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60章 套兽
    抓耳挠腮了半天,漠最后还是叫停了忙碌的兽人们,让他们各自去想办法找东西代替爪子挖土。谁想得最好,就会得到一块烤兽肉。显然,这份烤兽肉他是准备自己掏腰包了。无论是对于很久没吃饱过的兽人们,还是家里有不喜欢吃生肉的亚兽的兽人,这份烤兽肉都显得异常珍贵,因此他的话一落,兽人们便纷纷动了起来,有的仍留在原地拿周围一切能找到的东西尝试,有的则转身回了自己的洞屋想办法。

    百耳看到这里,也不由不赞叹一声。集思广益可比一个人在那里闷头苦想好太多,何况这本来就是大山部落自己的事,何须旁人一肩挑下?见漠已经做得很好,他便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浪费时间。

    “我要一根结实的藤索。”他对图说。

    “一根……”一根是多少?图正满脑子都是数字以及古扳上扳下的手指,闻言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也没问要做什么,直接抓住离自己不远的炎开口就要。

    “你要那个做什么?”炎可不像图他们,对百耳的要求连问都不问一声就会努力办到。

    “套野兽。”百耳知道就算现在不说,等会儿他们也能看到,所以完全没有隐瞒的打算。“套到的话分你一半。”看漠他们这个样子,如果没处理好大山部落这边的事,是不肯马上走的,所以他不得不考虑吃食的问题。

    炎愣了下,想不出怎么用藤绳套野兽,但是对方给出的条件太诱惑了,他只是顿了下,便又问:“要多长?”这算是答应了。

    “比你们洞口拉人上来的那根再长几……一些。”百耳原本是想说长两三丈,不过知道对方不可能对丈有概念,只好改口,顶多到时他先看过再确定够不够罢。

    藤绳大山部落并不缺,因为很有用处,所以一直都有储存。没过多久,炎就找来一大捆。百耳试了试结实程度,然后便让图帮着提到他们进来时的那个洞口。炎跟在后面,显然想看看他要怎么用藤绳套野兽。这一天守洞的不是翼,而是换了一个褐发的英俊兽人。无论是大山部落,还是黑河部落,兽人的长相大都粗犷而英俊。如果百耳不是借尸还魂,可能在最开始来时会觉得他们都是一个样子,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但其实兽人们除了在发色和瞳色上不同外,面部轮廓上也会有细小的差异。像现在,百耳就能轻易将两个不熟悉的兽人区分开,甚至会产生哪个更好看的感觉,似乎是渐渐习惯了这边的审美。

    按百耳原本的想法,只需要把藤绳的一头结成套,然后直接甩出去套野兽就好。他以前在边关无事时,也曾去到荒原上套过野马,然后带回来驯服。但现在碍于空间限制,只能打消这个想法。

    他探头出去观察了一会儿,立即惹得挤在下面的野兽更加狂躁,发出各种让人心惊胆战的嗥叫。缩回洞中,从背后兽皮箭筒里取下一根竹箭,用藤绳一头紧紧地系在尾部,然后拉弓上弦,箭尖朝下。那时他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箭头有倒勾就好了,射中之后直接就能把野兽拉上来。但以现在的条件来看,这只能是想想。

    确定了一头体型巨大正在猛烈撞击下面洞口封石的长角牛,百耳唇角微紧,眼中厉光一闪,带着长绳的竹箭已经射了出去。竹箭灌满气劲,挟着破风的尖啸声,眨眼已至长角兽脖颈处。不说野兽太多,就算长角兽及时发现也躲避不开,哪怕四周空阔,也没任何动物或人能躲开百耳这蓄意发出的一箭。

    竹箭入肉的声音被此起彼伏的野兽嚣腾声给湮没了,百耳在箭射出之后便目不转睛的盯着,一见那长角牛因为疼痛而昂起头,登时手中藤绳急甩,抓紧时机在它脖子上连绕数圈,然后大喝一声,“过来帮忙!”出声的同时,他已运劲将长角牛提离了地面一小截。但终究担心耽搁的时间太久,怕藤绳承不住长角牛的体重断掉,更担心其他野兽反应过来抢走他的猎物,所以才出言让人相助。

    反应最快的要数已经不止一次看过百耳射杀野兽的图和小古,一大一小兽人只顿了一下,便扑了上去,帮着往上拽。至于炎和另一个兽人,则是过了一会儿才从震惊里回过神,也连忙上前帮着一起拉。等拉到山洞口时,才发现洞口太小,而长角兽太大,除了头外,身体根本弄不进来。

    无奈之下,只能让图和另一个兽人抓着长角兽的头不让它落下去,而炎则匆匆去找了石刀来,将长角兽卸成数块,才算解决问题。

    确定藤索依然结实之后,百耳又连套了两头撞洞石撞得最厉害的野兽,已然力尽,便收了弓。他这时内功与上一世还差得远,因为出箭和上拉都需要内力,只杀了三头便感觉到力有不逮,虽比刚来时那会儿好了不知多少,但终究还是有处处受制的感觉。很不好!

    他背着弓箭走了,对于几个兽人眼中露出的渴望神色视若无睹。倒不是他吝啬,只是这大山部落没有木材,箭用一支就少一支,实在是耗不起。他还指望着剩下的这几十支箭争点吃食,以及离开大山部落呢。

    “义父,等我们回去,我也要学会射箭。希望拓阿爷已经做出很多来了,到时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副,那样才好。”古小跑地跟在百耳身边,眼睛亮闪闪的,就觉得幻想出来的场景实在是太威风了。

    “好。回去义父就教你。”百耳稍稍放慢了步伐,伸手牵住了小兽人的手。

    “嗯,我会好好学的,会比其他人都学得快,比星更快更好。”古大声说,小脸上浮现与年龄不符的坚定。星就是那个学算术学得最快的小兽人,百耳后来都是先教会了星,然后再让星去教其他人。这让小兽人们都羡慕不已,恨不得代替星的位置,古虽然从来不说,但也是记在心上的。

    百耳微微一笑,握紧掌中粗糙的小手,没有说话。小家伙的刻苦他是看在眼里的,就算学得慢,他也不会在乎。

    图这时正留在洞口处,跟炎处理猎物,按百耳的要求只留下够十九人吃一天的,其他都给大山部落,如果他听到百耳要教射箭的事,只怕比古还要兴奋。

    “图,你看能不能跟百耳说一声,把那个什么……弓箭借给我们用一用?”炎一边切割肉块,一边以商量的口气说。他看百耳只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就弄了三头兽上来,不免动了心思,想着如果他们自己动手,说不定就能解决全部落的食物,那样就完全不用花更大的力气去挖什么阵法了。

    图心说我也才摸过一次,要用也是我先用,面上却不显,而是指了指从野兽脖子里拔出的竹箭,说:“你看,这用过一次就破了头,再也不能用。这个箭你别看着百耳射起来又狠又准,其实难弄得很,我试过一次,结果连箭飞到哪儿去了都不知道。要借你们,只怕把百耳带来的箭全给射完了也不见得能捞到一只野兽。”就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虽然眼馋得很,也没开口跟百耳提说让他试一下的话。

    见他不像是在说假话,炎沉默了下,才又道:“那能不能请百耳帮我们多打一点,我们用盐换?”总是不能白让人帮他们做事吧,何况还是一只亚兽。

    “只怕不行,你没注意到百耳最后收弓的时候手都在抖吗?大概是没力气了。”图想也不想就代百耳拒绝了。其实他并没看到百耳手抖,只是还记得百耳曾说过不会帮大山部落的话,所以直接就给拦下了,以免两边对上时不愉快。

    炎当时将兽肉卸成块的时候,回头曾跟百耳打过照面,经图一说,倒想起当时看到百耳额上冒出的汗水,于是并没有怀疑,只是惋惜有这么好的办法却不能用,同时也生起让兽人们跟百耳学弓箭的想法。当然,要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只怕要等到兽潮过后了。

    ******

    百耳和小古迷路了。原本图和炎以为他们要去底下的大洞,那不过是一个拐弯的事,所以才没人带领。谁知那处拐弯太多,父子俩又说着话,结果一不小心就给拐错了通道。等连穿好几个洞,发现还没到地方后,两人才知道坏了。赶紧倒回走,结果不仅没走出来,反倒发现四周越发陌生起来。

    怎么办?问人吧。幸好隔不多远就能遇上一两个亚兽。

    “你就是百耳吧,听他们说你可厉害了,自己能打猎。”被问的亚兽蓬着一头油腻的乱发,仿佛发现什么新奇事物一样,伸手就要去抓百耳的手。

    从来没有亚兽对他这样热情过,百耳小吃了一惊,反射性地避了开,而后察觉到自己的失礼,神色不变,只是笑道:“不过是侥幸杀死过一两头野兽罢了。不知你是?”

    “我是翼的伴侣,明希。”亚兽很友善,“自从昨天听兽人们说起你之后,我们就一直想见你,不过你知道的,咱们亚兽不像兽人那样容易辨清方向,除了取水和到旁边的洞屋找朋友外,去其他地方都要兽人陪着才不会迷路。但是翼他们又没空,所以就算我们想去看你也没办法……说起来,还是梅越最聪明,只有他一个亚兽能走遍整个部落都不会迷路。不过梅越现在不在这里,好像是被族长让人看起来了。”

    明希显然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不等百耳追问,便叽哩呱啦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一股脑倒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蛊娃娃的手榴弹,烟霞的地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