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16章 这是棵好苗子
    萧逸飞和蝶儿在村外高地上练武。

    两人一招一式象模象样,让早起的民兵们赞佩不已。师兄妹从小在一起练武,非常默契,对练是他们练武时的必修课。师傅说了,只有对练,才能提高实战水平。要把对方想像成穷凶极恶之徒,出手必须一招致敌。

    当然了,师兄妹对练时不可能来真的,假如用上力气,蝶儿细胳膊细腿,招法再精妙,也禁不起萧逸飞用力打一下。

    现在的萧逸飞力量大得惊人,两千斤以上的力量在身,被他打上一拳,牛都吃不消。

    对练只是做做样子,练的是身手,更是脑力。

    经过一夜反思后的张指导员,意识到了他对萧逸飞的态度有点过了,一大早,就想找萧逸飞好好谈谈。张指导员清楚,萧逸飞是队伍里难得的人才,有他在和没有他在,队伍的战斗力会差别很大。萧逸飞毕竟还是个孩子,必须加以引导,在他看来,引导好了,萧逸飞前途无量。他这个排指导员,将来可能连萧逸飞的下手都没有资格当。张指导员的境界是很高的,情绪一过,他就会站在全局的高度来看待萧逸飞。

    可是看着看着,张指导员的眉头皱上了,杜有德呢?他怎么不在?杜有德可是成年人,萧逸飞和蝶儿都会一大早就出来训练,杜有德应该不会缺席的啊!

    民兵们热烈鼓掌,围拢向萧逸飞和蝶儿。

    张指导员四下寻找杜有德。

    萧逸飞和蝶儿被民兵们吹捧,笑得很是开心。萧逸飞说:“你们假如想练,将来我教你们。”

    民兵们齐声叫好。

    张指导员摇头,他被所有人忽视。

    萧逸飞没有出现前,在这里他永远是核心,所有人都会对他笑脸相迎,萧逸飞一来,一切都改变了。张指导员毕竟是有涵养的人,他并没有打断民兵们和萧逸飞他们的欢笑。张指导员索性背对大家站着,眺望东大镇方向。

    队伍到这里来后,还没有主动对日寇发动过一次攻击行动,日寇上次过来,假如没有被萧逸飞发现,新四军和整个村子就都完了。

    很久后,民兵们才发现张指导员在,大家赶紧向张指导员打招呼。

    萧逸飞和蝶儿也向张指导员打招呼,张指导员看着萧逸飞说:“我有话跟你们说,走,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去说话。”

    萧逸飞和蝶儿跟随张指导员来到小树木里,三人各找了块石头坐下。

    张指导员看着萧逸飞语重心长说:“萧组长啊!你拥有一身好武艺,又立有大战功,队伍都很崇拜你,但你也不能骄傲,我们准备好好培养你,只要你好好干,你将前途无量。”

    萧逸飞嘿嘿笑说:“多谢领导栽培。”

    张指导员话锋一转,小声问:“杜有德呢?”

    萧逸飞说:“我让他回家找制造火药专家去了。”

    张指导员眉头一皱,小声说:“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自作主张让人离开队伍?”

    萧逸飞笑说:“他是游击队队员,我是组长,我怎么就不能让他回去招人?我们游击队现在只有三个人,打不了大仗,假如能再招几个高人,我们的队伍就会变得强大起来。”

    张指导员摇头说:“逸飞啊!你的心中必须得有组织,重大事情必须向组织汇报。你怎么能随便招人呢?假如招来个汉奸怎么办?你想过后果没有?再说了,高大树队长不在,游击队就得全面服从新四军的领导,要不要招人,必须由我和方排长研究后,再作出决定。”

    萧逸飞叹气说:“你说吧!我该干些什么?打铁炉子不能拿,队伍不能招人,仗又不能打,这个游击队还有什么当头?上次炮楼日伪军遭受重创,我们就应该乘胜追击,把炮楼打掉,现在炮楼日寇一定恢复元气了,过去所有的仗都白打了。我好想和师妹两人扛着枪,自己去打鬼子啊!我假如不到这里来,也许又会有好几个伪军和鬼子被我干掉了。不到这里来,我也许把手榴弹也造出来了。不到这里来,跟我一起打鬼子的人,也许会有十多个了。唉!到这里来后,我最大的感觉是,全身被绳子绑住,有劲无处使,整天待在村子里,只能坐等鬼子来杀我们。”

    张指导员听后,眉头拧住了一股绳,小声说:“逸飞,你那样做,是没有组织没有纪律的表现,一切行动听指挥,是军人必须拥有的基本素质,队伍里所有人都和你这样想,这样做,队伍还怎么带?那不和散兵游勇没有差别了?打小仗会取得胜利,但遇到大仗必然一败涂地。我们不仅要打败小鬼子,还要建立新中国,我们的队伍必须要有严明的纪律,一切行动必须听从指挥。炮楼不是不要打,我们也在研究打炮楼的办法,但时机不成熟,假如鲁莽行事,队伍就会遭受重大损失。逸飞啊!你还小,要听话,不要什么事情都顺着性子做。”

    萧逸飞说不过张指导员,便不再说话。

    张指导员见萧逸飞低着头,油盐不进,很是生气,他并没有发作,他心想,萧逸飞毕竟还小,必须耐心,再耐心。这是棵好苗子,一定要多加关心,一定要好好引导。

    张指导员离开后,萧逸飞抱着头不作声。

    蝶儿小声说:“哥哥,你不对,你怎么能不听领导的话?”

    萧逸飞瞪着蝶儿,小声说:“我不对,只有你对,你说我哪句话说错了?”

    蝶儿摇头。

    萧逸飞说:“真没劲!跟你说啊!我不杀鬼子,力气就不可能增大,也不可能出现新的特异功能。对我来说,损失太大了。”

    蝶儿小声说:“我知道,哥哥,可我们必须听张指导员的话,我们必须遵守命令。”

    萧逸飞用手指头按蝶儿的额头,小声说:“马屁精,一点脑子都没有,我不喜欢你了。”

    蝶儿噘嘴说:“你又骂我,我哭啦?”

    萧逸飞摇头,叹气说:“哭哭哭,整天用哭威胁我!”

    蝶儿笑说:“哥哥,好哥哥!”

    萧逸飞笑说:“方排长和张指导员不让我们到镇上去拿炉子,我就先研究怎么造手榴弹,等我想明白制造办法后,再去拿炉子等打铁用具。”

    蝶儿点头说:“好的,我们一起动脑筋想办法,哥哥你的脑筋全世界最好,我相信你一定能想出制造办法来。”

    萧逸飞说:“对!只要动脑筋,小鬼子能造手榴弹,我们也就一定能够造,我就不相信我的脑筋会比小鬼子的差,要造还一定要造得比小鬼子的手榴弹更好。”

    井上一郎在龟田司令部和龟田密谋突袭顾家坝村计划。

    井上一郎说:“上次教训很深刻,我们把目标对准了新四军和游击队,导致我们行动失败,遭受了重大缺失。我以为我们应该把目标放在消灭顾家坝村村民上面,我们突袭顾家坝村,用炮轰用机枪扫射村民,制造恐怖气氛,让村民将来不再敢收留新四军和游击队。我们要广泛宣传,哪个村子胆敢收留新四军和游击队,我们就要把哪个村子彻底消灭。在消灭村民时,新四军和游击队一定会拼命保护,到时,新四军和游击队就会被我们拖成,成为我们的打击目标。就再也不用进山追剿导致被动了。金钱池管家报告了我们关于新四军的驻地位置,武器配备以及哨兵情况。我以为早上四点前,对顾家坝村来次打击,时机和条件都是成熟的。敬请阁下批准。”

    龟田竖大拇指,笑说:“好办法!你带炮楼皇军和癞痢头营军过去攻打,一旦咬住村民,我马上再带队伍过去。强调一点,行动必须迅速,打击必须坚决,绝对不能象上次那样,到达攻击位置后,还要等待,导致被发现,贻误了战机。”

    井上一郎立正大声说:“是!我保证这次行动一定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