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57章 跟百耳比
    梅越听到萨的话,茫然了片刻,目光无措地看了眼众兽人,而后突然定在百耳身上,神色再次变得激动起来。

    “他……百耳也是亚兽,你们不也带着他?他长得那么难看……还有他身边那个小的,他们俩哪里比得上我?”从疑惑到质问,有不服,不甘,以及更多的愤怒。

    百耳默然,终于知道这个世界的亚兽多么……不能以常理来看了,看来他想找个德容兼备的儿媳的希望实在有些渺茫。想到此,他低头看向古,按上一世的年龄判断,古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那么从现在开始培养一个合适的小亚兽应该不算晚吧。只是山洞里包括后来黑河部落被救出来的人中,似乎一个小亚兽也没有。看来这场兽潮过后,亚兽会变得更加珍贵起来,地位也会更高吧。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神走到了天边去。

    而兽人们却都因梅越这句话神色变得古怪之极,不用萨开口,漠已经抢着答了。

    “跟百耳比,你凭什么?”也许后来加入的兽人们还没太深感触,但是对于一开始就跟着百耳离开部落的人来说,百耳绝对有着不容侵犯的地位。哪怕漠也喜欢亚兽,尤其是好看的亚兽,但是一旦触犯到这一点,那也会毫不客气。

    “小古能走到这里,全靠的是他自己。”说公道话的是山。事实上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得知百耳和古会加入换盐一行,心里也是有意见的,以为山洞兽人们随便拿人凑数,不仅起不得作用,还要他们照顾,但是两人在路上的表现却让他不得不心服。跟其他兽人一样,他知道,如果没有百耳,他们根本不可能到达大山部落。就算侥幸到了,恐怕也剩不下几个人。

    “所以,我们是不可能带你走的。”夏笑嘻嘻地说,看着梅越的眼里却全是鄙夷。虽然亚兽在兽人无法养活他们的时候可以选择离开,也会有兽人愿意接手,尤其是长得好看的亚兽更不愁没人要,但是凭心说,对于在危难时抛弃自己伴侣这样的事,没有人会真的喜欢。穆的阿帕尼雅之所以在抛弃允父子之后,仍然受到兽人们的追捧,一是因为他的容貌,但最主要的却是他的生育能力。亚兽的生育能力不强,有的终其一生都有可能生不出孩子,所以生过孩子的亚兽会很吃香,因为那证明他的生育能力没问题,如果容貌再好一些的话,当然会更受欢迎。至于百耳……只能说是例外中的例外。

    梅越有点蒙,他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说了两句,竟会遭到兽人们的群起而攻。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他离开黑河部落之前,百耳还是一个被所有族人孤立的可怜家伙,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翼,把你们的人带走。”图也终于缓过了一口气,目光再也没看梅越一眼。他突然觉得很可笑,为自己竟然一直在跟这样一个亚兽较劲感到可笑。

    翼脸色阴沉得已经快滴出水来,闻言微一点头,然后喊来两个亚兽,让把梅越带回去。那两个亚兽刚一抓住梅越的双臂,梅越蓦然回过神,挣扎起来。

    “不,我不回去。我才不要再呆在这黑漆漆的洞里……图,图……你带我走,只要你带我走,我什么都答应你……”

    “走吧。”图对翼说,对于那刺耳的叫喊声恍若不闻。

    “把他交给族长。”翼对那两个亚兽说,然后才面若寒霜地带着一行人继续往前走。

    听着后面传来的梅越的哭喊声,其他兽人是怎么想的百耳不知道,但是他自己是没什么想法的,既不会觉得同情,当然更不会有幸灾乐祸的念头。他只是觉得每个人都该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而梅越正是如此。

    “他的伴侣亚昨天死了。所以你们如果想带他走,也是可以的。”过了一会儿,翼突然开口。哪怕他并不情愿就这样放那个亚兽离开,但是死了伴侣的亚兽可以自主选择去留,所以他还是提了句。

    “不需要。”图冷漠地答,“我可不希望我的同伴在跟野兽搏命的时候,伴侣却跟人跑了。”说这句话时,他想到了那侬,心里已有决断。很显然,他也不想成为伴侣随时想跟着别人跑掉的兽人之一。所以,对于亚兽的态度,他们确实需要改改了。

    听到他这句话,百耳不知为什么很想笑。至于兽人们,则各有思量。对于他们来说,那么重视亚兽,也就为着繁衍后代,要说真有多深的感情,其实也不是。像部落里那种无论什么情况都不离不弃的伴侣,也不过寥寥几对罢了。但事实上,他们其实很羡慕那种,相信无论是谁都希望自己在外面拼死拼活,身后总有那么一个人始终等在那里。

    翼面露苦笑,却不再说什么。在又穿过两个洞穴之后,他终于停了下来。

    “你们就住这里吧。我就在旁边的洞中,有什么事,直接过来找我就行。”他叮嘱了两句,便匆匆离开了。如果是按以往惯例,还会让人送食物过来,不过现在他们自己都缺食物,加上图已经事先说过,所以也就省了这一步。

    洞穴不大,但是百耳他们十九人住在里面却也不挤,倒是刚刚好,不会显得太空阔。洞中虽黑,空气却新鲜,显然有隐秘的通气口。各人自找了块合适的地方,铺上自己带来的兽皮,或坐或卧。古当然是跟百耳在一起。

    “义父,给你。”古从自己的兽皮包里掏出烤肉,切了一块给百耳。他们每个人都带着两天量的食物,坐木筏的时候吃了一些,后来上陆宿夜时又打了猎物补充过,所以暂时之内倒是不会缺吃的。

    百耳欣然接过,终于享受到了被后辈孝顺的感觉。那边图往这边看了眼,无声地站起身,提起兽皮水袋走了出去。

    “百耳,我们能不能帮帮他们?”漠本来也切了块肉要递过来,见状,又收了回去,自己吃起来。但是咬了两口,想到之前炎说的那些话,突然觉得嘴里的肉有些咽不下去。

    闻言,本来各自忙着吃东西收拾睡觉地方的兽人们都停了下来,往百耳这边看过来。百耳却没立即回答,而是用兽甲片将古给他的肉削成一小片小片的,才用手指拈着送入口中。他牙口没兽人好,除了这样,对着烤兽肉实在没办法。

    “你想帮?”他连眼皮也没抬,漫不经心地反问。

    “他们如果都死了……”漠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不安地想要解释,或者说是说服百耳。

    “他们如果都死了,我们以后取盐不就更方便?连猎物都不用带了。甚至我们还可以直接搬到这里住。”只吃了几块百耳就感到饱了,于是把剩下的都推到古的面前,自己则拿了块兽皮慢条斯理地擦着手。

    “你、你怎么那样想!”漠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也不知是急的还是气的,不止是脸,就连脖子都涨红了。但是大概对百耳还是心存敬畏,只怒声说了这么一句,静默片刻,声音又弱下去,“百耳,我们部落就剩下那么点人,如果大山部落也没了,我们兽人会越来越少,也许有一天遇到大灾,可能一个都没了。”

    其他兽人显然也不喜欢百耳那样说,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不快的表情。如果换一个人,他们可能已经扑过去狠揍一顿了。倒是夏布等人跟百耳较久,虽然也会觉得那话听着刺耳,但却并没想过对百耳不敬。

    这时图走了回来,将手里鼓鼓的水袋递给百耳,也不知道他听没听到那些话,反正脸上的神色并不见改变。

    百耳道了谢,解开系绳,就着袋口喝了两口,将烤兽肉那种粗糙感压下,水袋还给图后,才看向漠,淡淡道:“你若想帮,便去帮罢。”如果按他以往的行事作风,就算有心帮,也会事先狠敲对方一笔。但这里是兽人的地方,只要不会把自己也赔进去,自当按兽人的规矩来。

    没想到他会这样轻易就答应了,漠有点反应不过来,也不知对方是在说反话,还是真这样想。

    “你们想帮他们,我不会阻拦,但也别想我主动相帮。你们最好想清楚。”百耳又补充了一句。

    漠总算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只听懂了前后半句,至于中间那句却被他忽略了。但只是这样,已足够他激动不已,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是说我们……我们可以帮他们?那……那我能不能……能不能用你教的东西?”

    百耳一笑,“既然你学会了,那就是你的,何必问我?”他知道漠说的是那个阵法。关于阵法,因为太过深奥,对于连字都不识的兽人来说,想要短时间内学会,完全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大半个雪季都带着他们在那防护阵里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是什么位,那是什么位,相信就算他们不懂,也能依样画出简单的葫芦来。所以,其实他是有些期待的,想知道漠能做到什么程度。当然,他更想知道,在没有见过阵法的情况下,大山部落的族长会不会相信漠。

    漠得到肯定的答复,不由欢呼一声,就要往外冲,不过没一会儿,又倒了回来,一把扯住图。

    “图,快!快带我去找族长,我找不到路。”

    “找翼带你去。”图没好气地挣脱他的手,将手中水袋递给另外一个兽人,走到自己的兽皮上化成兽形趴下,“大晚上的,你能做什么?”

    这话就像一盆冷水把漠的满腔热情给浇得连烟都不冒一缕。大山部落本来就已经没有木柴,他们带来的火把虽然多,但已经用了不少,哪里经得起耗。所以就算再有想法,也只能白天再做。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gu不知道和青影扔的地雷。

    ...