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11章 盗亦有道
    天才壹秒記住『』,。

    杜有德是长江边一个大村子里的农民,世代练武,成名绝技是轻功和飞镖,能飞檐走壁,手中飞镖能百步穿杨。他三十来岁,一米六五左右身高,妻子在日本人来后,被伪军霸占,上吊死了,他把伪军全家杀了后,就逃离那块地方,专偷伪军汉奸家财物过日子。他是独脚大盗,从不与人合作,居无定所,偷来的财物用不了的,会散发给穷人。他坚持盗亦有道原则,只要不是汉奸或伪军,普通人家财物即使摆在他面前,他都不会拿一针一线。假如是伪军和汉奸,他不仅会偷光那家的财务,假如有机会还会把伪军和汉奸全家都杀了。

    杜有德刚从西镇上汉奸家偷了一大包东西躲进山里,想在老爷爷家歇脚。

    老爷爷被小鬼子杀掉,杜有德是知道的,茅棚周围好多里路内都没有人,在这里歇脚最安全。

    当然了,他也有当游击队的打算,因为作为练武之人,做偷鸡摸狗的事,是被武林人士所不齿的,他很担心游击队会因为他是江洋大盗而不要他。到老爷爷家来歇脚,也有想碰运气,与游击队会会面的意思。

    杜有德站在门口,突然站住,门怎么装上去了?做独脚大盗不仅身手要好,而且警惕性必须高,不然的话早就没命了。杜有德不敢进茅棚,他侧耳倾听,门是破的,棚子里只要有人,即使是呼吸他都能听出来。

    有老鼠的吱吱叫声,不象有人的样子。

    杜有德心想,也许白天有路过的人进来歇过脚,现在早就走了。

    为了防止遭人暗算,杜有德来到茅棚后门,借着月光看脚印,没有发现新鲜脚印。

    轻轻推后门,推不动,表明在里面用插销插住。

    杜有德回到南门,小声叫门:“有人吗?”

    没有任何回音,只有老鼠逃蹿的声音。

    杜有德轻轻推开门,茅棚内显然有人进来过,而且整理得很干净。

    杜有德笑说:“各方好汉,我姓杜的不是坏人。请允许我今晚暂借一宿,明天一早,一定离开。”

    杜有德把包裹放桌上后,就进入屋间搜查,发现床下有两支步枪和满满一箱子弹,把他吓了一大跳。不好!这茅棚是凶地,不能久留,必须立即离开。

    杜有德不由分说,快步走出房间,背起包裹拉开门,正要出门。

    一把寒光闪闪三棱刺顶住了他的下巴,杜有德吓得魂飞魄散连连后退,三棱刺如影随形步步紧逼。

    杜有德如此好身手都躲避不开三棱刺,只能跌坐条凳上听天由命,任人宰割。月光中,面前是一个只穿短裤裸身瘦削男人,在他的身后紧紧跟着一位小姑娘。

    杜有德颤声:“好汉,我不想冒犯!我不知道你们住在这里,我正想离开。”

    用三棱刺指着独脚大盗杜有德的正是萧逸飞。

    萧逸飞和蝶儿以为杜有德偷了他们俩的枪和子弹,这还得了?张指导员收了他们的枪,让他俩很难过,但张指导员是领导,他俩有意见,也只能闷在肚子里。但一个陌生人假如要偷他们的枪和子弹,他们是绝对不允许的。不过,只要不是伪军和鬼子,萧逸飞就绝对不会伤了他,只要他把枪和子弹留下,就可以离开。

    萧逸飞大声问:“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来偷东西?请把偷的东西给我放下。”

    杜有德把包裹放桌上,终于看清萧逸飞的面孔,发现只是小孩后,胆子大了。

    杜有德笑说:“我可是好人,只是路过,这里也不是你们的家,你们怎么能对我这么凶?”

    萧逸飞皱眉,心想,好人怎么会半夜三更到这种地方来?不要就是害了游击队遭伏击的内奸啊!还有上次小鬼子来,杀了老爷爷,会不会是他告的密?

    萧逸飞大声问:“是不是你告的密,害得老爷爷和老奶奶被小鬼子杀了?”

    杜有德连连摇头说:“小兄弟,这是误会,我只是路过,想到这里来歇歇脚,我不知道你们住这里了。当我发现这里住了人后,我不就立即想离开了嘛?正想离开,你们就来了。”

    萧逸飞对蝶儿说:“妹妹,检查一下他的包,看看他是不是偷了我们的东西。”

    蝶儿打开包,里面除了几身丝绸衣服外,还有大量珠宝首饰,十几卷银元,并没有发现有子弹。

    蝶儿跑进房,检查枪和子弹,全都在。她拿了一把三八大盖出来,指着杜有德。

    萧逸飞的眉头皱上,大声说:“原来是强盗!”

    萧逸飞手中三棱刺,往前挺了挺,杜有德吓得脸色惨白,举起双手,大声说:“小兄弟,我不是强盗,只是小偷,我不偷老百姓,专偷汉奸和伪军。小姑娘别开枪,当心枪走火。”

    萧逸飞说:“小偷和强盗都不是好人,都是坏人,告诉你,我们兄妹专杀坏人。”

    蝶儿把枪向前挺了挺,大声说:“对,哥哥和我专杀坏人。”

    杜有德好奇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凶?开口就是杀啊杀的。”

    蝶儿对萧逸飞耳朵小声说:“不要告诉他我们是什么人?当心他是奸细。”

    萧逸飞点头,小声问:“怎么办?放了他,还是杀了他?”

    杜有德听萧逸飞和蝶儿商量杀还是放的问题,不等蝶儿表态,赶紧大声重申:“小兄弟,我只偷伪军汉奸家的东西,我可从来都没有偷过好人家的东西。”

    蝶儿小声说:“哥哥,放了他,我们就只能到别处去了,这里不能住人了,我们得当心他是内奸。”

    萧逸飞小声说:“我们不能随便杀人,那就放他走吧!”

    蝶儿点头。

    萧逸飞把三棱刺撤回,大声说:“你走吧!”

    蝶儿没有收枪,继续指着杜有德。

    杜有德边收拾桌上包袱,边好奇问:“小兄弟,小妹妹,你们这么小年纪怎么就动刀动枪的?你的刀好怪,不是高手没有本事做,哪来的?你们怎么有日本人才有的枪?那么大一箱子子弹从哪来的?你们要枪和子弹干什么?”

    萧逸飞大声说:“你假如敢告密,我一定杀了你。”

    杜有德从包裹中拿出一件丝绸短褂、一条长裤和一条布腰带,放一边,看着萧逸飞,说:“小兄弟,刚才我搜查过了,你们连换洗衣服都没有,你们也是才来的,这衣服我送你。我虽然是小偷,但我做小偷是有原因的,我只偷伪军和汉奸,我会把用不了的钱和东西都送给穷人。听你们说话,我能推测出个大概,你们不是坏人,你们可能与游击队有关。”

    蝶儿一脸自豪脱口而出:“我们就是游击队。”

    话一出口,蝶儿就知道犯了大错,赶紧捂嘴。

    萧逸飞赶紧小声说:“当心他是奸细!”

    杜有德听说这两个小孩是游击队,放心了,他不想走了。说实在的,他也有加入游击队的打算,只是找不到游击队。这个地方游击队曾经打过仗,游击队员的坟地他也去过。他来歇脚,他也有想碰运气,有机会撞见游击队,从而想办法加入的念头。

    杜有德小声问:“你们认识高大树吗?”

    萧逸飞大声说:“不告诉你。”

    蝶儿也大声说:“不告诉你。”

    杜有德说:“高大树的人死了好多,坟地我去看过。后来听说,在离这里不远的荒山上,游击队又与小鬼子打了一仗,小鬼子死了好多人。村民传说,高大树没有死,也没有离开,他还在这一带活动。游击队个个都是好汉,我从来都没有听说游击队里会有小孩呀!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萧逸飞把三棱刺握紧,蝶儿看了眼萧逸飞,把步枪端平,手指扣扳机上。

    萧逸飞说:“看来你还是奸细,我要杀了你。”

    杜有德大惊,连连摆手说:“小兄弟,小妹妹,我也杀伪军和汉奸,我不伤害老百姓!”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