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24章 团灭炮楼小鬼子
    通往顾家坝村必经之路旁的一个小高地上,萧逸飞和民兵队长顾玉同两人正在眺望炮楼方向。

    民兵队长顾玉同忧心忡忡小声说:“萧队长,炮楼鬼子和伪军加起来接近一百人,我们民兵只有二十人,你只有六个人,敌人假如强攻,我们守不住。”

    萧逸飞笑说:“顾伯伯,不用着急,方排长和张指导员的人虽然不多,但他们打仗经验非常丰富,他们憋着一子股劲呢!炮楼日伪几乎全体出动,他们拿下炮楼是分分钟的事。”

    顾玉同苦笑说:“正因为炮楼日寇都出动了,我才担心的呀!”

    萧逸飞笑说:“放下一百颗心吧!据我判断,日伪听到炮楼被炸消息,第一时间一定是回救,新四军对他们一打伏击,他们就会仓皇向我们这边退过来,我们的枪一响,手榴弹一炸,伪军保证率先投降。只剩下少数鬼子负隅顽抗,这仗好打得很。”

    萧逸飞不想跟顾玉同讲太多,他心中有数得很,日伪步兵假如想通过面前大路,除非飞过去,汤国忠一挺轻机枪,杜惠德一挺轻机枪,形成交叉火力,仅这两手挺机枪就不会答应让日伪过去。萧逸飞这里有一箱手榴弹,能扔两百米左右,凭听力,眼睛都不用看,躲在高地后,只顾往日伪人群中扔,比炮弹效率更高更管用,日伪怎么可能有能力靠近?除非日伪钻在坦克中。

    其他人也不会闲着呀!只说蝶儿,不要看她年纪小,其实枪法挺好的。

    杜有德这个武林高手,也不是吃素的。

    萧逸飞很笃定,自然有他的底气。

    打仗是严肃的事,靠的是实力,绝对不是靠嘴。

    萧逸飞对伪军还有基本判断,近阶段每打一仗伪军都死伤无数,萧逸飞绝对不会相信,伪军有必要为日本鬼子拼命。

    日寇数量已经很少,主要靠的是伪军。伪军假如放弃或投降,日寇就只能干瞪眼,等着送死。

    井上一郎身受重伤正在市里医院救治,现在炮楼龟田让他的心腹渡边负责。渡边新官上任,很想立功。收到金钱池管家的情报后,他立即把情报送给龟田,龟田看后,咬牙切齿说:“太好了,顾家坝村既然没有了新四军和游击队,正是我们雪耻的最佳时机,务必把全村老百姓给我统统杀光,把房子杀光,把物品全部抢光。”

    渡边连连点头说:“请阁下放心,上两次都是由于游击队太厉害,现在游击队和新四军都去攻打西大镇了,我保证马到成功,一举杀光烧光抢光顾家坝村!”

    渡边接受了龟田的命令后,就带了二十五个鬼子和五十几个伪军气势汹汹向顾家坝村开来。让渡边和龟田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是,金钱池管家送给他们的情报早就被新四军和萧逸飞发现,新四军和萧逸飞正实施将计就计策略,等待炮楼日伪上当呢!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方刚等渡边带领队伍走远后,就让两个化妆成农民的新四军走近炮楼,在关卡伪军对他们实施检查之时,他们从篮子里掏出驳壳枪迅速击毙伪军,冲进炮楼,紧接着,狙击手对炮楼上哨兵开枪,机枪压制炮楼火力,几个化妆成农民的新四军,推着装了好几个炸药包的板车冲进炮楼,点燃引线后,所有人快速撤离。

    矗立在东大镇南侧,作为东大镇屏障,也是东大镇日寇南进为非作歹据点,随着一声声隆隆巨响,新四军行动开始三分钟不到,就此垮塌。

    巨大的爆炸连三公里外的东大镇房屋都震颤了好久,正在司令部做着屠尽顾家坝村邪恶之梦的龟田,吓得脸色惨白,恶梦惊醒,赶紧大声喝问,发生了什么事?

    副官进来报告,说炮楼被炸,龟田跌坐沙发上。

    镇上已经没有几个鬼子和伪军了,他根本无力增援,既然炮楼都已经炸了,增援也只会找死。

    关键的是,皇协军营长癞痢头居然称病在家休息,不肯跟随渡边去顾家坝村。

    龟田哀叹,渡边完了。龟田扶着沙发,艰难站起来,来到办公桌后,双手捧起指挥刀,拔出刀,看着寒光凛凛的刀锋,闭上眼睛。

    渡边带着队伍向顾家坝村走着,边走边幻想着进入村后,命令日伪军屠杀村民的情景,竟然感到无比地爽快。

    想着想着,他由于兴奋,竟然觉得队伍走得太慢,不断举指挥刀催促。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巨响,渡边一下子蒙了,他慢慢转过身看向炮楼方向,火光冲天,灰尘腾起很高。渡边不加思考,把指挥刀指向炮楼方向,大吼:“快!快!快回来救援!”

    当渡边上气不接下气,带着队伍跑回五里路左右时,突然前方响起密集枪声,炮弹爆炸声,手榴弹爆炸声。

    渡边看着前面的日伪军成片倒下,在惊慌之中,想到了更为邪恶念头,炮楼既然已被炸,镇上回不去,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攻向顾家坝村。

    他再次把指挥刀调转方向,指向顾家坝村,大吼:“杀向顾家坝村!”

    日伪军在惊慌中,拼命向顾家坝村方向跑。

    在他们看来,只要杀进顾家坝村,就可以把村民作为人质,困守顾家坝村,等待救援。

    渡边和日伪军想得太简单了,首先一来一回跑路,单趟以五里路算,三个单趟就是十五里。跑到顾家坝村有十五里,用的是双脚啊,还得扛着武器,健壮的都吃不消,瘦弱的还不立即累趴下?

    当精疲力竭的这批日伪军跑到路边有一个小高地附近时,小高地以及大路两侧响起了枪声。

    正如萧逸飞所料,三十几个伪军呼啦一下,跑到路的两侧跪下,把枪举过头顶。伪军审时度势,发现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就不陪鬼子玩了。

    龟田气得暴跳如雷,用指挥刀就挥砍投降伪军。

    伪军仍然没有一个动一动。一颗又一颗手榴弹飞来,轰轰的爆炸声四起,有一颗手榴弹砸中渡边的脑袋,渡边的头一晕,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半小时后,新四军和游击队民兵在小高地上欢呼胜利。

    萧逸飞和方刚顾玉同来到渡边面前,渡边用极为蹩脚的中国话狂叫:“我不服!”

    渡边当然不服,刚当上炮楼负责人就全军覆灭,老巢都被炸了,他想不明白,这仗是怎么一回事呀!

    萧逸飞笑说:“不服的话,我们交交手?”

    萧逸飞戴着眼罩象个瞎子,渡边的头上流着血,眼睛都极难睁开,模样极为恐怖。

    渡边大声说:“交手就交手。”

    萧逸飞背对着渡边,大声说:“动手吧!”

    渡边刚想动手,张指导员赶紧上前用驳壳枪顶住渡边的下巴,对萧逸飞说:“萧队长,开什么玩笑?你蒙着眼睛,又背对着他,怎么可能打得过?”

    萧逸飞笑说:“张指导员,我要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小鬼子不要猖狂,老子蒙着眼睛,背对着他,照样把他的骨头打断。”

    方刚把张指导员拉到一边,笑说:“萧队长是非常之人,你得相信他。”

    张指导员退后,一副忧心忡忡模样,没好气大声说:“随便你!”

    渡边心中暗喜,游击队长竟然是个瞎子,他以为即使做了俘虏,能打败游击队长也是光荣,立即摆出架式绕萧逸飞转圈,突然出手,一个黑虎掏心,一记重拳就击向萧逸飞胸膛。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萧逸飞稍侧身,让过渡边的拳头,左手挥击,击中渡边右胳膊,只听“咔”的一声,渡边的身体在原地连续打转,渡边的左手捂住右胳膊痛苦倒地。

    蝶儿第一个欢呼:“哥哥胜喽!”

    所有人边惊叫,边用力鼓掌。

    就在这时,有几匹快马向这里疾驰而来。

    方刚大惊,立即大声命令:“准备战斗!”

    “呼啦”一声,所有人都几乎同时端起了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