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56章 别样的围点打援
    在儒林通往湟里主干道一侧小高地上,杜惠德面前架重机枪,巢连良和汤国忠面前各架一挺轻机枪。三挺机枪架在不同地方,构成交叉火力。丐帮帮主赵子豪协助杜惠德使用重机枪。

    萧逸飞、杜有德、蝶儿、薛诗谣四人向前一公里,来到另一个小高地处,在小高地上埋伏下来,他们使用冲锋枪、步枪和手榴弹。

    蝶儿最喜欢使用步枪,她现在已经是神枪手,枪法并不比萧逸飞差,两人都能做到百发百中。

    蝶儿打枪时,很沉着,让她一动不动埋伏几个小时都能做到,她具有狙击手潜质。杜有德的枪法自然也不错,薛诗谣和他们比就差多了。但薛诗谣有热情,有动力,为了让萧逸飞接受她的爱,她必须好好努力。薛诗谣可是霸王级美少女啊,在萧逸飞面前,竟然变得象猫一样温顺,真是一物降一物,萧逸飞还没有批评过她,也没有大声对她说过话。

    在萧逸飞眼中,蝶儿是全世界最最漂亮美少女,其他女孩要想进入萧逸飞的心谈何容易?要萧逸飞爱上,绝对是痴人说梦。除非萧逸飞想寻刺激,尝尝鲜,陪着玩玩可以。

    薛诗谣这位美少女从小就养成了一种个性,她想得到的,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她现在想得到萧逸飞的爱,就决定用一辈子来努力,从而让萧逸飞爱上她。

    萧逸飞才不高兴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在他看来,什么爱不爱的?他幸福着呢!有蝶儿的爱,这一辈子不白活了,他才不要其他女人的爱呢!

    萧逸飞他们四人的任务是打儒林伪军屁股,儒林伪军来前只管休息,等机枪响后,再爬起来参战都来得及。

    萧逸飞等仰躺高地反斜面说笑。

    蝶儿攀着萧逸飞肩膀笑问:“哥哥,我们为什么不冲进儒林镇去打伪军?”

    萧逸飞说:“这仗是配合了李思思他们打的,我想看看李思思的能耐,也想看看土匪的战斗力。”

    蝶儿小声问:“他们万一吃了大亏怎么办?”

    萧逸飞笑说:“没关系,他们假如吃大亏,我们这边打过后,再过去增援好了。”

    薛诗谣小声说:“两个排人数不少啊!我们这仗不好打。”

    萧逸飞说:“少说泄气话,到时我只担心抓俘虏都来不及。”

    薛诗谣吐舌头,笑说:“不说,就不说。反正你力气大得很,缴获都让你一个人扛。”

    萧逸飞瞪眼,笑说:“好大的胆子,粗活重活竟敢让领导干。”

    蝶儿笑说:“就是嘛!我们都要你一个人干。”

    萧逸飞抚摸蝶儿的脸哈哈大笑。

    李思思带了二十多个山寨兄弟来到湟里后,与伪军发生了激烈枪战。二十多个伪军从理论上说,确实不应该是山寨兄弟们的对手,山寨兄弟们拥有十多支驳壳枪的啊!个个都是打仗好手。

    打仗没有这么简单,武器好,人员素质高,是重要因素,但绝对不是决定胜败因素。

    在土匪队伍攻打湟里镇时,镇里的老百姓纷纷站起来,帮助伪军构筑工整,搬运物资。在他们看来,伪军是在保护他们的家园,土匪是想进镇抢掠烧杀。这股伪军们的穿着装扮和国军差不多,老百姓弄不清国军还是伪军。说实在的,老百姓才不管谁是国军谁是伪军呢!皇帝轮流坐,谁当皇帝都一样。

    一个排的伪军得到老百姓们的帮助,他们再害怕土匪,硬着头皮这仗也得打下去。

    李思思原以为枪一响,伪军必然会闻风丧胆,抱头鼠窜,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伪军竟然依托工事,顽强抵抗着。李思思他们没有重武器,没有能力摧毁伪军工事,伪军躲在工事后,不断向土匪们放着枪,已经有几个土匪中枪倒下了。

    李思思着急得眼泪直流,她红着眼睛,奋不顾身地跃起,向伪军发动过多次冲锋,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只是运气好,伪军的枪法差,不然李思思早就没命了。

    李思思的命是萧逸飞给的,她是戴罪之身,假如不能为山寨建立功勋,她怎么对得起萧逸飞?怎么有脸在山寨行走?怎么才能获得萧逸飞对她所犯弑父大罪的彻底赦免?李思思好想站起来,平举驳壳枪,边向伪军射击,边冲过去。宁可死,也得打败这股伪军!

    湟里镇伪军排长给儒林镇伪军连部打电话请求增援,伪军连长听说是土匪攻打湟里,起初不敢增援,当听说湟里大量老百姓自发帮助伪军守镇后,自信心突然来了,心想,有全镇老百姓帮着守镇,青龙寨土匪再凶悍,都不可能打得下来。他假如不去增援,这个排伪军守住了湟里镇,团长还不要提拔这个排长的啊!既然打了这么久,土匪都没有办法,看来他带着队伍一过去,土匪必然撤退,到时守湟里的功劳就全都是他的。

    伪军连长想得好美!

    伪军连长决定倾巢出动,把儒林两个排伪军全都带上。

    伪军的火力也不是太弱,拥有一挺重机枪,三挺轻机枪呢!

    伪军连长骑在战马上,带着队伍,一路向湟里开去。

    伪军连长骑马,其他士兵都跑步,伪军连长的感觉很好。当时能有一匹马骑那是不得了的事,相当于现在拥有了宝马专车。苏南不产马,马都是北方运来的。薛贵富团有汽车摩托车,却没有马。在湖泊河网纵横地带,马比汽车都灵活。很多地方汽车不好开,但骑马却一路畅通。

    伪军连长的自我感觉极好,在这一带除青龙寨外,他就是老大,什么镇长保长都得拍他马屁。地方上有钱人,哪一个敢不隔三差五送钱给他?他的队伍驻扎在这里,比城里好太多了,油水很足,小日子过得很美。他与青龙寨井水不犯河水,过去只要青龙寨不惹事,他就睁一眼闭一眼。假如攻打青龙寨,他自忖实力不足。青龙寨依托长荡湖,进可攻,退可进湖,打青龙寨除非脑子进了水。

    现在青龙寨在攻打他的队伍,他来不及了解情况,不得不匆忙增援。

    伪军连长的想法是,只要他的队伍一到,青龙寨必定撤军。

    令伪军连长做梦都想不到的是,他太大意了,青龙寨土匪在攻打湟里,半路上萧逸飞游击队却正架着机枪恭候着他的队伍。

    当他的队伍通过一个小高地时,他只是向小高地上看了看,并没有在意。他清楚,土匪没有胆子伏击他的队伍。朱林镇炮楼被端,伪军连长是知道的,但他却绝对不会把那件事与青龙寨相联系。土匪怎么有能力在极短的时间内端掉日军控制着的炮楼?游击队都没有这个能力,除非是国军或者新四军。在这一带,并没有发现过游击队,也没有发现过新四军和国军。伪军连长的胆子很大,一直不打仗,警惕性就不会高。

    伪军连长带着队伍一路畅通,他骑在马上颇有耀武扬威之气概。

    伪军们也全都精神放松,以为只要他们一到土匪必然吓得闻风而逃。

    当他们又到了一个小高地旁时,突然小高地上,响起机枪声,密集子弹向狂风暴雨席卷而来。

    伪军连长吓得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三挺机枪,其中还有一挺重机枪的啊!几十人的伪军队伍遭受如此强大火力的突然袭击,怎么可能承受得了?

    几乎在瞬间接近三分之一伪军被打死,伪军连长骑着耀武扬威的那匹战马也被打死。

    伪军连长拔出手枪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子弹在他的头上嗖嗖飞着。

    他瞅了一个空,连续打滚,滚到低洼处,大喊:“撤退!”

    伪军连长撒开腿就向儒林方向逃跑,其他伪军跟着他拼命逃跑。

    居然没有一个伪军向小高地放一枪,就全都开始逃跑了,有人甚至把枪都扔了。

    刚逃出去没有多远的路,又一个小高地上响起枪声,一阵手榴弹从天而降,在轰轰的爆炸声中,伪军们被炸得血肉横飞。

    伪军连长和两位排长当场被炸死。

    侥幸没有被打死的伪军赶紧跑到路边扔掉枪,举双手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