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26章 逼迫伪军癞痢头营长投降
    小高地,游击队员们的坟地前,高大树萧逸飞等一行十多人默哀。

    高大树哽咽说:“兄弟们,我高大树回来了,你们的仇我一定会报,你们安息吧!”

    山洞前,高大树、萧逸飞和四位游击队分队长坐打铁用台子旁。

    高大树说:“我们游击队,分成五个小分队,一分队队长是周兴。”

    周兴向萧逸飞点头微笑。

    高大树说:“二分队队长是张宇飞。”

    张宇飞向萧逸飞点头微笑。

    高大树说:“三分队队长是大牛。”

    大牛向萧逸飞点头微笑。

    高大树说:“四分队长是王连喜。”

    王连喜向萧逸飞点头微笑。

    高大树说:“萧逸飞任五分队队长。”

    萧逸飞站起来向大家点头微笑。

    高大树说:“萧逸飞啊!你还没有傻到把家底全都交给了方刚那个臭小子,给我留下了两挺轻机枪、五十支步枪、十箱手榴弹和大量子弹。”

    萧逸飞笑说:“我一直在盼着你回来呢!早知道你会回来,我就把迫击炮和掷弹筒留下了。”

    高大树说:“不说这事了,给就给呗!我们大气点,没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些缴获嘛!拿下东大镇,我们就能发大财。大家要做好打大仗的准备,东大镇不好拿下,虽然东大镇里的都是日寇残兵败将,但日寇不会轻易让出东大镇。假如这仗打得不好,不能速战速决,西大镇等其他地方日寇一定会增援。打成胶着战,攻坚战,我们将会吃大亏。萧逸飞长期生活在镇上,对镇上的情况比较熟悉,我要求你进入东大镇,摸清镇上日伪兵力部署情况。”

    萧逸飞起立,大声说是。

    高大树笑说:“也正因为你在镇上生活的时间长,认识你的人多,你可得小心,被鬼子和伪军认出来,你的小命丢了是小事,我被营长骂是大事,营长可把你当宝贝的哦!”

    萧逸飞小声说:“龟田杀了我师傅和师娘,我要替师傅报仇,我要亲手杀了龟田。”

    高大树点头说:“我也想亲手杀了龟田,我们这么多队员长眠在了这里,只有杀了龟田,他们才能安息。”

    萧逸飞说:“我想直接去找伪军营长癞痢头,队长你看行不行?”

    高大树小声说:“这个狗日的从头烂到了脚,你找他可得当心安全。”

    萧逸飞说:“杜有德到他家去过了一趟,弄死了他的小老婆,我想再去一趟,他假如不投降,就把他全家都弄死。”

    小树林里,萧逸飞、蝶儿、杜有德、汤国忠、杜惠德和巢连良六人开会。

    萧逸飞说:“刚才我们开了会,高大树任命我为五分队队长,我们几人就都是五分队游击队员。他说了各个分队有独立行动权,在外打仗,可以不拘一格。”

    大家都点头。

    萧逸飞说:“高队长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是到镇上去摸敌人情报,我想和杜有德一起去找癞痢头,逼他投降。”

    杜有德小声说:“我可偷了他家很多东西,还杀了他两小老婆呢!他怎么可能会为投降?”

    萧逸飞说:“他是伪军头目死有余辜,假如不投降,就把他杀了。我想他只有投降一条路可以选择,他不投降,东大镇我们照样能拿下,这一点他应该比谁都清楚。东大镇没有几个鬼子,伪军也人人自危,谁都不愿意再为小鬼子卖命。”

    杜有德点头说:“有道理!”

    蝶儿小声说:“哥,我也跟你去。”

    萧逸飞摇头说:“你以为我和杜有德到镇上去是玩的啊?在家等着我。”

    蝶儿噘嘴说:“小看人!哥哥,你不要小看人。”

    萧逸飞笑说:“我才不会小看人呢!”

    蝶儿说:“那你得注意安全。”

    萧逸飞点头说:“知道,假如癞痢头不老实,我们就得杀他的呀!”

    萧逸飞和杜有德两人站在癞痢头家院墙外阴影里商量进去办法。

    杜有德说:“大哥,现在还早了点,癞痢头家好象还没有睡觉呢!”

    萧逸飞点头说:“那就再等会,看来我们心急了点,应该后半夜来的。”

    杜有德说:“我太兴奋了。”

    萧逸飞说:“是啊!我也有点兴奋的。”

    萧逸飞屏气凝神倾听,超级听力立即发挥作用。

    癞痢头正在和一个女人说话。

    癞痢头说:“老婆,我们逃走吧!新四军游击队太厉害了,上次你两个妹妹被杀,我们家被他们抢走了很多钱财。感觉不逃走,早晚都会被新四军游击队杀了。”

    女人说:“老公,你当皇协军,新四军游击队会杀你,国军也会杀你的呀!可是逃走,我们往哪逃呢?”

    癞痢头叹气说:“躲山里去?”

    女人说:“我们还有一大箱金条,还是躲上海去吧?”

    癞痢头说:“行!上海是花花世界,只要有钱,我们照样能过逍遥自在生活。”

    杜有德发现萧逸好象在听什么,好奇问:“你听到什么了?”

    萧逸飞说:“癞痢头居然还有一箱黄金,他正和老婆商量逃上海去呢!”

    杜有德侧耳倾听,什么也听不见。

    杜有德看着萧逸飞笑说:“大哥,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我怎么什么也听不见?”

    萧逸飞笑说:“我是顺风耳,千里眼。你肉眼凡胎当然什么也听不见喽!”

    杜有德挠头,不知萧逸飞是开玩笑,还是说真话。

    过了一会,癞痢头夫妇不再说话了。

    萧逸飞小声说:“可以进去了。”

    萧逸飞和杜有德同时轻轻上纵,越院墙,在院子里落下,贴着墙壁快速走向癞痢头睡觉房间。

    杜有德摸出飞镖沿门缝划动,挑拔门栓,门栓“嗒”的一声落下,杜有德轻轻推开门。

    一把小手枪顶住杜有德的胸膛,杜有德举起手。

    屋内灯光亮起来,癞痢头老婆双手握着小手枪指着萧逸飞。

    癞痢头低声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萧逸飞看着癞痢头的眼睛小声说:“游击队!”

    癞痢头与他老婆对眼,萧逸飞发现他们浑身颤抖了一下。

    癞痢头夫妇不敢高声说话,说明他们心存畏惧不敢声张。

    萧逸飞伸手从果盒里抓起两只核桃轻轻一捏,核桃碎片从指缝落下。

    萧逸飞说:“我数到三,你们赶紧把枪收起来,不然你们将象核桃一样被捏成粉沫。”

    癞痢头夫妇对视,枪没有收起来,萧逸飞看到他们明显害怕了。

    萧逸飞抓住几只核桃用力一捏,核桃碎裂声吓得癞痢头和他老婆把枪赶紧放下。

    萧逸飞和杜有德在桌旁坐下,癞痢头老婆给两人泡茶。

    癞痢头站在萧逸飞和杜有德面前瑟瑟发抖。

    萧逸飞说:“能放下枪,说明你们识事务。你们应该清楚,我们想杀你们,你们没有掏枪的机会。”

    癞痢头连连点头说:“是!是!两位游击队到我这里来想干什么?”

    萧逸飞问:“你不认识我?”

    癞痢头仔细看萧逸飞,小声说:“认识出来了,是蓝师傅徒弟。”

    萧逸飞点头说:“龟田杀了我师傅,我是来报仇的,你癞痢头假如能帮忙,我们可以给你活路。”

    癞痢头看老婆,他老婆点头。

    癞痢头的眼睛发亮小声问:“想要我帮什么忙?”

    萧逸飞说:“把镇上的兵力布防情况详细报告我。”

    癞痢头叹气说:“我早有预感,你们会攻打东大镇。”

    萧逸飞点头反问:“你以为东大镇小鬼子的尾巴还会长吗?”

    癞痢头说:“我假如带着人投降你们,你们会怎么对待我。”

    萧逸飞笑说:“炮楼伪军在打仗时投降,我们都没有杀他们,你假如能在打仗前投降,我可以让你们自由选择出路,你甚至可以拿着一箱黄金逃上海去。你的部下假如想参加新四军,我们欢迎,假如不想,我们会发遣散费,让他们回家。”

    癞痢头小声问:“你怎么知道我还有一箱黄金?”

    萧逸飞说:“你的一切尽在掌握中。”

    癞痢头叹气说:“我愿意投降,到时我希望你们能让我前往上海。”

    萧逸飞点头说:“你把镇上小鬼子的驻防情况画在纸上,让我带走。”

    癞痢头点头说:“行!”

    萧逸飞把癞痢头画好的图交给杜有德,对癞痢说:“把黄金让我带走。”

    癞痢头老婆流泪说:“你们说话怎么不算数?”

    萧逸飞说:“算数!黄金我替你们暂时保管,你们投降过来后,我保证还给你们。说实在的,我这个人胆子小,很担心你们会使诈。”

    癞痢头说:“你假如不还我,我怎么办?我岂不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萧逸飞笑说:“我们都是同一个镇上的人,仗也不会一直打,小鬼子被赶出中国后,我们早晚都仍然会碰面。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我师傅的为人你应该清楚。我可不会为了一箱黄金,让师傅的脸蒙羞。”

    癞痢头看老婆,他老婆点头。

    癞痢头说:“我相信你,蓝师傅的为人全镇人都佩服,你是蓝师傅的徒弟,为人也绝对可以相信。我什么时候带队伍投降?这事还没有说清楚呀!”

    萧逸飞说:“在攻打前,会通知你。这几天你只管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过你的装病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