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64章 是不是人参
    “种。”谷巫神秘地一笑。

    “种?”百耳愕然,已经干枯的鬼手藤怎么种?种来做什么?而最主要的是,他听到了一种字,难道大山部落已经懂得种植了吗?那么为何黑河部落会不知道。

    “把它碾成粉末,洒到岩缝里,它就能长出来。”可能是谈到自己擅长的东西,谷巫显得很兴致勃勃,“我们部落的岩缝里没多少土,又不长晒到太阳,那样鬼手藤就不能像在树林里那样长得好,只能抽出细细的一根来。它能吃烂肉。有的兽人伤口一直好不了,还会发臭生虫,流出红红黄黄的血水,我就把它放到伤口上,它吃过的伤口会长好。”说到这,他突然又变得颓丧起来,“但是,不好的是,它会把后代留在伤口里,从身体里长出来,把人掏空,用它治过的兽人还是会死。”

    百耳不由打了个寒战,无法想像那种情景。

    “你为什么还要种它?”而且这种种植方法真是太奇怪了,都不知道谁这么天才能想出来。

    谷巫抓了抓头发已经掉得差不多的光脑袋,抖着乱蓬蓬的胡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它好用得很,我舍不得,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又能让它清除掉烂肉,又不会长进伤口里面。”然后,他突然眼巴巴地看着百耳,意思不言而喻。

    百耳尴尬,他才来这里多久,连最常见的一些植物都认不全,又怎么可能找到办法。

    “鬼手藤怕火。只要被火烧过,那片地方都不会再长这种东西。”不知什么时候跟进来的图突然插了句,惹得谷巫和百耳同时看向他,他窘了一下,解释:“以前部落周围有很多鬼手藤,怎么除都除不干净,我不耐烦了,直接扔了个火把上去……”谁能想到青青绿绿的鬼手藤能被火点着啊,就那一个火把,直接就将那片长得张牙舞爪的鬼手藤全给灭掉了,实在有一种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感觉。

    所以有时脾气急躁点也没坏处。百耳得出这个结论。

    “那如果我在它吃干净伤口周围的烂肉后,再用火在伤口那里烧一下……是不是就可以了?”谷巫听到这里,有些不确定地问,语气兴奋中透着忐忑。毕竟如果这种做法不行,那么又会让一个兽人在饱受折磨后死掉。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百耳垂眸想了片刻,然后建议:“其实可以直接用刀……用兽甲片将腐烂的伤口刮干净,直到看见新肉鲜血为止。”这是随军大夫处理伤口久治不愈化脓腐烂的办法。顿了下,他又补了句:“不过那样会很疼,如果能找到麻痹感知的药……对了,大肚兽的毒液可不可以?”最后一句,他是问的图。他记得兽人们说过,大肚兽的毒液一沾上人会没力气,但不会致命。

    图愣了下,然后点头,“如果被大肚兽的毒液沾到的话,人会发软失去感觉,但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只可惜捕猎的时候,很少有兽人能幸运地熬过那段时间。

    虽然百耳说的这个办法麻烦点,但是却更安全。谷巫听得眼睛直发亮,恨不得马上就试试。不过现在既没有大肚兽的毒液,也没有这样伤口的兽人给他医治,他只能压下心中的冲动,默默将办法记了下来,同时一再提醒自己要记得兽潮过后让炎他们帮他取大肚兽的毒液。

    “百耳,你再来看这个……”难得遇到一个能跟自己谈论怎么治病疗伤的人,谷巫不免有些忘形,一边喊一边就要伸手来拽人。

    百耳对这个醉心于医药的族巫倒生起一些敬意,见到他的动作,也就没想避开,却不想图一个闪身挡在了他前面。

    “百耳是亚兽。”图低沉的声音中带着警告之意。意思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有多大年纪,都是个兽人,绝不准对他动手动脚。

    谷巫先是愣了下,而后摸着光头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竟是一点也不生气,还解释说:“一直没人愿意跟我谈论这些虫啊草的,我是太高兴了,以后不会,以后不会……”

    百耳无奈,在后面轻轻拍了拍图的肩,示意他让开。

    “没关系,别太紧张。”他连跟年青兽人勾肩搭背都不在乎,又怎会在意一个老人的碰触。何况这里兽人和亚兽之间的防线也没那么森严,图自己不就曾当众抱过那个还不是他伴侣的那侬吗?而且其他兽人也没见有多在乎,在那之后不照样追求那侬。

    听到谷医的话,图本来冷峻的脸色微缓,微微侧开了身,却仍然半挡在百耳面前,以便随时相护。只不知他如果听到百耳心里的想法,会做何感想。

    “百耳,你看这个,这个可以让亚兽生孩子更容易,我们部落的亚兽用过。”谷医献宝一样递过来一棵长着很多根须皱皱巴巴像个蔫萝卜一样的东西,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上面传来的苦甜气味。

    百耳心中一动,伸手接过,放在鼻边闻闻,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东西都像上一世的人参,除了个头大得惊人外。人参有固本回元,护命强身的作用,富贵人家在女人生孩子时多少都会备着点,以防万一,似乎……确实对生产有些作用吧,虽然它的作用并止于此。

    “这还是我看到一个难产的人兽在吃它,后来很快就生下了兽崽,就找了一些回来。你们黑河部落肯定不知道它有这样好的用处。”谷医得意地说,还作出一副大方的样子,“你带些回去,以后生孩子时用得着。”

    生孩子……百耳本来在专心翻看的动作顿时僵住,面色变得古怪之极。

    跟他同样僵住的还有图。似乎直到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百耳是一个亚兽的身份,会和兽人结成伴侣,会生孩子。不……不对。他突然想起,其实百耳早就有过伴侣,还有过孩子。一瞬间他的目光变得黯沉下来,胸中涌动着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的情绪,他只知道,如果那个叫远的兽人还活着,自己只怕会控制不住想要弄死他。因为那个兽人在危险的时候不顾自己的伴侣跑去救别的亚兽,因为那个兽人不配做百耳的伴侣,因为……因为那个兽人曾经抱过百耳。如果图这时候认真审视自己的心的话,他一定会发觉最后一个才是让他心动杀机的主要原因,只可惜兽人在感情上的懵懂让他错过了一次发现自己真正心意的机会。

    生孩子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话题。百耳感觉到身边兽人传递过来的奇怪情绪波动,终于回过神,迅速转移了话题。

    “我能尝一下吗?”他问谷医。生于簪缨世家,对于人参等珍贵补药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一听他的话,不管是心情暴躁的图,还是正等着看对方惊讶敬佩反应的谷巫都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出手来抢他手中的东西,最终由因为年轻而身手更加敏捷的图得了手。

    “这是生孩子时吃的东西,怎么能乱吃!”图紧张得眉毛都竖了起来,手紧紧握着放到背后,生怕百耳扑上来抢。

    “是啊是啊。生孩子时吃有用,你现在没有孩子……”谷巫连连点头,说到这,目光往百耳肚子上看了眼,有些不确定地补了句:“万一有了孩子还没到生产的时候,你吃这个不是坏事了?”

    图本来还对谷巫跟自己意见相同而感到高兴,却在听到最后一句脸上再次变色,怒道:“百耳没有孩子!百耳怎么可能怀孕?”

    “没怀就没怀,这么凶做什么?”谷医被吼得有些委屈,小声嘟嚷,“就算没怀也不能乱吃亚兽生产用的药啊。”

    百耳轻咳一声,不明白图为什么比自己更在意这个问题,但是如果继续在这事上纠缠下去,实在是浪费时间,于是打岔说:“我不吞下去,就尝尝味道,应该没问题。”如果能确定是人参的话,那可算是捡到宝了,他并不愿意因为避讳怀孕生子的话题而白白错失。

    图还想劝阻,但看他神色坚定,不容反驳,只能悻悻作罢,不甘愿地揪下一小截须子递给百耳,不过眼睛却总是忍不住想要去瞪谷巫。如果不是这老头,百耳又怎么会想到吃这种奇怪的东西?

    百耳接过放进嘴里细嚼,熟悉的滋味瞬间弥漫口腔,甘中带苦,口舌生津,确确实实是人参的味,不过更加浓郁厚重。虽是这样,他还是不敢断言,毕竟这里的一切都跟上一世有很大差异,如果弄错了,只怕会害死人。想到此,他原本想吐出来的动作停下,转而咽了下去。

    最先发现他吞咽动作的是正目不转睛看着他的图。图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手下意识地伸到他的脖子上似乎想扼住,却又颓然地垂下,情知已来不及,又是懊悔又是担心,不由怒骂出来:“你不是说不吃下去的吗?又没孩子给你生,你吃那个干什么!”

    “快!快!抠喉咙……抠喉咙……”谷医也急了,一边跺着兽头手杖,一边嚷嚷,也不知是对百耳说,还是对图说。

    图一听,也顾不上许多,把那人参样的东西往老头手中一塞,当真就要上来逮住百耳抠喉咙。

    百耳吓了一跳,哪里能让人把手伸到自己嘴里来,忙迅速闪开,同时急急解释:“不要紧张!这又没毒。我以前好像吃过,我就试试,如果吃下去没事,这东西可是大有用处。”他不好说自己有内功,真有点问题,也能靠内力压住,然后慢慢排出药性。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有朋友问更新时间,我记得好像以前有说过,那就在这里再说一次吧。因为我没存稿,一般都是写够字数就更,所以时间很不稳定。会有时候很早,也会有很晚的时候,只要没事和不卡文,大概晚上十点以后来看,就会有更新。然后有时因为有事或卡文,要停一天或两天,我有可能会上来说,也有可能不会说。不过如果停的时间再长的话,一定会事先通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