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22章 打炮楼的好机会来了
    当方刚排长和张指导员听萧逸飞和蝶儿讲了情况后,笑得眉毛都飞了起来。

    方刚排长说:“逸飞啊!你真是个大人才,这样的战果太了不起了,上次顾家坝村反扫荡,你立下大功,这次又立下大功。了不起,了不起啊!”

    张指导员眉开眼笑说:“逸飞,我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再不敢对你不敬了。”

    萧逸飞笑说:“两位领导太客气,我到镇上去拿打铁用具,犯了错误,还要请领导批评呢!”

    张指导员摆手笑说:“不说这事,不说这事。我们也是担心你的安危,谁能想到,你把工具拿到手后,竟然能够制造出威力如此强大的手榴弹的呢?”

    方刚排长大声说:“手榴弹和缴获武器全都运这里来,我要用它们攻打炮楼。”

    萧逸飞小声说:“手榴弹可以给你们,其他武器我想交给高大树队长。”

    方刚排长和张指导员相视一笑,张指导员说:“高大树队长带着人到长江岛上去发展了,营部首长和高大树队长已委托我们任命你为这里的游击队长。你的职务和我们平级,相当于正排级。”

    蝶儿笑得嘴都合不拢,小声问:“我哥哥要接受你们的管吗?”

    张指导员笑说:“组织上隶属我负责,工作上萧队长全权负责。”

    萧逸飞笑说:“多谢领导栽培。”

    张指导员说:“我们要精诚合作,把打下炮楼,当成近阶段的重点工作。拔除炮楼的时机已经成熟,必须把鬼子和伪军全都赶进东大镇。”

    萧逸飞点头说:“行!我那里的手榴弹和缴获你们想要多少,就拿多少。”

    方刚排长想了想后,说:“拿来拿去不方便。从你那里到炮楼去,距离更近,我想带着队伍到你那里去,从你那里出发前往炮楼。”

    萧逸飞想了想后,小声说:“我怀疑村上有内奸,假如队伍带走,小鬼子再来袭击村子怎么办?”

    张指导员点头说:“是啊!上次鬼子的炮弹居然长着眼睛,第一轮炮击就能打中排指挥部。”

    萧逸飞说:“要不我们到村子里去走走?”

    张指导员笑说:“我们天天在走,走走有什么用?内奸在脸上又不会写上字?”

    萧逸飞说:“你们不去,我和蝶儿一起去。”

    顾玉同说:“我陪你们去走走。”

    萧逸飞牵着蝶儿的手和顾玉同并肩在村道上走着。

    顾玉同小声问:“萧队长你是不是有想法?”

    萧逸飞点头说:“顾伯伯,我是这样想的,内奸肯定会请求鬼子炮击时,不要炸他家的房子,假如有一片区域没有遭受炮击,就能基本确定内奸出在那里,范围会缩小很多。”

    顾玉同连连点头说:“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不用到处看了,我们直接到地主金钱池家方向去看,我对村子了如指掌,地主金钱池家那一片,一颗炮弹都没有落下。”

    萧逸飞点头说:“既然这样,金钱池家方向我们也不用去了,以免打草惊蛇,直接到你家去商量办法。”

    顾玉同家堂屋八侧桌旁,顾玉同、李阿姨、萧逸飞和蝶儿一人坐一面商量办法。

    萧逸飞说:“你们说了很多办法,都不一定好用,我想到一个办法。”

    顾玉同大喜问:“萧队长快说,是什么办法?”

    萧逸飞说:“下午,让方排长和指导员带着队伍离村,民兵对村民们说,新四军队伍前往西大镇,准备攻打西大镇。李阿姨安排两个妇女积极分子悄悄盯住地主金钱池家的所有人,重点时段是傍晚天黑前。”

    顾玉同点头说:“行!这事我来安排,你和方排长一行带队伍出去转一圈,在山那边树林里等我的消息。”

    在大山里,新四军队伍在树林里休息,张指导员拉着萧逸飞的手,问:“萧队长,有把握吗?”

    萧逸飞说:“没有把握。”

    张指导员叹气说:“队伍拉来拉去,没把握怎么行?”

    萧逸飞说:“拉来拉去,只是费些力气,假如内奸告密,后果会极为严重,你不把内奸抓了,队伍前脚离开,鬼子后脚就进村,你忍心看村民们被鬼子杀害吗?”

    张指导员怔了怔,叹气说:“也不一定会有内奸呀!”

    萧逸飞说:“只能当成有内奸来处理。”

    方刚排长点头说:“指导员,你呀!我怎么说你?我们搭档这么久了,还不了解你?做事情太婆婆妈妈了,象你这样怎么能干大事?你必须相信萧队长,不要看他年纪小,比你我都强太多了。”

    张指导员不再说话。

    金钱池和管家在村子里听说新四军已离开,正准备攻打西大镇,回到家中秘室,赶紧商量对策。

    金钱池说:“上两次皇军都没有成功,新四军既然离开了,皇军正好可以趁虚而入,把我们村上的穷鬼全都杀了。”

    金钱池管家点头哈腰说:“对!姓李的那个婆娘害得我整天都在想,皇军假如来,姓李的婆娘就是我的。”

    金钱池叹气说:“你的脑子里就只有那个婆娘,皇军一来,你想要谁家婆娘,只要你想要,就都是你的。”

    金钱池管家点头说:“天将黑未黑时,我到村外去一下,把消息藏树洞中。”

    金钱池点头说:“千万不要让人看到。”

    金钱池管家拍胸脯说:“我是老手了,怎么可能会让人看到?”

    天将黑未黑时,金钱池管家胳膊挎着一只篮子出门,他鬼鬼祟祟,左顾右盼,以防有人跟踪。

    到达村外一棵大树前,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人,就揭开树皮,把一个纸团塞了进去,再赶紧把树皮盖上,快速返回。

    金钱池管家前脚刚离开大树,后脚顾玉同就出现在大树旁,他揭开树皮,取出纸团看了看,又把纸团原封不动放回树洞中,盖好树皮。

    顾玉同安排民兵和妇女盯住金钱池家所有人后,抬腿就往山那边树林里跑去。

    树林里,张指导员又正准备叽叽歪歪说萧逸飞之时,顾玉同来到,萧逸飞方刚张指导员赶紧让顾玉同讲情况。

    顾玉同说:“金钱池管家把纸团塞树洞中,纸团我看了,讲的是新四军已离开村子,前往了西大镇,村里只有民兵,希望井上少尉赶紧带人来,杀光村上穷鬼。”

    张指导员看萧逸飞,笑说:“萧队长,你的判断是正确的,不好意思,我说了太多不应该说的屁话。”

    萧逸飞笑说:“说这些干什么?我也确实没有把握,抓住内奸是皆大欢喜的事。现在打炮楼的好机会来了。”

    张指导员的眼睛发亮,赶紧问:“什么好机会?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