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28章 邂逅美女特务
    炮楼废墟处,萧逸飞和队员们告别。

    蝶儿噘着嘴,对萧逸飞小声说:“带上我嘛!我不放心你呀!”

    萧逸飞小声说:“跟你说过,不许拖我后腿的嘛?你和杜大哥他们在一起,癞痢头营需要你们接应的。”

    萧逸飞对杜有德说:“你一定要保证我妹妹的安全。”

    杜有德大声说:“放心吧,大哥,蝶儿妹妹假如掉了根汗毛,我砍下脑袋见你。”

    蝶儿替萧逸飞扶正草帽,踮脚亲吻萧逸飞下巴。

    萧逸飞扶了扶伪装成旱烟筒的三棱刺,小声说:“妹妹,放心,哥有秘密武器呢!”

    蝶儿点头,小声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随便使用。”

    萧逸飞转过身,大踏步向东大镇走去。

    萧逸飞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啊!竟然独自一人承担起了如此重大任务。镇上的情况谁都不清楚,假如癞痢头反悔呢?萧逸飞岂不是自投罗网?就算癞痢头不反悔,但被日伪军认出来呢?萧逸飞毕竟是镇上人,蓝师傅几乎人人都认识,小铁匠萧逸飞经常为镇上人家做菜刀,师傅不在时,他当着家,人小鬼大,个子长得高,一副小机灵模样,人见人爱,不认识他的人很少。

    近来当上游击队,打鬼子的次数多了,顾家坝村金钱池和管家虽然被抓了,但管家已经把萧逸飞和蝶儿是游击队的情况报告给小鬼子了呀!小鬼子对萧逸飞恨之入骨,恨不得剥了萧逸飞的皮,喝了萧逸飞的血才痛快呢!

    萧逸飞不是不知道风险性,客观上,只有萧逸飞能与癞痢头联络上,因为蓝师傅的关系,癞痢头会相信萧逸飞。萧逸飞是镇上人,熟悉地形,认识路。萧逸飞是游击队第五分队队长,在游击队中有一定地位。主观上,萧逸飞由于体内有系统,拥有了三项特异功能,外加力量达到了三千斤,单兵作战能力已经超级强大,自信心增强,魄力增大了。过去看人,就象与高大树在一起一样,总有点畏惧感,现在情况发生了逆转,在他的眼中,没有人打得过他。三四个人在他面前,他以为他完全有能力轻松解决。人小志气高,萧逸飞刚刚得到高大树的认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不是胆小鬼,现在他刚正式当上第五分队队长,高大树赋予他重任,他必须把这项任务完成好,不能让高大树小瞧了他。当然了,萧逸飞很清楚,癞痢头队伍在镇上的地位与作用,一旦把癞痢头正式策反,龟田就成为孤家寡人,游击队新四军民兵消灭镇上日寇就易如反掌。高大树口气大,好象癞痢头投不投降无所谓,其实高大树虽然嘴上这么讲,萧逸飞清楚,高大树内心其实很重视癞痢头反正这件事。

    所以,不管前路有多么危险,萧逸飞都会义无反顾前行。

    伪军营长癞痢头家客厅正坐着一位日本美女特务,名叫伊藤美之子,她是龟田再三恳求上级从市里请来对付游击队的高人。日本军队中一般不用女人,但特务机构却广泛使用美女,做特务的女人绝对不是普通女人,必须具备多种超越于一般女人的品质,基本条件是忠诚,相貌姣好,年轻,武艺出众。在这个基础上,要进行艰苦特别训练和进一步洗脑,使她们成为为战争愿意献出一切的女魔头。

    伊藤美之子到远离日寇控制核心区镇上来,从某个侧面也表明,日寇对东大镇的重视,以及日寇对于消灭游击队的决心。

    伊藤美之子的军阶比龟田高,伊藤美之子一到,龟田就点头哈腰向她介绍情况。伊藤美之子听后,眉头不由拧紧,肾上腺素飙升,心跳加快,脸发红,掌心出微汗,她处在了兴奋状态,心想,遇到对手了,要是能把这个小娃娃解决了,我岂不立下大功一件?

    伊藤美之子在龟田的建议下亲自拜访癞痢头,因为癞痢头是本镇人,伊藤美之子以为癞痢头一定会向她提供很多关于萧逸飞的情报。

    伊藤美之子到后,假装生病的癞痢头让老婆在额头上敷上白毛巾,由老婆搀扶着在八仙桌旁主人椅上坐下。

    癞痢头看了眼伊藤美之子后,假装咳嗽,老婆递上另一条干毛巾。

    癞痢头干咳几声后,假装有气无力说:“伊藤小姐大驾光临,卑职感激不尽。”

    伊藤美之子看癞痢头,头发稀疏,头皮斑斑点点。脸色憔悴,并没有看出癞痢头是假装生病。

    伊藤美之子不会有同情心,她笑说:“我这次奉课长之命前来,目的是调查游击队萧逸飞的情况。萧逸飞是蓝师傅的徒弟,是本镇人,而你又是本镇人,在战场上,你吃过萧逸飞很多苦头,我想你对萧逸飞这个小男孩,一定比任何人对他都更加了解,我想请你说说关于萧逸飞的情况。”

    癞痢头原以为这个美女特务是来对他进行问责的,听她这么一说后,癞痢头松了一口气。

    癞痢头叹气说:“蓝师傅的徒弟在镇上不显山不露水,天天在铁匠铺,勤勤恳恳打铁。龟田中尉逼迫蓝师傅为他做刀,蓝师傅不肯做,龟田恼羞成怒,下令用刺刀捅死了蓝师傅夫妇,萧逸飞当场吓死过去。萧逸飞生了场大病,病好后,他就和蓝师傅的女儿蓝蝶儿一起离开东大镇,后来就谁都没有见过他。谁能想到,萧逸飞这个小男孩居然加入了游击队,再后来的一切我知道的和龟田差不多。我的两个小老婆都被他杀了,家里的财物全都被抢光。萧逸飞的人来的那一天,我正好不在家,假如在家,也一定被杀了。想想都头皮发麻,后怕得很。”

    伊藤美之子面无表情说:“我对你小老婆被杀表示哀悼,你家必须加强保护,难保游击队不会再次前来。”

    癞痢头叹气说:“我的兵都死得都差不多了,哪还能抽出人来?过两天我就住营部,住家里确实太不安全。伊藤小姐也得当心啊!东大镇风雨飘摇,说不定哪一天,新四军游击队就会打进来。”

    伊藤美之子走出癞痢头家门时,正好与前来找癞痢头的萧逸飞相遇。

    伊藤美之子叫住萧逸飞,上下打量,突然出手摘掉萧逸飞戴着的草帽,是一位一米七多一点的削瘦少年,伊藤美之子皱眉,大声问:“你是谁?”

    萧逸飞看伊藤美之子,二十岁出头的日本美女军官,军阶不低啊!这么年轻怎么就能当上这么大的官?她是谁?她来干什么?

    萧逸飞早就编造好理由,笑说:“我是癞痢头的外甥,经常来玩的。”

    伊藤美之子点了点头,眼中的少年和大街上的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伊藤美之子的警惕性再高,都不能把眼中的少年与把龟田打得损兵折将的萧逸飞相联系。伊藤美之子冲萧逸飞笑说:“你舅舅生了病,做外甥的能来看望,表明你很孝顺。”

    萧逸飞点头说:“两个小舅妈被游击队杀后,舅舅的身体就没有好过。”

    伊藤美之子昂着头离开。

    萧逸飞走进大门。

    癞痢头卧室,当萧逸飞听癞痢头说,门口遇到的日本美女军官是日本特高课特务时,内心不由大吃一惊,还真感到了些许后怕。他娘的,好危险,假如被她认出来,麻烦就大了。不是担心打不过她,而是担心行动计划会没有办法执行。

    萧逸飞对癞痢头说:“我们首长已明确表态,你必须在晚五点前,把队伍带到炮楼废墟,不然,新四军游击队在攻打东大镇时,会把你部彻底消灭。”

    癞痢头吓得浑身冒汗,颤声问:“你们真准备攻打东大镇了?我哪来得及通知队伍?”

    萧逸飞说:“首长说了,你带队伍离开,不算投降,算弃暗投明,你过去犯下的罪行,一律既往不咎,给你重新做人的机会。”

    癞痢头连连点头说:“多谢新四军游击队,只是我来不及通知呀!我是称病在家休息的呀!”

    萧逸飞说:“通知你的连排军官到你家来召开紧急会议,你必须明白,我这次来是给你和你队伍机会,假如错过,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癞痢头点头说:“行!我马上通知他们前来出席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