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53章 天变了
    为前青龙寨主李如龙办丧事花了一个星期时间。

    李思思已被裹上易燃物浸泡过油只等天黑,就必须行点天灯酷刑。

    萧逸飞在会客室再次和三当家的商量,看看能不能改用其他刑罚,甚至免其死罪。

    萧逸飞说:“我是新四军游击队,在根据地都实行新法,不仅没有点天灯这种酷刑,而且假如犯的是过失杀人罪,不用触犯死刑。”

    三当家的小声说:“这里是山寨。”

    萧逸飞说:“前大当家的临死前遗言,说不要杀了李思思。”

    三当家的小声说:“您为什么不想杀她?她活着,对您当寨主是最大威胁。”

    萧逸飞叹气说:“寨规寨约你最清楚,假如把她点了天灯,我的队伍将来会把我当成恶魔,我得被执行纪律。”

    三当家的叹气说:“大当家的,您太仁慈了。”

    萧逸飞说:“我只对自己人仁慈,对小鬼子和伪军以及作恶多端的土匪以暴制暴。”

    三当家的看着萧逸飞,低下头,小声说:“您不会清算我们山寨里的所有人吧?”

    萧逸飞笑说:“在东大镇,癞痢头营弃暗投明,他们过去犯下的一切罪行全都免除了,癞痢头营长带了箱黄金到上海去了。我们有政策,就是实行抗战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只要打小鬼子,都是盟友。”

    三当家的小声问:“您想让山寨打小鬼子?”

    萧逸飞点头说:“当然!而且从今往后,必须修改规约,不能再干强盗勾当,不能再欺压百姓,只能抢伪军和小鬼子。”

    三当家的叹气说:“天变了。”

    萧逸飞点头说:“是啊!这块地方不久后,将会建立人民民主政权,会实行新的法律制度。你是读书人,应该明白必须顺应历史发展潮流,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们都只是时代潮流中的小人物,我们个人没有能力改变历史发展规律,我们必须为时代发展做自己应该做的。”

    三当家的小声说:“没想到您年纪这么小,就懂这么多。我活了半辈子,第一次从您嘴中听到这么多新知识,新概念。您象一股清风,在吹动着我们这里陈腐的一切。”

    萧逸飞笑说:“当土匪,你进不了宗祠族谱,当打小鬼子的英雄,你就是人民心中的戚继光。”

    三当家的点头说:“是啊!进入山寨我们就被家族摒弃了。”

    萧逸飞点头说:“先从修改陈规开始做,从废除点天灯酷刑开始做。”

    三当家的点头说:“行!听您的。”

    萧逸飞说:“前大当家的有遗言,他不想杀李思思,我想让李思思戴罪立功,让她带着人打小鬼子,让她死在抗日战场上。”

    三当家的小声说:“弑父是十恶不赦大罪,新法也不许吧?”

    萧逸飞说:“我新当寨主,只当大赦山寨怎么样?”

    三当家的点头说:“好吧!我听您的,山寨这么多兄弟,我还希望您能善待。”

    萧逸飞点头说:“我不让李思思死,就是为山寨树立仁德榜样,希望从今往后,山寨上下,团结一心,把方向转到打小鬼子上来。我们游击队人数虽然不多,但我们却杀死了几百个小鬼子,山寨这么多人,难道还杀不了金坛这里那么几个小鬼子?”

    三当家的笑说:“37年,郭勋祺率144师部署在武进,跟第6师团血战武进前黄一昼夜,后退到我们金坛,郭勋祺144师守金城,和小鬼子几乎打了个平手,小鬼子天天派飞机来轰炸金城,把金城炸得一蹋糊涂,郭勋祺保卫金坛一个星期,杀了小鬼子四五千人,后来金坛周边全都被小鬼子占领,郭勋祺才不得不撤走。郭勋祺后来怎么样,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萧逸飞笑说:“郭勋祺负伤在治疗,他的队伍有参谋长林华均带领,已占领东大镇。”

    三当家的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说:“了不起啊!了不起。”

    萧逸飞说:“该师薛贵富团团长女儿薛诗谣当了游击队,在战场上非常勇敢。要不要我为你引荐一下,看看英雄女儿长什么个样子?”

    三当家的连连点头说:“好啊!”

    薛诗谣被叫进来,萧逸飞让薛诗谣坐自己身边,向三当家的介绍。

    三当家的看着薛诗谣,连连点头说:“将门虎女,果然英姿非凡。”

    萧逸飞笑说:“只是脾气有点不好,我们第一次见面,她就用枪顶我额头。”

    薛诗谣小声说:“队长,我当时不认识您嘛!”

    萧逸飞看薛诗谣的眼睛,笑说:“加入游击队以来,你和队员们一起吃了很多苦,你从来都没有叫过苦,更没有想逃走的念头,我很高兴。我虽然和你说话不多,但我一直在关注着你,因为你毕竟是最特殊的一位。”

    薛诗谣小声说:“只要跟着你干,即使死我都愿意。”

    萧逸飞笑说:“跟我干的,都不许死,都必须好好活着。”

    薛诗谣的眼眶湿润,点头说:“嗯!谢谢您这么关心我,我好感动。”

    萧逸飞看三当家的,笑说:“去把李思思放了,让她洗洗干净后,过来见我。”

    三当家的连连点头说:“好的,我去宣布释放她的命令。”

    三当家的离开后,薛诗谣看着萧逸飞的眼睛,羞红着脸,小声说:“队长,我爱您!”

    萧逸飞吓了一大跳,赶紧往旁边挪了挪身体,连连摆手说:“我的大小姐,这话可不能随便说,不要吓我啊!”

    薛诗谣笑说:“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了你。”

    萧逸飞笑说:“我只爱蝶儿一人,你应该很清楚。我也只会娶蝶儿一人做老婆,你也应该明白这一点。”

    薛诗谣笑说:“我都知道,但我仍然爱您。”

    萧逸飞苦笑说:“既然都知道,你就不能随便瞎说。”

    薛诗谣笑说:“爱是我的自由,为什么我不能爱您?”

    萧逸飞的眉头皱了皱,叹气说:“对,你有这个自由,可是你必须拎得清,你假如真爱我,那你将什么都得不到。”

    薛诗谣笑说:“只要你允许我爱你就行,爱只讲付出,不求回报。”

    萧逸飞叹气说:“好罗曼蒂克!太理想化了。我对蝶儿不仅有爱,还有承诺,还有责任,还得履行义务。”

    薛诗谣笑说:“我会悄悄爱您,不让她知道。”

    浑身包裹麻布,浸了油,绑在柱子上正准备接受点天灯酷刑的李思思,心已死。萧逸飞给她机会,寻找活下去的理由,她没有找得到,她只能领死。

    李思思的周围围了很多人,看客们心头极为复杂。

    很多人是看着她长大的啊!李思思也曾经是可爱活泼,美丽漂亮的美少女啊!谁能想到,她会犯下弑父大罪的呢?这是十恶不赦大罪,没有人救得了李思思。

    天渐渐暗下来,行刑刽子手已做好准备,只等萧逸飞一声令下,就点火。

    火一旦点着,李思思将在哀嚎声中,慢慢被烧死。

    就在这时,三当家的来到,众人都以为三当家的前来是传达萧逸飞点火命令的,令所有人大出意外的是,三当家的来到后大声宣布,从即日起,山寨废除酷刑,根据前寨主遗言,免除李思思死罪,萧逸飞寨主命令李思思戴罪立功,带人杀小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