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2章 做兵器天赋异秉
    不知什么时候,奇迹发生,在碎裂张天师塑像下的萧逸飞竟然醒了过来。

    萧逸飞的大脑中有滴滴的声音在响,突然亮光一闪,大脑中出现大量的文字:萧逸飞,男,16岁,身高1.72米,体重血型,营养严重不良,精神萎靡,器官和肉体损伤已经治愈。罹患密集血液恐惧症,这属于心理疾病,系统没有能力治疗。

    萧逸飞惊呆,这是怎么回事?大脑中怎么会出现文字?

    那些字慢慢消隐,又出现一行字:“由于肉身过于虚弱,系统不能启动升级程序。”

    萧逸飞的嘴中鼻子里全都是灰尘,他猛烈咳嗽,喷出的气鼓起更多灰尘,眼睛被迷睁不开。

    大脑中一个声音响起:“快爬出去,不然你不呛死,也会被重物压死。我送你一只眼罩,你戴着它,就不再会怕血。这东西可是宝贝,绝对不能弄丢了,它的好处你会慢慢发现。”

    萧逸飞艰难爬出后,咳喘着把碎裂泥塑移开,把两支步枪取了出来,捏了捏口袋,二十粒子弹还在。

    萧逸飞提着枪来到庙外,阳光很刺眼。

    脚旁出现一只黑色五指宽皮条,两端都有两指宽布带子。萧逸飞把眼罩捡起来,压眼睛上,他以为戴着这东西将会什么都看不见,让他震惊不已的是,竟然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看东西更加清楚了。

    萧逸飞大喜,赶紧扶正皮条,把带子系在脑后。

    嘿嘿!好东西啊!人家一定会以为我戴着这东西什么都看不见,还以为我是瞎子呢!太好玩了。

    萧逸飞感觉身上有了一点力气,就把两支枪背上,戴着眼罩往一个水潭走去。

    萧逸飞和师妹蓝蝶儿加入游击队已经有两个月,经常在这一带打游击,他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

    到了水潭,萧逸飞下水,把衣服全部脱下,在水中揉搓。血水漾开,他没有再出现恐惧感。

    萧逸飞光着身子上岸,把衣服挂树枝上,拿了旱烟竿再次下水。萧逸飞抽出三棱刺,在水中划动,三棱刺上沾着的血迹漾开。

    这把三棱刺是萧逸飞自己做的,锋利无比。

    蓝师傅世代为官家做兵器,掌握着做兵器绝技,日本人来后,蓝师傅就不再做兵器,改为为老百姓做菜刀铲子和钉耙锄头。蓝师傅手把手把制作兵器绝技传授给了萧逸飞。去年,萧逸飞还只有十五岁,蓝师傅为考核萧逸飞制作兵器能力,要求他独立做一把三棱刺。一般的刀只有一个刃口,剑有两个刃口,敲敲打打很容易做。三棱刺有三个刃口,每个棱都必须距离相等,没有真功夫绝对不可能做出来。只要能做成一把三棱刺,就表明其他刀剑能轻易做成。

    萧逸飞在做兵器上天赋异秉,这么小的年纪,花了两个月时间,竟然还真把三棱刺做出来了,让蓝师傅喜出望外的是做出来的三棱刺,想像中的还出色百倍。收购来的烂铁料,在炉子里烧过后,萧逸飞用铁锤一遍又一遍敲打,把烂铁料打成精钢,采用折花刀包钢制作技艺,把精钢多次折叠,提高精钢韧度,成型后,粹火时间把握得极为到位。

    萧逸飞花五天时间打磨,先用粗砂石,再用细砂石,最后用细腻青砖。

    师傅师娘把玩萧逸飞制作出来的三棱刺,乐得嘴都合不拢,师娘把头发放棱上吹气,头发断开。师傅用三棱刺砸铁钉,铁钉应声断为两截。检查刃口,只有铁锈痕迹,用布一擦,恢复原貌。

    师傅取来老竹根,把它做成旱烟竿模样,让萧逸飞带身边防身用。

    萧逸飞回想师傅师娘当时的喜悦之情,眼中涌出泪水。

    镇上的龟田听说师傅是制作兵器高人,想请师傅替他做一把好刀。师傅坚决不同意,龟田恼羞成怒就带了日本鬼子闯进铁匠铺,命令小鬼子用刺刀捅师傅师娘。

    当时萧逸飞才只有十五岁,看到师傅师娘胸口涌出鲜血来,一下子吓死了过去。

    萧逸飞是被师妹蓝蝶儿喊醒的,萧逸飞醒来后,师傅只剩最后一口气,萧逸飞看后浑身抽搐呕吐。

    萧逸飞闭着眼睛靠近师傅,师傅把师妹蓝蝶儿的手放萧逸飞手上,说:“逸飞,不要害怕,师傅已经不能照顾你了。你必须答应师傅,照顾好蝶儿,你们长大后成亲,一定要为我生下大胖孙子,将来你必须把技术传给我孙子,让蓝家的兵器制作技艺能够传下去。”

    师傅师娘是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埋了的,当时萧逸飞得了重病,差一点死了。多亏师妹蝶儿悉心照顾,使他挺过挺过了鬼门关。

    萧逸飞病好后,就和师妹蝶儿一起离开镇子,进入山区寻找游击队,萧逸发誓要为师傅师娘报仇。

    萧逸飞师傅的名气很大,半年后,当萧逸飞和师妹蝶儿找到游击队,说是蓝师傅女儿和徒弟后,游击队队长高大树立即就收下了他们。

    在游击队,萧逸飞和蝶儿为队员们烧饭洗衣服。有时也帮着擦枪,抬东西。

    这次萧逸飞坚持要跟着游击队出来打仗,高大树就带上了他,谁能想到,萧逸飞一看到队员身上流出血来,就晕了过去的呢?

    游击队长高大树不骂萧逸飞是胆小鬼才怪呢?

    萧逸飞在水中等到衣服晒干后,爬上岸,把眼罩套脖子上,穿上衣服,把三棱刺插腰带上,背上枪向山坡上的茅草棚走去。

    茅草棚主人是白发老爷爷和老奶奶,听萧逸飞说是战场上下来的,不知道队长高大树他们是死是活后,就从锅里盛了南瓜粥给萧逸飞吃。游击队经常在白发老爷爷家落脚,白发老爷爷得知游击队有可能全都被小鬼子杀了后,老泪纵横。

    萧逸飞把锅里的南瓜粥全都吃光。

    白发老爷爷扛了铁锹和萧逸飞一起前往阵地,打算把游击队员们的尸体埋掉。

    此时,高地上已经出现了大量新坟,游击队长高大树和王大叔他们冲出包围圈后,到土地庙集中,发现只活下来四人。蝶儿打听萧逸飞的情况,高大树没好气地说:“那个胆小鬼被吓死了。”

    蝶儿号啕大哭。

    天亮前,游击队长高大树带着大家回到阵地,埋队员们的尸体。

    蝶儿发了疯一样寻找萧逸飞。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有找到萧逸飞的尸体,这表明萧逸飞极有可能还活着。

    游击队员们的尸体都埋好后,游击队长高大树就下令离开。

    蓝蝶儿不肯走,她说师兄萧逸飞一定没有死,一定还活着,她要在这里等师兄。

    游击队长高大树最恨的就是胆小鬼,在他眼中蝶儿也是累赘,蝶儿既然想在这里等萧逸飞,那就让她等好了,顺便也可以甩掉蝶儿这个大包袱。当然了,最关键的一点是,这里很不安全,小鬼子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出现,他不能让还活着的三个队员为一个胆小鬼送了命。

    游击队长高大树遭遇大失败,心情极度差,眼睛红红的,一副想把人吃了的凶相。

    蝶儿很怕游击队长高大树,不敢求他留下来帮着寻找萧逸飞。

    当游击队长高大树一行离开后,蝶儿跌坐地上,掩面哭泣。

    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周围都是坟堆,吓都会吓哭的呀!

    师兄萧逸飞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别人可以骂萧逸飞是胆小鬼,但蝶儿不会。他们俩青梅竹马,从小睡在一张床上长到大,感情深得无以复加。蝶儿知道,萧逸飞是在爸爸妈妈被日本鬼子刺杀时吓坏的。当时萧逸飞还小嘛!谁不会害怕?蝶儿当时也被吓傻的嘛!

    萧逸飞老远就发现了蝶儿,兴奋之极,赶紧大叫着跑向蝶儿。

    蝶儿听到萧逸飞的叫喊声,喜出望外,飞快跑下高地,萧逸飞扔掉枪,两人迎面抱住,又笑又跳。

    萧逸飞问:“队长他们呢?”

    蝶儿噘嘴,小声说:“队长骂你是胆小鬼,说你被吓死了,他可能不要你了。他们走了。”

    萧逸飞听后心凉了半截,找到蝶儿的兴奋劲失去,跺脚大声说:“我要证明给队长看,我不是胆小鬼。”

    白发老爷爷上气不接下气来到萧逸飞和蝶儿处,听说游击队走了后,叹气说:“你们就住我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