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59章 土阵
    “义父,你是说我们对你很重要吗?”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部落的人,其实是因为他们。从这一条信息中,古灵活的脑瓜子登时转了起来,不由眼睛晶亮,小脸上漾起了从来没有过的灿烂笑容。

    百耳微笑,既没承认,也没否认。他摸了摸小古的头,然后若有所感地回头往进洞的通道处看去。

    图站在那里,不知道是否听到了父子俩的对话,也许是因为身体隐在光线照射不到的阴影中的关系,整个人看上去都有点阴郁。直到接收到百耳的目光,他顿了一下,才走出来。光线将他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构勒出来,去了阴郁,却更显冷硬。

    “你原本是不想救我们的?”他来到百耳面前,沉声问。虽然知道这是很正常的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在耳中还是会觉得不舒服。

    “如果是你,我想我会去救,因为我欠着你一条命。”百耳沉吟了下,才回答。哪怕这笔帐是原主欠下的,但是他既然占据了原主的身体,这救命之恩就不得不报。

    图听到前面半句时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后面半句将心中刚升起的悸动给掐灭了。他动了动唇,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因为百耳说的是事实,他甚至该为对方还记着自己曾出手相救的事而感到高兴。但是他不仅没为此高兴,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躁。

    “如果是其他人……你认为凭什么让我冒着生命危险去救?”百耳继续说,声音中带着一丝冷意。那些事他不介意,但是不代表他会有兴趣做以德报怨的事。他和其他残疾兽人不一样,在此之前,他对部落没感情,对部落里的族人更没感情。救人的事,如果不是因为允诺等人,他是连考虑都不会考虑一下。

    图的眉皱了一下,很快又松开,问:“那现在呢?现在如果我们遇到危险,你还会来救吗?”问这句话时,他心中隐隐有些期待,但更多的是忐忑。他不知道经过这一路的生死相扶,百耳对他们的想法有没有改变。

    百耳有些意外他会这样问,不由轻笑出声,没有丝毫迟疑地回:“当然,我们可是盟友。只是……”说到这,他顿了下,图的心不由跟着提了起来。“咱们的约定好像是你们保护我们吧。”怎么倒问他救不救他们了?

    因为他的话,图的心情突然就轻松起来,唇角翘起,就跟一般的兽人青年一样,看上去有点傻,有点憨,哪里还有平时的冷硬。

    “你没去帮忙,怎么回来了?”百耳对于兽人们这种见到同类遭灾便会毫不犹豫出手相助的品性还是很支持的,不管怎么说,总比勾心斗角,趁火打劫好。当然,对于他自己准备趁火打劫的念头,他也没觉得有多羞耻。终究还是,习惯了。

    说到这事,图这才想起自己回来是有事的,忙说:“是这样的。漠在看过最下面的山洞之后,想出挖坑堆土的办法布阵。但是他心里没底,怕大家白出力气,所以想请你去看看。”

    百耳咦了声,没想到那小子在兽皮上滚了一夜,竟真让他想出点主意来,倒是不枉费自己逼他一番。

    “那就去看看罢。”他站起身,牵着乖乖跟着他没去凑热闹的小古,往外走去。

    “你……改变主意了?”图原本是没想过能请动他的,毕竟昨晚漠铩羽而归的事,以及刚才两父子的对话都说明百耳是不准备出手相助的。

    “当然没有。”百耳走得不慌不忙,答得也不慌不忙,“我只是去看看热闹而已,顺便瞧瞧漠记下了多少,可别给我丢脸才好。”

    图不知道要怎么接话,心里却羡慕起漠他们来,因为那什么阵啊,以及数字之类的东西,他都还不会,也没机会学。

    “百耳,你能把那阵法也教给我们吗?”他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提了出来。

    三人是并肩走的,百耳闻言侧脸看向他,失笑,“当然,之前不是说好的?但现在没时间,等回去再说吧。”看到对方脸上露出跟古一样有些孩子气的笑容,他的眼神稍稍变得柔和,“至于简单的计数,你们可以跟漠他们学,越快学会越好,以后无论做什么学什么都会方便很多。”如果每来一个要学计数,都要他亲自教,他可没那么好的耐烦心。

    听到跟别人学,图隐隐有些失落,但仍爽快地答应了,同时下决心等会儿抓到人就开始学。要知道每当听到百耳他们交谈时,不时跑出一些数字,而他们却听不懂的时候,不止是他,跟他一起的其他兽人心里都会生起挫败感。

    “我教你。”古突然插话。他原本是一个不爱说话,性格有些孤僻的小孩,但是自从被百耳收为义子之后,便较之前活泼了一些,加上在盆地里时跟图一起学过撑筏子,一大一小兽人关系倒比旁人好。

    “那现在就开始吧。”图眼睛一亮,一把将小兽人捞上自己的肩膀,迫不及待地说。现在的古因为体型等方面的因素,在捕猎上可能比不上其他兽人,但是学百耳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却绝不会比别人差,早在山洞的时候他们就见识过了。

    古惊呼一声,而后抿嘴有些羞涩地笑了起来。自从阿父死后,他就再没有过这种待遇了,百耳虽然是他的义父,但毕竟只是个亚兽,是怎么也不可能把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举到肩膀上坐着的。但是坐在兽人高高的稳稳的肩膀上,那种感觉能让人整个心都飞扬起来,也才知道自己跟成年兽人的差距有多远。古心口怦怦狂跳着,忘记了自己最开始的目的,直到图催促他。

    看到古脸上努力想要克制却怎么也克制不住的欢快,百耳眼中也露出愉悦的神色,对于图不免有了两分好感。

    在一大一小兽人时而大声争论,时而又压低声音说悄悄话,以及路过一些洞穴时,里面亚兽望过来的奇怪目光中,三人终于走到了那个兽人们聚集的最大洞穴。

    那个洞确实很大,洞口虽然被封住,却有光线从其他地方射进来,能看清楚大半个洞厅。洞厅里除了一些倒挂的石钟乳外,真是一块多余的大石头都没有。但是不幸中的大幸就是,洞厅的地面是碎石伴着厚厚的泥土,长着一些细小的草类藤蔓,而不是挖掘不动的石地。因为雪季刚过,这些藤和草还只是一些干枯的茎干,没长出叶片来。

    兽人们正忙碌着,在漠的指挥下,从洞口处开始,将泥土挖出来,看样子是要将地面狠狠地削下一层。因为没有功具,兽人们大多化成兽形用爪子刨,倒也不算慢,但是有的兽爪上已经浸出了血迹。百耳看到一个兽人将爪子抬起,用舌头舔了几下后,又继续刨土,不由皱了下眉。

    “百耳,你来了。”三人的到来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漠抬头看到,立即笑开了脸,迎了上来。“你看我这样做好不好。”不等百耳回答,他已经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原来漠的打算是直接在泥土的地面上按百耳的阵法挖出坑道,挖出来的泥土就夯实在坑道壁上,把坑道壁垒得比人还高。因为山洞入口处的地面也挖低了,那么野兽进来的时候自然就会顺着坑道走,而无法跳到坑道壁上去。兽人们站在百耳这个位置,就能清楚地看到坑道下的情况,然后选择怎么进入。

    这个想法确实不错。尤其是对一个刚接触阵法的初学者来说,能想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以这样的速度,你打算什么时候才能布好阵?”百耳指出问题所在。只靠着爪子,就算布好了阵,这些兽人短时间内也没办法捕猎,而且前提还是他们的爪子没报废。何况,漠那样的计划,在没有锄头等工具的情况下,就算人再多,只怕也要耗上十几天。而他们带的食物只够再吃一天的,大山部落就更不用说了。

    “我想今天就弄好。明天就可以把洞口打开了。”漠回答,看样子他也心急。

    “你认为能办到吗?”百耳反问。

    “应该能吧。”漠抓了下后脑勺,有些不知所措。他记得布山洞外那个阵法时,百耳一天不到就布出了个简单的阵法,也能困住野兽,那次参加的兽人都是些老幼残疾,所以他才会觉得这次这么多健壮的兽人应该更能办到吧。

    百耳摇了摇头,虽然打定主意不会主动帮忙,但仍不忍见这些连肚子都没吃饱的兽人们白忙活一天,结果什么也得不到。

    “你布的这个阵比我之前的那个更麻烦许多。我那个只需要砍几棵刺刺木就够了,你这个却需要挖很深的土出来……你想要在一天内完成,也不是不能,但需要找到合适的工具,而不是用你们的兽爪刨,那样会坏爪子。”他语重心长地劝导。

    漠一向信服他,听他这样说,加上也注意到兽人们出血的爪子后,便开始烦恼起来。找工具?用什么工具才好呢?

    炎自从百耳来之后,便一直在竖起耳边听着两人的对话,此时目光不由一闪,跟着想起办法来。倒不是他已经完全相信了漠的办法,只是觉得既然决定了要试一下,自然该好好地去做。

    “要不,咱们用石块挖吧。”漠目光在四周转了一圈,最后落在脚下的薄石片上,弯腰捡起,试了两下。虽然觉得这样不会伤爪子,但是速度却更慢了一些,不由又沮丧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过了十二点,但应该还算是第二更吧,今天没三更了。

    谢谢蓝衣白影的地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