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48章 那些人怎么如此自不量力
    顾家坝村,萧逸飞主持召开会议,向游击队民兵传达营长指示。

    萧逸飞对出席会议的丐帮帮主笑说:“我将带着队伍走进迷宫,需要眼线,你跟我南下怎么样?”

    丐帮帮主皱眉小声说:“我对那一带也不熟啊!”

    萧逸飞笑说:“那你就还是留在这里。”

    丐帮帮主挺胸大声说:“大哥,我只是说对那一带不熟,没有说不跟您南下。我虽然是叫化子头,但我也要当游击队,和你一起打鬼子。”

    萧逸飞点头说:“很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营长给我随机处置权,我首先宣布,你也是游击队了,你的任务是负责情报收集传递工作。”

    丐帮帮主大喜说:“谢谢大哥信任我。”

    萧逸飞笑说:“我们要带大量物资南下,你安排人替我搬运。我可不想空着手杀鬼子,这里我们拥有大量枪支弹药,能带走的全带走。”

    丐帮帮主点头说:“没问题,这事包我身上。”

    萧逸飞对顾玉同说:“我不能陪你们并肩作战了,你们一定要保重。”

    顾玉同说:“我也要参加游击队打鬼子。”

    萧逸飞摇头说:“这一带暂时离不开你,等将来条件成熟时,你可以参加。”

    顾玉同眉开眼笑说:“到时,你一定要收我。”

    萧逸飞看薛诗谣笑说:“我还是劝你留下,南下后,你这个大小姐会不适应的。”

    薛诗谣连连摇头大声说:“我一定要跟着你打鬼子,吃再多的苦,我都不怕。”

    萧逸飞说:“用营长的话说,前路漫漫,一旦南下,一切就都得靠我们自己。大家有没有信心!”

    全体游击队员肃立,大声说:“有!”

    萧逸飞主持召开会议正式作出南下决定两天后,在茫茫夜色中,出现了一支奇怪的队伍。

    近百个叫化子,有的挑着担子,有的抬着东西,队伍拉得很长,在蒿草丛生的小路上,蜿蜒前行!

    当上丐帮帮主大哥好啊!那些没有人看得起的叫化子们,在萧逸飞这里,不仅是挑夫,还是情报工作人员,带上他们就相当于带上了一百多双眼睛和耳朵。

    在这世上愿意与叫化子结拜为异姓兄弟的几乎没有,萧逸飞却与丐帮帮主结拜为了兄弟,丐帮帮主深感荣幸,怎么能不舍命为游击队工作呢?萧逸飞虽然年纪尚小,今年也只不过十七岁,但已在抗日战场上,屡建功勋,在那一带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大人物。

    也正因为萧逸飞年轻,头脑里没有条条框框,又需要带着游击队独立打鬼子,拥有随机处置权,他行事自然就少了顾忌,可以靠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分析作出判断,再作出决定。能力就是这么培养出来的,实践出真知,社会是大学校。在那个时代,红军中十七八岁的少年当上团长师长的都有,二十不到,就有人当上更大的军官呢!萧逸飞假如在正规军中当连长,弄不好,现在也能当上营长团长了。人才难得,人才是军队打仗取胜的关键因素。有了人才,没有武器,可以想办法自己制造,或者从敌人手中夺取。没有队伍,可以想办法组建。

    萧逸飞是游击队,队伍不可能发展得太大,他也不想把队伍无限制扩大。

    萧逸飞有自己的打算,游击队规模最大扩大到二十人,但队员必须个个都是精英,人人都必须有特长。杜有德杜惠德巢连良三人是武林高手,汤国忠是火药专家也是武林高手。丐帮帮主不仅是武林高手,还是搞情报的高手。蝶儿就不用说了,随着年纪长大,女大十八变,不仅变得越来越漂亮,长得象天仙一样美丽,而且能力在突飞猛进,一般武林高手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薛诗谣不是武林高手,但她送来先进武器的呀!再说了,她在国军中毕竟当过参谋,脾气坏萧逸飞是能镇得住的,不担心她的脾气,在国军中当过参谋的薛诗谣,将来也是可以当萧逸飞的参谋的嘛!还有薛诗谣会开车,假如需要开车时,她可以派上大用场。队伍里有了薛诗谣,蝶儿就有了说话的人,在萧逸飞外出执行任务时,蝶儿就不用再感到孤独。

    从萧逸飞个人能力来说,仍然在不断增长着。体内系统无比奇特,刚开始时,系统升级到一定地步时,就奖励他特异功能,提升他的力量。他现在拥有的特异功能有超视力,超听力,感应能力,身体修复能力,三棱刺发射能量束能力,幻影手。近阶段系统升级,主要是提升这六种能力水平,并没有奖励他新的特异功能。

    由于与血打交道次数多,萧逸飞已经不再怕闻血腥味,而且见到少量血也不会反胃呕吐甚至晕厥。

    讲到这里,不得不提眼罩,这东西对萧逸飞来说,不仅是戴上不怕看血的问题,而且戴上眼罩,就相当于用上了望远镜。在和敌人打斗时,还能迷惑敌人,敌人会以为他是瞎子,或者他看不见。

    事实上,戴上眼罩他会看得更清楚,一般敌手都会上当,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因为队伍带的物资多,萧逸飞不想在白天赶路。

    天亮前来到长荡湖西侧芦苇荡一大块空地后,萧逸飞让队伍停下来埋锅造饭。吃了早饭后,大家休息。萧逸飞的计划不准备在长荡湖地区驻留,他的想法是在滆湖湿地找个地方当基地。那里靠大运河与沪宁线更近,一天之内可以来回。

    新芦苇刚抽芽,枯萎芦苇正好可以当柴火烧,不一会,几只大铁锅下都冒出袅袅炊烟。队员们和叫化子们聚在一起兴奋无比说笑。

    萧逸飞和蝶儿两人手拉手,来到湖边,眺望湖面。

    波光粼粼,湖面如蓝宝石非常好看。

    萧逸飞和蝶儿长久生活在山区,一旦来到湖区,感觉一切都是那么地新鲜。蝶儿情不自禁唱起了歌,蝶儿唱歌太好听了,萧逸飞听着听着了入迷,沉醉其中。

    突然萧逸飞听到营地附近出现吵闹声,以为队员们和叫化子之间起了冲突,赶紧和蝶儿一起跑回。

    十几个拿着大刀鱼叉长矛中正式步枪的皮肤黧黑男人,正对着叫化子和萧逸飞的队员们大声吆喝着。那些人好凶,一个个眼珠子突着,仿佛都是凶神恶煞,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想干什么?怎么如此自不量力?难道不怕被老子的人杀了吗?

    游击队队员们用冲锋枪指着那些农民装束的人,一旦爆发冲突,那些拿着简陋武器的人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