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58章 不帮
    有些丧气地抓了把脑袋,他想等到明天,又觉得时间太过难熬,在原地转了两圈,最后看向咬开兽皮索正在吃烤肉的图:“图,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图一口还没嚼烂的肉滑下喉咙,差点没被噎到,抬头瞪了眼漠,“你高兴?你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确实没什么值得高兴的。漠撇了撇嘴,打了个转,回到自己的兽皮上,刚趴下没一会儿,又跳了起来。

    “不行,我还是现在去找族长,不然我睡不着觉。”说着,也不再指望图,当真自己跑到隔壁山洞找翼去了。

    “义父,我觉得漠他其实是想试试布阵吧。”就像当初想试用弓箭那样。不然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古默默地看着漠消失的背影,然后对百耳说。

    百耳深以为然,拍了拍古的头,没有说话。

    ******

    当翼听漠说有办法对付那些野兽,还能为部落弄到食物的时候,连多问一句也没有,便将他带到了族长面前。

    “你说用石头布阵?什么是阵?”炎疑惑地问。

    什么是阵?漠愣了下,百耳从来没跟他们说过什么是阵,在他看来那不过是些寻常的石头树木陷阱而已,但不知为什么按百耳的方式一排,人或者动物走进去就会昏头,不是走不出来,就是莫名其妙被陷阱要了命。他记得百耳说过,如果是打仗的话,还能用人布出更厉害的阵法。不过百耳没教给他们,因为他们只是记山洞前防御阵的各个方位就耗了大半个雪季,而且还只是死记硬背,并不懂是什么意思。

    抓了抓头,他想不出要怎么解释,于是比手划脚地将他们山洞前的阵法形容了一番。

    “你说用些石头就能挡住野兽,还能把它们分开,好让我们捕杀?”炎眯眼,语气有些危险。因为梅越的事,他本来就心情不好,梅越的伴侣亚就是他的兄弟,自己弟弟刚死一天,他的伴侣就想着要跟人跑,别说是族长,就是普通的人也会受不了。因此,连带地对于黑河部落的人,他也不免有些迁怒。原本听到漠说能帮他们,他还能勉强压下心中的不悦,想听听看对方有什么办法,但是漠说的话却让他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

    “是真的。”漠肌肉瞬间紧绷起来,他并不傻,自然能感觉出对方的愤怒,赶忙解释,“我们住的山洞外面就是这样弄的,百耳还用这种办法靠很少的人杀死了一大群小耳兽。”他没说数字,知道就算自己说了对方也不知道是多少。

    炎唇角微紧,闭了闭眼,才再次将心中的怒意压下,不管怎么说,他们大山部落现在已经走入了绝境,所以哪怕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也不能放过。

    “你打算怎么做?”如果对方说要在洞外布那什么鬼阵法,而且还让部落兽人冒险搬运石头的话,他一定会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爪牙有多锋利。

    “你们下面不是有一个很大的洞吗?等我在里面布置好之后,你可以先试试,如果行,再打开洞口,让野兽进来。”漠这一回不再像之前那样莽撞了,而是仔细斟酌了用辞,以免把看上去心情比图更坏的炎惹毛。

    这一回炎的怒气总算彻底平息了下来,“洞里没有比较大的石头,留下的都是这样的,可以吗?”他指了指自己睡的床。

    那是一块及膝高的平石,可以平躺上两三个兽人。可以想像,他所说留下的那些石头也大多是用来睡觉或者放东西的平石。

    漠惊愕地瞪大了眼,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你这里不是石头山吗?怎么会连一个像样的石头都没有?”对于他现在的需要来说,像样的石头自然是那种高高的连野兽都撞不动的石头,而不是这种无论是谁都能跳上去的东西。那布不布阵又有什么区别?

    炎摊手,也有些无奈,“在我们把部落搬进来的时候,那些挡地方的杂石就被清理了出去,只留下这些可以用的……”

    “能用?哪里能用了!”漠跳脚,觉得炎的先辈真是太不明智了,那么有用的石头怎么能扔掉。

    炎无语地看着他,心里也不是没有懊恼的。虽然不知道对方说的东西有没有用,但总是一个希望,如今这个希望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怎不让人郁闷。

    “算了,等我回去再想想。”大约觉得再生气也没用,漠耷拉下肩膀,有些丧气地摆摆手,就要转身往回走。

    “等一下,漠,百耳拿来杀野兽的东西是什么?”炎叫住了人。他开始就想问,结果被图一个累字给堵住了。

    “啊,什么……那个呀,那个是弓箭,老拓做出来的。可惜只有这么一副,不然我也想带上一个。”漠对于自己家新出现的一切事物都感到自豪,所以被人问起,就会忍不住炫耀。“你别看样子那么奇怪,杀起野兽来可厉害得很,还不用靠近,安全多了。在百耳手上的话,一次能干掉三头野兽……我怀疑他还能杀得更多。”后面一句他声音小了许多,更像是自言自语。

    “百耳他只是个亚兽,怎么会这些东西?”这才是炎心中最大的疑惑。在他的认知中,亚兽除了生孩子外,就是做一些琐碎的事,比如做饭补兽皮之类的,至于捕杀野兽,以他们娇弱的体型和力气……不被野兽吃掉已经算是幸运的了。但是百耳确实杀了野兽,而且杀的还不比兽人少,他虽然没亲眼看到,但听自己部落里别的兽人说了。他知道他们是不会骗他的,所以才会分外感到惊诧。

    “百耳会的东西可多……”漠眼睛一亮,正要说百耳有多厉害,但很快又反应过来,迅速打住了。“啊,我该回去睡觉了,明天再帮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他一边说,一边迅速溜了出去,生怕再多耽搁一会儿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翼看了眼炎,得到他的允许,也跟着走了出去。兽人虽然方向感很好,但是他们的山洞实在是太复杂,而且几乎每一个洞都大同小异,就算走过一遍也不见得能记得路。他可不希望漠跑错方向,到时又要他费一番劲去找。

    洞里只剩下炎一人,他安静地坐在黑暗中,脑海中浮起那把古怪的还没看到全貌的弓箭,还有漠说的那什么阵法。如果都像漠说的那么厉害……说不定可以想办法把他们都留下来,不是说黑河部落已经没了吗?

    *****

    漠兴冲冲地去,垂头丧气地回来,兽人们都有些惊讶,只以为大山族长不识货,拒绝了漠的帮助。直到漠蹭到百耳身边,向他请教没有石头要怎么办的事,他们才恍然大悟,都暗呼大山部落倒霉。明明外面到处都是石头,偏偏真要用时却没有。

    “我也不能变出石头来。”百耳的回答很简单。

    漠来询问当然并不是以为百耳能变出石头来,他只是觉得百耳应该有其他办法,但现在被这样一回,顿时讷讷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当然还记得百耳说过不会帮忙,哪里好直接提出让对方想其他办法的话,于是闷坐了一会儿,便怏怏地回了自己的兽皮上,一个晚上都辗转反侧,绞尽脑汁地想着主意,第二天天一亮便又匆匆跑了出去。

    其他兽人们显然和他抱着同样的想法,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百耳也不催他们,只是坐在兽皮上,看着清幽的曙光从洞壁天然形成的小孔里射进来,慢慢将不大的洞穴照得亮堂起来。不得不说,大山部落这个洞穴还真是不错,省去了建房的麻烦。相信无论是在雪季还是兽袭时都能安然渡过,甚至不用太多的人守卫,只可惜遭遇到了数代不遇的兽潮。不过相信不止是大山部落,其他兽人部落估计也很难在这次兽潮中安然渡过。不得不说,当初被黑河部落赶出去,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他的幸运,如果他一直留在那里,就算能够活着逃出来,只怕也没有栖身之所,想睡一场安稳觉都要成为一件奢侈的事了。

    “义父,你真的不想帮大山部落?”等兽人们都陆陆续续走了出去,小古才凑在百耳的耳边,小声地问。事实上,在他的心目中,百耳应该不是这样一个见死不救的人才对。

    “我与他们又没有交情。没有好处,我为什么要帮他们?”百耳回得理所当然。

    “可是雪季的时候,你也帮了我们啊。”而且全都是老弱病残,不是更没好处?古有些想不通。他当然不会忘记,那个时候,除了允和诺外,百耳跟其他人也没什么交情。

    “我什么时候帮你们了?我是白给你们吃的了,还是白给你们住的地方了?”百耳诧异,“是你们自己努力活下来的吧。”说起来,那时他内力方生,对上一头小耳兽只怕都拿不下来,而允诺两人也还没适应以残缺的身体捕猎,如果没有其他人的加入,就算他们能活下来,想必也会相当艰难。

    “那……那后来你不是还救了部落的人么?他们对你可不好了。”古总觉得不是这样的,却又找不到反驳的话,于是只能继续举例。想当初,为了救部落的人,百耳可是差点死在青虫怪的肚子里。

    真不明白这小家伙究竟想要证明什么,百耳笑着伸手呼撸了把他毛刺一样的短发,“那不是因为你们么?你忘记了,我之前可没想要去。如果不是你们一个个全都偷偷溜了去,我能操那份心吗?”

    于是古终于确定,百耳是真的不想帮忙了。他却没注意到百耳说的是不想无偿帮助不相干的人,其实里面隐含的意思就是,如果大山部落出得起让百耳心动的报酬,又或者大家成为了自己人,那么百耳是不会吝啬出手的。不过,古却从那些话中得出了另一个让他开心不已的事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