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17章 被炮弹的爆炸声惊醒
    小溪中萧逸飞光着膀子摸出一捧沙子,爬上岸,放地上,蝶儿用手捏了捏,摇头。

    沙子太粗,不能压成型。

    萧逸飞边穿衣服,边对蝶儿说:“我们家铺子里的黄沙质量非常好,做手榴弹模具最合适。”

    蝶儿说:“方排长和张指导员不许我们回去拿嘛!”

    萧逸飞说:“一步步来吧!总有一天,他们会意识到我们计划的重要性,从而支持我们。”

    蝶儿说:“要不我们到高队长那里去?那里可能会有兵工厂的,我们可以到厂里去上班。”

    萧逸飞说:“不想报仇啦?做手榴弹的目的是为了报仇,是为了用来更好地杀小鬼子。到兵工厂去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出来杀鬼子了。我体内有系统,不杀鬼子,就升不了级,力气也增加不了。跟你说句实话,谁把我绑进兵工厂去,我都会想办法逃出来。在做手榴弹与亲手杀鬼子之间,我会毫不犹豫选择亲手杀鬼子。”

    蝶儿问:“杜大哥什么时候能回来?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火药专家啊?”

    萧逸飞说:“等他回来后再说,路远,来回时间很长,人也不是好找的,他总不能到某人家去,直接对某人说,走,我们去当游击队,然后,拉了某人就走吧?”

    蝶儿点头说:“那我们就耐心等等再说吧!只是接下来,我们做些什么呢?”

    萧逸飞说:“小鬼子来攻打过一次顾家坝村,我总觉得小鬼子还会来。”

    蝶儿说:“上次小鬼子吃了大亏,被你用手榴弹炸死很多人的呀!”

    萧逸飞说:“小鬼子多的是,可以再从别处调来。小鬼子的炮楼对我们这里威胁最大,不把它炸了,小鬼子想什么时候来,就能什么时候来。”

    蝶儿的脸色变得凝重,小声说:“怎么办?我们现在只有步枪,子弹一人十颗。”

    萧逸飞叹气说:“晚上睡觉警醒些吧!其他的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蝶儿点头说:“我只要抱着你,眼睛一闭就会睡着的。”

    萧逸飞点头说:“我少睡些吧!我现在拥有超级听力的,睡觉时,我好好听着,假如发现有鬼子过来,也许能够听到的。”

    蝶儿点头说:“睡上我们穿着衣服睡,枪放床上,假如鬼子来,我们可以快点出门。”

    萧逸飞蝶儿和顾伯伯一人端了一大碗面疙瘩,蹲门口吃着。

    萧逸飞问:“顾伯伯,阿姨呢?怎么还不回来吃晚饭?”

    顾伯伯笑说:“她是积极分子,把村上妇女们做好的军鞋,送营部去了。”

    萧逸飞说:“路很远的呀!”

    顾伯伯笑说:“你们阿姨胆子大着呢!一天一夜就能走到。”

    萧逸飞小声说:“顾伯伯,新四军一来,小鬼子就前来攻打,你不觉得这里有问题吗?”

    顾伯伯顺着碗沿喝汤,呷了呷嘴,说:“我也在想这事,我们村离开炮楼有十几里路呢!有谁离开村子,大家都知道。我没有发现有谁离开过村子呀!”

    萧逸飞说:“小鬼子仗着武器先进,不会甘心失败的。”

    顾伯伯说:“你的提醒很有道理,从今晚开始,我跟民兵队长说,必须安排民兵在晚上巡逻。”

    萧逸飞说:“还要派人到山外面站岗。”

    顾伯伯点头说:“对!安排人在山外小高地上站岗,小鬼子假如敢来,就开枪报警。”

    晚饭后,萧逸飞和蝶儿很早就睡觉了。

    萧逸飞背对蝶儿睡觉,蝶儿非要萧逸飞与她面对面睡。一是天热,萧逸飞不想抱着蝶儿睡,抱着睡的话,一夜过来会浑身都是汗。二是萧逸飞发育相对早,脸还是娃娃脸,但已朦胧产生肮脏欲望,某个部位一觉醒来后会雄起。萧逸飞产生想与蝶儿分床睡的念头,很担心,在睡着后,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对蝶儿做出不应该做的事。

    可是蝶儿却不肯与萧逸飞分床睡,甚至比过去更加粘人。

    十五岁的蝶儿虽然小巧玲珑,看起来象个不懂世事的小姑娘,但某个方面也已处在苏醒阶段,蝶儿把自己当成了萧逸飞的老婆,这是父母之命,也是她的最大心愿,毕竟从小到达一直吃睡在一起,蝶儿的眼中只有萧逸飞。父母被小鬼子杀了后,萧逸飞是蝶儿在这世上的唯一亲人,不仅是生活上的依靠,也是心理上的依靠。蝶儿之所以能保持目前的心理状态,一切全都在于能与萧逸飞在一起。

    萧逸飞在蝶儿的再三要求下,只能和她面对面睡,但不许抱着。蝶儿就把脸贴在萧逸飞的掌心,双手摸着萧逸飞的身体睡觉。

    萧逸飞是被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惊醒的。

    一心想着早睡早起的萧逸飞,还是没有能够早醒。毕竟是正处在发育期的男孩,一旦睡着,就睡得很沉,明知要与蝶儿保持距离的他,睡着后,竟然与蝶儿迎面紧紧抱在了一起。

    萧逸飞戴上眼罩和蝶儿手拉手提着枪冲出屋子,看向新四军驻地方向,那边不断传来巨大爆炸声。

    萧逸飞能够看到空中飞行着的炮弹,但没有能力阻止炮弹对新四军驻地进行攻击。

    顾伯伯也冲出了屋子,萧逸飞对顾伯伯大声说:“赶紧组织村民转移,我和蝶儿迎着炮弹飞来的方向过去,打鬼子。”

    顾伯伯大惊说:“千万不要去,快跟着我一起逃跑。”

    萧逸飞摇头说:“必须阻击,不然全村人和新四军都会死。组织村民转移是民兵的责任,我是游击队,我有责任打鬼子。”

    又一颗炮弹飞来,萧逸飞赶紧把顾伯伯推向远处,再拉着蝶儿跳出去很远,卧倒。

    断砖碎瓦纷飞,萧逸飞和蝶儿从灰尘中爬起来,看到顾伯伯没有受伤,萧逸飞大叫:“村民一定乱套了,赶紧去组织。”

    顾伯伯大声说:“好!小兄弟,你一定要保重。”

    萧逸飞没有时间管新四军的情况,他拉着蝶儿飞快穿过村道混乱人群,跑向村口。

    密集弹雨射来,萧逸飞抱着蝶儿,一个纵身跳进灌木丛。连续打滚,躲一块巨石后。

    萧逸飞用身体遮挡住蝶儿,象大鸟保护小鸟。

    蝶儿小声问:“哥,鬼子多不多?”

    萧逸飞小声说:“不要说话,我正在用超级听力了解情况。”

    蝶儿躲在萧逸飞身体下,一动不动。

    萧逸飞听了一会,小声说:“至少三百人,三门迫击炮,五门掷弹筒,五挺轻机枪,三挺重机枪。”

    蝶儿大惊说:“小鬼子的火力这么强大,是不是有可能龟田亲自来了?”

    萧逸飞摇头说:“小鬼子最多六十人吧!其他的应该都是伪军。”

    蝶儿问:“怎么办?新四军怎么还没有出来阻击?”

    萧逸飞说:“刚才日寇先集中火力轰炸了新四军驻地,新四军极有可能遭受了重创,狗日的,老子跟小鬼子拼了。”

    蝶儿一把拉住萧逸飞,小声说:“还是得山上去,在这里我们没法开枪。”

    萧逸飞点头说:“好,我们上山。”

    萧逸飞抱起蝶儿快速爬上村口西侧小山。这座小山也只有几十米高,和上次用手榴弹炸鬼子的东侧小山相对矗立,仿佛是顾家坝村的两扇敞开的大门。

    萧逸飞把蝶儿放在一块大石头后,说:“你躲在这里,我下山,想办法把鬼子炮手全部打死。”

    蝶儿小声问:“我能不能开枪?”

    萧逸飞摇头说:“距离太远,开枪打不中,除非有鬼子靠近你,不然别开枪。你假如遭到攻击,我就没有心思打鬼子了。”

    蝶儿小声说:“哥哥,你一定要小心。”

    萧逸飞点头说:“知道。管好你自己,打仗的时候,我没有时间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