。在过去新四军和游击队联手攻打东大镇时,古久少佐见死不救是有道理的。现在他分兵控制东大镇,反而使他的力量分散了。

    古久少佐现在骑虎难下,放弃东大镇不甘心,不放弃,他的队伍在萧逸飞游击队零敲碎打下,会跌入万劫不复深渊。

    古久少佐是日本千叶陆军步兵学校高材生,很多同学已在侵华日军中当了中佐大佐,他带领这个大队待在这中地方,导致他一直升不了官。古久少佐内心憋着一股劲,很想能够打个大仗。可是机会在哪?古久少佐以为自己是军事家的料,竟然沦落到整天只能疲于奔命,整天都在思考怎么才能防止被萧逸飞游击队偷袭。

    古久少佐盼着国军不攻打他的队伍,国军团长薛贵富盼着日寇不攻打他的队伍,这样一来,日寇和国军就达成了默契。

    薛贵富团长对萧逸飞并没有给予礼遇,一是萧逸飞的官位与他不对等,他没有必要对萧逸飞客气,二是萧逸飞前来是想动员他攻打东大镇,这一点他万万不会同意。之所以接待一下萧逸飞,是因为萧逸飞的大名在这一带实在太响亮,假如不接待,传说出去对他的名声不利。

    薛贵富不留萧逸飞吃饭,其中还有一个原因,他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女儿薛诗谣碰见萧逸飞。

    薛诗谣好不容易迷上了开摩托车,假如遇到萧逸飞,他清楚一定又会逼他去打鬼子。薛贵富这个赳赳武夫,并不真心怕小鬼子,在南京保卫战时,他师守金坛金城十多天,杀死小鬼子四五千人,战果无比巨大,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师孤悬苏南前线,没有后援,不敢轻开战端了。现在他最担心的是他的这个宝贝女儿,不是怕宝贝女儿耍横撒娇,而是怕她会拿着枪偷偷去打鬼子。

    萧逸飞和杜有德离开后,薛贵富长长出了一口气。以为萧逸飞一走,一切又都会回到正轨。他可以整天喝好茶,吃大鱼大肉,住如此奢华房子。

    薛贵富刚端起茶杯靠近嘴唇,想喝茶,突然外面传来枪声,薛贵富吓得一哆嗦,赶紧屏气凝神倾听,没有再响枪。薛贵富判定,不是小鬼子打过来后,胆子就壮了,从抽屉里摸起小手枪,抓在手中,就气势汹汹闯出去。

    假如是普通士兵枪走火,他决定当场击毙。

    当他跑到门外,站在台阶上向下看后,他惊呆了。

    竟然是他的宝贝女儿薛诗谣右手平举着小手枪,瞄准着正渐行渐远的萧逸飞作势要开枪。

    薛贵富吓掉了半条命,萧逸飞能杀吗?古久少佐的队伍都被他的游击队打得找不着北,假如得罪了游击队,他这个团长半夜三更被萧逸飞游击队剁掉了脑袋都有可能。

    情急之下,薛贵富大喊了一声“住手”,脚踩空,一个跟头从高高的台阶上滚下。手中枪连响两枪,子弹击打在石阶上,溅起碎石。运气不好的话,被反弹回的子弹结果了性命都有可能。

    卫兵见状,赶紧跑过来搀扶。副官吓得魂都没了,赶紧跑过来看情况。薛诗谣吓傻,呆立不动。

    萧逸飞是能够通过感应呈现薛贵富情况的呀!新增加的这个特异功能神奇得很,在近距离范围内,通过感应可以在大脑中呈现一切。也就是说,萧逸飞虽然看着前面,其实他能够清清楚楚看到薛诗谣与薛贵富父女的一切丑态。

    萧逸飞并不了解薛诗谣其人,薛诗谣对待萧逸飞的态度,给萧逸飞留下了极其恶劣的印象。

    萧逸飞有用三棱刺捅死她,把她喂野狗吃的念头。

    薛诗谣萧逸飞可以不理睬,但薛贵富团长摔了跟头,他假如不过问一声的话,会失了礼。虽然心中对这个薛贵富恨得要命,但恨只能恨在心里,因为国军毕竟是友军,表面上还得假装客气。

    不过萧逸飞想假装客气,却没有装得出来,说出来的话,充满了火药味:“薛团长,你好大的胆子,刚派了一个女特务杀我,现在你又亲自赶出来杀我,看来你是日寇走狗,我萧逸飞前来拜访你,瞎了眼睛。你想杀我,必须趁早,假如放老子回去,老子会带了队伍过来,把你团部给端了。”

    杜有德突然把肩上的枪端手中瞄准薛贵富,薛贵富的卫兵们赶紧围住薛贵富,手中的冲锋枪一起指着萧逸飞和杜有德。

    形势陡然紧张,一旦有一方枪走火,后果无比严重。

    薛贵富的头磕破了皮,并没有出血,脚扭伤,他顾不了头,也顾不了脚,赶紧大叫:“都把枪放下,把枪放下。”

    卫兵们把枪放下,薛诗谣看着手中的枪一脸茫然。

    薛贵富瘸着脚跑向萧逸飞,副官赶紧搀扶,薛贵富来到萧逸飞面前,讪笑说:“让萧队长受惊了,养不教父子过,小女顽皮,和萧英雄开玩笑,请萧英雄见谅。”

    萧逸飞伸手,把杜有德的枪按下,杜有德收枪。

    萧逸飞冷笑说:“我还以为你和日本女特务勾搭上了,我跟你说,伊藤美之子这个女特务脱光了衣服想勾引老子,被老子掐死了。你女儿假如再敢如此猖狂,我可不会客气,我会把她当日本女特务处死。”

    薛贵富尴尬笑说:“小女不认识你,她对你崇拜得很。”

    薛贵富对薛诗谣大声说:“快过来,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萧逸飞萧英雄。”

    薛诗谣走过来,看着萧逸飞大声说:“你神气什么?不就是杀了几个鬼子嘛?我也能杀鬼子。”

    萧逸飞说会把薛诗谣当日本女特务处死,导致薛诗谣和萧逸飞赌起了气。

    萧逸飞听薛诗谣说想杀鬼子,感起了兴趣,在萧逸飞看来,这种美女不是村霸就是街霸,居然也想杀鬼子,这很出乎萧逸飞的意料,决定进一步刺激她一下。

    萧逸飞故意笑说:“看来你比你爸爸有骨气,很好!等你将来什么时候杀死一个小鬼子后,再和我说话。”

    薛诗谣咬牙大声说:“杀就杀鬼子,我现在就开了摩托车去杀鬼子。”

    薛诗谣说着,还真就走向了摩托车,把薛贵富吓得魂都没了,赶紧又跑过去拦阻薛诗谣。

    薛诗谣太任性了,竟然跨上摩托车后,立即发动,调过车头,就想开车去杀鬼子。

    薛贵富吓得脸色惨白,抓着摩托车把手哀求。

    薛诗谣看着萧逸飞,一副挑衅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