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62章 和平相处
    亚兽们笑了起来,他们当然不会相信百耳会比最强的兽人还厉害,但是维护阿帕的小兽人却让他们不自觉心生喜爱。其实大部分亚兽还是很喜欢孩子的,因为不容易怀上,像小穆的阿帕尼雅那样的毕竟是少数。坐在这里的有七个亚兽,除了两个年青的还没找到伴侣,其他五人,有孩子的却只有两个,由此可见兽人繁衍的艰难。

    古被笑得脸都红透了,是给气的,但是百耳这次却感觉出他们没有恶意,于是轻轻拍了拍古的背,示意他没事。

    “百耳,到这边坐。”果然,笑过之后,一个中年亚兽便招呼百耳过去,神色间再没了之前的生疏。这个亚兽没有孩子,知道自己以后大概也没什么机会有孩子了,所以对懂事的小古稀罕得很。

    百耳道了谢,带着古走了过去,在那亚兽旁边的一块平石上坐了下来。

    亚兽们不再追问捕猎的问题,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个亚兽无论再怎么厉害,能杀死一头野兽只怕也是靠的运气。除非是亲眼看见,相信不管是谁都难以相信亚兽会强过兽人。

    “百耳,能让我看看你身上这兽皮吗?”天气还冷,兽人们也许只需要在腰间围块兽皮,亚兽却不得不仍将身体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是实在是不方便。看到百耳那虽然破烂却贴身保暖,而且不影响行动的兽皮衣裤,都不由有些心动。

    “你若有多余的兽皮,可借我换下来。”百耳只是微一犹豫,便答应了,因为他还打算着让人帮他把这身兽皮衣补补呢。

    那亚兽原本只想就在百耳身上看看,闻言意外之余,更加高兴起来,连声说有,然后起身就往自己的洞屋跑去,生怕晚一点对方会反悔。

    其他亚兽都忍不住笑他,一个说:“旦夷这是高兴坏了。都饿得手脚没力气,平时不是躺着就是坐着,多久没这样跑过了啊!”

    听到他这话,百耳这才注意到他们都是背靠在山壁上的,灰黑的脸上泛着菜色,虽然手里做些缝补的活计,动作却很慢,可见饥饿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雪季就没吃饱过,那时兽人们不用出去打猎,还会省下些食物给我们。”听到他的疑问,另一个中年亚兽接话,但是和蔼的目光大多时候都是落在乖乖坐在百耳身边的小古身上,“后来过了雪季,洞里的食物已经吃得差不多,每个人都盼望着雨季能饱饱地吃上一顿,谁知道又发生了兽潮。刚开始兽潮没到我们山洞,兽人们还能打到一些猎物,到了后来……在你们来之前,已经有好几天没打到猎物了,还死了几个兽人。”说到这,中年亚兽眼睛有些发红,将脸转了开。

    “幸好你们来了,昨天我们每个人都分到了一小块兽肉呢。”明希接了话,他并不像其他人那样一脸的绝望悲伤,还能嘿嘿地乐,“你们那兽肉可真嫩,比我们以前吃过的都好吃,生的也香,我都舍不得一下子吃完。”

    经他这样一歪,亚兽们的注意力顿时又转到了各种生兽肉的味道上去了,之前的难过顿时烟消云散。

    百耳不由觉得这明希也算是个人才,难怪他刚才进来时,看到这些亚兽一点也没有想到饥饿这个问题。没过一会儿,旦夷手中拿着一大块黑色的兽皮回转,不过没像刚才那样奔跑,而是扶着墙慢吞吞地走着回来的。

    百耳借了个洞屋,将身上的兽皮衣裤换下,裹上宽大的兽皮。他太久没这样穿兽皮了,实在觉得很不自在,于是坐在那里直到亚兽们研究完,并帮他补上兽皮衣裤之前都没再站起过。

    “百耳,你这背上破的地方很像野兽抓破的啊,还有腿上这个地方,这是血迹吧?”旦夷拿在手上看了半天,最后忍不住问。

    “来时遇到兽潮,受了点伤。”百耳回答得云淡风轻,哪怕那伤差点要了他的命。虽然在盆地里时曾搓洗过这兽皮衣,但终究还是没洗得太干净,留下了一些印迹。

    “兽潮?”亚兽们都吃惊地看了过来,其中尤以明希表现得最夸张,“百耳我看看你的伤……你们怎么从兽潮里逃出来的?全都活下来了吗?好厉害!看你们的样子,好像也没饿肚子呢。”他一边说,一边就要来扒百耳的兽皮。

    百耳瞬间窘了,因所处位置的关系,一时并没能躲开,立时被掀开了半块兽皮,腿上那道因少了块肉而凹陷下去勉强愈合的难看伤疤便显露在了众人的目光中。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下来。百耳轻咳一声,又将兽皮盖了回去,同时跟古使了个眼色,两人交换位置,古挡在百耳前面,不让其他人再有机会动手动脚。

    “百耳,那很疼吧。”过了一会儿,从见面起便喜欢笑的明希眼圈发红地说。他是看过兽人们受伤的,也有比这个重的,但是在亚兽身上看到,却是第一次。他无法想像那种疼痛,因为平时偶尔磕磕碰碰,他都会疼得眼泪直冒,要被翼抱着哄上半天。

    “唔,还好。”百耳对着动不动就眼红的亚兽不由生起一种无力感。他本来就怕女人的眼泪,而亚兽又顶着男人的脸,露出一副泫然若泣的样子,更让他无法消受。

    “所以,百耳你是真的能捕杀野兽吧?”从来没开口的一个年青亚兽突然说。兽人们换盐还会带着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除了真正能狩猎的人,还有谁能做到?

    “阿帕本来就能啊,今天就猎了三头野兽上来。阿帕还会给断了腿的歧接骨,歧的腿现在都能走路了,再也不用变成残废。”古非常郁闷,觉得跟这些人说也说不听,还以为他骗他们呢。

    虽然不知道三头是多少,但是亚兽们却从这句话知道百耳今天打到猎了。这个事实让他们既高兴又怀疑,毕竟连兽人们也没办法从兽潮中把猎物弄上来。还有断腿的事……他们感到要接受的信息量太大,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都是真的,那么……就算是不太管事的亚兽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百耳,是真的吗?你真能接好被野兽咬断的腿?”问出这句话的却不是在场任何一个亚兽,而是回来找自家伴侣的翼。他正好听到了古的话,他是亲眼看到过的,自然知道百耳能狩猎,所以对于后面的内容也是惊喜大于怀疑。

    “如果是刚受伤的话,接好恢复原状的机会很大。”百耳早在翼走到洞外时便察觉了,所以并不是很意外,“时间太久,骨头长合了的话,我就没办法了。”倒不是真没办法,只是他没做过将长畸形的骨头打断重接这样的事,所以没必要说出来,以免误人。

    “翼,你怎么回来了?”看到伴侣,明希脸上再次露出欢快的神色,扑了过去,连声问:“今天百耳真的打到猎了吗?百耳是不是比兽人还厉害?”

    “是真的。”虽然是在谈正事,翼却对于伴侣这样的打岔一点也不在意,很自然地回答之后,便又把话题转了回去,“如果你们能早点来就好了。”他叹息,“北的后腿断了一条……可惜已经被咬掉了。”因为曾经发生过断腿坏死,最后丢掉命的例子,所以那之后,大山部落的兽人们一旦腿断了,都会自己咬断,再不敢留着让它自己长好。这跟黑河部落的原因虽然不同,结果倒是一样的。

    从本部落兽人的嘴里得知古说的话是真的之后,亚兽们看百耳的目光就不一样了,有敬佩,还有更多复杂得连他们自己也弄不懂的情绪。他们只知道,这个长相并不好看的亚兽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他有孩子,能打猎,还能为兽人们接断腿……这已经不止是超过他们一点半点了。

    “有很多外伤,如果处理得好,其实不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后遗症。”百耳想了想,感觉到这黑河部落的人似乎比大山部落的人更容易接受新的东西,于是决定提醒他们两句。说实话,他看到兽人们因为不通医药的问题而无端残疾丢命,心里也不好过,只可惜他懂的也有限得很,何况还换了个与上一世完全不相同的环境。如果大山部落因此而在草药以及治病疗伤方面有所重视,那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我会跟族医说。”如果说昨天看到百耳以弓箭射杀野兽,翼还只是震惊的话,那么今天百耳只是站在他们值守的洞口便猎了三头野兽这事已让他心服口服了。

    说话间,旦夷已帮百耳将兽皮衣裤给补好了,而其他亚兽也弄明白了怎么用兽皮做出这种贴身方便的衣裤,正跃跃欲试地想做出一套来。

    “你等我一下,我们跟你一起回去。”百耳接过旦夷递过来的衣裤,对翼说,不等对方答应已转身进了之前换衣的洞屋。

    翼这时才想起自己回来的目的,忙对明希说:“你去堆骨头的山洞里找那种扁扁薄薄的兽肩骨和长腿骨出来,然后像这样……”他蹲在地上比划了几下,“把它们绑起来,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最好你们大家一起做。”

    等明希听明白,百耳已经换好衣服出来等了好一会儿,他若有所悟,笑问翼:“怎么,找到办法挖土了?”

    翼嘿嘿笑了两声,点头说:“是北想出来的。他原本就想帮着一起挖土的,只是不太方便,后来听漠说不用爪子,而是用其他东西代替,他一个人就在那里琢磨了半天,想出了这么个办法。我们试了一下,还真是比爪子刨快,而且不伤爪甲,只要有力气就行。正好,你也去看看吧,漠正念叨着你不在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